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電子報】04:從 689 到 777:寫給臺灣的香港故事

Print Friendly

一切要從 2012 年 3 月 25 日說起。

那天,香港的選舉委員會舉辦了投票,選出新一任行政長官,即一般所稱的「特首」,當選人名叫梁振英。在接下來的四年內,他將頻繁地登上媒體版面,一次又一次成為新聞事件中的話題人物。

2012香港特首選舉:梁振英得689票,唐英年得285票。 (Photo: GovHK.)

對一位政治領袖而言,站在浪頭上本來不稀罕,但隨著香港政治風起雲湧,各方角力越演越烈,梁特首除了不斷曝光之外,也難免屢屢成為爭議的焦點。

人們的議論,從當選那天就開始了。按照香港選舉辦法,只有選舉委員會中的 1,200 名成員有資格票選特首,在許多人眼裡,這離真正的民主還有一大段距離,也難怪這些年不少香港人總是喊著「我要真普選」。實際運作上,這場「小圈子選舉」也是形式大於實質,投票只是做做樣子,選舉結果往往在開票前就已底定。

可這次選舉有些特別,身為當局屬意人選的梁振英,開票出來,竟只獲得了 689 票,甚至還不到總票數的六成。從此,689 成為新特首的認證標記,在反對者眼中,這三個數字是新特首缺乏民望、得位不正的象徵。689 成了一個衊稱。

但是且慢,對臺灣的讀者而言,689 豈不也是個熟悉的數字?就在梁振英當選的前兩個月,臺灣方才舉辦完總統大選,當年爭取連任的馬英九總統,以 689 萬票,開始了又一個四年的執政生涯。

是巧合嗎?儘管雙方差了一萬倍,但 689 這個魔術數字,還是給了人們不少做文章的空間。陰謀論說法從此不脛而走,有傳言指向北京當局,說這一切全是高層設定好的,一港一臺,儘管選舉方式天差地遠,但結果不過照中國共產黨劇本演出。這樣充滿想像力的說法,恐怕是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不過誰又料得到,四年之後,臺灣的新任總統,竟然又是 689 ,還真是巧到不能再巧了。

都市傳說且放在一邊,這些年港臺之間,在政治氛圍上確實有了微妙的共鳴。拜中國崛起之賜,「今日香港、明日臺灣」,成為兩地年輕人之間的口號。從太陽花到雨傘運動,同屬帝國邊緣的兩地,好似一夕之間成了命運共同體。

但突如其來的同病相憐,卻可能來得快去得也快。轟轟烈烈的街頭運動結束不過幾年,臺灣不少人已經歡欣鼓舞,迎接改朝換代。至於對遠方那座浮城曾經付出的關懷,也許就留在昨天了。

我們來到了新時代。

至於當年兩位 689 ,一位在眾人批評聲中宣布放棄連任,另一位則早已狼狽下了臺。

2017香港特首選舉結果:林鄭月娥取得777票,曾俊華獲得365票,胡國興21票。選舉共有4張無效票。(Credit: BBC/REUTERS)

「香港一個小島,有什麼好看?」臺灣首都市長不久之前的發言,好像為這段不知道是愛還是錯愛的關係,下了一個看似魯莽又似直率的註腳。

但香港究竟有什麼可觀?除去夜景、美食與商業金融外,香港的核心價值何在?我以為這是過去這幾年來,越來越多香港人——特別是年輕一輩的香港人,急於探索的問題。而他們之所以望向臺灣,不正是因為,這座島嶼也經歷過類似的摸索、分享了同樣的困惑?

與山川壯麗、物產豐隆的神州大陸相比,臺灣曾經在許多人眼中,也不過是個孤懸海外的蕞爾小島。是經過這些年的努力,我們才逐漸領悟,原來邊緣可以是中心,四周環海的島嶼,也可以有另一種擁抱世界的姿態,而大江大海與好山好水,可以是不同價值的選擇,未必要是地位高下的區分。

既然如此,回過頭來,臺灣的讀者是否也有可能從香港經驗中,得到共鳴與啟發呢?除了港星、港漫與香港電影外,對臺灣讀者而言,香港還有什麼故事可說?

2012年香港反對國民教育的抗爭(photo: Wikimedia Commons)

在這一期電子報中,我們選擇了過去曾刊登在「故事」上頭的香港故事,正是出於這樣的想法。這些文章全都出自香港作者之手,但他們心目中的讀者,顯然都不只限於香港人而已。

我們希望從這些文章開始,逐漸累積成具有規模和系統的專題。期盼將來臺港之間的關係,不再只是一廂情願的想像連帶,而是能夠建立在更深一層的相互理解之上,在彼此的相同與相異之間,開啟另一種對話的可能性。

這一期電子報出刊日正逢「穀雨」,據說是雨水增多之時,但雨水增多,正有利農作。香港人曾經撐起了雨傘,未來是否能等待豐收,或許只能交由時間來回答了。

(本期編輯:涂豐恩,專欄《大人的世界史》

本文原刊於《故事電子報》第 4 期/ 2017年4月20日榖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