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道霸主」的今川義元,為何會輸給兵力只有十分之一左右的織田信長?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談到今川義元,一般人都會提到他戰死於「桶狹間之戰」一事。

從那時候到現在,義元帶領大軍殺到尾張,面對兵力只有十分之一左右的織田信長,卻因遭到突襲一命嗚呼的原因,依然是一直被爭論的大議題。

今川義元像。(Source:Wikimedia

無論如何,不少人因為今川義元戰死,便評價他是名大於實的武將,而且受到遊戲和劇集的影響,他滑稽、迷戀「貴族風」、坐轎打仗的形象早已深入民心。這個深受江戶時代影響而形成的印象才剛開始得到平反,慢慢地遠離日本人的心中。然而,在華人世界戰國迷之間卻依然深刻,揮之不去。

究竟今川義元是一個怎樣的武將呢?正所謂「解鈴還須繫鈴人」,關於他一切還是應該從「桶狹間之戰」開始講起。

發生於 1560 年的桶狹間之戰。(Source:Wikimedia

首先,我們要先釐清為什麼今川義元要在永祿三年(1560)揮軍攻打尾張的織田信長?這個問題一直眾說紛紜,然而傳統所認為的「上京爭霸」之說法已經不再被學界所接受。

因為在今川義元出發進軍尾張前,完全沒有聯絡京都的幕府、朝廷,或者尾張以外的任何勢力。與後來織田信長護送足利義昭上京不同,信長及義昭沿途跟遇到的勢力打招呼,希望他們要不就加入行列,要不就表明反抗之意,好讓信長及義昭可以確定攻打目標。

然而,義元卻沒有這樣的動作。

他的母親壽桂尼出身京都貴族中御門家,他的妻舅武田信玄的正室出自中上級貴族 ── 轉法輪三條家;而義元本身跟前關白近衛家關係良好,近衛家又跟室町幕府關係親密。從這些人際關係來看,如果義元有心問鼎天下,不可能不知會這些關係人物,如此不動聲色的「爭霸」也是前所未聞,所以不太合理。

再說,義元率領 25,000 左右的兵力便想從駿河出三河,穿過尾張、伊勢、近江,再跟當時仍然掌握京都的三好長慶一較高下,理論上也必須攏絡更多勢力,盡量拉幫結黨以增強自己的聲勢及軍事力量才有把握成功,但同樣的,義元並沒有做這些準備,因此「爭霸說」更是穿鑿附會。

既然如此,義元究竟有什麼計劃呢?

雖然義元沒有聯絡其他勢力,但今川家在出戰尾張的半年前,大量購入戰略物資,如製造甲冑的皮革,而且是「緊急訂單」,由此可知,今川義元在出戰前已經做好十足的準備。另外,在桶狹間之戰發生前數月,今川家便對外宣布義元會率兵到尾張,所以「攻打尾張」肯定是義元的戰略目標,而非上洛。

當時今川義元已經攻下尾張國東南部的大部分,而對手織田信長則包圍了今川家設在尾張國的兩個前線基地兼軍事要塞──大高城及鳴海城,所以最合理的解釋就是,義元為了突破信長的包圍,在評估情勢之下選擇和信長開戰。

位於名古屋的鳴海城現址紀念碑。(Source:Wikipedia

總而言之,將桶狹間之戰形容為義元與信長的決戰,不過是後世人的結果論而已,以當時的情況,或者站在今川家的角度來說,那場戰事不過是一場遭遇戰,卻付出了最沈重的代價。

義元死後,今川家的強權在八年內崩解離析,一般人都會怪在繼任的今川氏真身上。但若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義元生前的統治是否埋下衰亡的伏筆?

今川義元在桶狹間之戰前,為了安定領國,已經著手進行一定的改革,包括對亡父今川氏親定立的今川家「國法」《今川假名目錄》做更合理的修改及補訂,即是在 1553 年完成的《今川假名目錄追加二十一條》。

比起鄰國的武田家及北條家,研究學界一致公認今川家的統治、行政制度等都達到了戰國大名裡最高水準之列,若是說今川義元的統治出現問題,或者今川家制度有漏洞並不合理。然而,真正的根本問題是出自統治從屬領主上。

桶狹間之戰前,今川家剛征服三河國西部不久。爾後,首先反抗今川家的便是三河國西部的德川家康。不久,此波反抗浪潮便由三河西部蔓延至東部,兩年後遠江國也出現騷亂,可見義元驟逝,今川家支配未穩的三河西部領主隨即重燃自立的想法。

而德川家康背後有織田信長,信長又在義元戰死三年後,開始跟今川家的盟友武田信玄暗中交通,所以當今川氏真請求信玄協助鎮靜三河之亂時,卻遭到無視。最終,今川氏真面對領內的騷亂,只能憑一己之力處理,因此當武田信玄決定南下侵吞今川家,氏真也無力回天了。

就當時普遍的統治模式而言,不應將義元死後的叛變都理解為「強人義元」抑壓下的反撲,更應該考慮到今川義元以及一眾高層戰死後,今川家內外的環境都出現連鎖變化,自然難以確保從屬領主們的向背。十多年後的武田家、與織田信長血戰的毛利家、根白坂敗戰前後的島津家都出現相同的情況,不只是今川家獨有的失敗。

總之,今川家雖然在八年後由東海最強家族,變成流離失所的落難家族,也因為今川家的衰退,織田信長得以屏除東部宿敵,專心與美濃齋藤家對決,再步向統一天下的大業;而德川家康也因為今川義元之死,才能有千載難逢的自立機會,加上與信長結盟,一步一步向天下靠近,經過 50 多年的努力後,終於成為終結日本戰亂的偉人。

某程度上可以說,今川義元成就了這兩位「天下人」的偉業,只是不知道這算是對今川義元的安慰之詞,還是加深對這位「東海道英雄」的侮辱了。

遠足文化出版之日本戰國.織豐時代史

台灣第一本中文原著的日本戰國史
大量援引最新研究成果
透過系統化的易讀筆法
帶領讀者深入了解日本煙硝四起、群雄爭霸的戰國百年

本書一套三冊,以時間作為縱軸、地區作為橫軸,建構出自1493年明應之變至1616年家康過世之間逾百年的織豐時代史。

 

 

更多好故事請加入故事訂閱☞☞https://pressplay.cc/gushi.tw
胡 煒權

胡 煒權

香港長大,曾遊走各大網路論壇討論戰國史,大學畢業後,到日本研究日本戰國史,剛出了《明智光秀與本能寺之變》和《戰國織豐時代史》,2019 年將繼續寫作日本史的書籍,如《天皇與天皇制的世界》(時報出版),日夜與筆電共寢眠,但仍不忘健身、旅遊。
胡 煒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