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舉考場遇到鬼怎麼辦?高喊三聲鬼的名字就可以脫身!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做人積陰德,有鬼來指點

話說,南宋年間發生流行瘟疫,天地不仁,許多人命在旦夕,群醫束手無策,病患家屬鬼哭神號:「你怎麼了小強?小強你不能死啊!我跟你相依為命、同甘共苦了這麼多年,一直把你當成親生骨肉一樣教你養你,想不到今天白髮人送黑髮人……。」此時一位英姿勃發的青年出現了,他表示:「讓我來!」家屬表示:「你誰啊?不要來亂哦,不然我告你!」

此人表示自己名叫許叔微,家屬「啊」了一聲,大大地吃了一驚!這位先生的名字大家都聽說過,鼎鼎大名。據說他命犯天煞孤星,衰神附身,父母雙亡,科舉屢考不中不說,還沒有女友,簡直就是魯蛇中的魯蛇。但是他少年時頗有奇遇,精通醫術,當地人一提到他,語氣敬重。於是家屬讓開了,果然許叔微一出手,病人情況立刻好轉。大家仰望著高人在夕陽下離去的背影,心懷感激。

許叔微前往其他村落途中,想起當年落第回家之時途經吳江,那時心中鬱鬱,覺得為何只有我命犯天煞孤星,顛沛流離……。夜晚就寢之後,夢見一位白衣人對他說:「你為何在此嘆息呢?你無法中舉的原因是沒有行善累積陰德,所以考不上啊。」許叔微說:「我身為魯蛇,沒有錢可以幫助別人,該怎麼辦?」白衣人表示:「我看你骨骼精奇,是塊學醫的好料子,為什麼不學醫呢?」雖然學醫看起來是另闢蹊徑,但白衣人的說法對許叔微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這麼說不就表示年幼開蒙的他,讀這麼多年的書都白讀了,竟然是天生來陪榜的,中舉終身無望。

甦醒之後,許叔微想了想,繼續這樣下去也不行,不如習得一技之長還能順利過活。回家以後,許叔微立即按白衣人的話,認真研讀醫學,果然領悟醫道,成為「真.一代宗師」。轉眼間又過了十幾年,不抱希望的許叔微竟然取得舉人資格。許叔微參加會試,乘船又路過吳江,再次夢見白衣人送他一首詩,表示他行善轉運有成,將要上榜。許叔微最終在紹興三年(1133)考中進士,官至翰林院學士,被人稱為許學士。

考不上的原因是陰德累積不夠,要多善行才能上榜,對於絕大多數身陷殘酷競賽舞臺的科場舉子們來說,遠水救不了近火,更何況陰德或報應之說牽涉太廣,還涉及祖先,並非一己之力所能掌握的,眼下火燒屁股時,為了自己的命運和前程,直接追求神鬼之力來保佑才是最實際的!(握拳)

又因為民間占卜及巫術在宋代相已當地流行,各類考場祭拜和占卜的習俗便應運而生。或許鬼怪們對臉色發青、手無縛雞之力的莘莘學子們作祟起來比較輕鬆,考場便成為鬼出沒的好所在,常有怪東西時隱時現。

明代《典故紀聞》提到南京考場是一位明成祖時期錦衣衛的宅第,這人被控告謀反且抄家。這考場曾有考生反應半夜會聽到那位錦衣衛鬼魂的走路聲。對考生而言,鬼怪也不是那麼可怕,畢竟大部分只會嚇嚇人而已,就像南宋時期臨安考場據說有很多怪物出沒,有男有女有白鵝。在現代來看,這些考場簡直就是寶可夢重生點吧。

明代《典故紀聞》提到南京考場是一位明成祖時期錦衣衛的宅第,這人被控告謀反且抄家。這考場曾有考生反應半夜會聽到那位錦衣衛鬼魂的走路聲。

考場成刑場,考生喊救命

當然,並不是所有考場鬼故事都這麼溫馨(?),不過在說這個故事之前,我們得先瞭解一下歷史背景。

鬼故事雖然真偽無法驗證,但是古人寫故事也是有所本,並不會脫離時代。

之前的故事多發生於紹興年間,這是有原因的:宋室南渡後,科舉的存續有重要象徵意義,如果連科舉都不再舉行了,又要如何讓士子們相信王朝能存續。如果科舉能排除萬難持續下去,則表示王朝能正常運作,能發揮安定人心的效果。所以在南宋的前期,開始恢復各類初級考試。

宋代科舉考試時程,大多是秋天舉行鄉試,春天舉行省試、會試。科舉的考場稱之為「貢院」,貢院是一個巨大圍牆圍住的院子,入口處最前方是監考人跟抄寫人員的辦公室,從入口走到底是主考官的辦公室;中段部分是考生的考試房間,稱為「號房」;每一間號房外面都有一位官兵駐守,叫做「號軍」。

為防止考生舞弊,考生進入貢院之後,試務人員封鎖大門,安排考生入號房,考生彼此不能交談;等到考試結束,才開啟大門,允許考生出號房離去。每次考試考生近兩千人,連同陪考家屬就有上萬人。萬人圍觀兩千人入獄考試,這是何等壯觀的場面。

然而,考生沒有最慘,只有更慘。宋代浙江嘉興地方的考生大概從未料想到考場其實曾經是真的監獄,而且還……

嘉興縣學原先位於天星湖旁的孔廟,每年考試時,孔廟就充當學生考試的場所。紹興十二年(1142),知府方滋因為原來的縣學不敷使用,在嘉興西城門旁找了一個地方,將原本的孔廟與縣學搬過去,但是這地方原來是勘院,是司法機構要審訊嚴刑拷打犯人的好所在。

勘院改建成之後,冤魂們的怨氣似乎沒有因此而消散,常常出沒在考場西廊某號房,考生有時看見猫出現,有時看到婦人獨行,每當考生嚇破膽呼喊,則鬼鬧得愈厲害,前後死了好幾位考生。因此,分到那間號房的考生大多不願意進去應試。試場官員只好派士兵在走廊上守夜,士兵們往往夜晚見鬼,從此一睡不醒。

後來有一位監考官夢到有人自稱貢院將軍,對他說:「我死在此地,現在變成神了。每次考試有考生死在考場,都是我跟我的手下幹的。你們如果不想再死人,就在考場西北方蓋座廟供奉我,我就不鬧啦。」

官方為擺平這件事,便為這位鬼將軍立廟祭祀,來此地考試的考生,事先都會準備香油錢,祈求考試順利。如果考生遇到鬼,高喊三聲鬼的名字,就可以脫身。以現代醫學的角度來說,也許最早死亡的考生是因為壓力過大而猝死,而後面的考生跟士兵因為主觀認定,過度緊張而引發其他疾病也說不定。政府官員則精通做官之道,無論是否真有鬼魂向考官託夢,建廟總是成功安撫了考生們緊張的情緒。[1]

不過,宋代考生最流行的考生運動並不是去廟宇進香或是拜考場鬼,而是「祈夢」。

嘉興縣學原先位於天星湖旁的孔廟,每年考試時,孔廟就充當學生考試的場所。(圖為山東曲阜孔廟)

宋代新時尚,相公廟旅行

話說,北宋開封城西內城牆邊有個「二相公廟」,主要祭拜孔子弟子——子游與子夏。這廟在宋代非常有名,跟現在的霞海城隍廟差不多,只是人家是拜月老的。二相公則是會託夢告知考生,會上榜還是落榜。宋代考生們入京趕考,必定會去祈夢。祭拜方法是這樣的:子游子夏兩側有左右小童子,考生只需要放錢在小童手上,晚上就會做夢,夢到童子來報訊,據說非常靈驗。

在參加考試之前,考生流行祈夢以占卜功名得失,不管是去廟裡,或是求鬼神,這是尋常事。宋代有很多記載二相公廟的靈驗故事,顯示當時此廟香火鼎盛。

二相公廟到底是陰廟或是陽廟仍有待商榷,來報訊是神是鬼也很難說。

很多關於二相公廟的記載,像〈二相公廟〉、〈吳德充〉跟考生報訊的也是童子,幾乎沒有子夏、子游本人出現。仔細一想,子游、子夏好歹也是聖人門徒,不太可能洩露中舉名單吧?換言之,如果找童子跟考生報訊,貌似比較無損聖人道德。對於參加考試的士子來說,不管是預兆還是自欺,是神是鬼,其實一點都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命運渺茫的未知之下,人們在虛冥之中寄託一份期盼。

現代的臺灣也有類似的場景,每年各大考試期間,著名宮廟都會舉辦考試祈福祭祀活動,像是交通大學門口前的土地公廟十分靈驗,要考交大的學生都會去祭拜。這位土地公據說最愛喝某知名品牌的仙草蜜,信眾拜仙草蜜才會金榜題名,因此廟前經常擺滿仙草蜜,成為當地一大奇景。大家有沒有似曾相識的感覺,二相公廟跟交大土地公好像,因為面對升學壓力的焦慮古今皆然。

宋代以來,理學家對於士人道德典範的要求提高,但是在考試壓力影響,考生陷入一種矛盾狀態,轉而尋求道德修養之外的寄託。參加科舉考試的考生雖然有儒家「敬鬼神而遠之」的觀念,但他們也相信人如果做出違反道德或法律的行為,會受到相對的陰德果報影響。

對考生而言,生命的意義在於中舉,從宋代到清代,科舉考試日益激烈,中舉壓力越來越大,積陰德或信仰預兆的說法,總是可以消除考生的不安情緒。登科與否成為報應體系中重要的特殊懲罰,也是對讀書人品性的約束,更是科舉鬼故事背後反映出來的狀況。

 

[1] 明清兩代的科舉考試也是意外事件頻傳,出現了更多鬼故事與傳說。因此,每年在考生入貢院的前一晚,貢院內要舉行祭拜儀式,除了祭天之外,也是要祭拜各路鬼神,安撫考生的冤親債主,避免其前來報復,保佑考生們順利考試。

參考書目

  1. 包筠雅,《功過格》,浙江:浙江人民出版社,1999。
  2. 沈宗憲,《宋代民間的幽冥世界觀》,臺北:商鼎出版社,1993。
  3. 栾保群,《百鬼夜宴:這些人,那些鬼》,台北:柿子文化,2013。
  4. 賈志揚,《宋代科舉》,台北:東大出版社,1995。
  5. 劉祥光,〈宋代的時文刊本與考試文化〉,《臺大文史哲學報》75卷,2011。
  6. 劉子健〈宋代考場弊端〉,《兩宋史研究彙編》,台北:,聯經出版社,1986。
  7. 祝尚書,〈科名前定:宋代科舉制度下的社會心態——兼論對宋人志怪小說創作的影響〉,《文史哲》2004 年第 2 期。
  8. 柘榴君,〈清代科場作弊指南〉,《CCC創作集2》,台北:數位典藏,2009。
  9. 管仁建,〈台灣聯考史上的最大作弊案
本文摘自聯合文學出版之鬼的歷史:不管是什麼鬼,都給我來一點 陽間鬼陰間人,一探鬼界潛規則 從鬼的史料中,我們看見人類對於未知的恐慌、瘋狂, 也看見人類對於所愛的眷戀與溫柔。 而人界的規則也會被投射在鬼界中──冥婚、作弊、伸冤…… 研究鬼,其實就是研究人!
海州貓

海州貓

本人為宋代喵星人,原本此生只是來塵世間打打醬油,混吃混喝,偶爾打打滾,曬曬太陽即可。沒想到後來日常奔走於維生路途之餘,以喜講神鬼故事為樂,走上蒲松齡的老路,真是奇也怪哉。
海州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