埃及人興建的眾多金字塔與古墓中,「狗」也佔有一席之地!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人類養狗有長遠的歷史,古埃及人也參與其中。

狗很早就出現在埃及人的生活中,因此也有許多藝術作品呈現,例如巴黎羅浮宮的四狗調色盤(Four Dogs Palette),以及牛津阿什莫林博物館的雙狗調色盤(Oxford Palette/Two Dogs Palette)。

羅浮宮的四狗調色盤。(Source: Wiki Common

西元前 4000 年,古埃及墓葬中出現了這類石製的調色板,它們是用來研磨調製妝點身體肌膚的礦物顏料。到了前王朝時期(Pre-dynasty Period,c. 3000 BC),這類石製調色板漸漸發展成有浮雕裝飾的儀式用具,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同樣藏於羅浮宮,被視為上下埃及統一證據的納爾邁調色盤(Narmer Palette)。

阿什莫林博物館的雙狗調色盤。(Source:Ashmolean Museum

這些儀式器具上即出現狗的裝飾,那到底牠們在埃及人的生活中扮演怎麼樣的角色呢?

古代國王賜給一條狗王家墓葬

1938 年 5 月,埃及學家 Reisner 的一篇報導 [1] 中分享了考古學家在吉薩的新發現。在接近古夫金字塔西北角的一座第五王朝墓葬(G2196),其中祭堂壁畫中的一幕,墓主 Yasen 的座椅下就趴著一隻狗,可見牠們在古代扮演的角色也是寵物,具有陪伴的功能。

然而,這篇報導的主角──附近另一座年代稍晚的第六王朝晚期墓(G2188),其中一塊建材石板顯然是他人墓葬的建材,上頭刻有十行文字。很幸運的這是一段完整的文字,學者能夠直接翻譯,不需要太多腦補:

「這隻狗是陛下的守衛。Abuwtiyuw 是牠的名字。陛下下令將牠厚葬,從國庫賜給牠棺槨,以及優良而大量的亞麻布、香料。陛下賜予牠香氛的塗油,並〔下令〕由石匠團為牠建造墓室。陛下為牠做這些,以期牠能夠〔在偉大的阿努比斯面前〕得到榮耀。」

首先,牠被取了名字。想想,你會為無關緊要的事物取名嗎?

這表示牠(在人心中)具有獨特的地位啊!

雖然沒有找到 Abuwtiyuw 的墓,但從這段文字可知,牠守衛(也許看家或辨識陌生人之類的)國王有功,幾乎是以貴族的體制風光大葬。在古王國(第三至八王朝,c. 2700-2100 BC),擁有墓葬通常是國王給予的特權,而且除了棺木,還給了牠相當的陪葬品。

石板的右上角可見一條斜線,因此 Reisner 認為這原本應該是狗主人墓室浮雕的一部份,斜線則是主人牽著 Abuwtiyuw 的繩子。

Abuwtiyuw 如此受寵,當然連主人都要沾光,在自己的墓中一提他備受國王賞識的狗(甚至很有可能人以狗貴地謀得一官半職)。這位主人的墓可能早已傾頹或被拆解,所以石板才會被「回收再利用」,於是如今無從得知是哪位國王這麼喜愛 Abuwtiyuw。

《三國演義》開篇名言:「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這句話真的是古今中外都適用。古王國盛世逐漸崩解後,埃及進入分裂的第一中間期(第九至十一王朝,c. 2100-2000 BC)。對狗的愛卻沒有就此結束,第十一王朝法老因鐵夫二世(Intef II)的祭廟也有石碑特別記錄他鍾愛的寵物。

石碑上因鐵夫二世的狗,還標記有個別的名字。圖中還可以清楚看見牠們就像現在的寵物一樣帶著項圈。(Source: Wiki Common

到了強盛的新王國時期(c. 1600-1000 BC),狗顯然還是具有一定價值或受歡迎的動物。

著名的女法老哈謝普蘇(Hatshepsut)派往彭特的遠征隊帶回了許多珍貴的東西,例如香料、象牙、動植物,其中就包含狗。在位時間長,並且帶領埃及走向巔峰的拉美西斯二世(Ramesses II),南方的努比亞來向他進貢時,其中也有狗。法老的狗也不都是養尊處優,法老打獵、甚至上戰場也的畫面中也能看到牠們的蹤影。

圖坦卡門墓中一個木箱上描繪的法老擊潰努比亞和敘利亞人的場景,其中就可以看到狗的參與。(Photo Credit:Araldo De Luca

人們對狗的喜愛,讓牠也成為裝飾品的題材之一,大英博物館就有一件可愛的收藏。這隻由河馬牙雕成的小狗開心玩耍,其項圈還有貼金的痕跡,嘴中叼著一塊青銅三角,也許是牠剛吃下魚的尾巴或某種玩物。小像的基座鑽了孔,原本可能是掛或固定在某個地方。博物館員分析這應該是第十八王朝晚期的作品,為了娛樂或取悅擁有者,所以製作人們所熟悉而鍾愛的動物裝飾。

大英博物館藏的一隻生動的小狗。(BM EA13596,6.4×2.8)

狗頭神──阿努比斯

埃及有各種不同的神,許多都和一種或以上的動物有關連。前面已提及的阿努比斯就與狗有關。

阿努比斯(Anubis)是他的希臘話名字,埃及名稱為 Inpu 或 Anpu。現在一般認為,阿努比斯是黑色的豺狼(jackal)或是豺頭人身,但古埃及並沒有特別區分狗與豺狼,所以姑且將牠們都視為廣義的狗。

現在較廣為人知,以歐西里斯為中心的古埃及神話故事屬於較晚期的整合。受尼羅河的眷顧,沿著河岸發展的埃及,國土狹長,聚落分散,所以有諸多的神話系統,隨著王朝與城市的興盛,地方神祇會逐漸躍升為全國大神,一些古老的神也可能被融合或取代。

阿努比斯的崇拜非常古老,祂原本是冥界之神,地位漸漸被歐西里斯取代,但還是掌管死亡相關事務。在神話故事中,阿努比斯是歐西里斯的兒子,為了讓父親復活,負擔起將身體復原的工作,所以成為製作木乃伊之神。[2]

阿努比斯處理 Sennedjem 的木乃伊。(Source:Wiki Common

阿努比斯另外一個重要的職責是引導靈魂進入死後世界。

埃及宗教文獻《死者之書》其中最有名的章節是在歐西里斯面前進行的最後審判,將死者的心臟放置在天秤一端,若是心臟比另一端象徵的真理與秩序的羽毛重,表示此人生前行事不端,就會被在一旁虎視眈眈、擁有鱷魚頭,獅子上身及河馬下身的猛獸阿米特(不是阿密特喔!)吞噬,也就無法進入極樂世界(Duat),開啟死後人生。而執行、監看這項重要工作的也是阿努比斯。

《死者之書》場景之一。(Source:Wiki Common

數量驚人的狗木乃伊

如果參觀過古埃及相關的展覽,應該會知道除了人,動物也被製作成為木乃伊。其中一種原因,如同 Abuwtiyuw 因為人的情感牽絆,而希望能夠在死後世界再團聚,但卻不是多數。

2009 年起,考古學家在北薩卡拉的阿努比斯地宮(Catacombs of Anubis)進行深入考察,這個地宮大約在 750-30 BC 建造,以古埃及而言已經算晚期。考古學家清理出一系列未加裝飾的地道中,部分充滿動物殘骸。找到的殘骸裹著繃帶,顯然是製做成木乃伊,一些還被施以樹脂,但他們互相堆疊,不少已經腐爛,保存形況很糟糕,幾乎找不到「全屍」。

團隊取樣並估算若塞滿地宮,木乃伊數量可能高達 800 萬(因為許多動物木乃伊非常小),其中又以狗佔大多數。有一些已經成長,而且很可能度過完整的一生,學者推測這些可能是「為了祭壇特地飼養的」。

這樣的集體墓葬並不稀有,但這種規模和數量的動物墓確實很獨特。至於為什麼古埃及人要將動物帶到這種地方?

這就和阿努比斯與狗的連結有關,人們希望藉由將狗奉獻給阿努比斯而產生某種連繫。

從 1990 年代開始研究動物崇拜的英國卡爾迪夫大學教授 Paul Nicholson 說道:「重要的是以適當的葬物(fitting burial)作為神的再現。這不是什麼血腥的獻祭,這是為了非常良好的動機而進行的宗教舉動,」動物的主人藉此可能希望「某些好事會到來。也許希望動物會幫助家族裡最近過世的人,阿努比斯會[因此]眷顧他。」

動物木乃伊。(Source:The Met

最後,大家應該也想知道古埃及文的「狗」怎麼說吧!

其實,雖然現在已經能夠解讀大部分的埃及文,而其書寫也是以拼音為基礎(不要被象形文字誤導了),但他們只寫子音,並不寫母音,儘管可以從希臘文轉寫或由埃及文演變的克普特文推測,但正確發音已經成謎。

不過,在《山海經》中有「其名自叫」的說法,埃及人也常以動物的叫聲作為對牠們的稱呼。而埃及文的「狗」轉寫拼音為 iwiw,大家覺得有像狗叫聲嗎?

 

[1] 原報導及照片請見這裡

[2] 埃及神話故事參考

更多好故事請加入故事訂閱☞☞https://pressplay.cc/gushi.tw
練習人

練習人

古埃及歷史與文化的業餘愛好者,卻苦於缺乏足夠又好的中文資源,只能在外文網站和文章裡浮沉,於是開始嘗試翻譯或引介。
練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