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是「狼人」

Print Friendly

二次大戰末,德國即將戰敗的跡象再也無法掩飾之時,希特勒諭令全國勇敢的人民,不論年紀與性別,組成民兵團,對「叛國者」處以私刑。參加這些兵團的人,在戰後有個別稱,叫做「狼人」。

德國媒體《明鏡》(Spiegel)記者寇特・雪尼本(Cordt Schnibben)的父親是當時的狼人之一。雪尼本在 2014 年的一期雜誌中,做了一個專題報導「我的狼人父親」,報導提及當時的時代背景、希特勒、高層軍官的計劃、以及戰後的審判和謊言。《明鏡》也將整個故事,以多媒體的形式呈現在網路上。

1952 年出生的雪尼本在報導中提到,他曾問他的父親有關希特勒政權之下的生活景況。他父親總是為希特勒的理念提出辯護,雪尼本從來沒有機會知道他父親在 1933 年至 1945 年間到底做過什麼事情。直到他在歐登堡國家檔案館,從五大箱文件中爬梳出當年的事情。

10277548_419473764859680_4965062373192223360_n
《我的狼人父親》專號

五箱的文件,讓他得以一窺雙親的內心深處:在雪尼本還沒有出生以前,他們的想法、他們的言行,他所摯愛的雙親人性泯滅的那個部份──他的母親曾是一位納粹模範母親。

他的父親曾經謀殺過一位農夫羅根(Willi Rogge),只因為該名農夫拒絕喊「希特勒萬歲」、以及為英軍進駐德國而歡欣鼓舞。羅根死時,身上掛著牌子,上面寫著「叛國者,格殺勿論」。

戰後,雪尼本的父親站上了被告席,在「依法行事」、「戰爭責任」、「大環境」等詞藻的掩蓋下,雪尼本的父親和其他三名同夥沒有被判處「謀殺」、或是「傷害致死」的罪刑。從法庭審理的文件、以及許多檔案資料文件中,雪尼本意識到:他的父親在法庭上說謊。

整個故事的披露,對雪尼本而言,是面對自己被兩名聲名狼籍的混蛋撫養長大的事實。這也揭露出當時德國法庭對於「小納粹們」在裁量刑責的不正義。

雪尼本表示,他希望透過這個報導,釋放在自己內心已久的掙扎。讓他良心不安的是,他未曾在雙親在世時,具體地正面質疑他們的信念、對希特勒的信仰。卻一直等到父母親皆辭世後,才將這些公諸於世──他認為,這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http://www.spiegel.de/politik/deutschland/nazi-werwolf-spiegel-reporter-schnibben-ueber-seinen-vater-moerder-a-963465.html

http://www.spiegel.de/spiegel/spiegelblog/mein-vater-ein-werwolf-cordt-schnibben-ueber-nazi-eltern-a-963933.html

原文刊於:觀念座標
 
觀念座標

觀念座標

觀念不只是認同表態,也是價值的確立,理性分析的抉擇:透過資訊瞭解世界,我們追尋觀念的理路,試圖描繪知性的座標。
觀念座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