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歷史】謝金魚:閉上眼睛,跟著我一起到遙遠的唐帝國走一趟。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我想大家小時候應該都看過一些民間故事、寰宇搜奇之類的東西吧?

通常是厚厚的、舊舊的,像字典一樣,被放在某些陰暗的角落裡。我小時候超級喜歡閱讀這些看來荒誕不經的東西,感覺像是一個來自遠方的陌生人,神秘地在耳邊說著不為人知的故事,由此,我得到了許多知識,也得了近視。

很多年後,我進入學院裡成為歷史學的學徒,又在半途發現自己其實不適合走學術這條路,那怎麼辦呢?於是,我走向了另一條路,希望自己成為銜接學院與大眾的橋,透過文字讓大家可以互相了解,於是有了《崩壞國文》這本書。

在寫作的時候,我常常想起小時候閱讀的時光,或許,我也想從一個聽書人變成說書人了,說故事的方式不只一種,所以,我跟「1 號課堂」一起推出了這次的「野生歷史」。

現實不同,但共鳴一致

為什麼是「野生歷史」呢?

因為這不是學校裡的課程,也不要你規規矩矩地坐在課堂裡,你可以在任何你覺得舒適的地方,閉上眼睛,跟著我一起到遙遠的唐帝國走一趟。

這是我小時候最喜歡做的事,我喜歡在讀完書之後,想像自己走在那些已經消失的歷史現場,想像自己就站在那些古人身邊,跟著他們一起經歷他們的人生。

不過,這樣的想像是需要知識作為基礎的,就像看一場舞台劇,除了精湛的演出之外,還需要燈光、需要音樂、需要舞台設計,這些知識不要你死背,而是讓你透過知識想像情感。

我們去看看大文豪白居易的孩子、去看看武則天穿了什麼裙子、去感受杜甫如何戀戀不捨他心愛的東西。

有些人聽起來超有事、有些故事感覺非常ㄎ一ㄤ,有時候你可能也會覺得「啊!這不就是我或者我身邊的某某人嗎?」

如果是這樣,那就對了,因為他們雖然距離我們有 1300 多年、有很多現實上的不同,但是他們跟我們未必不會有共鳴。

唐帝國的三面向

在「野生歷史」,我將從人物、社會與絲路三部分來談談唐帝國,人物篇包含了人與物,是唐代的某個人跟他們所心愛的物或者心愛的人,這個篇章像是切片,我們切出歷史人物人生中的片段,看見他們當下的心情。

我希望帶著大家理解他們的決定,也許當下有很多不得已、有很多無奈,以至於他們不能夠完成自己的抱負,或者讓他們顯得渺小而卑微、一點都不崇高,但那就是真實的人生,沒有誰是永遠的英雄。

這是一種同情之理解、理解之同情,你不需要認同他們,但你需要理解他們、同情他們,也許有一天你會發現,他們的心聲跟你不謀而合。

社會篇則是一些現象或者事件,唐代的筆記小說不少,裡面有很多故事聽起來非常詭異,比如狐仙、貓鬼、女鬼,或者行俠仗義的俠客等等,感覺非常不真實,但是從這些看似荒誕不經、光怪陸離的故事背後,其實顯示了當時人的恐懼、狂想或者信仰。

換言之,虛構的背後藏著很多真實的心理,這是很值得我們認真去觀察的東西,有時候我們也不禁會想:我們真的距離古代很遙遠嗎?

最後是絲路,唐帝國被稱為世界帝國,以多元族群的包容性著稱,但這是一個對的說法嗎?

讓我們從絲路上的外來者的角度,重新看看這個帝國,我們會發現,原來唐帝國是一個繼承了北魏遊牧民族文化而來的國家,它不是所謂繼承漢朝的漢唐盛世,而是拓跋皇室的遺產。

當我們跳脫原先的中原王朝脈絡,從地理上更廣闊的歐亞大陸去觀察唐帝國時,我們將會發現中國史上的許多事件,都跟歐亞大陸的歷史息息相關。

無負擔腦內旅行

許多人會問,唐代離我們這麼遙遠,已經是 1300 年前的事,我們為什麼要知道這些東西?

我不認為世界上有什麼東西是一定得知道的,但是我希望這些故事帶給你樂趣,不管是知識上的樂趣還是八卦上的樂趣,至少你在聆聽的時間裡,你可以放下眼前的事,完全地浸泡在一千三百年前的故事裡,毫無負擔地開始一場腦內的旅行。

請戴上你的耳機,我們即將起飛。

 

用「聽」的專欄謝金魚的野生歷史 即日起每周二、四於「1號課堂」連載 閉起眼睛,到遙遠的大唐帝國走一趟   
《崩壞國文:長安水邊多魯蛇?唐代文學與它們的作者》  一本為中學師生補充課內教材 替成人補充國學常識的重磅級神書 我們從小在國文課本上看到的一代文壇宗師、傑出的詩人、宰相、書法家, 他們若不是道貌岸然,就是憂國懷鄉,似乎生來就負有崇高的使命, 連他們的挫折失意,都是為了更長遠的理想所做出的犧牲或伏筆。 但,真的是如此嗎? 

 

更多好故事請加入故事訂閱☞☞https://pressplay.cc/gushi.tw
謝金魚

謝金魚

原是唐國京兆府萬年縣青龍坊一尾迷途胖金魚,而後出了玉門關就回不來了,目前正在中亞世界野放中。

自認是不入流歷史學家、三流小說家、二流美食家與一流吐槽家。
謝金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