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乘捷運遊台北】西門町的小歷史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如果大家有去過日本東京,應該都聽過「澀谷」這個地名吧?境內坐落著許多電影院、大型百貨等各式店鋪的澀谷,可謂東京都內最有活力的時尚商圈。無論平時或假日,總是有不少年輕族群前去約會逛街。

也因此,通往商圈的澀谷車站,不只是日本國內僅次於新宿站、池袋站的繁忙車站;由於車站周邊總是人山人海,站前的「忠犬八公像」,更成為澀谷站知名的碰面地標附註實可一窺當地的熱鬧程度。

Shibuya
不論平時或假日,澀谷街道總是充滿了前去逛街的年輕人。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台北的澀谷」:西門町

以上關於澀谷的描述與街景,會不會讓大家想起台北市內的某個商圈呢?事實上,曾經有造訪該商圈的日本遊客,就使用了「台北的澀谷」一詞,以形容它的年輕活力與時尚氣息。他所說的,便是位於台北捷運西門站旁的西門町商圈。

Ximenting
「越夜越美麗」的西門町商圈,與澀谷街景的相似程度高達87%。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與澀谷相似,西門町不只鄰近台北車站、西門站這些重要的大眾運輸樞紐,更因為擁有各式電影院與流行店鋪,使它成為年輕族群與國外遊客,都非常喜歡造訪的知名商圈。

乍看之下,身為時尚集散地的西門町,似乎與「歷史」二字沾不上邊。不過,如果大家曾看過筆者〈巖疆鎖鑰北門站〉一文,就會知道西門町所在的艋舺地區(今萬華區一帶),與大稻埕(今大同區西南)、台北城中合稱「台北三市街」,是台北市區最早開發的聚落之一。

換言之,這裡其實坐落著許多歷史景點,更隱藏著逐漸為後人所淡忘的精彩故事。

紀念章裡的西門站

作為最靠近西門町的捷運站,西門站不僅長期位居台北捷運旅運量的第二名(第一名為台北車站),甚至在站內設有方便遊客碰面的「會面點」。在正式瀏覽車站周圍的古蹟之前,我們先依照慣例,透過捷運紀念章的設計圖案,對這個區域進行初步的了解與認識。

Stamp
北捷西門站的紀念章圖案。

與北門站相同,西門站也是以台北城的城門命名。然而,官方名稱為「寶成門」的西門,並沒有成為紀念章的代表圖案,而是由曾引領西門町電影街發展的「西門紅樓」,以及作為國樂重要表演場地的「中山堂」雀屏中選。

看過西門章戳的設計理念之後,也別忘了留意西門站的地理位置。如前所述,西門站的名稱,源自於清領時期的台北府城西門。當時,西門正面朝向艋舺的北側市街,背面則是官廳密集的城中地區,實為連絡兩地的重要出入口。

到了日治時期,隨著總督府在全台各地推動都市計畫,這些城市的行政區,也依照日式的名稱與建制加以修改,史稱「町名改正」。此時,艋舺北側市街便更名為西門町、新起町等名稱。

由於這些地區鄰近城中諸多官廳,總督府便仿照東京淺草,將西門町打造為擁有大型市場、電影院的休閒商業區域,奠下了日後西門町商圈的發展基礎。

Asakusa
自江戶時代以降,淺草就是東京著名的休閒商業區。圖為淺草知名景點雷門。

西門紅樓:從公營市場到文創基地

蓋完捷運紀念章後,接著我們朝一號出口的方向移動。穿過展示著西門地區古蹟資訊的地下走廊,再經過漢中街的派出所,我們的左手邊,便會出現今天旅程的第一站:西門紅樓。

Red House Theater
造型奇特的西門紅樓,是造訪西門的觀光客最喜歡拍照留念的地標之一。

今天的西門紅樓,是指紅磚建築與周邊廣場所構成的區域總稱。若是大家仔細端詳這座古蹟,不難發現它的外型結構,其實是由八角形與十字形的兩個部分組合而成。之所以建成這種奇特的樣式,一切都要從日本人接收台灣開始說起。

Red House Theater1
展示於紅樓廣場的西門紅樓鳥瞰圖,可以看見紅樓的八角形與十字形結構。

1895 年,日本政府透過《馬關條約》與武力接收,順利取得了台灣的治權。如同清領晚期的規劃,日本也將治理台灣的政治中樞──台灣總督府,設於台北城的城中地區。

除了設置官廳之外,如何安置來台移居的日本軍民,也成為總督府不得不考慮的當務之急。為了營造適合日本人生活的居住空間,總督府開始在台灣各大城市,推動名為「市區改正」的都市計畫。

作為治理台灣的首善之區,台北城內自然是總督府落實都市計畫的重點區域。由於城中的開發已逐漸趨於飽和,鄰近許多官廳、位於西門對面的艋舺一帶,便成為總督府擴大都更規模的下一個目標。

得力於淡水河的水運與貿易之利,當時的艋舺,與城中、大稻埕並列為台北地區最繁榮的商業聚落。然而,臨近河川的地理位置,卻也經常為艋舺帶來水患,境內更留有不少尚未開發的沼澤與墓地。

1907 Taipei Plan
1907年的台北市區改正圖局部,可以看到艋舺北側仍有許多尚未開發的土地。 (Photo Credit: 中央研究院地圖與遙測影像數位典藏計畫)

在總督府的主持下,艋舺北部的農地與墓地逐一遭到填平,並被設計為日本人的居住空間。伴隨著日本移民的移入,位於艋舺與城中之間的西門附近,也開始出現許多供應日人需求的商業市集。

1907 年,為了強化市集的衛生管理,總督府便指派營繕課技師近藤十郎,在西門地區設計全台灣第一個公營市場。翌年,一棟前方為八角形樓房、後方為十字形平房的紅磚建築,正式宣告完工,取名為「西門市場」。

Ximen Market
以西門市場為主題的風景明信片,市場門上掛有「西門町市場」的石牌。(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新落成的西門市場,有著引人注目的奇特外觀。市場前方的八角形樓房,又被時人稱為「八角堂」。據說,八角堂除了蘊含著「遊客八方雲集」的商業寓意之外,更與後方的十字形平房,共同構成濃厚的宗教意涵。

如前所述,西門市場周邊,曾經是人煙稀疏的沼澤與墓地。為了達到趨吉避凶的宗教效果,近藤十郎便在建築意象中,大膽地結合了中國的「八卦」與西洋的「十字架」元素。最後的成品,便是這座中西合璧、外型新穎的紅磚建築。

值得注意的是,這座市場除了販售民生用品之外,亦設有餐飲店、玩具店、照相館等各式店鋪,足可滿足民眾吃喝玩樂的各種需求。是故,西門市場不只成為艋舺與城內住民的休閒去處,甚至連大稻埕的居民都前來遊樂玩耍,儼然成為台北地區最受歡迎的商業區域。

源源不絕的消費人潮,也促使了許多民營的商店與攤販,前來西門市場周邊開業,儼然形成一個小型的商圈。市場落成還不到三年,商圈北面就設立了庇佑商業的台北稻荷神社,實可想見當時的繁榮樣貌。

Ximen Market1
西門市場的攤販配置圖,下方可以看見守護商業的稻荷神社。(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1945 年,隨著台灣的治權轉移到國民政府手中,西門市場也為國府所接收。在此之後,市場後方的十字房仍然作為商業交易之用;至於前方的八角堂,則轉租給上海商人陳惠文等人,成為京劇、說書、相聲等活動的表演場地。今天我們所熟悉的「紅樓」一名,就是源自 1951 年,陳惠文將八角堂改名為「紅樓書場」之故。

到了 1960 年代,台灣雖然已經引進電視機,卻因為價格昂貴而不普及。與此相對,聲光效果十足、票價又相對便宜的電影,迅速成為庶民的新興娛樂。有鑑於民眾的休閒品味開始發生變化,八角堂的經營者又將其改為播放電影的「紅樓戲院」,成為西門町地區最早的電影院之一。

Red House Theater2
隨著電影在台灣風行,八角堂又更名為「紅樓戲院」,成為西門町最早的電影院之一。

眼見電影變成有利可圖的生意,西門町的新戲院開始如雨後春筍般大量出現。此外,自1980 年代以降,不少年輕族群開始將活動範圍轉移到新興的東區商圈,進而導致西門町整體性的蕭條。無力競爭的紅樓,遂逐漸為廣場兩側的違章建築淹沒,成為新時代的落敗者。

二十世紀末,紅樓戲院被認定為三級古蹟,並由台北市政府收回管理。當時,市府原本打算將紅樓定位為「電影博物館」,卻因為無力解決周邊的違建問題,使得此事被迫擱置。直到進入二十一世紀,紅樓遭到鄰近違建的火災波及,才意外促使市府再次重視紅樓的維護與使用課題。

2002 年,市府透過招租方式,將紅樓交由紙風車文教基金會經營。此時,紅樓便被規劃為具備餐飲與藝文活動的複合式空間,為日後的經營方向打下重要基礎。

租約到期後,市府又委託台北市文化基金會接手管理,並將紅樓正式更名為「西門紅樓」。目前,紅樓被打造為文創產業的發展基地,不只吸引了許多知名品牌進駐營運,更是造訪西門的遊客不會錯過的景點之一。

Red House Theater3
今天的西門紅樓,是許多遊客購買文創紀念品的著名景點。

從公營市場轉變為文創基地,西門紅樓始終扮演著西門地區的時尚火車頭。客觀來說,擁有百年歷史的老建築,能在新的時代獲得蛻變重生的機會,實在是相當難得可貴的事情。

遺憾的是,並非每座古蹟,都能在改朝換代之後,重新找到屬於自己的歸宿。下一篇文章要介紹的台北城西門──寶成門,便是在政府推動都市計畫的「大義名分」之下,成為不被新時代所接受的犧牲者。

►繼續閱讀:【搭乘捷運遊台北】名為「都更」的古蹟殺手

──

附註「忠犬八公」是指一條由已故東大教授上野英三郎飼養、名為「八」(ハチ)的秋田犬。每當上野教授要前往澀谷車站通勤時,「八」總是在門口目送他離開,並於傍晚時分到車站迎接主人回家。即便上野教授於 1925 年逝世,「八」卻彷彿仍在等待主人一般經常待在車站,直至十年後去世為止。

其後,同情「八」的民眾,在澀谷車站為牠舉行了告別式,並集資建立牠的銅像,以紀念這樁美談。這個故事,後來被美國翻拍成電影「忠犬小八」,並由知名影星李察‧吉爾飾演男主角。附帶一提,若是與對方約在「忠犬八公像」碰面,其實含有「無論如何都會等到對方前來」的意思。

──

►延伸閱讀:時空偵探的寫作地圖

宋彥陞
一起旅行

宋彥陞

臺大歷史所碩士,目前為自由評論網專欄作者和臺北城說書人。閱讀與旅行之餘,試圖以輕鬆活潑的筆觸將歷史的迷人之處推廣給更多朋友認識,目標是成為歷普書寫界的東野圭吾。臉書交流專頁:「時空偵探的歷史行腳」。
宋彥陞
一起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