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認識海洋的歷史──萊頓大學歷史系教授包樂史專訪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萊頓大學歷史系教授包樂史(Leonard Blussé)的《看得見的城市:全球史視野下的廣州、長崎與巴達維亞》一書,不久前由蔚藍文化出版。故事特別為大家安排了一段與包樂史教授的訪談,請他跟大家聊聊這本書、他對海洋歷史的研究,以及他和台灣的淵源。 包樂史教授 1946 年生於荷蘭,早年曾到臺灣和日本進修,荷蘭萊頓大學博士。1977年起在萊頓大學歷史系任教,現為該系教授。他通曉英文、中文、日文、印尼文、荷蘭文和法、德多種歐洲語文。主要專長為東南亞史、東亞史、海外華僑史、印尼華人史、華僑貿易史及全球史。
163655-1524686-1094551323893313-4927601149853361142-n-47-1427344310
看得見的城市:全球史視野下的廣州、長崎與巴達維亞

問:能否跟我們談談這本《看得見的城市》的內容?您希望台灣的讀者如何閱讀它?有什麼最重要的關鍵,是您覺得不能忽略的?

我的目標是比較南海地區裡三個在歷史上很重要的港口城市,包括日本與世界的窗口──長崎、中國朝廷下的「南方之寶」──廣東,以及被譽為「東方之后」的荷蘭東印度公司亞洲總部──巴達維亞。透過了解這三個港口的運行,我們可以窺探當地的組織,並有效還原當時的政治系統。

藉由比較這些城市、其船運的運作以及來往其中的人,我嘗試呈現近代早期在中國海域相會的全球交通樣貌。與其他歷史學家不同的是,我著重描繪華人私有海上貿易公司驚人的韌性以及其動態的發展。 我認為,17、18 世紀的華人的海上活動確實為今日中國在東南亞的區域貿易立下了良好的基礎。

我認為目前各種語言的書評裡,梁文道在鳳凰衛視裡的評論最為精闢。除了他以外,你哪裡還找得到一個對歷史這麼熱情的電視節目主持人?

問:是什麼讓您對海洋史開始產生興趣?當您剛剛進入這個領域時,有什麼重要的學者?當時的整個研究情況是如何?誰對您的研究又最有啟發?

我是土生土長的鹿特丹人。因此,我從小就對海洋相關的書籍非常熟悉,也常常出海航行。年輕的時候,我最喜歡的作家有房龍(Hendrik Willem Van Loon),他親手繪製的插圖非常奇特;以及和房龍一樣搬到美國的Jan den Hartog。而Charles Boxer,一個非常有名的英國史學家,還有曾經是個船長的小說家Joseph Conrad,他們兩位在我閱讀英語文獻時,總是給予許多啟發。

包樂史教授 Prof.dr. J.L. (Leonard) Blussé (圖片來源:萊頓大學

除此之外,Boxer和Holden Furber、還有像是印度史學家 K.N. Chaudhuri,以及包括 Van Leur 與 Meilink Roelofsz 等在內的荷蘭作家,都替我打開了一扇門,並帶領我認識了東印度公司的史料。我不僅與這些學者頗為熟悉,還為他們做了一系列的訪問。這些訪問被收錄於學術期刊 Itinerario: European Journal of Overseas History (由劍橋大學出版社出版)。

以下會提及的曹永和、岩生成一以及中村孝志這三位教授則向我展示了中文、日文、以及西方的史料檔案,可以如何結合在一起,並共同編織出一幅歷史圖景

問:我們知道你跟臺灣許多重要學者都有來往,比如曹永和教授。能和我們談談您和台灣的淵源嗎?

1970 年我剛剛到台灣大學人類學系,當時的我還是一位非常年輕的學生。就我印象所及,只有兩位歷史學家專門研究海洋歷史。其中一位是曾經擔任海軍軍官的包遵彭,他對中國海軍歷史有非常大的興趣,在 1969 年出版過《中國海軍史》。令人遺憾的是,他在 1971 年初就過世了,我無緣認識他。

不過,我非常有幸結識時任台大研究圖書館主任的曹永和先生。那時候的他已經發表過不同主題的論文,在許多方面都有貢獻,包括中文史料中的早期台灣史,台灣的近海漁業史,以及一篇提出台灣在荷蘭統治與鄭氏時期是「東亞海上貿易網絡的核心轉運站」的經典文章。不過曹先生的成就一直到退休後才得到台灣學術圈的認同,並獲選為中央研究院院士。

我在台灣 70 年代早期的經歷對我接下來的人生影響深遠。那時台灣經濟剛剛起飛,政治意識正在覺醒,一切都充滿希望。李亦園教授和陳奇祿教授都是非常好的老師,再加上因為中國文化大革命時期的封閉,台灣是當時唯一保存傳統中華文化的地方,多位著名西方人類學家都來到台灣做田野調查。在那之後,臺灣改變了好多。

“臺灣歷史學者曹永和院士 Scholar on Taiwanese History and Academician of Academia Sinica of Taiwan Ts'ao Yung-ho”,作者劉信德 - http://news.ltn.com.tw/news/life/paper/812660。采用著作权保护的非自由版权图像。" href="//zh.wikipedia.org/wiki/File:%E8%87%BA%E7%81%A3%E6%AD%B7%E5%8F%B2%E5%AD%B8%E8%80%85%E6%9B%B9%E6%B0%B8%E5%92%8C%E9%99%A2%E5%A3%AB_Scholar_on_Taiwanese_History_and_Academician_of_Academia_Sinica_of_Taiwan_Ts%27ao_Yung-ho.jpeg">合理使用授权,来自Wikipedia。
臺灣歷史學者曹永和院士 Scholar on Taiwanese History and Academician of Academia Sinica of Taiwan Ts’ao Yung-ho”,作者劉信德 – http://news.ltn.com.tw/news/life/paper/812660。采用合理使用授权,来自Wikipedia

1970 及 1971 年間,某一次在澎湖從事關於漁民歷史及人類學的田野調查後,我去見曹永和先生,他則將我收為學生。當時他還沒有開始在臺大教書,因此他常常說,我是除了他妻子之後的第二號學生。曹教授建議我前往日本,拜訪在他擔任台北帝國大學圖書館助理時,對他非常照顧、後來也成為 他一生的友人及同事的兩位教授:岩生成一教授(東京大學)及中村孝志教授(天理大學),好繼續我的學業。這三位研究台灣歷史的先驅對我的幫助之大難以言喻。

此外,我在歐洲和普林斯頓大學裡結識了上海復旦大學著名的歷史學家田汝康,他介紹我認識廈門的南洋研究所同仁。1980 年起,我常常往返於廈大和台北之間。不管是台北、京都或是廈門,我都感到如魚得水,因為我厚重的閩南腔中文,常惹我的中國同事們開懷大笑。

誰想像的到曹教授不僅活到九十四歲的高齡,還常常請我到他家作客呢?

問:您在這本書的研究過程中,有沒有什麼特別有趣的經驗?

2005 和 2006 年間,我在哈佛大學伊拉斯莫斯計畫(Erasmus Programme)任教,我應邀同校的費正清研究中心講授賴世和講座。我在準備教材時,才驚覺美國在18世紀末期的東亞海上貿易,也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

問:如果有人在看了這本書之後,想要進一步閱讀相關的主題,您有什麼建議?

若要了解 17 及 18 世紀的中國海上貿易,可以讀鄭維中的《中國海域的戰爭、貿易與海盜,1622-1683》(War, Trade and Piracy in the China Seas, 1622-1683. Leiden: Brill),書中描述鄭氏家族的貿易王國。另外,18 世紀中國在廣州的貿易可以閱讀趙剛的《清朝時期的海洋:中國海洋政策,1684-1757》(The Qing Opening to the Ocean, Chinese maritime policies, 1684-1757. Honolulu: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及吳振強, 《貿易與社會:廈門網絡與中國海岸 ,1683-1735》(Trade and Society: The Amoy network and the China Coast 1683-1735. Singapore: NUS)。

此外,Paul Van Dyke 關於廣東貿易的傑出研《廣東與澳門商人、十八世紀中國貿易的政治與策略》(Merchants of Canton and Macao:Politics and Strategies in Eighteenth-Century Chinese Trade. Hong Kkog: Hong Kong UP)也可以參考。

58744
War, Trade and Piracy in the China Seas, 1622-1683

曹永和教授在中央研究院的「中國海洋發展史學術研討會」裡也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有群國際知名的新世代台灣學者則已經接下薪火,開始廣泛使用中文、日文、以及英文發表研究結果。中國海洋史研究在台灣已然成熟。

問:作為一個歷史學家,您覺得海洋在人類歷史上的重要性為何?研究海洋史能為我們帶來什麼啟發?

一個人若不了解海洋貿易及海上強權,就無法撰寫世界歷史。連結各大洲的海上航路從前塑造了跨國貿易的版圖,現在也仍然扮演全球貿易的關鍵地位。 當然,空運系統在過去一世紀以來越來越重要,但接近 90% 的貨物仍然透過海運運輸。此外,出於好奇,內陸運輸最近勾起了我的注意。可以說我這樣是背離了海洋研究,而轉而對河流流域和其在人類發展中扮演的角色發展出很大的興趣!

問:您目前有何研究計畫?

近期計畫:過去幾年我和廈門大學的同事聶德寧先生致力於翻譯與評註《開吧歷代史記》,並即將出版。我最近則在撰寫一本中荷歷史相關的書。內容包括 1740 年在巴達維亞發生的屠殺中國人事件,以及幾位該為此事負責的荷蘭人與中國人。此外,我希望可以建立一個國際研究計畫,比較長江中下游流域(江南區域)以及萊茵河流域,因為這兩條河自中世紀開始就孕育著領先世界的經濟區域,令我非常著迷。最後,我現在也正在學習西班牙文,但這只是出於個人嗜好。

問:您有什麼想對臺灣讀者說的?

我想說,我在台灣和日本的學生時代,為我的生命開啟了全新視野。我能在中國與日本社會中都如此自由自在的學習,皆要感謝我的老師與朋友。若沒有學習中文與日文,這一切都不會發生。生活在亞洲的經驗幫助了我更加了解我自身的歐洲人身份。

我會建議台灣的年輕朋友們,起碼在英文之外再多學習一門外語,出國看看世界,然後盡情探索這個大千世界的樣貌!

〔翻譯:林俐均、蘇恆萱 〕

*延伸閱讀:

熱帶的荷蘭.巴達維亞:一個商業帝國首都的興起與衰落

看得見的城市:廣州、長崎、巴達維亞,以及一段全球貿易的發展史

蔚藍文化出版之《看得見的城市:全球史視野下的廣州、長崎與巴達維亞》 蔚藍文化-看得見的城市-cover作者:包樂史(Leonard Blussé) 這不僅是一部城市史、海洋史, 更是一本視野開闊,敘事精彩的全球史。 在十七、八世紀季風亞洲區的三座港口城市裡,東西方奇異地相遇了。中國海湛藍的水域中,滿佈著來自各地的闖入者、散商、海盜、走私客,荷蘭東印度公司的歐洲商人進入了亞洲,逐漸影響了全球政治與工業革命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