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翅雄飛姬路城:走過七百年的日本國寶建築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前些日子,筆者的友人分享了一段 Youtube 影片,內容是日本有位鄉民在不使用膠水的前提下,花費了 15 個月的時間,終於用積木拼組出可以摺疊收納的姬路城大天守!身為影片中的主角,姬路城建築群不只被日本政府賦予「國寶」、「國家重要文化財」、「國家特別史跡」等頭銜;1993 年 12 月,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正式登錄為「世界文化遺產」。

優雅壯觀的姬路城建築群。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優雅壯觀的姬路城建築群。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除了擁有宏偉壯麗的城堡建築群之外,這座看似堅固的巨大要塞,其實也曾經數次經歷了歷史上的重要事件。接下來,就讓筆者娓娓訴說,這座有著「白鷺城」別名的姬路城,究竟有著什麼樣的動人故事吧!

初次見面,在下姬山

姬路城位於今天日本兵庫縣的姬路市。關於姬路城的起源,相傳是由 14 世紀的播磨國(今兵庫縣西部)武將赤松貞範(1306-1374),選定於姬山一帶修築城池。不過,此時的城池並不叫姬路城,而是以所在地為名,被稱為姫山城。此外,當時的城池規模,頂多只能算是小城砦或館舍的水準,並不似今日這般雄偉氣派、固若金湯。

1349 年,赤松貞範將根據地從姬山城遷移至新築的庄山城,至於城主出缺的姬山城,則委任家臣小寺頼季擔任代理城主(日文稱為「城代」)。此後,姬山城便由小寺氏世襲城代一職。其間,姬山城雖然也曾遭到敵對勢力攻占,等到赤松氏奪回城池,依然以小寺一族擔任代理城主。

16 世紀初,儼然成為赤松氏重臣的小寺氏,也開始學習主家的作法,將根據地移到新修成的御著城(今兵庫縣姫路市),並任命家臣黑田重隆(1508-1564)擔任姬山城的城代。由於御著城、姬山城相距不遠,重隆便建議主君小寺政職(1529-1584),將姬山城改造成可以拱衛御著城的衛星城池(日文稱為「支城」)。

為了達到協防的功能,在小寺氏的許可下,黑田一族遂利用姬山的地形,開始進行為期 6 年的城池擴建工程。直到此時,姬山城才算是粗具城池該有的規模與水準,並逐漸成為當地的重要據點。

黑田重隆(左)與媳婦位於御著城遺址的墳墓。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黑田重隆(左)與媳婦位於御著城遺址的墳墓。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1567 年,黑田重隆之孫孝高(1546-1604,通稱「官兵衛」,晚年號「如水軒」)成為新任城代。此時,形同黑田氏主家(小寺氏)之主家的赤松氏,卻發生內部分裂,進而牽動周邊的織田、別所、浦上、宇喜多等勢力介入干涉。身為支持赤松本家的小寺氏家臣,駐守姬山城的孝高,自然無法置身事外。

1569年,對抗赤松本家的赤松政秀(?-1570),曾先後兩度對姬山城發動攻勢。由於此時的姬山城並不算是堅固的要塞,黑田家兩次都沒有選擇打守城戰,而是主動出城奇襲敵軍。即便黑田家數次擊退敵軍的來襲,時勢的發展,卻使得黑田一族與姬路城,不得不面臨命運的十字路口。

以「官兵衛」一名為人所知的黑田孝高,早年曾擔任姬路城的代理城主。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以「官兵衛」一名為人所知的黑田孝高,早年曾擔任姬路城的代理城主。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姬路城堂堂登場

1577 年,曾經出兵協助赤松政秀的織田家領導人──織田信長(1534-1582),任命部將羽柴秀吉(1537-1598,即日後的豐臣秀吉)擔任進攻中國地方(今鳥取、島根、岡山、廣島、山口五縣)的軍事指揮官。身為織田軍西進必經之路的姬山城代,孝高違背了主家要求依靠中國霸主毛利氏的命令,轉而投效看似有希望統一日本的新興勢力織田家。

受命進攻中國地區,後來利用時勢成為「天下人」的豐臣秀吉。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受命進攻中國地區,後來利用時勢成為「天下人」的豐臣秀吉。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為了展現效忠的誠意,孝高甚至還主動向秀吉提議,願意將姬山城獻給秀吉作為遠征根據地,自己則移居到姬山城西南方的國府山城。至於得到姬山城的秀吉,除了採用當時流行的石垣、天守等新式建築技術,大規模地增建城池之外,更將城池正式改稱為我們所熟知的「姬路城」一名。

與此同時,秀吉也學習主君信長的作法,在城池南方規劃可供武士、平民居住的城下町。在經過此次大型擴建之後,姬路城總算是初步具備了今日所見的建築樣貌與規模。

江戶時代,描繪真柴久吉(羽柴秀吉)改建姬路城的繪畫。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江戶時代,描繪真柴久吉(羽柴秀吉)改建姬路城的繪畫。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若是仔細觀察城池,時常能發現象徵城主身分的裝飾物,如圖中即為豐臣秀吉所使用的「五七桐」紋章。 (圖片來源:筆者自攝)
若是仔細觀察城池,時常能發現象徵城主身分的裝飾物,
如圖中即為豐臣秀吉所使用的「五七桐」紋章。 (圖片來源:筆者自攝)

隨著翻轉豐臣家、徳川家命運的「關原之戰」(「関ヶ原の戦い」)爆發,姬路城又迎來了新的主人與際遇。1600 年,德川家康(1542-1616)為了獎勵女婿池田輝政(1564-1613,娶家康次女督姫)作戰有功,遂將輝政的領地從原本的三河吉田(今愛知縣豐橋市)15 萬石,移封並增加為播磨姫路 52 萬石。是故,池田輝政便成為姬路城的新任城主暨姬路藩初代藩主。

姬路藩初代藩主池田輝政。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姬路藩初代藩主池田輝政。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由於輝政身處的播磨國周邊,有著許多與豐臣家關係密切的諸侯們,加上姬路城位於東西往來的交通要衝,身兼家康女婿與姬路城主雙重身分的輝政,便同時負有監視、警戒附近豐臣方諸侯的任務。

自 1601 年開始,為了提升姬路城的防禦與水運功能,輝政又開始對城池進行長達8年的大改建。與此同時,輝政也著手整修鄰近的龍野城(今兵庫縣龍野市)、赤穗城(今兵庫縣赤穗市)、三木城(今兵庫縣三木市)等城池,作為護衛姬路城的衛星支城。

姬路城的部分屋瓦上,刻有池田氏的家紋「揚羽蝶」。 (圖片來源:筆者自攝)
姬路城的部分屋瓦上,刻有池田氏的家紋「揚羽蝶」。
(圖片來源:筆者自攝)

1617 年,繼任的姬路藩三代藩主池田光政(1609-1682,輝政之孫)年僅 8 歲,德川幕府(即德川家康於1603年成立的武家政權)遂以池田家藩主年幼、無力管理如此重要的領地為由,將池田家轉封至因幡鳥取(今鳥取縣鳥取市),另以家康的孫女婿、伊勢桑名藩主本多忠政(1575-1631,其妻為家康孫女熊姫)擔任新的姫路城主。

本多忠政為「德川四天王」本多忠勝之子,亦是家康的孫女婿。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本多忠政為「德川四天王」本多忠勝之子,亦是家康的孫女婿。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翌年,幕府試圖以親上加親的方式確保忠政的忠誠。幕府將軍德川秀忠(1579-1632),遂將曾為豐臣秀賴(1593-1615,秀吉之子)之妻的女兒千姫(1597-1666)嫁給忠政的嫡男忠刻(1596-1626),使得本多家與將軍家成為雙重的姻親關係。

為了營建忠刻與千姬的起居空間,池田家便使用千姬的嫁妝(化粧料),在城池的西之丸建造了數座建築物。其中,最有名的便是被稱為「化粧櫓」的城樓。自秀吉開始增築、改修城池至此,姬路城終於逐漸具備今日所見的建築群輪廓。

本多氏的家紋「立葵」。 (圖片來源:筆者攝影)
本多氏的家紋「立葵」。
(圖片來源:筆者自攝)
以千姬嫁妝興建而成的化妝櫓。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以千姬嫁妝興建而成的化妝櫓。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綽號與由來

簡單帶大家看過姬路城的歷史之後,接下來筆者想介紹幾個姬路城的綽號與逸話。有去姬路城旅遊過的朋友可能知道,姬路城又有「白鷺城」(はくろじょう)的別稱。至於姬路城為何會有如此綽號,目前則有以下四種通說:

一、姬路城的部分建築建於鷺山之上。

二、姬路城的城壁是用白色灰泥加以粉刷,顏色有如白鷺般優雅。

三、姬路城的城樓有夜鷺、白鷺等許多鳥類棲息。

四、為了與有「烏城」之稱、以黑色灰泥粉刷城壁的「岡山城」形成對比。

以上的說法皆是流傳已久,加上都有事實根據,很難斷定哪個才是真正的原因。

不過,筆者認為第二與第四個解釋,剛好能夠互相支持。由於岡山城(今岡山縣岡山市)位於姬路城的鄰縣,兩者的築城年與廢城年又極為接近,皆可稱為當地的象徵性名城。若是被時人拿來相互比較,應該也是極其自然的事情。

有著「烏城」別名的岡山城。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有著「烏城」別名的岡山城。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除了「白鷺城」的別稱之外,姬路城還有「功成名就之城」(「出世城」)、「不打仗之城」(「不戦の城」)等綽號。先前,筆者曾提及黑田孝高為了宣示忠誠,遂將姬路城獻給羽柴秀吉的故事。就在孝高獻城的兩年之後,秀吉的主君織田信長在京都本能寺遭到部下明智光秀(1528-1582)兵變殺害,史稱「本能寺之變」。

浮世繪畫家楊齋延一筆下的「本能寺之變」。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浮世繪畫家楊齋延一筆下的「本能寺之變」。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此時,正在與毛利氏作戰的秀吉聽聞此變,連忙與毛利氏完成和談,接著便火速回師討伐光秀。據說,秀吉回程經過姬路城的時候,特別將姬路城儲備的金銀、糧食全部發給將士,藉此激勵全軍視死如歸、奮勇爭先。日後,秀吉先於「山崎之戰」(「山崎の戦い」)消滅光秀,再於「賤岳之戰」(「賤ヶ岳の戦い」)重創政敵柴田勝家(1522-1583),逐步邁向統一日本的「天下人」之路。因此,對於秀吉而言,姬路城確實是座能夠帶來好運的城池,遂有了「功成名就之城」的別稱。

至於「不打仗之城」一名的由來,則要把歷史鏡頭拉向近代。由於姬路城的位置十分重要,自姬路藩設立以來,皆是由效忠將軍家的諸侯擔任藩主。是故,到了德川幕府與明治新政府發生激烈衝突的幕末時期,支持將軍徳川慶喜(1837-1913)的姫路城主酒井忠惇(1839-1907),遂被新政府視為「朝敵」(朝廷的敵人),並遭到擁護新政府的岡山、龍野等藩率軍攻擊。

被明治新政府視為「朝敵」的姬路藩主酒井忠惇。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被明治新政府視為「朝敵」的姬路藩主酒井忠惇。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酒井氏的家紋「姫路劍片喰」。 (圖片來源:筆者自攝)
酒井氏的家紋「姫路劍片喰」。
(圖片來源:筆者自攝)

巧合的是,指揮攻打姬路城的岡山藩主池田茂政(1839-1899),正是將軍慶喜之弟,並以養子身分繼承了曾經擔任姬路城主的池田家。是故,茂政此時所身處的立場,便顯得極為尷尬。或許是試圖對支持幕府的姬路藩手下留情,岡山藩兵以實彈混雜空包彈的方式砲擊姬路城,試圖迫使城方自行投降。

由於城主酒井忠惇已陪同將軍慶喜等人退往江戶(今東京),留守姬路城的家老遂判斷籠城據守的贏面不高。最後,在勤王商人北風正造(1834-1895)的居中斡旋下,姬路藩眾家老決定開城歸順新政府,使姬路城得以躲過幕末戰火的破壞,順利迎向新時代的來臨。

流有德川家血統,卻被迫與幕府兵戎相見的池田茂政。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流有德川家血統,卻被迫與幕府兵戎相見的池田茂政。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姬路城成為陸軍部隊的駐地,加上姬路市又是軍需產業的所在地之一,姬路城雪白的城壁,反而使它成為美軍空襲的最佳目標。是故,為了降低美軍轟炸的機率,日本軍方遂在城池的天守上方,覆蓋了黑色的偽裝網,試圖藉此混淆美軍視線。即便如此,姬路城的四周,還是成為美國空軍的轟炸對象。

覆蓋著黑色偽裝網的姬路城天守。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覆蓋著黑色偽裝網的姬路城天守。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幸運的是,姬路城的大天守及西之丸雖然都曾遭到炸彈命中,卻都是些沒有引爆的未爆彈。姬路城,就這樣毫髮無傷地迎接終戰。有鑒於姬路城自築城以來,從未遭遇戰爭所帶來的毀滅性打擊,遂被時人賦予了「不打仗之城」的稱號。

整修,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

即便姬路城從未經歷戰爭的無情摧殘,隨著時間的流逝,建築結構也不可免地逐漸老舊腐朽。是故,自江戶時代以降,姬路城曾經歷數次的大規模維修。最近一次的大整修,則發生於 2009 年至 2015 年之間。

此次的整修重點,是重新替大天守塗上白色灰泥、更換屋瓦、加強耐震等兼具建築美觀與實用性的主題。修理期間,施工單位則在大天守外部搭建能將其完整覆蓋的巨型屋牆,以確保大天守的維修工作能夠風雨無阻地順利進行。

整修中的姬路城大天守。 (圖片來源:筆者自攝)
整修中的姬路城大天守。
(圖片來源:筆者自攝)

由於大天守算是姬路城的主要景點,在大天守維修期間,有關單位便特地舉辦了「天空的白鷺」(「天空の白鷺」)特展,將天守的修護過程展示給遊客參觀。可惜的是,筆者到姬路城旅行取材時,恰好是「天空的白鷺」特展結束、大天守尚未修復完成的尷尬時期。

幸好,當年的 NHK 大河劇(大河ドラマ),正好是由「V6」岡田准一所主演、講述黑田孝高傳奇生涯的「軍師官兵衛」。為了配合劇組的宣傳活動,姬路城裡、城外皆有黑田孝高的特展可看,使得筆者不至於敗興而歸。

姬路城內的官兵衛歷史館特展。 (圖片來源:筆者攝影)
姬路城內的官兵衛歷史館特展。
(圖片來源:筆者自攝)
圖片 1
姬路城外,簡介「軍師官兵衛」劇情的「大河ドラマ館」。 (圖片來源:筆者自攝)

2015 年 3 月底,歷時 6 年的大天守維修工程總算宣告完成。

同年 11 月,在重新開放後的短短七個月內,姬路城的參觀人數便已突破兩百萬人!

事實上,就連已經去過姬路城的筆者,都很希望日後還有舊地重遊的機會。在近年的旅行經驗裡,筆者曾得到一點個人的體悟:比起在短時間內玩遍一地的所有景點,悠閒而確實地一次完成數個景點,或許更為適合筆者。留下一些未完成的「遺憾」,我們下次才有繼續前往該地旅行的理由與動力嘛。各位看官,您說是嗎?

在「日本100名城」中,編號第59號的姬路城章。 (圖片來源:筆者自攝)
在「日本100名城」中,編號第59號的姬路城章。
(圖片來源:筆者自攝)

──

►延伸閱讀:時空偵探的寫作地圖

宋彥陞
一起旅行

宋彥陞

臺大歷史所碩士,目前為自由評論網專欄作者和臺北城說書人。閱讀與旅行之餘,試圖以輕鬆活潑的筆觸將歷史的迷人之處推廣給更多朋友認識,目標是成為歷普書寫界的東野圭吾。臉書交流專頁:「時空偵探的歷史行腳」。
宋彥陞
一起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