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建立波斯帝國之前,居魯士大帝也曾經是牧羊人掩護下的棄嬰

Print Friendly

西元前 546 年,居魯士剛滿 30 歲,整整比他面前的俘虜小 19 歲。

廣場上依照居魯士的命令架起了木柴堆,萬念俱灰的呂底亞國王克洛伊索斯身披枷鎖,垂頭喪氣的被帶到了上面。居魯士一直聽說呂底亞的國王是一位畏神的人,因此他想親眼看看,神是不是真的能解救他脫離這次的劫難。

火被點起來了。

站在柴堆上的國王想起梭倫的話語,想起神總是要人看到一點幸福的影子,卻在轉瞬間將人推入深淵。想起他說的,「活著的人沒有一個是幸福的」。

「梭倫!梭倫!梭倫!」

他流下眼淚。悲痛的大喊了三聲梭倫的名字。

他的叫喊被居魯士聽到了,問他剛剛說的名字是誰。

等了好一會,克洛伊索斯才說道:「是這樣的一個人,我願意付出我的所有財富,就為了讓所有的國王都能和這個人談話。」

居魯士要他再清楚的解釋。克洛伊思索斯便回答,很久很久以前……

「一個智慧的雅典人來到了他的國度,整個國家的財富對他來說都沒有意義。 因為幸福是這樣的稍縱即逝,而將幸福保持到最終又是多麼的不容易。 然而我卻沒有看透他的提醒,我沉浸在自己的幸福當中,終至鑄下了大錯;與其說,這些話語是在對某個特定的人說的,不如說是對所有人說的,尤其是對那些自以為幸福的人說的。」

火勢越來越大。

居魯士忽然間震驚到說不出話來,許多思緒穿過他的腦海:在眼前的這個人不也曾像他現在一樣?握有財富和權力、號令天下叱吒風雲嗎?

那麼,他之後會不會也變成這樣、站在火堆中間呢?

一種奇特的感覺連結了兩個國王。

居魯士忽然有一種感覺,好像正在猙獰的看著自己燒死未來的自己,耳畔的聲音告訴他必須赦免這位落魄的國王,他下令:「……滅火!」

左右一聽見居魯士的命令,便一窩蜂的衝往柴堆。然而單憑眾人的力量根本無法撲滅越來越大的火勢,就在焦急萬分之時,忽然有人從人群中喊了一聲太陽神阿波羅的名字。

說也奇怪,就在這時整片天空忽然被烏雲遮住,立刻降下了傾盆大雨,火勢也立刻跟著漸漸減小。等到柴堆的火焰完全撲滅後,只剩下黑煙冉冉飄向遙遠的天際之時,居魯士與克洛伊索斯四目相對。

「……您也是一位受神眷顧之人呢。」居魯士這樣對克洛伊索斯說道。

米底王國版圖

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居魯士自己其實也挺受神眷顧的,他的出生根本就白雪公主男生版啊,這話怎麼說?且讓我們回到距今 30 年前…

居魯士出生於西元前 576 年,他出生時波斯人不僅窮到脫褲,甚至連自己的國家都沒有。當時的波斯還僅僅只是一個名叫米底王國底下的一部分。

雖然米底人和波斯人大體上算是井水不犯河水,但畢竟是異族統治,所以高級外省人的米底人總是有意無意地防範著佔絕大多數人口的波斯人,尤其是西元前 585 年繼位的米底國王,阿杜斯阿該斯。

但是這老人家神奇的地方在於,他實在太愛自己的王位了。

他不僅僅防著波斯人,連米底人甚至是自己的家族子女,他都擔心有一天他們會搶走他的王位。等到自己女兒要嫁人的時候,竟然因怕自己外孫之後對他造成威脅,刻意不找血統高貴的米底貴族,而是將她下嫁給地位稍次的波斯貴族。

然而,他擔心的事情似乎還是有應驗的可能。

在女兒臨盆的前一天晚上,老國王阿杜斯做了一個夢:他夢見自己女兒的肚子長出了葡萄藤。 想不到葡萄藤蔓延的如此之快,很快藤蔓便掩蓋了整個米底王國,然後它還繼續向外延伸,呂底亞、亞述、新巴比倫,一直到整個小亞細亞地區。

國王醒來後便馬上召見了占夢的僧侶,僧人告訴國王,「這代表您的女兒,將會生下統一亞細亞的君王!」

我以為所有人聽到自己外孫能統治亞細亞時都應該很開心,但是老國王腦子的運作模式顯然跟其他人不一樣。老國王整個超擔心自己的王位被外孫搶走,這時腦海中浮現一個惡毒的計畫……

他在王宮裡急促地踱步,他最忠心的大臣來到大廳,屈膝向國王行禮。 國王神色嚴肅的對他說:

「哈爾帕哥斯,現在我交給你一個任務,…… 把這小嬰兒帶去森林裡殺掉!」

居魯士誕生的前一天,國王夢見女兒肚子裡長出葡萄藤,佈滿了整個亞細亞

雖然衷心耿耿的大臣一開始點頭稱是,但接小嬰兒回家後,卻怎樣都下不了毒手。(我想其中應該不只因為小嬰兒長得太萌還是什麼之類的,而是中間有很複雜的政治因素。)

雖然說這是國王的命令,但手上的這名小嬰兒可是國王的親外甥、他女兒的親生兒子啊!千頭萬緒閃過他的腦海,就算國王不追究,但畢竟國王年事已高,等他一死後又沒有兒子,不管繼任者是誰,他的女兒肯定會當權。

那麼到那個時候,她會怎樣處理殺死她兒子的我?但是國王的命令已下,該怎麼辦呢? 哈爾帕哥斯焦急的在自己家中踱步。

最後終於靈光一閃,想到了一個好主意。

他所謂的好主意,就是把小嬰兒交給牧羊人,帶去森林裡殺掉!

雖然我也不太懂為什麼,因為不管是不是這個大臣自己親手殺掉的,但國王女兒所看到的就是她小孩剛出生後就被帶到大臣身邊,然後小嬰兒就死掉了。不管怎樣說,這個大臣應該都難辭其咎吧?

不過我想,當時大臣應該是想說,之後如果女兒真的當權後怪罪下來,他應該可以回答:如果妳要找下令殺死嬰兒的元兇就去找妳爸、如果你要找親手殺死嬰兒的元兇就去找牧羊人。大臣我基本上就是個傳達命令的,火怎麼樣都燒不到他身上。

算一算這招其實蠻高的。總之大臣現在把牧羊人找來了。

「國王現在交給你一個偉大的神聖任務……」

牧羊人一邊點頭稱是,一邊問候大臣他老媽,之後便唉聲嘆氣的回家去了。

回到家中,連牧羊人的妻子也在問他:「那麼,你真的打算把小孩殺掉嗎?」

……牧羊人沒辦法啊!!他下面已經沒有人了阿! 你現在知道為什麼人應該努力往上爬了吧?就是為了找個墊背的啊!!

不過就在這時候,牧羊人妻子又給他出了一個好主意。

「不久前我也生了個小孩。但是神不垂憐,我生下的小孩是個死胎。你何不將小孩收養下來,將死胎扔在森林裡?」他的妻子說

「狸貓換太子……嗎?」牧羊人回道,雖然他們這個時代整整比包公還要早大概兩千多年。

總之牧羊人還是照辦了,小嬰兒就在牧羊人家安穩的長大,一直到老國王再次無意間發現了他……

(待續)

神奇海獅

神奇海獅

神奇海獅先生,漢堡大學歷史碩士。
往研究之路狂奔十年之後,發覺自己的志向是天橋底下說書人;
研究的是共產黨、過的卻很資本主義;
擅長的是中世紀、卻離不開現代科技;
說嚮往自然、蚊子卻特別愛叮。
總之是一個,集各種矛盾衝突元素於一身
卻可以泰然與之共處的一個人。
神奇海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