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似銅牆鐵壁的首都,意外被波斯找到致命的弱點?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克洛伊索斯有兩個兒子。

優秀的小兒子已經如之前所說的,在一次意外中身體被利器貫穿死亡了;而他僅剩的大兒子不但有殘疾而且還啞巴,克洛伊索斯把最後的希望放在他身上,一直希望能治好他。 但想不到神廟給的答案竟然是:

「不要期待你兒子開口說話….. 因為你兒子開口說話的那一天,將會是一個悲傷的日子。」

薩爾迪斯俯瞰圖,只有南邊懸崖沒有圍牆

轉眼間,時間來到西元前 547 年底,此時的呂底亞王國已經命在旦夕。

首都薩爾迪斯城被波斯軍隊團團圍住。

嘶吼聲、衝擊聲震天嘎響, 但是身處困境的呂底亞此時仍有一線生機,因為埃及、斯巴達共 13 萬大軍正在路上,只要城內守衛能夠堅守到明年春天,危機就會解除,一切也將跟著峰迴路轉。

除此之外,呂底亞也不是沒有優勢——堅固的城牆圍繞著整個薩爾迪斯城,唯一的缺口只有南面倚靠 Tmolus 山腳的部分。但是南面也正好是整個城市最難攻破的地點,因為城市緊挨著險峻的山谷,下方不僅呈現幾乎垂直的狀態,而且地質還是鬆軟的沙土,所以想要爬上去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也正由於進攻困難,所以在整個城市防務上呂底亞只在這裡部屬了少量的士兵。

然而在這一天,一聲輕微的撞擊聲劃破了寧靜。

原來一名呂底亞士兵因為南面氣氛實在太祥和,竟然就這樣睡著了!他靠在自己的武器上不斷點頭,戴在頭上的頭盔跟著一鬆,好死不死就這樣掉落到了山谷之下。

士兵瞬間驚醒。他把頭伸出瞭望台看了看下方,發現頭盔並沒有完全掉落山谷,而是卡在中間一塊突起的小石頭上。

士兵左右看了一看,等到確認兩邊都沒有人看見之後就偷偷爬出瞭望台,順著山坡慢慢的爬了下去。

士兵一手抓著石頭,另一隻手將頭盔撿了回來,接著又趕緊爬回自己駐守的位置。他將頭盔重新戴好,彷彿什麼事都沒有的樣子。但是這名倒楣的士兵並不知道,有個人在暗處把他的一舉一動都看進眼裡了。

偷窺他的正是是一名波斯的將領,有一個蠻復雜的名字叫「敘洛伊阿戴斯」。

波斯將軍緊緊盯著敵人的一舉一動,他原本也像所有波斯人一樣,認為南面根本就是無法攀爬上去的。但是這名敵人卻爬下去把頭盔撿了回去, 也就是說只要記住擁有堅固岩石的地方,這道牆面其實是可以爬得上去的!!

「Yes We can!!」

圍城的第 14 天夜裡,冬天的寒風凜凜刮著。

波斯王居魯士命令將軍親自打頭陣,爬上這號稱牢不可破的城池。 將軍依照著記憶,測試每一塊岩石緩慢前進著。他的身後則跟著整個波斯軍隊最精銳的步兵,一步一步踏上將軍走過的岩石。

當呂底亞人在前方緊密作戰的當下,後方忽然殺聲四起,令所有人立刻大吃一驚。他們怎樣都想不到,為什麼波斯人會從後面衝過來??

所有人陷入了混戰,最後城門在夜色之中大開。波斯人像潮水一般的湧了進來。

當年的特洛伊也是呂底亞的統治範圍,距離薩爾迪斯才 100 多公里。想不到在過了 300 餘年之後,不曉得此時在克洛伊索斯的眼中,是否有閃過兩個時代重疊的幻覺?

薩爾迪斯與特洛依,兩個城市的命運如此相似,都是一小隊士兵衝進內部、打開城門讓無邊無際的士兵湧入城市,填滿了每條大街小巷。最後終結了一整個時代的輝煌。

克洛伊索斯始終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失去一切呢?

在進攻時他擁有奇襲優勢; 在會戰時他的兵力多達 40 多萬,最後竟然被一支 300 名的駱駝兵打敗;在圍城時明明只要堅守,最終還是能獲得勝利,最後竟然因為一頂頭盔而暴露了弱點。

只能說一切都是命運。

連神也不能違背自身的命運, 他想起神諭所說的,「如果你現在進攻波斯,你將會毀滅一個大帝國。」他萬萬沒有想到,神諭裡那個被毀滅的帝國竟然是自己的。

克洛伊索斯癱坐在地,瞬間失去了所有的力量。

一名波斯士兵衝到他的身邊,他不知道眼前的人正是呂底亞王,只知道這個人穿著華貴,想必身上會有許多值錢的東西。波斯人二話不說舉起了刀,克洛伊索斯不閃也不逃,只是呆呆的望著前方。就在這個時候在稍遠處的啞巴兒子情急之下,竟然大喊了一聲:「不要傷害我父王!!」

克洛伊索斯像被電到一樣猛然回神,將頭望向自己的兒子 一把將兒子拉到身邊,緊緊的抱住他。

被俘虜的克洛伊索斯
西元前 546 年,城市陷落,國王被俘。克洛伊索斯被綁在木柴堆上,遠方這時才出現一名信使。 因為國王在開戰前看見群馬吞食大量的蛇,他想詢問這是什麼的徵兆。等到這時信使才終於拿回祭司的回答:

「蛇是大地之子,馬是外來者;馬吞食蛇極為不祥,代表外來的軍隊將會踏平呂底亞。國王如聽聞此信息,請無論如何堅守不出,不要與任何國家開戰……

克洛伊索斯探了一口氣,終於想起很久以前有一名來自雅典的智者梭倫和他說的,關於幸福的對話:「活著的人沒有一個是幸福的。」

每個人都有只屬於自己的困境,都會在夜深人靜的角落裡, 因為只有他才知道的原因,哭的歇斯底里。

年僅 30 歲的居魯士其實並不痛恨克洛伊索斯,只不過還是下令要把他燒死。因為他聽說克洛伊索斯是一位敬神的人,也很受神的眷顧。居魯士不信邪的心想:如果受神的眷顧的話,諸神還會讓他輸掉整個國家嗎?那麼現在,諸神還打算怎麼拯救克洛伊索斯呢?

克洛伊索斯抬頭仰望天空,火堆被點燃,黑色的煙霧冉冉飄向天際。

「諸神善妒,而且很喜歡介入人間的事情。祂往往總是叫許多人看到幸福的一個影子,而轉瞬間又把他們推上萬劫不復的深淵。」

「即使是幸福,也不要認為這是永恆的。」

難道不是這樣嗎? 富甲一方的國王轉眼國滅城傾,連看透了這一切的梭倫最後也沒有得到幸福。他一邊看著雅典一步步陷入獨裁統治,一邊嚥下了最後一口氣。

他終於流下眼淚,悲痛的大喊了三聲梭倫的名字。

居魯士聽到了,問他剛剛喊了什麼? 克洛伊索斯說:「那是一個人的名字。我願意付出我所有的一切,只希望全世界的國王都能聽見他的話。」

居魯士說:「他說了什麼?」

克洛伊索斯又重述了一次當年他與梭倫見面時的所有對話。

聽完後,許多思緒穿過居魯士的腦海:眼前這個落魄的人,不也曾像他現在一樣,號令天下叱吒風雲嗎?那以後的他也可能會這樣嗎?兵敗國滅、被人綁在柱子上燒死?

這是不是就是自己未來的樣子?居魯士終於下令:「滅火!」

左右一聽見居魯士的命令,便一窩蜂的衝往柴堆。然而單憑眾人的力量根本無法撲滅越來越大的火勢,就在焦急萬分之時, 忽然有人從人群中喊了一聲太陽神阿波羅的名字。

說也奇怪,就在這時整片天空忽然被烏雲遮住,立刻降下了傾盆大雨, 火勢也立刻跟著漸漸減小。等到柴堆的火焰完全撲滅,只剩下黑煙冉冉飄向遙遠的天際之時,居魯士與克洛伊索斯四目相對。

「……您也是一位受神眷顧之人呢。」居魯士這樣對克洛伊索斯說道。

愛奧尼亞,位於小亞細亞地區的希臘人

克洛伊索斯和居魯士並肩在山上,俯瞰著薩爾迪斯城。

「底下這群波斯士兵,他們在幹什麼?」克洛伊索斯問。

「先生,他們在劫掠你的城市、搶奪你的財產。」居魯士答。

克洛伊索斯搖搖頭:「不,陛下。這些財富已經和我無關了, 他們在劫掠的是你的城市、搶奪的是你的財產。」

居魯士轉頭看著他。他曾經無數次想像過敵國國王的樣子,想像他是如此的貪婪、狡猾或殘暴成性, 但是在真的見到後他才發現自己的敵人原來如此睿智。即使自己的國家滅亡了也要想方法保護自己百姓,要他命令波斯的士兵退去。

居魯士問克洛伊索斯:「克洛伊索斯,為什麼你會發動這場導致你敗亡的戰役? 你聽了誰的誘惑?為什麼不當我的朋友,而要當我的敵人?」

克洛伊索斯只是搖搖頭,答道:

「這與其他人都無關,是我一個人的過錯。如果真的要說是誰降下的禍端,那也只能說是命運。很久以前當我的父祖建立這個國家之時,便有人預言這一天的到來,太陽神阿波羅為了幫助我已經盡了全力,讓這日子延後了 30 年,但是神也不能違抗命運。這就是一切的結局。」

居魯士點點頭,他決定下達一項極為寬宏大量的命令:全軍停止劫掠薩爾迪斯城,所有士兵將私人財物歸還;公家戰利品則捐出一定比例敬獻本地神廟。

至於克洛伊索斯,居魯士則留下一句話:「需要任何東西,你可以隨時向我請求。」

克洛伊索斯就這樣平靜的度過了晚年。只是居魯士和克洛伊索斯都沒想到,就在呂底亞西南方有塊名叫愛奧尼亞的地方,在那裡居住著非常多的希臘人。

這群人不願意隨著呂底亞一起屈服波斯王朝,因而埋下 50 年後波希戰爭的種子……

神奇海獅

神奇海獅

神奇海獅先生,漢堡大學歷史碩士。
往研究之路狂奔十年之後,發覺自己的志向是天橋底下說書人;
研究的是共產黨、過的卻很資本主義;
擅長的是中世紀、卻離不開現代科技;
說嚮往自然、蚊子卻特別愛叮。
總之是一個,集各種矛盾衝突元素於一身
卻可以泰然與之共處的一個人。
神奇海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