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迎戰的最終王牌,也是居魯士賭上一切的秘密武器是?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廣闊的平原,通常都是騎兵發光的地方。

呂底亞首都薩爾迪斯(Sardis)北部就是一塊這樣的平原。

呂底亞首都薩爾迪斯俯瞰圖,只有南邊的懸崖沒有城牆圍繞

呂底亞在文化、血統上都與希臘相似,但玩過《全軍破敵》的人都知道,希臘步兵方陣雖然強大,但騎兵大致上就是個昂貴的廢物軍種。這種擺設連從背後偷襲別人都可以讓自己死一大片,如果玩家選擇用希臘騎兵正面衝鋒那就等於是找死。

事實上,希臘騎兵大部分的功用就是在一旁吶喊助威、等敵人潰退的時候,再衝上去補個幾刀這樣的功用。

但是呂底亞的騎兵就不同了。

呂底亞從希臘徵召了許多戰力強大的斯巴達或雅典人,加上安納托利亞盛產力量與體積都十分出眾的米底馬,兩者相加的結果,就是整個希臘世界最強大的騎兵軍種。戰力強大的呂底亞重騎兵頭戴金屬頭盔、穿著長度即膝的鎖鏈甲、手裡的長劍利茅閃著銀光。

最重要的一點是,他們還挾帶 7 倍於敵方波斯的人數優勢。

「出擊!!」戰爭由呂底亞人的進攻揭開了序幕。

強大的騎兵直衝波斯軍隊而去, 通常騎兵必須集中火力。要碼集中攻擊敵方左翼、要碼集中攻擊敵方右翼,但是巨大的人數差距讓呂底亞沒這樣的顧慮,他們的戰術只有一個:全軍破敵!

波斯左右兩翼將同時遭到呂底亞騎兵的強大衝擊。

馬戰車

7 萬騎兵鋪天蓋地地衝向中央的波斯步兵隊,然而自己的騎兵卻只能在遠方待命。所有的波斯步兵都知道,他們只能靠著自己打敗眼前的巨大怪物。

「射擊!」

第一個出來阻擋的是波斯的弓箭手。

在呂底亞騎兵足夠靠近之後,波斯的弓箭忽然間像雨一般的從天而降。呂底亞騎兵頓時死傷一片,前面的騎兵紛紛倒了下來。但是呂底亞騎兵不但沒有潰退,反而更加加快了腳步,因為他們知道,等到兩軍接敵的那一瞬間, 弓箭手便沒有作用了。

300 公尺、200 公尺、100 公尺,不斷地逼近波斯。

波斯的箭雨一波波落下,而驃悍的呂底亞重騎兵越過寬闊的戰場,幾乎到了眼前。

波斯步兵隊趕忙使出了第二張王牌:700 輛馬戰車一躍而出。

馬戰車通常由兩批馬駕駛,上面乘坐一名駕駛員、一名弓箭手。而除了手上的弓箭以外,車輪旁的鐮刀更是令人戰慄。只要被這種從美索不達米亞傳來的恐部武器削到,腿會立刻斷掉,並且在傷口上留下一整片整齊的切口。

馬戰車支持的稍微久一點,儘管令人生畏,但要用 700 輛馬戰車對抗 70,000 名騎兵還是太過勉強了一點。

馬戰車的數量漸漸減少。士兵紛紛被拉下戰車殺掉的同時,居魯士看著戰局,將一切賭在最後一張王牌身上。

波斯/呂底亞會戰。大家看出秘密武器是什麼了嗎?

西元前 547 年 12 月,乾燥的安那托利亞高原上揚起高高的塵土。60 萬人在同一個平原上會戰,在震天嘎響的撕搏聲中呂底亞人都沒看到,波斯的「秘密部隊」已經悄然的接近他們。

等到他們一看見那是什麼之後,大家甚至都還沒反應過來之前,身下的馬匹就驚恐的嘶鳴了起來。

是的,波斯王居魯士賭上一切的秘密武器———竟然就是 300 名的駱駝騎兵隊!

駱駝騎兵的想法正是波斯主帥哈爾帕哥斯的傑作。

如果大家有看過前面連載的話,哈爾帕哥斯就是那個被原來國王逼著吃下自己兒子、從此投靠波斯並且對居魯士忠心耿耿的人。(前文提要:成功復仇國王後,大臣才發現自己也與王位擦身而過了…)居魯士也回報了他的忠誠,任命他為這場呂底亞戰爭中的波斯主帥。

不過坦白說這也不算什麼好工作啦,因為以區區 19 萬人要打敗呂底亞的 42 萬軍隊,哈爾帕哥斯知道自己需要出奇致勝的絕招。

開戰前的某個晚上,他無意間發現了一件事,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只要駱駝一靠近就會立刻讓馬匹變得焦躁不安,士兵這時就必須瘋狂安撫,才勉勉強強讓馬匹鎮靜下來不至於落荒而逃。經過一番研究之後,他認為是因為駱駝身上的味道。

據說,駱駝身上散發出一股人神共憤的味道。

嘛,海獅我是沒看過啦,畢竟我也只有在動物園裡面看過駱駝, 但動物園裡全部都是那個味道,所以我也不知道到底哪一股是從駱駝身上散發出來的。不過,根據根據 ptt 網友 sa080691 的說法,駱駝根本就是反芻動物之王。整整八個胃袋輪流傳送那已經入肚不知道多久的食物,然後在好幾個胃袋重複洗禮之後,又送一些回嘴吧咀嚼。

食物反覆經過胃袋,基本上那已經是快要變成屎的狀態了。駱駝就這樣天天嚼著自製的反芻口香糖,味道怎樣就不難想像了。據說只要是駱駝嘴巴附近一定有大量蒼蠅,因為嘴吧裡的東西不只駱駝愛,蒼蠅更愛……

駱駝與馬體形之差異

不過駱駝其實並不適合拿來作戰。因為駱駝性格溫和,通常都是一付悠哉悠哉的死樣子;此外牠的脾氣還有點倔,只要負重超過一定重量,不管人怎樣死拖活拉就是一動也不動。所以在軍隊裡駱駝本來不負責作戰任務,在軍隊裡面都是拿來運輸比較多。

但是在發現這件事之後,哈爾帕哥斯立刻命令士兵把駱駝身上的裝備卸下、讓騎兵騎上去,正式投入在戰場上。

位於現今土耳其的呂底亞沒有沙漠,當然也沒有原生駱駝。因此當他們一看到駱駝兵時驚訝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但是更令人恐懼的是,看著駱駝兵晃晃悠悠的跑過來時, 跨下的戰馬同時開始大聲嘶鳴,牠們伸起前腳、向空中狂抓狂踢,接著完全不聽人類的命令開始向後奔跑。

接著就看見這樣的一幕——

7 萬名騎兵四處潰退,馬匹一邊哀嚎一邊狂奔;後面跟著 300 名萌萌的駱駝,悠哉悠哉的跟在他們身後。

勇敢的呂底亞騎士失去了馬匹,也只能下馬像希臘人一樣組成方陣作戰。但是《全軍破敵》告訴我們:平原是騎兵的天堂卻是方陣的地獄,沒有一個擁有正常智力的玩家會在平原上部屬方陣,因為希臘方陣只有正面具有堅強的防守能力, 剩下三面如果沒有天然屏障,那就只有等死的份。

看著騎兵的潰退,克洛伊索斯最後的希望也跟著破滅。

他怎樣都想不到,一個大帝國竟然最後會被 300 名駱駝兵踏成碎片。 隨著士兵紛紛拋棄武器馬匹跑回首都,他也緊緊關閉了城門。 波斯軍隊將城池團團圍住,克洛伊索斯在城市裡儲備了大量糧食, 他認為,自己至少可以堅守半年等待援兵到來—

……事實上,他僅僅支撐了 14 天。

薩爾迪斯城懸崖下,是鬆軟的沙石

話說回來,首都的陷落並不是呂底亞人的錯、更不是國王克洛伊索斯的錯,因為呂底亞首都薩爾迪斯可謂真正的固若金湯。

除了驃悍的軍隊外,進攻薩爾迪斯更是難上加難,這個城市坐落於河谷和山腳中間,高大的城牆緊緊的圍住整個城市,城牆唯一的缺口在城市南邊,不過那是因為南邊一面幾乎全是垂直的峭壁。如果嫌高達 475 公尺的峭壁還不夠麻煩的話,那麼峭壁的地質絕對會令人生畏。因為它不是由堅固的岩石組成的,而是鬆軟的砂石,任何想要攀爬的人都會輕易的掉落到山谷之下。

關於首都薩爾迪斯,還有一則傳說。

在克洛伊索斯之前的國王美雷斯,有次曾經得到一頭珍貴的獅子。據說只要是這頭獅子巡視過的地方,立刻就會變得固若金湯,依靠人類的力量不可能攻得下來。 不過就在巡視過三面城牆之後,體力透支的老國王已經無力巡視南邊的最後一面了。他認為這一面城牆本來就已經是固若金湯了,因此就這樣放棄去巡視最後一面,國家就這樣傳到克洛伊索斯的手上。

果不其然,19 萬波斯軍隊如今團團圍住了薩爾迪斯城的三面城牆,但是唯獨南邊的那一面幾乎沒有布置任何進攻兵力。放心的呂底亞方面也從這裡抽出大量兵力支援剩下的三面城牆,只剩下少數瞭望士兵。

兩邊都準備發動最後進攻,波斯將領努力提高士氣,軍隊紛紛湧上了攻城梯,而呂底亞盡全力守護著自己的城市。情勢對呂底亞來說很具優勢,除了巴比倫以外, 薩爾迪斯的城牆幾乎是整個小亞細亞最堅固的城池。

就在此時,呂底亞王國也收到許多友邦的正面答覆:埃及的 12 萬軍隊正在路上、斯巴達 1 萬公民兵正蓄勢待發。克洛伊索斯自己親自坐陣在峭壁那一面的衛城上, 他心想:沒錯,這裡就是波斯軍隊最後的終點站。我們要在這裡戰到最後一個人、或是把最後一個波斯入侵者消滅殆盡!

隨著時間推移,波斯的進攻力道開始減弱,呂底亞的士氣越來越高昂。

然而也許就像希臘人說的:沒有人能違背自身的命運,早在他的祖先用暗殺的方式搶奪別人的國家、創建了呂底亞後,就有人預言將在五代以後,也就是克洛伊索斯這一代喪失自己的國家。

人類以自己的方式做好一切準備,信心滿滿以為勝負已定;可命運總會在人類百密一疏的地方揮出致命一擊,一個小小的契機就足以扭轉整個戰局。

在這裡,這個契機就是一頂平凡無奇的頭盔。

(待續)

神奇海獅

神奇海獅

神奇海獅先生,漢堡大學歷史碩士。
往研究之路狂奔十年之後,發覺自己的志向是天橋底下說書人;
研究的是共產黨、過的卻很資本主義;
擅長的是中世紀、卻離不開現代科技;
說嚮往自然、蚊子卻特別愛叮。
總之是一個,集各種矛盾衝突元素於一身
卻可以泰然與之共處的一個人。
神奇海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