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田慶次:左手拿朱槍、右手作和歌的日本戰國「傾奇者」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受到漫畫的影響,劇集和遊戲中,慶次的角色塑造都與漫畫極為相似──騎著巨馬松風,生性「放蕩不羈」、但「武勇絕倫」、為人「能屈能伸」又「文武兼備」,如此令人印象深刻的「傾奇者慶次」便誕生了。

相信沒有戰國愛好者會對「前田慶次」感到陌生,尤其是在隆慶一郎的原著小說《一夢庵風流記》被原哲夫改編為漫畫《花之慶次》後,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讓不少華文世界的戰國愛好者愛不釋手。

原哲夫所繪的漫畫《花之慶次》。

與此同時,也有很多人在問:「前田慶次真的有那麼厲害嗎?」、「他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物?」,為了讓讀者更了解他的故事,接下來就讓筆者娓娓道來。

史實的前田慶次

除了前田慶次自己晚年撰寫的《道中日記》外,基本上是沒有任何史料有記錄他的行動及足跡的。因此,我們現在知道有關前田慶次的故事,其實都是來自於江戶時代的故事書以及軍記物,如後述的《可觀小說》,還有《翁草》、《常山紀談》等。

那麼,慶次的來歷究竟為何?慶次的生家──加賀前田家的系圖類記錄中提及慶次「初名利益」,後來改為「利太」,通稱是「宗兵衛」,大眾熟悉的「慶次( 郎)」似乎是後來才用的。

慶次的生父眾說紛紜,一般說是織田信長的重臣瀧川一益兄長──瀧川益氏之子,母親懷孕時改嫁給前田利家的長兄前田利久,妻子是前田利家二兄前田安勝之女,所以慶次與利家既是養叔侄關係,同時也是利家的侄女婿。慶次死後,他的兒子前田正虎回到了加賀,仕奉前田利常(利家末子)。

有關慶次的生歿年,加賀前田家與他仕業的上杉家兩者記載有異,前者記載慶次是天文二年生,慶長十年死(1533- 1605);而上杉家的記錄則是天文十年生,慶長十七年死(1541-1612)。兩個記載都是慶次死後多年的記錄,無法說哪一個才是最準確,但考慮到慶次死在米澤,上杉家的記錄可信度應該較高。

不論是哪一個記載是正確的,兩者都顯示慶次其實與前田利家是同輩之人,前田家記錄所示,慶次甚至比利家年長五歲!而上杉家的記錄則顯示慶次只比利家少三歲多,所以漫畫中慶次與生死之交奧村永福 (前田家八重臣之一)年齡相若的描寫是合理的,但利家比慶次老很多的設定就有點不符合史實了 (笑)。

慶次與利家、上杉家

《花之慶次》對於慶次與前田利家的記述大部分是從《可觀小說》而來。《可觀小說》成書於是江戶時代(十八世紀初),是加賀前田家的家臣所撰寫的藩內人物故事書,裡面的第三十三卷便有「前田慶次的逸事」,詳細介紹慶次的故事,包括戲弄利家,在上杉家家臣面前展示「大ふへん者」旗幟,因而與上杉家家臣口角的故事等。

上杉景勝像。(Source:Wikipedia

不過,由於成書時已是十八世紀初,加賀前田家內所有知道慶次的人大多死去,作者青地禮幹雖然身為家中一份子(他的外曾祖父是上杉家重臣大國實賴,即直江兼續之弟),但收到情報的準確度則難以判斷。

從前田家的官方史料來看,對於慶次離開前田家的原因並沒有詳細解釋,只在附註中寫到「一云與利家有隙」而已,無法得知更多資訊,而上述的《可觀小說》提到慶次戲弄利家之前,其實也寫到利家不滿慶次「玩世不恭」,經常批評慶次,使慶次自覺不可留下云云。

在離開前田家之前,唯一能確認慶次在前田家留下戰功的就是天正十二年(1584),鄰國越中的前同僚佐佐成政入侵前田領,慶次作為守城將士之一,在奮戰之下成功守住了城池。(《花之慶次》第一卷便將此設定成同年的末森城之戰,城將是奧村永福。)除此之外,便沒有更多記載。

離開了前田家後,慶次便選擇出仕上杉家。前田家的記錄指出景勝以慶次武勇卓著,給了他不低的俸給(二千石),這些都是前田家後來打聽到的傳聞;而在上杉家的記錄中,只能查到前田慶次為組外眾,俸給一千石。

作為上杉家的將士,慶次唯一有被記載的軍功便是慶長五年攻打最上義光後,因為收到關原之戰西軍大敗的消息,上杉家被迫退兵,由直江兼續手下的將士負責殿後,前田慶次也參與其中,成功讓上杉軍退回會津。

這個部分除了上杉、前田兩家的後世記錄外,最上義光的軍記物《最上記》也有提到前田慶次之名。綜合來說,先不論軍功與否,慶次參加攻打最上的戰役應該是真有其事。

「傾奇者」?吟遊歌人?

關於「傾奇者」之稱,語源出於「傾く」,原意是「行為怪異」的意思,但是其實「傾奇者」一詞是後世的造語,「傾奇」始見於江戶時代初期,是「歌舞伎」的同音異字,也就是說「傾奇」其實是「歌舞伎」之意,也就是指著名的「出雲阿國」創立的新奇舞蹈,或者指跳這種舞的人。

傾奇者的形象。此為落合芳幾所繪的前田慶次郎。(Source:Wikipedia

而在江戶初期,在新的文化禮儀仍在形成之際,在江戶、大坂等地的確曾出現了一批衣著、髮型特立獨行的年輕武士,但考慮到當時慶次已經過世,相信這些應該也與他無關了。

事實上,不論是上杉家,還是前田家都從沒有稱慶次為「傾奇者」的說法,上述的《可觀小說》也只是提及慶次在前田家和上杉家時的行為放蕩無禮而已,恰恰就是同書中利家說的「玩世不恭」,跟漫畫《花之慶次》描寫的截然不同。

相反地,在上杉家及前田家的記錄上,一致描述慶次是一個能文能武之人,尤其是慶次的和歌造詣同時獲得了兩家的肯定及讚許。前田家的史官更因為無法收藏慶次在米澤生活時親筆編集的歌集,表示極度遺憾。

事實上,他在前往上杉家途中所撰的《道中日記》裡便寫有大量即興、因景感懷而寫的和歌和俳句,兼或描寫路上風景,文筆細膩及教養內涵之深受到了專家們的肯定,同時《道中日記》也成為日本民俗研究者研究江戶初期日本風俗的一份重要資料。

或許以上的故事會影響到部分讀者對前田慶次的形象觀感,但顯然在還沒有過多繁文縟節的過渡時期,可以憑一己之才過得自由自在,慶次這種生存方式及人生正是戰亂走向和平時期武家子弟的一個寫照。

更多好故事請加入故事訂閱☞☞https://pressplay.cc/gushi.tw
胡 煒權

胡 煒權

香港長大,曾遊走各大網路論壇討論戰國史,大學畢業後,到日本研究日本戰國史,剛出了《明智光秀與本能寺之變》,接著要寫《戰國織豐時代史》,日夜與筆電共寢眠,但仍不忘健身、旅遊。
胡 煒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