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詩劇場的發源地──德國慕尼黑室內劇院的黑歷史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作者:彭靖文

從喜劇院到慕尼黑室內劇院

德國慕尼黑室內劇院的前身叫做喜劇院(Lustspielhaus),原本屬於私人經營,後來為了提升吸引力增加票房,特別從柏林重金禮聘藝術總監尤金.羅伯(Eugen Robert),在 1912 年劇院便由喜劇院改名為慕尼黑室內劇院(Münchner Kammerspiele)。

Kammerspiele 德文字面上的意思是在小空間裡的演出,實際上是指小編制的行政策劃團隊利用有限的資源,做出精緻的寫實主義戲劇或卡巴萊音樂劇(Kabarett,又稱小品劇)演出。

戲劇大師布萊希特(Bertolt Brecht,1898-1956)也在此發跡,並從此聲名大噪,成為二十世紀西方戲劇史最重要的戲劇家之一,德國慕尼黑室內劇院也因此成為了史詩劇場(epic theatre)的發源地,甚至是希特勒的最愛。

布萊希特(Bertolt Brecht,1898-1956),
被譽為戲劇大師,獲獎無數。(Source:Wikimedia

「辛德勒的名單」室內劇院版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時,奧圖.法肯貝格(Otto Falckenberg)進入慕尼黑室內劇院成為駐院導演;戰爭結束前夕,1917 年九月開始擔任藝術總監,直到 1944 年二戰納粹時期即將結束之際,他在任的這段時間被稱作奧圖.法肯貝格傳奇時期。

納粹統治初期,幾乎全體的演職人員都因追求創作自由或因生命安全受到威脅,而紛紛辭職離開德國,但奧圖仍堅守總監的崗位,還曾數度協助收到拘捕令的猶太裔演員、職員、行政總監逃亡,將他們偷藏於私人座車,開車越過第三帝國邊境。

然而,在納粹嚴密的監控下,奧圖很快地就被當局逮捕,一份納粹高階軍官的調查報告寫道:「以他(奧圖.法肯貝格)個人的政治立場,他完全沒有理由繼續當總監,但考慮到他身為非凡傑出的導演和劇院總監廣大的名聲和影響力,加上現在受到嚴密監視,要從事不軌的政治意圖是不可能的事情。」

雖然最後奧圖被無罪釋放,但今後他必須面對充滿監視系統的慕尼黑室內劇院。在他留下的筆記中寫道:「今天我在劇院說過的話,明天就會被寫成報告出現在柏林納粹總部辦公室的桌上。」

因白人的羞恥而做的政策

2015 年,Matthias Lilienthal 帶著各界的期待來到慕尼黑室內劇院擔任總監,他甫上任之際就發布「破破爛爛公寓計畫」(Shabbyshabby Apartments),並向國際公開徵件,邀請各國藝術家進駐在慕尼黑租金最高的黃金地段,並在廣場上設置為期四週的帳篷小屋,同時也以每晚 35 歐元的票價讓觀眾體驗夜宿,再加上劇院員工餐廳的簡易晚餐,試圖以此引起房租不斷飆高的輿論。

Matthias Lilienthal 於 2015 年開始到慕尼黑室內劇院擔任總監。(Source:Wikimedia

但他最令人瞠目結舌的大膽嘗試是實現了「工作人員人口組成正義」,他秉持著「既然慕尼黑城市的人口組成有 40% 是移民背景,那麼為什麼在劇院裡不能擁有 40% 移民背景的員工?」的想法,招募了許多具有移民背景的職員。

由於大部分公立劇院的演職人員組成有 90% 以上是白人,在不開除既有員工的前提下,他設立了和他任期一樣久的五年計畫,一個以難民、移民為主的企劃辦公室,並招募難民演員成立第二個附屬於劇院的劇團 Open Border Ensemble,讓這些難民演員自己演出自傳性質的故事。

這些大刀闊斧、大膽創新的嘗試引來德國各地藝文界人士一片叫好,卻不被慕尼黑觀眾、傳媒和原本在劇院工作的藝術家們接納。於是乎,票房慘跌、明星導演求去、代表慕尼黑保守中產階級的南德日報(Süddeutsche Zeitung)也強烈批評,在強烈輿論壓力下,慕尼黑市議會決定不續聘Matthias Lilienthal,也就是說他只能做到合約到期的 2020 夏季劇季結束為止。

對於此事 Matthias Lilienthal 的態度非常堅定,他說: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要一次讓大量移民背景演職員工進劇院?我跟你們說,我從1980 年代中期開始在德國和瑞士市立劇院工作,這三十多年來市立劇院的大門從來沒有為非白人敞開過,有些單獨的特例但絕不是常態。

在慕尼黑室內劇院當總監是我這輩子做過最高職位、擁有最多資源的一次,我在這裡能把劇院大門為非白人打開五年,我用的方法很激烈,是因為我希望能夠引起德國市立劇院界重新思考這個議題。

有些人說我有身為白人的羞恥[1],我有,我真的有,當我看到和我從 1980 年中期一起開始擁有劇場夢的非白人朋友們,他們從來就沒有擁有過實現夢想的機會,我就覺得,這輩子如果有機會的話,我一定要為他們做些什麼。

2020 年,Matthias Lilienthal 便會離開慕尼黑室內劇院,屆時劇院是否會回到市議會預期的「在一定範圍內讓多元文化進入劇場的嘗試」,就讓大眾拭目以待。

德國慕尼黑室內劇院。(Source:Wikimedia

[1] 白人的羞恥:white shame,常見於後殖民理論,指生長於第一世界的白人對於他們所擁有的豐厚資源直接或間接建議在剝削第三世界非白人地區的羞愧。

本篇文章由國家兩廳院與故事共同製作。
2019 TIFA 慕尼黑室內劇院《夜半鼓聲》Drums in the Night

演出時間|3/8(五)19:30、3/9(六)19:30、3/10(日)14:30
演出地點|國家戲劇院 (臺北市中山南路21-1號)
演出票價|600/900/1200/1600/2000/2500
購票連結►https://bit.ly/2rw9pDF
更多好故事請加入故事訂閱☞☞https://pressplay.cc/gushi.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