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茜茜公主】家庭分崩離析、外敵虎視眈眈,皇帝如何挽救失控的帝國命運?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前文:【茜茜公主】她是歐洲最美的皇后,在華麗婚禮後不幸卻悄然來臨

打從茜茜嫁進來第一天開始,太后就要求她每分每秒都必須在自己的掌控範圍內。茜茜非常討厭出現在在公眾面前,但太后卻要求她打開窗戶,讓民眾時時刻刻看見她。茜茜公主唯一的發洩對象,當然就是永遠被夾在中間的丈夫──法蘭茨・約瑟夫皇帝了。

事實上,皇帝在這段婚姻裡甚至比茜茜更艱難、更悲哀。就像奧地利國徽上那隻雙頭鷹一樣,皇帝從外交內政一直到自己的家務事,全都處於極度兩難的狀態:外有法國、俄國、普魯士虎視眈眈;境內則有德意志人、匈牙利人、斯拉夫人各懷異心。鄰近的國家揮舞著民族主義這支大旗,在他們的視角中,多民族組成的奧地利帝國簡直就像一個中世紀的古老遺物。

在這種困境下,皇后越常出現在大家面前,就越有助於穩定世人浮動的心。但是這無助於改善茜茜和太后之間的關係,最後在茜茜不斷抗爭下,茜茜終於得到了撫養自己孩子的權利。但卻萬萬沒想到,悲劇竟然就這樣發生了。

皇太后蘇菲,在茜茜版本的故事裡,她完全被描述成一個喪心病狂的惡婆婆(Source: wikipedia)

遠在維也納的宮廷裡,太后接到兒子的信差點沒昏倒:「…..小東西不停的哭,不停用聲嘶力竭的音量叫喊…..」太后焦急的等待進一步的通知,一直到最後,兒子的電報寫著「現在,她已經成為天堂裡的小天使了……

回到維也納後,整個王室籠罩在一片愁雲慘霧中。茜茜始終沒有從失去蘇菲小公主的哀傷中恢復過來,然而,身為皇帝的約瑟夫也無法一直陪伴心碎的妻子。

1859 年,薩丁尼亞王國挑戰奧地利在義大利半島的霸權,第二次義大利統一戰爭即將爆發。在屬於奧地利的米蘭和威尼斯岌岌可危的情勢下,約瑟夫皇帝選擇御駕親征。到了義大利戰場上後,即使皇帝每天忙得分身乏術,仍然平均 2 天就寫一封長信回來,而裡面的開頭全是一樣的:「我最親愛的天使茜茜」。

我最親愛的天使茜茜,我起床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想告訴妳:我有多愛妳、多麽想見到妳和孩子們......照顧好妳自己,就像妳先前答應我的,不要再那麼悲傷......

位於前線的皇帝不只要擔心義大利戰事,還要擔心愛妻越來越糟糕的身心狀況。從一年前小王子魯道夫出生後她就開始飢餓節食,而當皇帝離開維也納後情況變得更為嚴重,大臣向皇帝稟告皇后身體出了狀況:任何食物都引不起皇后的食慾,而且每天都讓自己被大量的運動弄的筋疲力盡。她不斷擔心自己的體重過胖,當她回到娘家小住時,家人卻被她骨瘦如柴的模樣和劇烈的咳嗽給嚇壞了。

另一方面,義大利戰場的情況也很嚴峻。6 月初兩軍開始遭遇,而且在短短 4 天之內,薩丁尼亞-法國聯軍就已經攻陷了米蘭。失去米蘭對皇帝極為震撼,現在約瑟夫皇帝已經成為維也納人發洩憤怒的間接對象。他甚至不得不給茜茜寫信,請她打起精神,在維也納的公共場所露面,給徬徨的奧地利人一點信心:

「我親愛的、親愛的天使,我請求妳,以妳對我的愛之名振作起來;請多出現在世人面前一點.....妳不知道如果妳這樣做了,對我的幫助有多大。這將會讓維也納的人民振作起來,並且保持一種我現在急需的樂觀氛圍。請為我、和為我心煩意亂的那麼多事情,照顧好妳自己......」

直到會戰的前一晚,皇帝寫給皇后的整封信裡只提到對她身體的擔憂,甚至沒提到隔天即將舉行決定勝負的會戰。

隔天的會戰中,雙方共 25 萬兵力在生與死的邊緣苦戰。無數的士兵為國捐軀,但是國家也並未因此獲得榮耀。7 月奧地利終於簽訂了和約,以恥辱的戰敗和割地求和結束了戰爭。當皇帝回到維也納,城市裡的人們冷冷看著皇帝的車隊駛過,男人甚至沒有脫帽致敬。

 1861 年的法蘭茨・約瑟夫皇帝

皇帝默默吞下所有的苦澀與恥辱。不過他的苦難遠遠不只如此,在接下來人生路上他還要失去更多東西,下一個就是他自己最親的弟弟。而這一切都和中美洲的另外一個國家──墨西哥有關。

等等,遙遠的墨西哥是怎麼和奧地利扯上關係的??

原來墨西哥在 1821 年獨立。但是獨立 30 年餘來,經濟敗壞和政治紛爭一直籠罩著這個國家。1861 年 7 月,墨西哥的君主立憲派打算在歐洲「邀請」一位天主教王子作為墨西哥的皇帝。而最後,他們選擇了天真爛漫的馬克西米連大公,也就是約瑟夫皇帝的親弟弟。

馬克西米連大公(Source: wikipedia)

對年輕的馬克西米連來說這絕對是一個巨大的誘惑。

長久以來他都是個知名的自由主義者,但隨著小王子的誕生,馬克西米連繼承帝位的前景越來越渺茫,自己的政治理想根本無法施展。然而所有人都反對這個提議,蘇菲皇太后和茜茜皇后也同聲反對。但這一切都阻止不了熱情洋溢的馬克西米連,而最後的決定權,就落在哥哥約瑟夫皇帝的頭上了。

哥哥立刻陷入了兩難局面,一方面他希望弟弟能施展理想,另一方面,他也看見了這個建議,其實藏著法國國王拿破崙三世的影子:他只是想利用馬克西米連,讓法國勢力進入墨西哥罷了。

他擔心弟弟的安危。但到最後,木訥的哥哥卻選擇用一個最官僚、最冷漠的方式來「勸退」弟弟。1864 年初,馬克西米連接到一份哥哥授意的備忘錄,表明如果他接受了墨西哥的皇冠,就會喪失在奧地利的繼承權和作為奧地利親王的所有收入!

馬克西米連愣住了。

他一直以為哥哥是自己從小長大的夥伴。他一直以為自己在皇帝心中畢竟和宮廷那些大臣不同,但這麼官僚的回答讓馬克西米連感受到,冰冷的制度可以奪走人間最美好的親情,這與他心中充滿人性的政治相去甚遠。

他最終在棄權聲明上簽了字。

隨著弟弟的遠去,約瑟夫卻沒有時間沈浸在失去弟弟的哀傷中。因為在北方有一個更大的強權正在興起,每分每秒都在威脅奧地利的霸權──普魯士。

1862 年 9 月,47 歲的俾斯麥剛剛授命領導普魯士內閣。俾斯麥宣稱:德意志的未來不在於普魯士的自由主義,而在於強權。因此普魯士必須保存他的實力,等待良機,「當前的種種重大問題,不是演說與多數原則所能決定的… …要解決他只有鐵和血!」

1862年9月30日,俾斯麥在議會發表《鐵與血》演說

普魯士的軍國主義政策對奧地利的德意志霸權構成巨大威脅。整個德意志以普奧兩國為首,分成壁壘分明的兩個陣營。就在整個德意志大地戰雲密佈的當下,有一天約瑟夫皇帝萬分訝異地接到自己的弟媳,也就是墨西哥皇后夏洛特的求見。

原來,馬克西米連來到墨西哥後,天真地相信自己將成為印地安農民的解放者,他執行了一系列自由主義改革,試圖給貧苦農民土地和希望。但這一切都觸怒了擁有大量土地的教會。原本慫恿馬克西米連的法王拿破崙三世眼看他在墨西哥的失敗已成定局,立刻藉口法國國防力量不足調回法軍。34 歲的墨西哥皇帝馬克西米連一世,立刻在這塊陌生的土地上陷於孤立無援的地位。

萬不得已下,夏洛特離開了丈夫回到歐洲尋求支持。拿破崙三世當然毫不猶豫的拒絕了她,最後弟媳滿心期待的來到維也納,等待著與奧地利皇帝的接近。但是,皇帝約瑟夫又能怎麼辦??自己的弟弟被困在遙遠而滿懷敵意的地方,但是隨著普魯士勢力越來越強大,奧地利難道還要抽出手來支援遙遠的墨西哥嗎?

到了 1866 年,普奧戰爭看似已經不可避免。先前支援普丹戰爭時得到的領土,現在已經成為普魯士引爆紛爭的導火線。時間過了 5 月後,兩邊開始進行作戰準備。相較古老的奧地利軍隊,普魯士軍隊採用的是新式的後膛撞針槍,這種槍的發射速率是前膛槍的三倍以上。

另外,普魯士很早就開始利用鐵路運送士兵,早在 20 年前,普魯士陸軍就實施了第一次大規模鐵路運輸軍隊的演習。到了 5 月中旬,約瑟夫就已經失去了耐心,他寫信給皇太后:「寧可讓戰爭快點來臨,也不要再持續這種局面。花了這麼多錢、做出這麼多犧牲,無論如何我們都必須得到一個結果!

另一方面,焦急的夏洛特仍然在等待皇帝拯救自己親弟弟的決定。在他們原本熟悉的海邊別墅裡,遠方的海風輕柔拂過,馬克西米連鍾愛的花草依舊綻放,但夏洛特根本無心欣賞。她盡力鼓舞著自己緊抓一線生機,但在多少個夜晚只要一夢到墨西哥共和軍的影子,就足以讓她一身冷汗的嚇醒。接著她便無可自拔的墜入悲觀消沉的情緒裡,在月明星稀的夜晚獨自垂淚。

這一切皇帝都知道,但他也知道:自己的國家已經不是一個獨霸中歐的強國了。在左支右絀的情況下,帝國根本不可能基於皇帝的私人感情貿然出兵。所有的親情、原則,都得讓步給哈布斯堡王室的生存。

時間很快就到了 6 月,普奧衝突已達極限。14 日普奧戰爭正式開打,才短短兩天之內,強大的普魯士軍隊就穿越了德意志小邦國的邊境。普奧兩邊兵力相當,奧地利一方雖然有薩克森王國的 2.5 萬名士兵直接投入作戰、再加上巴伐利亞等強大邦國的間接軍事資源,但是由於普軍的裝備先進,奧地利部隊連連受創。

坐鎮維也納的法蘭茲・約瑟夫皇帝焦急的等待戰報,但是在前線的指揮官在連日受挫後,整個精神狀況已經瀕臨崩潰了,絕望中他竟然發給皇帝一封電報,請求皇帝「不惜一切代價,立即謀求和平」。皇帝嚴正的拒絕了。在電文的最後面,他質問指揮官:兩軍是否已經開始接戰?

在皇帝的催促下,奧地利投入全部軍隊戰鬥。1866 年 7 月 3 日,決定性的薩多瓦會戰爆發,在整場戰鬥中,雙方投入的軍隊在 44 萬到 46 萬之間。這是歐洲史無前例的大會戰,直到一次世界大戰才被打破。一整天約瑟夫皇帝都在維也納宮廷裡,緊張的守候著電報機。一直到中午時分,約瑟夫終於收到信息:「普魯士進攻受阻,結果仍不明朗!

但直到晚上七點鐘後,失敗的消息傳來了:普魯士王太子率領部隊從東面襲擊,迫使奧地利軍隊放棄陣地,潰不成軍!

戰爭失敗了。約瑟夫皇帝終於失去所有力量,癱軟了下來。

普奧戰爭中的一場重要戰爭《克尼格雷茨戰役》(Source: wikipedia)

很快的普魯士軍隊就推進到離維也納僅 20 多公里,但是奇蹟似的,普魯士的攻勢停止了。原因是因為俾斯麥不想摧毁奧地利,相反他要保護這個兄弟之邦,因為按照歷史邏輯的推論,統一德意志霸業的下一步就是法國了。而在對法國開戰時,奧地利的支持至關重要。

但是這一切都不重要了。奧地利已失去了德意志的霸權、失去了中歐強權的地位,而約瑟夫皇帝本人則失去自己最親愛的弟弟,也是蘇菲皇太后最鍾愛的兒子──1867 年,遠在墨西哥的馬克西米連被槍決。(待續)

繼續閱讀:【茜茜公主】「我想獨自死去」──茜茜公主與奧地利皇帝的最終結局

神奇海獅

神奇海獅先生,漢堡大學歷史碩士。
往研究之路狂奔十年之後,發覺自己的志向是天橋底下說書人;
研究的是共產黨、過的卻很資本主義;
擅長的是中世紀、卻離不開現代科技;
說嚮往自然、蚊子卻特別愛叮。
總之是一個,集各種矛盾衝突元素於一身
卻可以泰然與之共處的一個人。
神奇海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