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孕育新竹的百年之河,為何掀起一場長達十多年的抗爭?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爆發食安問題時,我們常常會看到或聽到廠商打包票,這些產品已通過了各式各樣、五花八門的科學檢驗了,而這些數據會讓人心惶惶的社會大眾頓時覺得安心。

但是,如果有些讓你生病、致癌,甚至死亡的物質無法用這些標準檢驗出來呢?那麼你還願意相信嗎?

恐慌

2000 年,新竹縣新埔鎮發生一件怪事──當地農民發現稻田裡時常出現的福壽螺莫名地集體死亡。一群動物的集體死亡已經很怪異了,但是居然是發生在連農藥都殺不死的福壽螺上。

這一坨坨附著在水溝上讓農夫聞之色變的粉紅色顆粒突狀物,是 1980 年代臺灣商人為了迎合消費者的口腹之慾,自南美洲引進的螺類,最後因為口感不佳,未如預期般受到市場歡迎,只好放生到農田裡。

但人們未料這些螺類,繁殖力極強,一個月能產 1000-1200 粒卵,再加上他們通常沿著植物的莖葉產卵,因此可以逃避水中天敵魚類的覓食。甚至,在經過長期的農藥噴灑後,他們已經產生了超強的抵抗力。這些在稻田裡的螺類大軍,簡直把稻苗當成他們的 buffet,使得臺灣農民叫苦連天,可謂近幾年來臺灣重大的生態浩劫之一。

福壽螺通常沿著植物的莖葉產卵,因此可以逃避水中天敵魚類的覓食。(Source:Wikimedia

話說回來,稻田裡的頭號害蟲福壽螺居然集體死亡,農民們本來應該感到開心才對,但他們反而感到異常恐慌。不只農民,幾乎沿岸的居民都沒人因此開心,因為「那個東西」居然可以殺死連農藥都殺不死的福壽螺。

回想起這幾年,沿岸的居民陸續有人罹患癌症而離世。其中一位長期飲用地下水的婦人,近五年以來,和她的丈夫時常感到咽喉痛和手腳關節搔癢,但卻無法根治,最近她還發現子宮、卵巢陸續長出不明腫瘤。

到了 2010 年,光 8 月到 10 月之間,上游的新竹縣新埔鎮巨埔里,50 歲到 60 歲的里民死於食道癌和不明死因人數高達 8 人。里長談起這件事不禁抖了一下,他說「光這 2 個月內,我就接到將近 10 封訃文,每個里民都在擔心下一個生病的就是自已。」

但若問他們,他們也說不出到底是什麼東西在危害他們,因為當時在政府的檢驗標準裡,壓根沒有「這個東西」。

這場宛如茱莉亞羅勃茲主演的《永不妥協》,竟真實地在臺灣上演。當中引發一連串事件的主角,就是孕育新埔鎮將近百年的母親之河──霄裡溪。

有怪獸

在地理上,霄裡溪發源於桃園縣龍潭鄉,流經兩縣交界,在新竹縣新埔鎮匯入鳳山溪,供應著龍潭鄉和新埔鎮百年來的主要用水。然而就在農民安居樂業近百年之後,1999 年龍潭鄉山上出現的友達(友達光電)和華映(中華映管)兩家公司,正悄悄地改變著他們的生活。

1973 年,夏普公司首次將液晶顯示器運用於製作電子計算器的數位顯示,此時大眾逐漸發現他的好處,但直到 1985 年,人們才發現它極具商業價值。於是液晶顯示器自 1990 年代起開始進軍市場,十年後大量取代電腦的桌機螢幕。而臺灣的企業友達和華映便是在這種背景下出現的,其中友達更是以製作顯示器為招牌。

1989 年以來,知名企業家為了實現以員工為宗旨的「安家計劃」,在桃園縣龍潭鄉山上創立了「渴望園區」,目的在打造一個有公司有家有樂園的高科技園區。嗣後,又逐漸加入其他企業,友達和華映便是其中之二。

桃園縣龍潭鄉山上的渴望園區。(Source:by 獅子男 ,via Flickr

由於製作面板需要大量用水,因此他們的廠址便選在霄裡溪的上游。只不過,在製作過程中,他們也將廢水排入霄裡溪內,從山上流到山下,最後流入居民的稻田、洗衣機、餐桌上,以及人民的皮膚和身體裡。接著,那些不知名的化學元素便隨著排放的廢水一點一滴地累積在身體和土地裡,當大自然無法負荷的時候,就從深層開始反噬。

首當其衝的,便是位於山下桃園縣龍潭鄉的居民們。

追蹤

自從怪獸出現後,龍潭鄉的鄉民開始感受到周遭環境的劇烈惡化。為了解決問題,他們轉而向政府求助。2002 年 7 月 30 日,桃園縣議員和環保局在接獲人民舉報後,進入工廠稽查。當天除了查看汙水處理流程外,還當場自放流口採樣測試廢水酸鹼值及溫度,但結果是「均符合規定」,至於內含重金屬情況,則有待化驗。

12 月中旬,不過是稽查後 5 個月,居民發現溪裡的魚群大量暴斃,更嚴重的是,由於廢水味道過於難聞,導致當地某國小的學童身體出現不適,這怎麼得了!群情激憤的人民立即前往山上包圍華映,要求他們必須在三天內立即改善!

然而,事情一直未徹底改善,終於在 2006 年 5 月 11 日,60 多位龍潭鄉民聯署向縣政府申請公害汙染調處賠償,同時再度要求華映必須賠償,並且簽訂「找回霄裡溪自然生態與復育」的計畫。不過,華映否認汙染,雙方協商未達共識,最後不歡而散。

就在龍潭鄉民抗議的同時,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下游的新埔鎮鎮民也開始感覺到身體出現異常。只不過當他們向政府提出告訴,讓新竹縣環保局及地方人士前往稽查後,結論卻和龍潭鄉的檢查結果如出一轍──「未發現不合格」。

如果一切都符合標準的話,那麼問題到底出在哪裡?難道不是廢水導致的問題嗎?如果不是的話,那又是誰的問題?

(Source:by Christine und David Schmitt ,via Flickr

對於早已習慣這條河氣息的農民來說,他們非常清楚自己的母親生病了,因此一致認為問題確實出在水,而且不僅水,他們懷疑甚至連米也遭受汙染。由於此地為產米勝地,倘若米遭汙染,勢必影響整個新埔鎮居民的收入。

為破除消費者的疑慮,當時的縣長在質詢的縣議會上演了一齣吃米的政治戲,但依舊無法解除當地居民的恐慌。有些人開始不敢喝水,只願意到超市購買一箱一箱的礦泉水。

事態發展至此,環保局認為事關重大,幾番討論後,決定在鳳山溪和霄裡溪會合處,用土堤築成約 500 公尺的取水渠道,同時在取水渠道內設置 2 層吸油棉阻隔,並把民用取水口的位置再往上游埋設。不過此舉僅是解決了飲水問題,並沒有解決長年依賴霄裡溪的民眾生活問題。

甚至,政府派遣水車,分送民眾一戶一個大水桶,讓他們用來裝水,但那些如浪潮般不斷堆疊的情緒早已遏止不住。到最後,民眾似乎已經不再相信政府,以致 2008 年 7 月環保署長再次到當地視察時,民眾直接怒吼「作秀啦!!」、「桃園的廢水不要流進新竹縣啦!」

發水期間環保署和新竹縣環保局合送每一戶一個大水桶。(Source:地球公民基金會

由於事情一直懸而未決將近十多年,求救無門的民眾最後別無選擇的:走上街頭。

街頭

2008 年起新埔愛鄉協進會長陳金進發起自救運動,四處奔波聯署民眾,希望一起討回公道。即在此時,一向以環境保育為宗旨的「地球公民基金會」也加入協助。

隨後,政大公行系教授杜文苓和她的助理許靜娟組成「霄裡溪工作隊」,成員包括紀錄片工作者、公共行政、公衛、人類學、新聞背景,在居民陳金進鼎力協助下,工作隊得以在新埔駐紮整個夏天,透過質、量化用水調查,追查當地居民在飲用七年光電廢水後的生活變化。這股力量的加入,對於居民而言,在專業知識上無疑是一莫大幫助。

透過幾次專業的調查,陳金進才發現為何每次檢驗都合格,但為何水還是有問題,答案很簡單:因為在檢查的標準裡,根本沒有那兩種元素!至此,一切謎底解開了,人們說不出的「那個東西」便是「銦」和「鉬」。

其實微量的「銦」和「鉬」對於人體並無害,但過量的銦會造成呼吸道還有肺部的損傷,甚至影響心臟腎臟肝臟;攝取過量的鉬,也會造成尿酸過高。

由於攸關性命,於是 2009 年 11 月 26 日政府修改了〈飲用水水質標準〉,將此兩項元素列入水質標準之一。

〈飲用水水質標準〉2009 年 11 月 26 日修訂。(Source:全國法規資料庫

修改標準後,並不代表戰鬥結束,相反地,戰鬥才剛開始。

2011 年,以新埔鎮民賴江海為首,居民們組成了「還我清淨,霄裡溪自救會」,他們的終極訴求便是要求工廠立即停止排放汙水。由於該溪攸關整個新埔鎮鎮民乃至下游鳳山溪沿岸居民的日常生活,因此集聚了很大的抗爭能量,不僅一般民眾,包括當時縣長、多位立委和多位議員都加入聲援行列。

他們運用各種方式進行抗爭,例如:拿著裝著廢水的氣球當成抗議的武器,或者透過法規程序向監察院陳訴,要求糾正經濟部、環保署及桃園縣政府等機關違法失職。最後,經監察委員調查後,認為「(行政院)坐視桃園縣政府輕忽監察院糾正意旨及環評審查決議」。

居民北上環保署前抗議。李怡蒨攝。(Source:地球公民基金會

代價

在多種路線進擊下,政府和怪獸也如在火中燒,想方設法要解決這個問題,他們總共提出了三個方案。

第一個,環保署提議把水排到桃園老街溪。(桃園人表示:What the ……);第二個,經濟部水利署提議,不再讓霄裡溪做飲用水源,然後將改由鳳山溪及霄裡溪交匯處上游鳳山溪臨時取水口改為永久取水口。(新埔鎮人表示:就跟你說了我們幾百年來都賴此河為生,是聽不懂逆!)

最後,企業自己提議,阿不然我們研發新技術讓廢水消失?雖然這個議案一開始受到環保署質疑,但後來經環評會議後終於決議通過。

當這個決議傳入新埔鎮後,陳金進終於落下了心裡的大石頭,長達近 15 年的抗爭,終於成功了。這場抗爭不僅封住了兩隻怪獸的排放口,並且促使政府更改了標準,除了飲用水水質標準外, 2013 年 12 月 18 日,政府也通過修正〈地下水汙染管制標準〉,新增列管 10 種含氯有機物中,銦和鉬亦為其中之二,而這亦是臺灣的一項創舉,在當時尚未有其他國家將此二元素列入檢驗標準。

反觀企業,當時正好是臺灣面板產業的低潮期,因此對於兩家企業來說,也是段艱難的時刻。在面對景氣不佳、環境保育和民眾公害意識崛起的夾縫之間,企業唯有開發新技術處理自己的怪獸排遺,才是不二法門。

早於 2008 年起,友達便啟動「AUO Green Solutions」綠色承諾,針對廢氣、廢水等問題,欲運用科學技術達到零排放的成果。兩年後,友達開始研究製程用水 100%全回收的可能性,在新埔抗爭到結束階段期間,友達仍持續研究。終於在 2015 年 9 月研發成功,龍潭廠原本每天對外排放 1.8 萬立方米工業廢水,瞬間降為零,至此,居民長達十多年的夢魘終於解除。

經過居民十多年的奮戰,這場與怪獸的戰鬥終於結束了…….嗎?當然還沒有。

十多年來,怪獸對於沿岸環境的汙染已然造成。然而,激情過後,卻已難再激起的更大浪花,僅剩「地球公民基金會」和一小撮人們,在為之後的復育工作獨自持續地奮鬥著,而這一步,對於地球來說,不過是個起點。

停止排放廢水後,地球公民基金會及相關成員仍要求兩家公司負起復育的責任。(Source:地球公民基金會

回顧近幾十年來的環保運動,實際上早在戒嚴那風聲鶴唳的年代,就已出現許多類似的因環境污染災害而引發的抗爭,諸如新竹縣新豐鄉的倍克事件,或者臺中的三晃事件。時至今日,汙染不僅持續存在,甚至更加惡化,以致全臺灣幾乎都暴露在污染的環境中(我們每個人都是一臺空氣清淨機)。這些發生在周遭的事,我們不僅不能充耳不聞,更應該好好地正視問題,畢竟在這座正被汙染的海島上我們「沒有人是局外人」。

參考資料

  1. 《中國時報》
  2. 《聯合報》
  3. 《聯合晚報》
  4. 《經濟日報》
  5. 《自由時報》
  6. 《遠見》
  7. 地球公民基金會
  8. 全國法規資料庫
  9. 〈行政院環境保護署影響評估審查委員會第177次會議紀錄〉
  10. 〈調查報告〉,字號:101財調0096,監察院全球資訊網
更多好故事請加入故事訂閱☞☞https://pressplay.cc/gushi.tw
阿綸

阿綸

南投人。覺得最好的生活就是慵懶地讀書、著魔地寫字、勤奮地跑步,偶爾一身輕裝就到外頭尋找時代的痕跡。對歷史有個嚮往,希望可以隨手拾起生活的每個細節,用鐵獅玉玲瓏的方式說一個精彩的故事。
阿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