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智一輩子、就是要比你強的兩人:波蘭國王與立陶宛大公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既生瑜、何生亮」,是小說《三國演義》裏,周瑜被諸葛亮氣死時的哀嘆,這段虛構故事因為轉折太過精彩,幾乎讓人遺忘了正史。

有趣的是,東歐史上也有一對自年輕競爭到老的堂兄弟─波蘭國王雅蓋沃(Jagiełło, 1362-1434)與立陶宛大公維陶塔斯(Vytautas, 1354-1430),他們交手的過程,如同兩國關係之縮影,並讓人有「既生雅蓋沃、何生維陶塔斯」的感慨。

維陶塔斯與其父親,建立了矗立在湖中島嶼的特拉凱城堡, 該城堡為立陶宛的知名觀光景點 (source: 筆者自攝)

當代的立陶宛人認為維陶塔斯是國家史上最偉大的統治者,但他奪取權位的過程卻頗為艱辛。

1341 年,維陶塔斯的父親科斯圖提斯(Kęstutis)和大伯阿爾吉爾達斯(Algirdas)聯手擊敗其他兄弟取得大公之位,兩人協議分治立陶宛,弟弟在西邊擋下條頓騎士團,哥哥在東邊痛擊金帳汗國,讓國土成長了兩倍。但是,哥哥在 1377 年病逝後,立陶宛發生了親族相殘的慘劇。

特拉凱城堡裏,有著大公們的肖像,由左至右分別為明道嘉斯、 格迪米納斯、阿爾吉斯達斯、科斯圖提斯、維陶塔斯 (source: 筆者自攝)

阿爾吉爾達斯指定的繼承人,是他的第六子雅蓋沃,維陶塔斯的父親科斯圖提斯盡力輔佐這位姪子,但雅蓋沃為了獨佔大位,煽動條頓騎士團攻打叔叔,因而爆發立陶宛內戰。1382 年,科斯圖提斯和兒子維陶塔斯,決定和雅蓋沃談判,但到了對方軍營才發現中計,父子皆被囚禁,雅蓋沃雖派人謀殺了叔叔,但維陶塔斯想出辦法成功逃獄(根據小說家軒克維奇(Sienkiewicz)的說法,維陶塔斯扮成女人以矇騙獄卒),並投靠了條頓騎士團。

維陶塔斯為了報仇,不惜忍辱投奔他的死敵「條頓騎士團」── 這群騎士自百年前開始就以征服全立陶宛為志向。維陶塔斯承諾給予騎士團聶瓦沙河以西(西南立陶宛)的土地,並帶領他們數次進攻立陶宛。

但這張「土地換軍援」的支票最終並未兌現,反而是雅蓋沃在騎士團的壓力下,被逼得在兩年後(1384 年)答應跟維陶塔斯和談,歸還了科斯圖提斯過去的封邑後,維陶塔斯就此安心回到了老家,還順便劫掠了兩座騎士團的城堡,再放火把它們都燒了。騎士團可說是偷雞不著蝕把米,寸土未增還當了免錢傭兵。

十四世紀晚期,波蘭正陷入王位繼承問題,前國王拉約什(Lajos)只留下兩位女兒,長女繼承了匈牙利,次女則統治波蘭,因此貴族們必須幫她挑位夫婿當國王,他們於是找上了雅蓋沃。1386 年,24 歲的雅蓋沃和波蘭女王雅德維加(Jadwiga)結婚後,攀上了人生顛峰,成為全歐洲統治國土最廣的君主。

面對好運的堂弟,維陶塔斯只能耐心等待翻身的機會。

同年秋天,維陶塔斯在波多里亞(Podolia),巧遇自金帳汗國逃亡的莫斯科親王瓦西里,他把女兒許配給瓦西里,為自己先佈樁。懷有野心的維陶塔斯並沒有等待太久,成了波蘭國王的雅蓋沃,開始想以波蘭與天主教會之力,馴服在立陶宛四處割據的貴族們,而眾人不願被控制,便漸漸倒向了維陶塔斯。[1]

描述立陶宛人受洗的油畫,由波蘭知名歷史畫家─揚‧馬提科所繪製 (source: wikipidia)

1389 年,維陶塔斯再次聯合條頓騎士團向雅蓋沃發起戰爭,但這回陷入了拉鋸戰,因為雅蓋沃有了波蘭的軍隊支援。不過,識時務的雅蓋沃決定在 1392 年,再度遣使向維陶塔斯秘密和談,並答應讓堂兄統治立陶宛。狡猾的維陶塔斯在達成奪取大公之位的目標後,故意先對騎士團們隱瞞了和談成功的消息,並邀請他們到自己的駐紮地參加節日慶典。

這群正直到蠢呆的騎士們二次上當,不但又成了免錢傭兵,還被擒作人質,維陶塔斯再度到騎士團的城堡放火搶劫,大搖大擺的回到維爾紐斯,成了新任大公,騎士團還送上了俘虜的贖金做為「賀禮」。

但維陶塔斯雖當上了立陶宛大公,雅蓋沃也未放棄對立陶宛的統治權,他仍保有「最高公爵」之頭銜,只要等到維陶塔斯去世後,大公之位仍會回到雅蓋沃與其子孫手上。[2] 不甘總是屈居於雅蓋沃之下的維陶塔斯,開始重新分配領地,把重要的城鎮:特拉凱、維爾紐斯、盧茨克等,全部收為直轄領地,不遵守命令的親族則被驅逐出境。

恰巧在此時,與雅蓋沃爭位的另外兩位長兄──安德利(Andriy)和迪米特利(Dmitry),也支持維陶塔斯。於是局勢開始逆轉,成為波蘭王、推行天主教的雅蓋沃,失去了其父親的臣子們(信仰東正教的羅斯貴族)之擁戴,而維陶塔斯則成了立陶宛人與羅斯人的共主,實力逐漸勝過雅蓋沃。

1395 年,維陶塔斯拿下了斯摩倫斯克省(Smoleńsk),該地區是莫斯科與諾夫哥羅德連結的交通要道,兼具豐富的經濟與戰略價值,但是他的雄心壯志乃是征服全羅斯的土地,而在不久之後,又有一份大禮為維陶塔斯送上門來。

立陶宛大公國在15世紀的領土範圍,自波羅的海延伸到黑海 (source: wikipidia)

金帳汗國自從在 1362 年的藍水河之役(Bitwa pod Synimi Wodami)被立陶宛──羅斯聯軍擊垮後,國勢就嚴重的衰弱,之後更在 1380 年被莫斯科大公國擊敗。

繼位的新可汗脫脫迷失,雖重新控制了東北羅斯,但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在中亞崛起的「跛子」帖木兒,也加入了爭奪天下的行列。他率軍以雷霆之勢侵略金帳汗國,在窩瓦河流域燒殺擄掠、無惡不作,把阿斯特拉罕(Astraham)、薩萊(Sarai)、亞佐夫(Azov)等城市夷為平地,脫脫迷失只好投靠他名義上的臣從 ──維陶塔斯。[3]

維陶塔斯見到脫脫迷失,猶如曹操尋獲漢獻帝、織田信長遇到幕府將軍一樣高興,金帳汗國雖不復過去之榮景,但依然能「挾可汗以令諸侯」。在脫脫迷失的帶路下,立陶宛的軍隊於 1397 至 1398 年間,兩次進入黑海北岸的大草原,並擄回大批韃靼人。維陶塔斯的夢想──成為全羅斯與金帳汗國之共主,統治從波羅的海到裏海的土地,離實現似乎不遠了。

韃靼人的盔甲與服裝,尖頂頭盔是辨認韃靼騎兵的明顯特徵 (source: 筆者自攝)

1399 年,維陶塔斯招集了立陶宛、波蘭、羅斯、摩爾達瓦和條頓騎士團的軍隊,由 50 位王公共同領軍,人數在三萬以上,浩浩蕩蕩的來到聶伯河以東,準備和帖木兒的臣從決一死戰。一開始,立陶宛軍採用固守戰術,運用火砲擊退了韃靼騎兵,但趁勝追擊的維陶塔斯中了埋伏,脫脫迷失又先逃跑,導致大軍徹底潰敗。

維陶塔斯旗下約有20位王公戰死,他本人則僥倖存活。這場戰爭堪稱是十四世紀末的「赤壁之戰」,維陶塔斯的霸王之夢被粉碎,與士兵們的屍骨一起飄散在黑海大草原。

正所謂「屋漏偏逢連夜雨」,斯摩倫斯克的居民聽到維陶塔斯戰敗後,決定重新擁立前城主尤里,維陶塔斯聞訊後率軍前來,但兩次圍城皆以失敗告終,到 1405 年才又重奪斯摩倫斯克。這時,立陶宛的領土已和莫斯科大公國接壤,維陶塔斯遂把目光瞄準了他的女婿──莫斯科親王瓦西里,不過他的軍事行動,在其女兒瑪莉亞的協調之下和平落幕。

重整旗鼓的維陶塔斯,接著要和條頓騎士團算總帳了。

1409 年,面對不斷在邊境尋釁的條頓騎士團,維陶塔斯和雅蓋沃達成共識,準備召集波、立兩國的軍隊發起決戰。1410 年 7 月,人數約三萬的波立聯軍和兩萬人的騎士團大軍,在格倫瓦爾德發生激烈戰鬥,立陶宛軍雖一時敗逃,但在戰況膠著時又重回戰場,和波蘭軍夾攻騎士團,因而取得大勝。

雖然當時大戰後精疲力盡的波立聯軍,已無力再拿下騎士團總部馬爾堡(Malbork),但在隔年的《托倫和議》中,他們強迫騎士團被賠償 20 噸的白銀,相當於英格蘭 10 年的稅收,這使得騎士團所在的普魯士地區物價飛漲,連薪水都發不出來的騎士團,已不再有能力稱霸波羅的海。

特拉凱城堡裏,掛有描述格倫瓦爾德之戰的油畫,畫作中央穿紅衣者 為維陶塔斯大公 (source: 筆者自攝)

維陶塔斯解決心腹大患後,又回頭去處理韃靼人的事務。帖木兒摧毀金帳汗國的主要城市後扶植了傀儡政權,當時失去定居點的韃靼人分裂成眾多部落並不斷內鬥,維陶塔斯便趁機在 1412 年於聶伯河下游,修築直抵黑海之堡壘,眾多韃靼人皆向維陶塔斯稱臣,但也有部分韃靼人移往立陶宛。

因為宗教的自主權,在歐洲是國家力量的重要象徵,維陶塔斯也花上許多心思在宗教事務上。1406 年,基輔大主教賽普林去世後,他就遣使到君士坦丁堡,主張自己有權指派主教,但卻遭到總主教的拒絕。

和總主教僵持不下的維陶塔斯,於 1416 年召開全立陶宛的主教會議,自行選擇贊布拉克(Grigoriy Tsamblak)為大主教,但他並未成功聯合國內的天主教與東正教,兩大教會信徒的紛爭成為立陶宛之隱憂,而這個隱憂也在持續擴大。

然而,不管維陶塔斯怎麼努力,仍無法擺脫雅蓋沃對於立陶宛政局的影響,1413 年,波立兩國簽訂《賀羅多沃聯合協議》(Unia Horodelska),規定任何一國選舉君主時,兩邊貴族都必須互相討論,雅蓋沃也放棄了對立陶宛大公之位的優先繼承權。[4]

此外,有 47 位立陶宛貴族,在波蘭被授予和當地貴族同等的特權。協議表面上看似對立陶宛有利,但波蘭在文化與政治體系上皆佔優勢,以貴族們為首,立陶宛慢慢「波蘭化」,在兩國的聯合中位居次要地位。

1425 年,莫斯科大公瓦西里去世,受託保護自己外孫瓦西里二世的維陶塔斯,趁機擴張在東北羅斯之勢力,在短短幾年間,特維爾(Tver)、梁贊(Riazan)、普隆斯克(Pronsk)[5]的王公們,紛紛向立陶宛稱臣。

維陶塔斯進攻普斯科夫[6]、諾夫哥羅德[7],這兩大東北羅斯貿易重鎮的行動雖未成功,但也獲得龐大的賠款,其已成了全歐洲最強的君主之一。接下來,他只需要再獲得一頂王冠,就能讓國家的地位堅如磐石了。

1429 年,維陶塔斯為了展現他在東歐的領導地位,在盧茨克召開國際會議,邀請中東歐的統治者們,與會者包括波、立兩國的權貴、東北羅斯的王公們、北歐國王艾力克(Erik Pomorski)、摩爾達維亞的貴族、條頓騎士團的高階軍官;陣容最盛的是日耳曼皇帝齊格蒙特(Zygmunt),他帶了日耳曼、捷克、匈牙利等地的諸侯;東西教會的領袖──梵諦岡教皇和拜占庭皇帝也都派了使節;難得的是,身為穆斯林的韃靼可汗們,也參加了這場基督教世界的會議。

為了招待數量龐大的貴客,維陶塔斯準備了 700 隻牛、1400 隻羊、數百隻麋鹿和野豬,以及 700 桶蜂蜜和酒,這場會議在中世紀可說是空前絕後的盛宴。

烏克蘭的盧茨克堡壘旁,有一家名為「維陶塔斯王冠」的餐廳, 其以「重現盧茨克會議之料理」為招牌,販售多種中世紀風味的食物, 不少歐洲名人都曾來過這裏 (source: 筆者自攝)

盧茨克會議總共持續了 13 週,王公貴族們討論的事主要有兩項──組織反土耳其聯盟和東西教會合併,兩件事皆是因為鄂圖曼帝國對東南歐之威脅,但是,波、立、匈三大強權光是爭論在擊退土耳其人後,該如何分配多瑙河和德涅斯特河流域的勢力範圍上就無法取得共識了,自然無法合作組織遠征軍。

至於教廷則堅持東正教會必須服從教皇,才願意號召歐洲動員十字軍,東正教會皆不願放棄固有儀禮,所以這場會議並沒有達到任何共識。

對維陶塔斯來說,他費盡心思舉辦會議的唯一收穫是,日耳曼皇帝答應去說服教皇封他為立陶宛國王,這樣一來,他就不用在名義上屈居於雅蓋沃,這可是他追求一生的事。

隔年,維陶塔斯在維爾紐斯準備登基,不幸的是,波蘭貴族從中作梗(其中可能有國王雅蓋沃的授意),中途攔截教皇使節並偷走王冠,在第二頂王冠送來前,年老的維陶塔斯不幸病逝,享年 76 歲,他的一生都在和雅蓋沃鬥智鬥力,卻在最後的歲月被擺了一道,抱著遺憾死去。

維陶塔斯死後,雅蓋沃之次子卡齊米日奪下了立陶宛大公之位,並在身為波蘭國王的兄長死於反土耳其戰爭後,再次於 1447 年一統波蘭與立陶宛。立陶宛的天主教化與波蘭化之趨勢已是不可阻擋,維陶塔斯失去的不只是王冠,還有國家在政治、文化上的自主權。

直到今日,這位英勇且富有智謀的大公,仍被立陶宛、白俄羅斯的人民所懷念,在民間傳說中被尊稱為國王,但失落的王冠卻再也沒出現……

 

[1]雅蓋沃並非對推行天主教抱有熱忱,而是想把中央集權制度,引入氏族色彩濃厚的立陶宛,因為貴族們認為國家的權力應由大家共享,大公只是共主而沒有絕對權威。

[2] 在波蘭貴族眼裏,維陶塔斯僅是他們的國王指派的「總督」(Hospodar)。

[3] 金帳汗國雖然曾敗給立陶宛與莫斯科,但在名義上仍是他們的宗主國,可汗的地位類似東漢末年的皇帝。

[4] 立陶宛貴族可以選舉任一位格迪米納斯家族的人當大公,但有波蘭撐腰的雅蓋沃之子嗣,仍然佔有優勢。

[5] 特維爾位於莫斯科的西北方,梁贊、普隆斯克則在東南方。這三個城市處在對角線的位置,都是東北羅斯的政經中心,控制它們等於包圍了莫斯科。

[6] 普斯科夫(Pskov)為東北羅斯第二大貿易重鎮,其為通往愛沙尼亞之窗口,他們在條頓騎士和立陶宛的鬥爭下,盡力保持中立。

[7] 諾夫哥羅德(Novgorod)是羅斯最早發展的城市,也是第一大貿易重鎮,北歐的商人大多由芬蘭灣進入該城,在該城買賣物資。諾夫哥羅德的態度較親莫斯科,受到了立陶宛長期的覬覦。

 「故事」暑假學堂準備開課了,邀請青年世代優秀的學者討論中國歷史上的皇帝。 中國為什麼需要皇帝?是過去式嗎?我們如何思考皇帝對當代的影響?皇帝夢為什麼那麼吸引人?1912年中華民國成立、1949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皇帝似乎沒有離我們遠去,從秦始皇到成吉思汗、從康熙到朱一貴,我們有建立皇帝制度的人、有蒙古的皇帝、有清代的皇帝、有那些在地方上妄想當皇帝的人,還有知識分子對於皇帝制度的思考。兩千年的帝制,是中國歷史最重要的一部分,或許也影響著我們的未來。 ▌7/28(六) 14:00-16:00 建立皇帝制度的人:始皇帝與他的帝國/ 胡川安 ▌8/04(六) 14:00-16:00 清代皇帝是皇權獨裁的極致?/黃麗君 ▌8/11 (六):14:00-16:00 在地方找皇帝/陳冠妃 ▌8/18(六) 14:00-16:00 單于與可汗:來自內亞的皇帝/蔡偉傑 ▌9/08(六) 14:00-16:00 被放棄的選擇:民初對於帝制與國家的思考/韓承樺 ▌地點:時報出版社(台北市萬華區和平西路三段240號2樓) ▌單場票價:250 元,五場套票:1000元 ▌購票這裡去☞☞http://bit.ly/2vbj5ps
更多好故事請加入故事訂閱☞☞https://pressplay.cc/gushi.tw
獵鷹之巢

獵鷹之巢

輔大歷史系畢業,專攻東歐歷史,曾多次到歐洲旅行,包括在波蘭、烏克蘭自助旅行一個月,
也曾在日本學過一年日語。未來希望能成為不受拘束的小說家、歷史學家。
獵鷹之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