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學家不屑一顧的日常風俗畫,在18世紀崛起成為繪畫主流的原因是?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英文「genre painting」中文常譯為「風俗畫」,大概對很多人來說有沒有翻譯都一樣霧煞煞。肖像畫是為人物肖像,風景畫再現風景,靜物畫呈現靜置的物品,那風俗畫到底是什麼?

聽起來就俗俗的難登大雅之堂。

其實,代表庶民文化的風俗畫,在藝術史中逐漸受到重視,與民權提倡與階級崩潰的歷史發展是不謀而合的。讓我們從認識風俗畫開始,進一步討論在不同時代為什麼對風俗畫會有不同的評價吧!

風俗畫・先生您哪位? 

事實上,18 世紀的人也有這樣的問題。

在此之前,不管是英文的「genre painting」或法文的「peinture de genre」,在明確的意義規範出現以前,可能泛指所有無法被其他畫種涵蓋的繪畫,換言之,「其餘的部分」。然而,為什麼是 18 世紀?大致歸因於兩股藝術潮流的影響。

首先,這和歐洲藝術學院的興盛有關。

自 16 世紀藝術專業學校在義大利、法國、英國相繼成立,學院派藝術成為顯學。為了讓繪畫成為學科便於授課,加上當時的人習慣透過分類法來認識事物,老師們便將「繪畫」這個大觀園分成了歷史畫 [1]、肖像畫、靜物畫、風景畫等不同的畫種。其中,原本用來歸納「雜項」的「風俗畫」面臨了定義的問題。

另一個原因來自商業活動興盛,藝術不再只為宗教或宮廷服務。17 世紀開始,新興中產階級成為主要的藝術品購買者,他們喜好的繪畫前所未有的受到重視。其中描繪常民生活、地方文化的風俗畫,便成為荷蘭繪畫的特色之一,在歐洲的藝術脈絡中獨具一格。

David Teniers the Younger, An Old Peasant caresses a Kitchen Maid in a Stable, 1650.

廣義的風俗畫盛行在荷蘭以外的歐洲地區,也包含了市集街景、詼諧的逗趣人物,有時也會出現香豔刺激的畫面,例如法國流行的洛可可(rococo,筆者暗示到這裡,要看風花雪月的圖自己拜拜估狗大神吧,顆顆)。風俗畫主題與內容十分多元,雅俗皆有。

而且,因為少了宮廷或教會的贊助,藝術家的贊助來源相對不穩定,需要以更吸睛的方式去迎合潛在購買者的喜好,導致各種不同題材與形式的風俗畫大量出現,讓人們不得不以更清晰的規範去描述它們。

風俗畫・在很久很久以前…

在此之前,風俗畫像牆上的那抹蚊子血,並不受到重視,或是直接被明定為次等的藝術表現。

原因來自古典時代對喜劇(comedy)的評論。

亞里斯多德(Aristotle,384-322 BC)在他著名的《詩學》(Poetics)中講述了他對藝術和美學的看法:所有的藝術都來自對真實世界的模仿,包括悲劇、喜劇與繪畫。這些模仿有分等級,悲劇的層次高於喜劇,因為喜劇模仿真實世界中較劣等的人事物而使人發笑,那些來自社會階層較低的人:公民、農人或邊緣人。而喜劇式的誇大,有些甚至帶有諷刺或怪誕的風格,使得這些「日常」題材的風俗畫淪為插科打諢的畫種。

風俗畫・新觀點

有別於古典時代的學者對日常景象的不屑一顧,17 和 18 世紀的人們對這類的繪畫開始有了新的觀點與詮釋。

荷蘭有輝煌的風俗畫歷史,畫家暨理論家傑拉爾雷瑞斯 Gérard de Lairesse(1640-1711)融合荷蘭風俗畫傳統及學院崇尚的歷史畫,提出持平的見解,成為歐洲藝術史上最早且極為重要的風俗畫相關理論。他一改過去將「風俗畫」等同於喜劇及粗俗平庸的情景,而強調風俗畫與社會環境的關聯,除了描繪社會下層人士外,也呈現了新興中產階級的得體行為與良好的生活品味。

換言之,風俗畫不僅模仿令人排斥的事物,亦能顯現具有啟發性的事物。他進而提出風俗畫的三個等級,依序是:優雅的現代(cierlyk modern)、講究的中產階級(elegant)及喜劇式的平民繪畫(comic),區分雅俗之別。

De Lairesse所謂「講究的中產階級」:畫面人物並非貴族,他們以合宜舉止進行著日常活動。 Adriaen van der Werff, Children Playing in front of a Statue of Hercules, 1687. 圖片來源:Barbara Gaehtgens,’ The theory of French genre painting and its European context’, p.46.

在英國,對風俗畫則有不同的演繹方式。

霍加斯(William Hogarth,1697- 1764)的混合式創作難以分類,他提出「喜劇式的歷史畫」(comic history),即以通俗的元素呈現歷史畫般的道德與精神價值。霍加斯不極力擺脫喜劇的色彩,而是進一步拓展了喜劇能夠承載的意義,將風俗畫(或者較為詼諧的常民語彙)本身的質量提高。

霍加斯自稱為「現代道德主題畫家」(painter of modern moral subject)。「現代」來自於當代的、隨環境改變的,且建立在通俗的基礎上;「道德」則展現了藝術的教育啟發潛力。他也強調風俗畫的動態處境,視風俗畫為描繪中產階級以及諷刺社會的藝術。

William Hogarth, Marriage A-la-Mode: 2. The Tête à Tête, 1743.

面對鄰國對風俗畫的重視,法國的藝術評論也開始把風俗畫當作一回事。

狄德羅(Denis Diderot,1713-1784,編纂百科全書的作家)也提出風俗畫的重要性。他認為葛赫茲(Jean-Baptiste Greuze,1725-1805)的風俗畫帶有悲劇性質,不只打動人心,更教育觀者。他還釐清過去歷史畫家與風俗畫家之間的偏見:歷史畫家認為風俗畫家只是複製眼前景象而無深層的思考;而風俗畫家認為歷史畫家淨畫些空泛誇大的事物。狄德羅則認為它們各有其價值:歷史畫訴求崇高永恆,而風俗畫訴求寫實。

Jean-Baptiste Greuze, The Father’s Curse and The Punished Son, 1777.

風俗畫・藝術話語權的轉移

中產階級的知識與政治解放,在此時扮演著重要的角色,造成大眾品味的轉變,以及關於風俗畫的新見解。風俗畫逐漸提高的影響力,可視為法國大革命社會階級崩潰的先兆。18 世紀末一連串的事件都象徵著舊價值的衰落。新的政府結構使舊學院價值重新洗牌,風俗畫被視為帶有愛國主義,在新政府的支持下成為與歷史畫地位相同的畫種。

法國革命影響著整個歐洲,革命後,各國因不同政治、社會因素對風俗畫有不同的評判。法國風俗畫的發展反映著啟蒙時代後平民掌握的政經權力,較過去的專制時代多元且自由,體現在風俗畫許多面向:幽默的、寫實的、或關心過去被宗教與宮廷所忽略的族群。

隨著權力中心的瓦解,風俗畫與歷史畫的黃金交叉在 18 世紀末出現。到了 19 世紀,風俗畫的主導性凌駕代表威權的歷史畫,在在呼應著政治的變化:權力不再掌握在少數菁英手中,藝術也是

參考資料

  1. Barbara Gaehtgens,’The theory of French genre painting and its European context’, in Colin B. Bailey (ed.), The Age of Watteau, Chardin and Fragonard: Masterpieces of French Genre Painting (New Haven and London, 2003), pp. 40-59
  2. Hannah Williams, Académie royale : a history in portraits, Burlington, VT : Ashgate, 2015.
本文轉載自漫遊藝術史:〈風化還是俗畫?從風俗畫的演變看庶民力量的崛起

漫遊藝術史

漫遊藝術史是個共筆部落格,希望用平易近人的方式,為一般大眾介紹逸趣橫生的藝術知識。在藝術史裡散步,可以打開我們的眼睛,觸動我們的心智,深化對於人性和生活的瞭解。網站內容涵蓋美學與藝術理論、亞洲和西方藝術史、視覺文化與電影研究、展覽評論、藝文生態、好書推介、數位學習資源、收藏與展示等。作者群來自大學及中學教師、碩博士生、雜誌編輯、自由撰稿者,以及美術館、博物館、藝文基金會、畫廊的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