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納克城堡傳說】二、踏上紐西蘭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前篇:【拉納克城堡傳說】一、一切的起點

拉納克行長多年來養成了一個習慣,晚餐後,他喜歡一個人待在書房裡,倒上半杯葡萄酒,吸上幾口雪茄,放鬆一下,想一想當天發生的事,想一想明天要處理的要事。

這天晚上,拉納克行長照例來到書房,他倒上半杯灰皮諾葡萄酒,點上豪友雪茄。

這段時間,一切順利,沒有什麼要特別操心的事。他在室內來回踱步,心情很好,不禁用手在胸口畫了個十字,「仁慈的上帝啊!這麼多年,想的,做的,大都成了,『你若信,在信的人,凡事能成』。」他想起馬可福音裡的一句話,喃喃自語。這時,有人敲門。

「請進。」

威廉.拉納克推門進來,「你好,爸爸。」

「好,好,坐下,坐下。」

這幾年,拉納克行長忙於事務,和兒子的交談少了許多,父子倆腦子裡裝著不同的事,往往不知從何談起。

孩子大了,心就遠了。這很正常。

「爸爸,我有個想法。」威廉露出孩童般的微笑。

「想法?找個姑娘?換個工作?搬出去住……」拉納克行長腦子裡不停地轉著。

「哈哈,有想法好啊,告訴我。」

 「爸爸,我想去紐西蘭。」

拉納克行長臉上的表情頓時凝固,手上的雪茄忘了撣灰,慢慢熄滅。

「哦,有點突然。能告訴我為什麼嗎?」拉納克行長慢慢恢復了平靜。

「爸爸,英國銀行業已成熟穩定,業內精英眾眾。在你的光環下,我只能兢兢業業,不能出任何差錯,從小職員起慢慢地熬。我想改變一下。紐西蘭雖然遙遠,但紐西蘭只是英國孵出來的雛鳥,一切剛剛開始,有太多的事在等待去做。」

「你說的有點道理——試一試新的生活。拉納克家族的族徽是山貓,代表著無畏。不過,你想去騎一匹野馬,你準備好韁繩、馬鞍、足蹬了嗎?」

「有!我有堅定的意志,我有慎密的思維,我有無畏的勇氣。我大學專業是金融和貿易,我有銀行從業的經歷。當然,我還需要你的幫助。」

「我能做什麼呢?」

「能否寫封信給紐西蘭奧克蘭銀行傑里行長,告訴他,我會去拜訪他。還有,借給我 5000 英鎊,我三年後歸還。另外,如需擔保,請你替我擔保,如果你相信你的兒子的話。」

拉納克行長又點燃了雪茄,吸了兩口。雪茄——哥倫布從新大陸帶回的第十一根手指——交談時拖延時間的工具,心潮澎湃時的鎮靜劑。

拉納克行長想了一會兒,「這些事都不重要,問題是,你怎樣和你母親談這件事?」

「你先透透風,然後我來和媽媽談。」威廉站了起來,「爸爸,我走了,晚安。」

兒子走後,拉納克行長默坐許久,不時搖搖頭。

「放出自已的羊……」(約翰福音 10)

不贊成,不反對。這是兩代人產生不同想法時的處理方式之一。否則,對雙方都是傷害。


兩個月後,拉納克行長和夫人,威廉的三個姐姐,伊莉莎,一些親朋好友前來送行。

臨行前一周,拉納克行長與兒子長談了一次。

「威廉,你就要遠行了,有幾句話送給你。有眼光去發現,有勇氣去行動,有毅力去堅持,這是成功的法則。你願意身體力行,這可以理解。是的,事先不猶豫,事後不後悔。可是,這需要多少智慧和膽略啊!談到銀行業和投資,我有豐富的經驗,可是不能全部移植到你的大腦中。愚昧可互相感染,智慧無法傳遞。否則,人人都是柏拉圖了。這是我的擔心。你還需要我的什麼幫助嗎?」

「爸爸,你的擔心,我深有感受。我想,我要帶三樣東西到紐西蘭:聖經——萬能上帝的保佑;我的頭腦——用於思考;還有一樣,爸爸,你能答應我嗎?」

「什麼?你說。」

「你最珍愛的科爾特手槍和伊舍步槍——它們將帶給我勇氣。」

拉納克行長遲疑了一下,「威廉,我收藏這些槍已多年了,送給你吧,隨身帶著有安全感。願上帝保佑你。」

天氣陰沈,天空時而飄下小雨。威廉依次和每個人相擁告別,只是和伊莉莎擁抱的時間長一點。

「親愛的,想你,給我寫信。你的信是上天送給我的最好的禮物。」

「我會寫信,我會到紐西蘭,你相信我。」

聽到這句話,威廉.拉納克欣慰地笑了。

郵輪粗大的煙囪冒出滾滾黑煙,汽笛又急促地拉響了幾次,催促乘客盡快登船。

威廉心中充滿了感激和溫暖——他的家庭給了他太多的愛。不過,太多的愛有時使他迷惘——他似乎不須再做什麼事——不須努力……

威廉再次擁抱父親和母親。拉納克行長揮揮手,威廉的母親不知不覺流下了眼淚。

父親揮揮手,母親淚成行。這是父母和子女告別時的不同表現。不過,他們的心情是一樣的——對兒子無限的愛和思念。

威廉登上船,他不停地揮手,在船弦旁和親朋作最後的告別。

輪船拉響尖銳的汽笛,像負重的老牛,喘息著,慢慢離開碼頭。

Auckland Skyline. NZ

奧克蘭銀行位於奧克蘭市中心,正方形的五層樓,傳遞著穩定和可靠的氣息。

傑里行長,五十多歲,有點禿頭,寬邊黑框眼鏡後目光如鷹。今天,傑里行長心情有點激動——他要會見老友遠渡重洋而來的兒子——威廉.拉納克。

傑里行長已離開英國十幾多年了,每次回英國,儘管事務繁多,他總要抽出時間和拉納克行長見個面或喝上一杯。回憶往事,傑里行長思緒萬千。

「傑里行長,拉納克先生到了。」接待生敲過門,進來說道。

「請他進來。」

拉納克一進門,傑里行長快步走上去,緊緊握住拉納克的手,仔細端詳了一番,「歡迎,歡迎,見到你彷彿又見到年輕時的你父親,收到你父親的來信後,我就迫不及待地等待這一天啦。坐下,坐下,來杯咖啡?」

「謝謝。」拉納克點點頭。

傑里行長一揮手,幾分鐘後,接待生送上兩杯香氣四溢的咖啡。

「你父親身體好嗎?你們一家都好嗎?」

「一切都好,謝謝。父親要我向您問候。」

「哦,哦,太感謝了。談到你父親,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和導師,我是在他的提攜下一步步走過來的。」

「傑里行長,您的卓越才幹,我早有所聞。」

「哈哈,不提我了。拉納克,你不遠萬里來到紐西蘭,我很欣賞你的勇氣。紐西蘭作為英國的新興領地,萬事方興未艾,非常需要像你這樣的年輕俊傑,有什麼具體想法嗎?」

「傑里行長,我想從銀行業做起。」

「很好,很好。銀行是社會的心臟,斑斕多彩的社會,在銀行這架放大鏡的觀看下,一清二楚。你有從事銀行業的背景,正好,但尼丁分行招聘一名行長助理,你可以去應聘。」

「謝謝,我願意去試試。」

「拉納克,你要從事銀行業,我告訴你幾句話:首先,銀行業者必須是『外交家』,他必須參加各種聚會、酒會,結交朋友,獲取信息,儘管有時不想參加。在聚會上須侃侃而談,談大家感興趣的事,而不是只談自己感興趣的事,從莎士比亞、足球、葡萄酒到雪茄,不可自作清高,沈默寡言。」

「其次,銀行不是慈善機構,你可以給路邊乞丐十鎊,但當你決定向一個公司,一個人,一個項目投資時,你不必考慮這個公司很困難,這個人很善良……和項目收益無關的事不在考慮之中。你唯一要考慮的是銀行的收益!還有,在投資操作過程中,你會交往形形色色的人,你必須會觀察一個人的人品。這方面,每人有每人的方法。總之,結交誠信的人,避開不可靠的人。這是我多年的經驗。」

拉納克專注傾聽,頻頻點頭。

「哦,快到午餐時間了,有朋自遠方來,太高興了。我請你到一家葡萄牙餐廳用餐,順便聽你說說英國最近的情況。

盛情難卻,拉納克和傑里行長來到一家裝飾豪華的葡萄牙餐廳。

午餐後,拉納克和傑里行長告別。

「來到紐西蘭,我已踏上一塊堅硬的礁石。」拉納克心想。

繼續閱讀:【拉納克城堡傳說】三、桑丘山地的幽靈

(待續)

更多好故事請加入故事訂閱☞☞https://pressplay.cc/gushi.tw

蔡 之寧

自幼喜歡讀書。文、哲、史、數理化......文學源於想象,哲學有助思考,科學探索世界。想象、思考、探索是社會發展之動力。及壯,汲汲奔走,無暇操筆。現居紐西蘭,日觀藍天白雲,夜则胡思亂想,寫些小文章,探討人生一二,與諸君共享。
蔡 之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