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九州戰國史上,驚天動地的一戰——耳川之戰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天正六年(1578)11 月 12 日的「耳川之戰」一直是九州戰國史上其中一場重要的戰役。

然而,跟之前談過的木崎原之戰、沖田畷之戰,以及戶次川之戰一樣,這幾場關乎薩摩島津家稱霸九州的戰事到江戶時代,成為勝利者薩摩藩教育藩士的教材,加上同時代寫成的軍記、以及以這些材料為基礎而成立薩摩軍流大力宣傳之下,這些戰役便被不斷粉飾,膨脹。

這次我們繼續以史為基礎,重新談談這場有名戰役的虛實。

簡單來說,耳川之戰有兩個起因,兩重意義。

起因之一,是關於伊東家的前途問題,之二則是土持家的去就問題。島津家在木崎原之戰打敗南日向的伊東家,當時北日向的最大勢力土持家也響應島津家的行動,從北面入侵伊東家的領地,終於伊東家大敗,接著連續受到島津家攻擊,伊東家無力抵擋,終於被趕出日向,只好跑到姻親大友宗麟處求助。伊東家舉家投靠大友宗麟後,理所當然的要求大友家出兵協助報仇。於是,島津家與大友家之間便種下對立的種子。

另一個起因,則是土持家的去就問題,這也與伊東家息息相關。島津家趕走伊東家後,北日向的土持家當家土持親成以協助阻擋北鄰的大友家侵擾為條件,主動提出臣服島津家。土持家早在室町時代初已在北日向的縣(今宮崎縣宮崎市)及財部地區(今宮崎縣高鍋町)紮根,但長期活在北鄰大友家的陰影下受盡壓迫,南方又有伊東家,被迫跟隨大友家,接受他的指揮。現在島津家強勢崛起,打敗了南鄰的伊東家,成為土持家的新鄰居,「識時達務」的當家.土持親成立即果斷轉身。

大友宗麟畫像

但這個舉動直接挑動大友家的神經,大友家高層當然要求土持親成回頭是岸,但在土持親成心意已決的情況下,大友家便開始對土持用兵,不到一個月便討平土持家。

在大友家的眼裡,這是自己「清理門戶」的行動,但站在剛收了「新手下」的島津家的角度來看,則是被狠狠的打了一巴掌。於是,在伊東家之上,土持家的問題在大友家與島津家的關係上又劃下狠狠的刀傷。在這個時候,大友家的另一個舉動又使得問題變得複雜起來。

在統治土持家舊領的方針上,大友家內部存在兩個方向,一是如一貫的做法,大友家派人去管理,二是已將當家之位讓給長子大友義統的大友宗麟打算將計就計,在土持家的領地上實踐「天主教王國」之夢。當時已經準備受洗入教的宗麟為了避開家臣、一族的反對聲音,於是利用盯上了土持家的領地,作為他的實驗場,這方面也得到長子義統的了解,本無問題。

真正的問題是,自從宗麟決定在土持領(一部分地區)實行「天主教王國實驗計劃」後,大友家對伊東家的事已經沒那麼執著,可以說,大友家當時更熱衷於確實地吞下土持家的領地,為日後與島津家兵戎相見做準備。從史料上我們看不到大友家反對宗麟的私心行動,實際上大友家的總方針是兼併土持家的領地,與宗麟的計劃沒有任何抵觸,後來與島津家一戰也是大友家的整體意志,並非單單為了幫助宗麟「建國」而做,這是很多書及文章沒有搞清楚的部分。

不管大友家是怎麼想的,在島津義久來看都是被打臉的行為,自打敗伊東家以來,氣勢一時無兩的島津家如果遇到更強的大友家便示軟默然的話,對於島津家的將來是百害而無一利。但島津義久也明白,大友家的強大不是伊東家或從前薩隅兩國內戰的敵人可比,因此,虔誠的島津義久在出戰前一直向領內各地的神社、名剎祈願,希望能順利一舉打敗大友家。

換言之,島津家內部對於跟大友家作戰,一開始其實沒有把握。可是也不能讓大友家就這樣予取予求,於是島津義久也作出行動,在位於日向國正中間的高城做好防禦,再看大友家的行動。

九月底,這時的大友家已決定確實地拿下北日向的控制權,必要時再跟島津家邊戰邊交涉,盡量避免出大事。大友家起初的目標是拔掉島津家手上的高城(當時只有數百人守城),將島津家迫回南方,若成功的話再聯絡南日向的伊東家餘黨,進一步打壓島津家,順便為伊東家報仇。

島津義久深知大事不妙,同時也很擔心會輕率誤事,在九月知道大友家有行動後,足足用了一個半月才到達高城附近的根白坂,可見義久的心境,與其說游刃有餘,不如說擔心重重,如臨大敵。

到了開戰前,兵力約兩萬至五萬(諸說)的大友家得知島津家精銳盡出,一邊聯絡肥後的相良義陽從肥後南下騷擾島津家(但很快被打敗),一邊派使者跟島津義久談判,避免決戰。但已經到達戰場附近的義久已是騎虎難下,拒絕了大友家的提議,於是兩軍便在高城山下的高城川(島津稱為「耳川」,大友稱為「美美川」或「高城川」)交戰。

「耳川之戰」

說到這,又會有人想起島津家所謂的「釣伏」戰法,即詐敗引敵進攻,再圍殲的戰法。

然而,從島津家當時的原始史料(大友家方面沒有詳細的記述)來看,除了確認隨軍作總參謀的島津義弘在決戰前數日佈置民兵於大友軍東側附近的松原作騷擾行動,引起大友家一時混亂外,沒有異樣,其間因暴風雨天氣,雙方也停止交戰,轉為對峙,而大友軍仍然對高城進行包圍。換言之,大友軍在當時已處於前後被夾的不利形勢。

或許是這個原因,大友軍等天氣轉好的 11 月 12 日便早早主動挑起決戰,向對岸的島津軍展開強攻,島津軍的先鋒遭到重大打擊(後世的薩摩藩扭曲真相稱這些先鋒為「釣伏戰法」的「誘餌」),戰後較早期的島津家史料稱當時島津軍內「足輕以下陷入混亂」,為了挽回戰局,島津義久也下令全軍押上,與大友軍進行殊死戰。

而早前被義久安排去支援高城防守的島津家久也在稍後趁包圍放緩下突破出城,下山從側面攻擊正在血戰的大友軍,最終大友家在戰鬥近六小時後難以支撐下潰敗,在島津軍追擊之下,大友軍死傷慘重,參戰的中高級將領多數戰死,可謂是「大友家的長篠之戰」。

耳川(高城川)(Source:パブリック・ドメイン

大友軍大敗的消息傳到後方的大友宗麟那裡後,驚慌失措下立即帶著傳教士轉身逃亡,但唯獨命人一定要將天主教的聖物及用品一併帶走,又安慰傳教士說,在血戰中戰死的將領裡,有不少是反天主教的人,現在他們戰死,以後推行天主教化將更為容易。又在逃走時不忘向天主行禮,感謝天主賜其苦難。

不論大友宗麟如何安慰傳教士們,可以確定的是,這一場大敗後大友家便由盛轉衰。西面有趁火打劫的龍造寺家,而島津家也在六年後北上,發動侵略大友家的戰爭。而諷刺的是,島津家在這場大戰旗開得勝,八年後的天正十五年(1587)也在同一個地方被豐臣秀長率領的豐臣軍殺得大敗,不久後便被迫向豐臣秀吉投降,結束了島津家席捲戰國九州的輝煌歲月。

 

更多好故事請加入故事訂閱☞☞https://pressplay.cc/gushi.tw
胡 煒權

胡 煒權

香港長大,曾遊走各大網路論壇討論戰國史,大學畢業後,到日本研究日本戰國史,剛出了《明智光秀與本能寺之變》,接著要寫《戰國織豐時代史》,日夜與筆電共寢眠,但仍不忘健身、旅遊。
胡 煒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