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皇的教育中,哪位日本戰國英雄曾經是昭和天皇的學習楷模?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明治維新成功後,明治新政府在開國自強之外,對於年僅 16 歲的明治天皇睦仁的教育不遺餘力。對於全力標榜新政府為實現「王政復古」、天皇「萬機親裁」的口號下,培養明治天皇君德、君威與君才自然是十分重要的任務。皇子小時學習過中國的經典如《大學》、《中庸》和《論語》,登基的第二年開始學習《貞觀政要》、《日本書紀》等中日典籍,天皇的教育進入了新的時代,君德與萬世一系、萬機親裁變得息息相關,除了技能、學術上的知識外,「德=內心涵養與道德」的觀念,日漸重要。

昭和天皇(Source: wikipedia)

明治天皇之皇太子嘉仁(後來的大正天皇)由於受出生時的腦部病患影響,學習能力略低,十分關心子孫教育的明治天皇自然對皇太子的教育與成績十分關心。明治三十四年(1901)皇長孫裕仁(後來的昭和天皇)出生後,明治天皇為了確保剛上軌道的帝國能長遠發展下去,對皇長孫的教育更是上緊發條,在裕仁出生剛過兩個月左右,便送到伯爵川村純義家中撫養,裕仁八歲開始便在乃木希典的全力指導下開始小學學習。

到了裕仁 13 歲時,即大正三年(1914)初春,被乃木希典推薦的海軍大將東鄉平八郎獲大正天皇批准,設立「東宮御學問所」,用來教授皇太子裕仁中學程度的教育。其中一個新開設的科目便是「倫理」科,當時負責此科的講師(「御用掛」)是舊膳所藩出身的學問家,兼歷任東京大學、日本中學校校長等教職的杉浦重剛。

杉浦重剛(Source: wikipedia)

倫理課跟其他課目一樣,由大正三年春開始至大正十年,前後共七年。從杉浦重剛準備的龐大、多元又貫通日本古今的道德教材和事例裡,我們可以看到他為了當時教育這位未來天皇所下苦功和熱誠有多大。

翻閱杉浦重剛的教材及講授稿,會發現他經常以時節或事物為契機,借題發揮,並舉例來說明各種道德倫理的要義。在眾多的日本歷史人物之中,杉浦重剛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心,特別在其中一節課舉了一位戰國大名為例子,為皇太子裕仁進行詳細講解。這位戰國大名是誰呢?

正是「越後之龍」上杉謙信。

裕仁在東宮御學問所裡學習的其他學科裡,當然也有提到其他戰國大名,例如在明治時代被受歌頌的織田信長自不可少,而其他的大名武將則只是出現在片文隻語之間,但上杉謙信卻獲重剛特別以一節講課的時間,來教導皇太子裕仁某個倫理之義。

謙信的「專場」在第二十四講,時間是大正四年(1915) 9 月 13 日,按照重剛所說,當日正好是中秋之日,他於是引用了那首據傳是謙信在天正二年(1574)9 月攻擊能登國七尾城時所作的七言絕詩〈九月十三夜〉作引子。重剛首先介紹上杉謙信的基本資料(當然不少是根據江戶時代以來的軍記為本,不盡史實的部分頗多)前,重剛先這樣評價謙信:

「我戰國之世,豪傑四方競起,互闘智勇,各自發揮其材能,然而,當中如上杉謙信,不啻其武略傑出,且俠骨稜稜,殆不見有人可與之比也。」

之後,當然是謙信的生平了,如協助上杉憲政征伐小田原、向宿敵武田信玄送鹽、上京面聖勤皇等早已家傳戶曉的故事,重剛都一一簡單地向十四歲的裕仁講解。在這之後,重剛又略略提到了謙信的繼承人上杉景勝,以及江戶時代名君上杉治憲(鷹山)的事蹟。最後,重剛為輩出謙信、景勝和鷹山等名君的上杉家作總結,他說:

「謙信性廉潔而重信義,最富俠氣,景勝受之以武,至治憲中興家道,專布仁惠。上杉氏傳至今日,猶列華族,蓋存餘慶者也。」

換言之,重剛想透過謙信與上杉家的例子教導裕仁的是謙信的俠義廉潔。他又藉景勝和鷹山的例子,向裕仁指出傳續優良精神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並且引導出如果能做好,定必會澤惠後人的道理。套在裕仁身上,如果裕仁能秉承祖父明治以來的「祖業」,那麼日本帝國的國祚也能長久下去

不論後來的歷史發展與重剛的期待有差,但我們透過以上的例子,看到這位「帝師」在近代日本的帝王學裡,怎樣善用例子(史實與否姑且不論),去豐富未來天皇的涵養和道德心,在天皇的教育史上是難得窺見的珍貴片斷。

遠足文化出版之日本戰國.織豐時代史

臺灣第一本中文原著的日本戰國史
大量援引最新研究成果
透過系統化的易讀筆法
帶領讀者深入了解日本煙硝四起、群雄爭霸的戰國百年

本書一套三冊,以時間作為縱軸、地區作為橫軸,建構出自1493年明應之變至1616年家康過世之間逾百年的織豐時代史。
更多好故事請加入故事訂閱☞☞https://pressplay.cc/gushi.tw
胡 煒權

胡 煒權

香港長大,曾遊走各大網路論壇討論戰國史,大學畢業後,到日本研究日本戰國史,剛出了《明智光秀與本能寺之變》和《戰國織豐時代史》,2019 年將繼續寫作日本史的書籍,如《天皇與天皇制的世界》(時報出版),日夜與筆電共寢眠,但仍不忘健身、旅遊。
胡 煒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