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納克城堡傳說】十三、首相的忠告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本文純屬虛構

前文:【拉納克城堡傳說】十二、噩夢再襲

自從海倫和康妮去世後,拉納克愈加沈默寡言,城堡內和拉納克交談最多的只有托比。有時,拉納克和托比談些公司和城堡的事,有時扯扯閒話。

「托比,請你到書房來一下。」

半個小時後,托比安排好城堡內部事務,來到書房。他看到拉納克手裡拿著雪茄,正在沈思。

「來,來,請坐。來杯咖啡,還是葡萄酒?」

「葡萄酒吧,我自己來。」

拉納克沈默了二分鐘,拿起桌上一封信,「傑里首相來信了,他建議我競選但尼丁地區國會議員,同時提名我出任國土資源和礦業部副部長。」

「您的想法呢?」

「我經營這麼多年,你知道,我的家庭的變故,使我對現在的工作失去了興趣,打不起精神。繼續這樣下去,我會漸漸頹廢。」

拉納克停下,抽了兩口菸,「換個工作,換個環境,也許能激起我的活力。紐西蘭建國不久,雖制定了一些法律,但仍有不少空白,特別是在土地、礦產資源方面。以我從事這方面實業的多年經驗,應該可以為國家、為民眾提出一些有益的建議。」

拉納克又陷入沈思。

「你有什麼想法?」過了一會兒,拉納克問。

「我……我……」托比囁嚅著說,「我有個想法,有一段時間了,但一直不便說……」

「你說,我們相處這麼多年,你儘管說。」

「城堡是你事業成功的象徵,可又是你的傷心之地。這一連串的不幸,似乎……似乎城堡下面有幽靈,城堡壓住了幽靈,它們時常出來作作祟,帶來意想不到的災難。是你離開城堡的時候了,越快越好……」托比有點緊張地望著拉納克。

「你說的想法,我也有,這幾年發生的一連串的事是有點蹊蹺。我以前不相信鬼魂,可現在,半信半疑。」

倆人又陷入沈默。

拉納克站起來,在房間裡來回踱步,「托比,重大的事,我會考慮三遍:第一遍,慮其利弊;第二遍,可能性怎麼樣?低於百分之五十,不考慮;第三遍,作決定。現在,我已作下決定:結束商界生涯,我會盡快將公司托管。過幾天,我會去威靈頓,拜會傑里首相,商討細節。城堡的一切就交給你了。」

「拉納克先生,你放心,我一定盡力。我老了,我不懼怕幽靈。」

「今後,恐怕我大部份時間在威靈頓,選舉期間,我會回但尼丁。」

「我會定期向您報告城堡事務,如有重大事件,我隨時報告。我只希望今後你從威靈頓回來,還是一個精神抖擻的拉納克。」

拉納克苦笑了一下,「面對全國民眾,黨內重托,議員質詢,記者黠問,不打起精神不行。不過,我不再是二十年前的拉納克了,以前的拉納克已不存在了。」

拉納克轉過身,望著窗外,「但願城堡不再發生重大事件,上帝保佑城堡,保佑每個人。」

IMG_0109_HDR.jpg

幾天後,拉納克出現在傑里首相的辦公室。拉納克坦承了他家庭的不幸,他的心境,他的打算。

傑里首相臉色凝重地聽完了拉納克的陳述,他沈思片刻,「拉納克先生,你的不幸,令我震驚,這超出了常人所能承受。我們只有共同禱告上帝,你也要把這些不幸當作神對你的考驗。不論遭受多大的不幸和挫折,人生還得繼續。換個環境,換個工作,承擔使命和責任,使命會讓你振作起來。」

「我在商界多年,從政則無經驗。」

「不,不,政府迫切需要你這樣的實業家,而不僅僅依靠學者教授。

談到從政經驗,有幾點要注意:首先要謹言慎行,政治家是在放大鏡下生活,你的一言一行都會暴露在公眾面前。一點瑕疵都會被反對黨,被記者為吸引眼球而放大十倍。

其次,在和黨內大政基本相符的情況下,你一定要有並堅持自己的主張,體現自己的獨立思維,是有作為的人,而不只是舉舉手,點點頭。

另外,不同層次的民眾有不同的需求,很多事情政府無法滿足所有人的所有需求。所以,你的主張能得到百分之五十的支持率就很好了。很多情況下,你自認為正確的主張,被反對,被否定,也很正常,你不必沮喪。你只要抱著為國家為民眾服務的心態,你就無所畏懼。」

「謝謝您的指教,我記住了,我會努力。具體步驟怎麼進行?」

「我將提名你任土地資源和礦業部副部長,大概能夠通過。部長必須是國會議員,所以,你可以作為國家黨提名候選人,參加但尼丁地區國會議員競選。黨內工作我來做,一步步來,不要急。和做企業相比,政府的節奏是慢的。」

傑里首相十分深情地望著拉納克,「你會成功的。」

從威靈頓回來後,拉納克迅速行動。首先,他約見了皇家信託公司董事長,請該公司全面查核自己名下所有資產及帳目。拉納克還決定在威靈頓購房。

「托比,你去一趟威靈頓,這裡有一封給威靈頓環島房產公司塔爾董事長的信,你帶上,請他協助你物色我今後在威靈頓的住宅。」

「拉納克先生,您的住宅首選是要安靜街區,還是繁華地段?」

「市中心,越熱鬧越繁華越好。我一人在威靈頓,公務之外,若有閒暇,可以在街上走走,到餐館、酒吧坐坐,一來排除寂寞,二來觀察民情。在政府任職,要注意民情。你在街上行走,看看行人,若十人之中八九人神情安詳,衣著得體,說明國家經濟運行正常;若十人之中五六人表情焦慮,衣著不整,這說明這個國家經濟運行有問題。不能只看經濟數據,有時數據好看,實際情況很糟。」

「您說的對,我這就去,情況搞清楚了,回來報告。」

上足了發條,一切進展順利。

二個月後,拉納克出售了自己的礦業公司,其餘公司和資產由皇家信託公司托管。威靈頓的住宅已購,距國會大廈二個街區,步行只要十餘分鐘。

拉納克在但尼丁國家黨分部獲得國家黨國會議員候選人提名,助選小組已成立。拉納克任土地資源和礦業部副部長的提名也獲通過。

拉納克整理行裝,準備上任,開始他的從政之旅。走之前,拉納克又將父親送給他的科爾特手槍和伊捨步槍仔細擦拭了一遍。每當他擦拭時,會引起對父母的思念。

「該回去看看爸爸媽媽了,他們老了。」他擦了一半,停了下來,搖搖頭,「身不由己,政府任職,不容拖延,下次一定回去。」拉納克嘆了口氣。

擦拭完畢後,他用手槍用布包裹好,放進行李箱。在門口觀看幫不上忙的托比問,「伊捨步槍不帶了?」

「不帶了,打獵只有回但尼丁了。科爾特手槍用的著,防身是次要的,這是一個信物——父親對我的思念。」

托比默默地點了點頭。(待續)

繼續閱讀:拉納克城堡傳說】十四、政壇新秀

蔡 之寧

自幼喜歡讀書。文、哲、史、數理化......文學源於想象,哲學有助思考,科學探索世界。想象、思考、探索是社會發展之動力。及壯,汲汲奔走,無暇操筆。現居紐西蘭,日觀藍天白雲,夜則胡思亂想,寫些小文章,探討人生一二,與諸君共享。連絡信箱:[email protected]
蔡 之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