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田信長當過婚姻諮商師?在日本戰國時代,只要老公沒出息,妻子就可隨時改嫁!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織田信長殺人無數、冷酷無情的形象早已深植人心,關於他的真實性格介紹卻是十分地少,也間接加深了人們對信長的負面印象。事實上,由於信長寫給親人跟家臣的私人書信並不多,使後世的我們更難以窺探他的內心世界。

織田信長像。(Source:Wikipedia

話雖如此,也不是毫無線索可循,我們依舊能從蛛絲馬跡中探查到信長鮮為人知的一面。只是讓人驚訝的是,這個線索竟然跟秀吉及寧寧(北政所)有關。

事情是這樣的,天正四年(1576),當時已貴為近江長濱城城主的秀吉,為了側室的問題與大老婆寧寧發生爭執,於是生氣的寧寧便藉著探望信長、送伴手禮的機會向信長哭訴夫妻不和的狀況。這個橋段也出現在 2002 年的大河劇《利家與松》中。

家臣與主君之間是有可能相互介入對方私事的,舉例來說,家臣妻子的娘家有很大機會是主君的家臣,因此主君出手解決夫妻問題,雖然在史料上並不常見,但也全非不正常。此外,在那個時代,日本儒家思想的男尊女卑還沒成型,男女之間相對平等,結婚、離婚、再婚都比較自由。

高台院 (ねね)(Source:Wikipedia

回到本題,我們現在雖然不知道寧寧跟信長抱怨的具體內容,但信長聽到寧寧的哭訴後,特意寫了一封頗長且大部分用假名書寫的私信給她。當時男性寫給女性的書信,主要都使用假名,搭配重要、常用的漢字,這跟女性以學習假名為主,少學漢字有關。書信中最引人入勝的一節如下:

「這次妳來的時候,我發覺妳比上次漂亮不少,藤吉郎(秀吉)總是抱怨妳,實在是不可理諭的行為。不管去哪裡找,也再找不到像妳這樣好的女性,對那隻禿鼠(秀吉)來說,妳是世上難求的。」

這恐怕是現時信長對女性唯一的一段讚美,也是他僅有的一封大談夫妻之道的書信。信長給足了寧寧面子後,接下來就開始教育寧寧身為大老婆的氣度與風範:

「從今以後,妳要挺起胸膛,要有當大老婆(原文「上樣」)的風範,要勇敢寬容才行。但是,既然是當老婆,即使有些事情不吐不快,也不要衝口而出,要好好侍候丈夫,這才是當老婆的本分。」

以現今的角度來看,信長這樣說恐怕會被控訴歧視女性和大男人主義吧?不過在那個時代,比起「男尊女卑」,「男外女內」的價值觀早已根深蒂固,夫妻各司其職,以維持家庭的安穩,這樣才能為主君效忠奉公。行文到了最後還有一小段文字,顯示了信長少見的一面:

「這封書信你記著也要讓秀吉好好讀!」

所以,其實這封信是信長藉著回覆寧寧,順勢把話帶給秀吉,讓他知道自己的立場,也避免君臣當面談家務事的尷尬。況且,那時候的秀吉也忙著近江等地的平定戰,根本不可能為此特意趕到安土來接受訓誡吧!

無論如何,這封書信的存在雖然不能幫助我們斷定,信長是否也會介入其他家臣的家務事,但起碼可以推斷信長也不是只知道要「天下布武」、不食人間煙火的戰爭機器,他還是擁有不為人知的溫情一面。

談完織田信長調解秀吉與寧寧的婚姻問題,接下來再來談談室町戰國時代女性的婚姻觀及權利。

不少讀者應該會以為,當時正值亂世,男人在外打仗,女人持家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或者會先入為主的認為,古代的女性都只能當弱者。其實配合文學作品來看,當時的婚姻觀念比較開放,日本女性享受的自主自由及權利,雖然不能與現代相比,但放眼日本歷史,卻是相對多的,至少比江戶時代的女性更加自由奔放。

例如,當時的女性只要符合一定條件,便可以隨時改嫁、再嫁,即使是拋夫棄子,也不會受到街頭巷議。而且,這些都受到當時戰國大名的法律保障,是合法合理的正當行為。

那麼,所謂的「一定條件」是指什麼呢?

例如伊達家的法律規定,婦人希望離婚改嫁,必須通知自己的父母、兄弟及丈夫本人,而且理論上不一定需要丈夫同意批准才能離婚,只要通知對方和第三方(證人)知情便可,所以只要做好聯絡工作,武士家的女性成功離婚的機會是很大的。

當時的觀念,可以說是追求夫妻相敬如賓、互惠互利。若男人沒有出息、或者不做好丈夫的本份,妻子便可以隨時離開;相對的,夫方也可以用同樣理由、同樣手法提出離婚。反過來說,如果沒有知會對方,又或者知會的一方反悔、否認提出過離婚,一旦被揭發,證據確鑿,那便有可能受罰。

因此在戰國時代,武士家的女性藉著各種理由轉嫁、改嫁的例子十分多,著名的有德川家康的母親阿大、織田信長的族妹(或親妹)阿市等等不勝枚舉。不過值得留意的是,她們並不只是任人擺布的工具或旗子,在改嫁時她們可以提出各種條件,作為改嫁的籌碼,這些在當時基本上都是獲得尊重的。

以上的規定主要是針對武士家庭,但這種習俗其實在一般農村百姓間也很常見。在當時的民間,勞動女性比男性的多,男性耕作之外,還要負擔領主、村落的夫役,甚至充當士兵,所以日常生活上的持家操勞,主要都是女性,甚至在城下町、市場出店擺攤也不乏女性的身影,這種社會環境也成為女性具備自主意志的背景因素。

另外,當時不少地方的風俗存在「打後妻」的做法。所謂「打後妻」,就是丈夫因為移情別戀,想休妻再娶。當時的妻子知道後,元配會向對方下戰書,為面子而戰,有時會因為夥同娘家、好友等上門助陣,引發群毆,甚至發生命案也是十分常見的狀況。 

日本戰國時代「打後妻」的風俗。(Source:Wikipedia

這個風俗一直到江戶時代也仍然存在,在這種情況下,引起事件主因的丈夫是不能介入干涉的。因為當時的人認為,那是女性為了尊嚴及面子拚盡全力的「戰爭」。

然而,這些女性如此自主的行為,嚇壞了當時來到日本,將婚姻視為最神聖、視離婚為不可理喻的耶穌會傳教士,他們回報教會時,還專門特寫這個問題:

「日本的女性不重視童貞,即使不是處女,她們不會失去名譽,也不會失去結婚的權利。」

「在日本,女性很多時候主動向丈夫提出離婚。」

當然,各地區的戰國大名法規各有參差,不一定規定的那麼清楚,也不一定都管的那麼仔細,很多時候還是將處理權限交給夫婦雙方的家族,或者所屬的村落長老自行處理,大名不會主動干涉。然而,這可說是當時日本人的真性情,與現今大眾對日本人的形象明顯有所落差。

隨著江戶明治時代後的思想解放,女權逐漸被重視之下,日本女性對婚姻的觀念也相對自由自主,彷彿又有點「回到原點」的感覺呢!

更多好故事請加入故事訂閱☞☞https://pressplay.cc/gushi.tw 
胡 煒權

胡 煒權

香港長大,曾遊走各大網路論壇討論戰國史,大學畢業後,到日本研究日本戰國史,剛出了《明智光秀與本能寺之變》,接著要寫《戰國織豐時代史》,日夜與筆電共寢眠,但仍不忘健身、旅遊。
胡 煒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