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島之戰前,促成毛利元就以寡敵眾的勝利原因是?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毛利家文庫藏《藝州嚴島御一戰之圖》

弘治元年十月一日(西元 1555 年 10 月 16 日)凌晨至黎明於安藝國嚴島(今.廣島縣廿日市市宮島)爆發了著名的「嚴島之戰」,毛利元就率領軍隊趁夜偷襲駐在嚴島,由陶晴賢、弘中隆兼等率領的大內軍。

遭受毛利軍偷襲的大內軍立即陷入空前的混亂及恐慌,總帥陶晴賢、老將弘中隆兼父子以下大部分戰死,大內家的戰力也因此被大大削弱,加快了滅亡的腳步,也是自大寧寺之變後,再一次改變戰國時代西日本的走向。

雖然這場戰爭家喻戶曉,但事實上,有關這場戰爭的史料是少之又少,甚至連毛利元就及他的兒子們都幾乎沒有提及此戰,戰後的獎賞、感謝信之類也沒留下幾封,因此,這場戰爭的經過,一直以來只能倚靠聽聞戰事經過,或參與戰事的毛利家臣及子孫的回憶錄來幫助還原經過。

由於大致的戰事經過早已耳熟能詳,本文便不打算再談,取而代之的是,想談談戰前的幾件事。

一、毛利元就與隆元的對立

陶晴賢在發動大寧寺之變,打倒主君大內義隆前,已跟毛利元就以及其他從屬大內家的外部領主聯繫,希望他們支持自己打倒大內義隆。晴賢更揚言「義隆肯定不會原諒我」,謀反已是勢在必行。這時候,問題就落在各領主的向背。其中最關鍵的就是毛利元就。

事實上元就、隆元、元春父子從一開始都是支持晴賢的,也因此會為陶方與相熟的其他領主斡旋,陶方也才會把謀反的內情通知元就他們,這些都在史料上歷然清晰。然而,江戶時代的毛利家萩藩在編寫藩史以及元就傳記時,面對這些事實卻顯得十分狼狽,因為這些事實都有違彰顯藩祖偉大的原意,於是「立場先行」的藩士便強調「陶二心之濫觴年久之事矣,非(元就)公當初已知也」(《新裁軍記》)

不過,即使元就及隆元當初支持晴賢的行動,也不代表毛利家上下都一直如此。後來陶晴賢要出兵討伐反抗自己的石見國津和野的領主吉見正賴,要求元就出兵協助,元就也同意了,隆元等家臣卻以元就的人身安全,以及不信任陶晴賢為由提出強烈反對。要留意的是,隆元等人反對的重點,只是不想捲入大內家的混亂之中,也不想成為陶晴賢的馬前卒,還沒想到要滅了大內家。

隆元在反對信中對元就說「我們對晴賢已經仁至義盡了…(吉見正賴的反亂)是他殺害義隆的報應,他早晚會因為自己的惡行自滅」不少人因此把隆元的反對,當成是由於痛恨晴賢殺害自己的義父大內義隆,這實在有點過度解釋。直到後來,毛利家揭發陶晴賢也留了一手,試圖離間毛利家與其他領主的關係時,兩者的關係才完全破裂。

二、陶晴賢作繭自縛嗎?

另一個問題是,有一些說法認為陶晴賢在嚴島之戰前犯了連番錯誤,導致他最後身敗名裂。例如坐視元就壯大,以及在戰前誤殺牽制元就的重臣江良房榮,為元就除去眼中釘。

元就壯大的問題早在義隆時代已形成,這也是因為義隆時代為了拉攏元就從尼子經久陣營倒戈,對他委以重任的結果,至於殺害江良房榮的問題,江戶時代岩國吉川家的《陰德太平記》甚至指是元就智計離間陶晴賢及江良房榮,晴賢凶狠無道、有勇無謀的形象也因此被定型。不過,嚴格來說,雖然江良房榮之死的確對毛利元就有利,卻不能確定房榮之死是元就的計謀所致。

從結果來說,陶晴賢最大的失誤便是據島自守。據島自守的危險是什麼呢?據說元就曾在出動登陸嚴島時,命令家臣到達嚴島後,把船隻推出島外,不讓船隻停泊岸邊。家臣反問是否包括元就、隆元乘坐的船時,元就說:

「如此天氣出兵登島,並進行戰鬥,如果我軍勝利,敵軍總帥必死無疑,如我軍敗北,那老夫也必死無疑。我方勝利後,就讓敵方的軍船成為我方戰船;若我方戰敗,即使想坐船出逃,到時候各路是敵,我們只能困在此島山谷之中,直至戰死為止,這是何等面目無光之事?」(《嚴島合戰之記》)

以上的記錄多少反映了在島內決戰,無疑是一場困獸之鬥,一旦失敗或有任何差錯,敗方將無處可逃。

當時陶晴賢決定從水路先攻嚴島,打算率先派兵攻擊那些以嚴島周圍為據點,立場親毛利陣營的小型水軍眾,以減少毛利方的地利優勢,攻下嚴島後,再與元就決戰。

軍中的弘中隆兼知道攻島的危險,認為即使早前攻擊了那些小型的水軍眾,但大內方的水軍兵力不足,使他深感不安,他也因此對於晴賢決定抄水路的戰略感到擔憂,並向家人寫信說「我父子等人既然決定渡海,自然要為陶公拚死盡力」,另一方面對家人說「還不至於感到絕望」之餘,也交代自己與兒子一旦戰死的話,就讓女兒繼承弘中家的當家之位。

嚴島之戰經過圖

以上關於大內軍僅有的記載,還不足以證明晴賢的決定從開始便是錯誤。

據上述的一些回憶錄記載,決戰日前夜暴風雨交加,根本無法交戰,相信身經百戰的陶晴賢也並非不知島中停留的危險,只是想把嚴島完全拿下後,再回到對岸與元就決戰,而且,經過大內軍在戰前掃蕩毛利陣營在嚴島內外的水軍基地後,雖然大內軍的水軍兵力不足的問題仍存在,只要毛利軍沒有十分的水軍兵力外援,毛利元就也不敢輕易渡海。

事實上,當時毛利軍也對於水軍支援不足深感頭痛,直至決戰日十月一日前三天,毛利軍還在等待小早川隆景找瀨戶內海的大型水軍(來島、能島、因島等)前來支援,同時間,嚴島宮尾城也已經快守不住了,元就心急如焚之情在當時的書信中表露無遺。

所以直到決戰前一日為止,兩軍的形勢應該還不至於一面倒。

然而,命運女神還是選擇眷顧元就,隆景順利請來來島水軍及時支援,於是元就反利用惡劣天氣,趁機在風雨之夜率兵從嚴島西部的鼓浦登陸,並在十月一日清晨成功從後方偷襲陶軍,這個作戰是絕對大膽的。

就如世界戰史上的奇襲一樣,奇襲的要義就是要出奇不意,突破敵方的盲點,而且要敢於冒險,元就最後雖說是成功了,但考慮到我們已不知當時陶軍的實際情況,以上的一切其實也只是結果論而已。

無論如何,此次大戰後,大內家的命運已如夕陽,二百多年來雄霸西日本的大內家也在嚴島之戰後三年被滅,成功勝出賭博的毛利元就與毛利家取而代之,成為新的西山陽道霸主,與出雲尼子家及豐後大友家形成新的三強鼎立局面,引發不久後的「豐藝雲戰爭」。

更多好故事請加入故事訂閱☞☞https://pressplay.cc/gushi.tw
胡 煒權

胡 煒權

香港長大,曾遊走各大網路論壇討論戰國史,大學畢業後,到日本研究日本戰國史,剛出了《明智光秀與本能寺之變》,接著要寫《戰國織豐時代史》,日夜與筆電共寢眠,但仍不忘健身、旅遊。
胡 煒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