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解決雅典社會的貧富不均,以公正聞名的梭倫提出的改革方法是?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西元前 594 年的一個清晨,古城雅典的中心廣場上聚集了成千上萬的農民、手工業者和新興的工商業主。

人們正急切地等待著一個重要時刻的到來:新上任的首席執政官梭倫,將在此宣佈一項重要的法律。在雅典即將崩潰的當下,梭倫變成權貴派與平民派唯一的交會點。

在首席執行官的討論會議上,雙方都認為,梭倫會是己方的盟友。貴族願意接納梭倫,是因為他們認為梭倫夠有錢,總不會做出有損自身利益的事情吧?而平民也願意接納梭倫,則是因為他是整個雅典裡為數不多公正之人,希羅多德曾如此形容梭倫說:「他既未曾插手於富人的不義,也沒有連累在窮人們的困苦之中。」

梭倫在眾人的注視下,大步登上講壇,環顧四周,兀自走到一個大木框前。此時嘈雜的會場立時變得鴉雀無聲,人們凝神屏息,不約而同地將視線投向了那個大木框。梭倫用手一撥,將架在木框中的木板翻轉過來,新法律條文便呈現在人們面前。

等到人們讀完木板上的法律條文後,廣場上便立刻爆出如雷般的掌聲。歡聲與掌聲四起,那些無力還債的農民更是高聲地歡呼,整個雅典城籠罩在一片異常熱烈的氣氛。

原來,新上任的雅典執政官梭倫宣布,今後雅典境內的所有債務,一.律.取.消!!

Merry Joseph Blondel(1781-1853)所繪的梭倫

「……此法律的有效期為一百年。」

梭倫以宏亮莊嚴的聲音,在眾人的歡呼聲中繼續宣讀道:

「我在此宣布,《解負令》即刻生效!欠債而賣身為奴的公民,一律釋放;所有債契全部廢除,被抵掉的土地歸還原主,因欠債而被賣到外邦作奴隸的公民,由城邦撥款贖回…… 」

這便是梭倫最有名的《解除負債令》。整個雅典城都瘋了,新上任的執政官所頒布的第一道法令,竟然就是強行解除國家境內每一個人的債務!大家只要想想如果現在有哪個總統上台,直接宣布這個國家境內的所有債務一律抵銷,應該就能想像當時的雅典人有多震驚了吧!

在極度貧富不均的雅典裡,數以萬計曾在主人鞭下,驚嚇受怕的雅典農奴現在都恢復了自由,梭倫自己寫道:

「……大地是這一切的見證,因為在它之上的債權碑現在都已移走, 從前被壓迫在奴隸主下的大地現在自由了。」

《解負令》一時的震動極大,然而這僅僅只是第一步而已。

梭倫投入無比的精力在即將新頒布的法典中,他誓言「要將正義與強力結合在一起」,主要的目的就是為了拉攏越來越興盛的中產階級,給予這些手工業者及商人參與政治的權利。然而,顯而易見地,所有的政治改革都必然伴隨著利益關係的改變,而這些原來體制中的既得利益者,就會誓死捍衛這樣的體制。

拉攏中產階級的目的,當然就是用來對抗不事生產的貴族。傳統貴族們從《解負令》一開始就夠爆炸了,接著又聽說梭倫要將原本專屬貴族的政治權利分給中產,當然就引起了傳統貴族們更大的不滿。事實上,梭倫雖然貴為執政官,但是出身仍然只是個卑微的中產階級。

正如前面所敘述的,他的上台其實也只是兩方妥協的結果。貴族原本以為梭倫絕對不會出賣貴族的利益,但現在梭倫既然做出了抉擇,那麼現在就是傳統貴族出手的時刻了。

中世紀《紐倫堡編年史》中的梭倫畫像,看起來萌萌der

事實上,貴族想要搞梭倫的方式可是多的很,而且很多方法從現今的角度來看,根本超有既視感。

首先就是把持議會。當時的議會全都是貴族的氏族議會,請注意,議會不是少數黨和多數黨的問題,而是全‧都‧是‧貴‧族。這些議員天天輪番上陣在砲轟梭倫(我猜大概也有不少議員在心中暗暗發誓一生只監督你一人)(誤)但是,整天在議會中抨擊梭倫終究不是毀掉改革的最好辦法,梭倫改革有著廣大的民意支持,一旦激怒了從《解負令》中重獲自由的廣大平民,雅典將再次走上階級對立的回頭路。在中產階級地位已經大幅提高的當下,貴族不一定有全勝的把握。

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毀掉梭倫改革的名聲!

最後終於被他們找到一個決定性的證據,在他們手中的,是梭倫一個驚天的醜聞。

《解負令》生效之後沒多久,雅典城內開始流傳著令人不安的傳言,尤其是貴族之間流傳的更是起勁。

原來梭倫出身富裕的商業階層想當然耳他也會有一些經商的朋友。雖然梭倫自己本身是蠻重視道德的,所以才一天到晚說出:「道德是永遠存在的,而財富每天都在更換它的主人。」、「溺愛錢財與桀傲不遜,便是引起仇恨的一切原因。」之類的話。但要每一個商人都懷有如此高尚的情操,那基本上就是癡人說夢話。

在他公布《解負令》之前,梭倫在一次宴會上不小心把他的計畫說溜了嘴,敏銳外加無良的商人立刻便注意到這是一個發財的大好機會。在確定此事為真之後,他們隔天立刻前往各大貴族家借出大筆鉅款,接著拿來購買了大量土地。等到梭倫知道此事之後已經來不及了,隨之 《解負令》公布—

是的。

梭倫深陷的,就是世界上第一起內線交易醜聞!

梭倫的朋友們想當然爾地立刻變成了大地主。而隨著《解負令》生效,他們的鉅額負債也跟著一筆勾銷。然而這件事情卻給予貴族階級一個非常好的施力點,他們說梭倫靠著解負令,發了一筆巨大的橫財。梭倫立刻遭到巨大的責難。越來越多富人走出來指證歷歷繪聲繪影,說梭倫是如何故意將這些事情告知他的朋友、並且從中謀取了巨大的利益……

一剛開始所有人當然只是一笑置之。但是隨著流言越來越多,漸漸的雅典人也開始不得不認真看待這則新聞的真實性。不管梭倫怎麼解釋自己並未牽扯其中,但是那些蒙受鉅額損失的貴族仍然認為梭倫說謊。他們說:一天到晚將道德放在嘴邊的梭倫幹了這種事,簡直就是一個真正的偽君子。何況,就算他真的沒有從中牟取利益好了,在公布一個如此巨大的政策之前,竟然如此缺乏敏感度,也不能不說是梭倫的疏忽。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隨著時間一久不只是富人階層,連窮人階層都起而反抗他。

窮人階層反對梭倫的原因不僅僅是因為醜聞。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醜聞流傳的多廣多遠,和這件事本身可不可信無關,與一般人討不討厭此人比較有關。窮人反對梭倫的原因,是因為他們認為梭倫做的遠遠不夠。梭倫如今雖然免除了負債,但他並沒有沒收富人的土地,並重新進行分配。

同樣是Merry Joseph Blondel畫的,萊古格士好像硬是比梭倫多了一種粗獷感

這看起來似乎有些貪得無厭。但是兩件事情顯示窮人的要求並非毫無道理:第一,在土地和財富重分配的問題上,斯巴達做到了。

斯巴達當時也跟雅典一樣陷入嚴重的貧富不均中,但在斯巴達國王萊古格士的努力下,斯巴達成功克服了貧富不均。事實上,這也是人類歷史上唯一一次藉由消滅貨幣來克服貧富不均的案例,從此以後,金銀幣在斯巴達境內全部改成沈重的鐵幣,而且還不是硬幣的形狀,而是像鐵棍一般的存在。這斷絕了所有國際貿易,一位美國史學家說得好,「沒有人心懷著賺取一堆烤肉叉的志向前來斯巴達。」

然而,雖然現今對斯巴達的刻板印象就是軍國主義啦、慘無人道啦,但事實上,斯巴達在萊格古士改革之後展現的社會,可能是人類有史以來,唯一觸碰理想國邊緣的一次。從此以後的斯巴達人全部過著「既不知貪婪、也不知匱乏」的生活,斯巴達更是成為了當時公民權最平等、最強盛的希臘城邦。

第二,《解負令》雖然解決了燃眉之急,但對於貧富不均的本質依舊毫無助益,因為土地依舊分配不均。對窮人來說,這只是延後了赤貧到來的日子,並沒有解放他們的命運。對此梭倫簡直苦惱至極。貴族派要他撤銷法令,平民派也憎恨他沒有改革土地。梭倫在自己的詩作上寫道:

「當時他們對我期望的過份,而現在是被激怒了;大家都對我側目而視,好像我是他們的仇人。」

正在編寫法律的梭倫,眾人正望著他

眼看改革就要失敗。梭倫的朋友紛紛建議他,死守住好不容易的改革之苗,在整個希臘城邦裡都有這麼一個辦法,是統治者維護現有的政績及獲取必要權勢的最後一個辦法——

僭主(Tyrant)。

要碼就坐視改革被毀,要碼就讓自己化為獨裁者、掌握絕對實權。

你會怎麼選擇呢?梭倫的選擇又是如何呢?(待續)

補充說明:本篇講述的是梭倫在雅典的一系列改革。主要參考資料是希羅多德《歷史》、普魯塔克《希臘羅馬名人傳》及亞里斯多德《雅典政制》。然而,由於參考資料的不足,很難判定改革措施的先後順序。裡面的順序是我自己認為合理的編排,如果有任何大德發現其他與本文相左的原文資料,都煩請提出指正,海獅在這裡謝謝大家~
更多好故事請加入故事訂閱☞☞https://pressplay.cc/gushi.tw
神奇海獅

神奇海獅

神奇海獅先生,漢堡大學歷史碩士。
往研究之路狂奔十年之後,發覺自己的志向是天橋底下說書人;
研究的是共產黨、過的卻很資本主義;
擅長的是中世紀、卻離不開現代科技;
說嚮往自然、蚊子卻特別愛叮。
總之是一個,集各種矛盾衝突元素於一身
卻可以泰然與之共處的一個人。
神奇海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