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納克城堡傳說】十二、噩夢再襲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本文純屬虛構

前文:【拉納克城堡傳說】十一、首相來訪

桑丘山上的幽靈又不安分了。拉納克城堡的第二場噩夢來的如此之快,出人意料。

拉納克和海倫婚後僅一年左右,奧塔哥半島發生了強烈地震。按照中國的古老傳說:大地馱在一個巨大的海龜背上,神龜的巨爪一動,大地就顫抖。

地震——人類揮之不去的夢魘,聖經上多有記載:山上煙氣上騰,遍山大大地震動。(出埃及記19—5)

沒有親歷過地震的人難以領會那可怕的感受:五秒鐘內的短震,尚可忍受,當你剛明白髮生了什麼,地震已停止了;最可怕的是超過二十秒的長震,當你從睡夢中被震醒,幾秒鐘後,明白髮生了地震,可你的房屋、床、家俱仍在劇烈地上下顫動,你的身體無法動彈,思維一片空白。

人類賴以生存的根基沒了,就像一個人從一艘萬噸巨輪上突然被扔進波滔洶湧的大海。你無法判斷下一秒是地震停下來,還是屋毀人亡。世界末日的感覺,腦海裡只有二個詞:停下?死亡?停下?死亡……

親歷過地震的人,心靈所受的創傷,相當於經歷了一場血腥的戰爭。

當晚,拉納克在外地開董事會,不在城堡。城堡內,人們早早就寢,地震像幽靈,突然來了!人們被震醒,城堡裡一片混亂和喧嘩。

天花掉落下來,還好,沒落在床上;孩子醒了,大聲哭泣,不知發生了什麼;牆上的油畫被震落,砰的一聲;擺放在高處的物件紛紛墜落,乒乒乓乓。

托比被震醒,他很快反應過來——地震!托比掙扎著下了床,床櫃抽屜裡備有蠟燭、火柴,他摸索著找到蠟燭、火柴,點燃,毫不猶豫,磕磕絆絆朝三樓走去。城堡內一遍狼藉,當托比爬到三樓,海倫已醒了,她正在高聲叫著孩子,「克麗!瑪琳娜!不要動,我馬上來!」

「夫人,夫人,你沒事吧?」

「我沒事,先找孩子!」

托比從三個房間裡找到五個驚恐萬分的孩子,地震暫停了。

「快!快下樓!注意腳下,然後到草坪,快!」

趁著地震停下來的間隙,托比舉著蠟燭,女傭拉著孩子,海倫牽著最小的克麗,一步一步朝樓下挪去。平時下樓只要幾分鐘,因為燭光較暗,腳下又有各種震落的物件,他們走了十幾分鐘。

在距一樓地面還有四五個樓階時,又地震了,比第一次更猛烈。幾個大孩子加快下了樓,海倫牽著克麗,落在後面,當她剛踏上地面,樓梯旁一根羅馬柱倒了下來,不偏不倚,重重地砸在海倫的後腦勺上,她朝前僕倒,胸前還摟著孩子。

「夫人!夫人!」托比大吼一聲,扔掉蠟燭,和另一個工友費力地搬開羅馬柱。

海倫已昏迷,後腦正汩汨流血。

「備車!備車!帶上工具,馬上走!」托比大聲叫喊,上次教訓記憶猶新——不能等!

托比一行非常艱難地趕到醫院。醫院也是一遍凌亂,傷員很多。醫生從廢墟中找出醫療器械,清洗消毒後,對海倫進行了緊急救治,可為時已晚。海倫因失血過多,不幸身亡。

地震一發生,拉納克立即中斷了會議,連夜趕回但尼丁,得知海倫受傷後,連忙趕到醫院,等待他的是海倫的死訊。

拉納克懵了,他茫然了,他臉如死灰,他的心碎了。

拉納克城堡的第三場噩夢接踵而至,地震二個月後,拉納克最喜歡的大女兒康妮因患傷寒,不治身亡。

Entrance to Larnachs Castle

一個拳手,在一個回合三分鐘內,連續三次被重拳擊倒而能爬起來繼續打下去,這個拳手實屬罕見。

在二年時間內,伊莉莎、海倫和康妮的相繼離世是對拉納克的三次重創。

為什麼噩運一而再,再而三?為什麼上天要懲罰他?拉納克想不通,想的頭痛──為什麼?為什麼……

「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傳道書1–2)

拉納克對人生的一切產生了懷疑,他對自己的所作所為也產生了懷疑。拉納克覺得自己的靈魂已離他而去,自己只是一個軀殼在世上行走。

拉納克每天照常上班,但只是例行公事,只要公司能正常運行,略有盈利即可。重大決策不考慮,高利潤高風險的投資不考慮,連續的不幸已淹沒了他的敏銳商業思維。

拉納克常常草草結束公司事務,來到墓地。他拂去墓上的塵埃,擺上紅色的罌粟花。他凝視著緊挨著的三座墳墓:

伊莉莎.拉納克,1846—1884,38歲。

海倫.拉納克,1848—1886,38歲。

康妮.拉納克,1874—1886,12歲。

拉納克最親愛的三位女性靜靜地躺在裡面:沒有交談,沒有幸福,沒有痛苦,沒有紛擾……什麼都沒有!死亡是怎麼回事?活著的人不知道,逝去的人無法回答。

有人說:忘掉過去的不幸,放下現在的憂傷,不要去想將來的陰影。人生在世,有悲有喜,有生有死,你若是盤算你離墳墓有多遠,你就等於進了墳墓。

拉納克明白這些道理,但心中巨大的憂傷仍驅使他頻頻來到她們身旁。

有時,看著墓地,他冥思苦想,不得其解;有時,什麼都不想,只是發呆;有時,夕陽西下,余暉灑在墓上,繽紛斑駁,他的心境稍好;有時,烏雲密布,雨水淅瀝,他的心情又沈重起來。

一天,暮色已深,拉納克還坐在墓前,不想離去。突然,他覺得身後有人,他一起身,原來是托比。

「拉納克先生,可以回家了。我猜到你可能來這裡,我就找來了。回去吧。」

「哦,好,謝謝。」

拉納克和托比深情地看了看墓地,黯然離去。

每天晚餐後,拉納克和孩子們道過晚安,他毎每來到書房。他又恢復了以前的習慣:點上雪茄,倒上葡萄酒,望著窗外,思緒紛雜:假如克麗沒捉迷藏,伊莉莎一腳沒踏空;假如海倫早二秒鐘下樓,避開羅馬柱;假如康妮身體抵抗力強一點,能抗住傷寒的侵襲……但這一切都是假如!

迷惘,迷惘,拉納克覺得自己得理出頭緒:在這個紛紛擾擾的世界上,人到底要追求什麼?

財富、生命,愛情——這是人必須思考的三個問題。

拉納克決定從最簡單的——財富,開始思考。

不談錢虛偽,只談錢悲哀。拉納克認為這句話是對的。自己捨棄英國安逸的生活,來到紐西蘭,經過多年打拼,即擁有了財富,又繳納了大量稅,讓近千人的家庭有了穩定的收入,還做了不少慈善事業,這些是可以聊以自慰的。

對公司經營者來說,利潤是重要的,幾乎是唯一的目標;對個人而言,只要在合法的框架內,擁有財富是一個人能力的體現,也是高質量生活的保障,如此而已。

財富是一個人做人做事的結果,而不是目標。另外,不可炫耀自己的成功和財富。想到這一點,拉納克心頭一緊:建城堡,花了巨資,耗時十二年,可城堡離醫院太遠,交通不便,這也是導致伊莉莎、海倫和康妮死亡的原因之一。

財富……財富……拉納克不禁搖搖頭,嘆了一口氣。

拉納克又開始思考第二個問題——生命。

生命是物質——身體?不全是;生命是精神?也不全是——它必須依附身體。人有靈魂嗎?當身體消亡,靈魂去哪兒?生命的終結無法預料,一個人的未來——即將發生的事也無法預料,太可怕了!

未來是什麼?你在哪裡?你在拈鑒的竹筒裡?還是在金碧輝煌的廟宇裡?那裡有法力無邊的泥胎!你是希望、光明、歡樂、愛?還是欺騙、痛苦、黑暗、悲哀?

人的生命從哪裡來?人的生命最終又去哪裡?人,來是空?去是空?去天國!這是人,也是拉納克唯一的寄託。

想到愛,拉納克更覺困惑:愛上一個人,心裡願意接受一個人,這種感覺從何而來?當和相愛的人獨處相擁,那種神秘的喜悅是無法描述的;當離開或失去相愛的人,心中那種苦楚也是無法描述的。

拉納克想起伊莉莎、海倫深深的愛和遽然逝去,他幾乎要窒息了:得到了再失去,痛苦是加倍的。拉納克覺得,這輩子在愛情上,喜悅和痛苦相伴,該結束了——若有追求,便會失去。他不想再來一個循環。

拉納克自以為自己無比堅強,但此刻,他又覺得自己無比脆弱。財富對他而言,已無意義;生命——上帝創造人,上帝又毀滅人,只是時間問題;愛就像一陣風,你剛感覺到,它又消失了。

事業、家庭、信仰是人生的三個支點,對前二者,拉納克已想得太多,不願再多想。信仰,儘管他有時覺得信仰也是空虛,但還是認為信仰是人的明燈,人類的磐石,沒有信仰,一天也活不下去。

拉納克每天仍去祈禱室,祈求神的撫慰,賜予安寧,給他力量,堅定他的心。(待續)

繼續閱讀:拉納克城堡傳說】十三、首相的忠告

蔡 之寧

自幼喜歡讀書。文、哲、史、數理化......文學源於想象,哲學有助思考,科學探索世界。想象、思考、探索是社會發展之動力。及壯,汲汲奔走,無暇操筆。現居紐西蘭,日觀藍天白雲,夜則胡思亂想,寫些小文章,探討人生一二,與諸君共享。連絡信箱:[email protected]
蔡 之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