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田信長是相撲迷!?戰國大名們積極舉辦相撲活動的真實原因是?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序、青年信長的日常嗜好

以下是記載在《信長公記》的一段小故事──某日,甲斐國的戰國大名武田信玄,詢問一名來自尾張名叫「天澤」的天台宗僧侶,希望能得知關於織田信長的底細。

信玄對天澤說:「請你鉅細靡遺地告訴我信長的行事作風。」

天澤說:「(信長)每朝都會騎馬,也會練習火繩槍,師從橋本一巴;此外,聘請市川大介為自己指導弓術,又時常跟從一名叫平田三位的人學習兵法。空閒的時候,信長也經常放鷹狩獵。」

接著,信玄又繼續追問天澤,想了解信長的其他嗜好,天澤便說信長還喜歡跳當時十分流行的幸若舞,但是只會跳其中一首名為《敦盛》的曲子,一邊唱,一邊跳。

不少信長粉都曾聽過以上的小故事,先不論《信長公記》的作者太田牛一為什麼要加入這個故事,以及其可信性有多高,但我們姑且可以暫時選擇相信,因為天澤的介紹中,除了幸若舞之外的日常嗜好,如弓、火繩槍和兵法都跟軍事有關,而放鷹狩獵則屬於當時武士們的典型活動,並且都象徵著武士勇武的形象。

《信長公記》是部半傳記式的回憶錄,由織田信長舊將太田牛一(和泉守)所作。(Source:Wikimedia

另外,除了上述的活動,信長還喜歡茶湯以及相撲──本文的重點便是談談相撲與信長之間的因緣。

在這之前,先簡單介紹一下古代至信長時代的相撲。

二、相撲的起源

「相撲」(SUMO)又寫作「角力」、「角觝」,其歷史可以追溯到日本的神話時代。過去的考古,曾出土了不少製作於古墳時代,呈力士形態的埴輪土偶。雖然這些力士土偶與現代的相撲手大為不同,但可以說角力搏擊活動早在沒有文字的古墳時代就開始盛行。

而在歷史學上,《日本書紀》、《播磨國風土記》等神話故事也有提到各地神明通過相撲角力來分勝負,決定誰服從誰。

在真實的歷史文獻上,力士開始進行角力的記錄大概可以追溯至公元八世紀左右,而且有兩個主要的發展途徑。

首先,早期的相撲其實是一種宗教活動,專門在神社、佛寺舉行定期的祭祀活動上為神明提供娛樂,被稱為「神事相撲」。另外,文獻中也記載著寺社遇上大旱時,也曾舉行「神事相撲」,祈求神明賜雨。

另一條發展途徑,則是源自於古代王朝時代軍事訓練的項目之一,朝廷會向全國各地徵求孔武有力之士到京城,又或者派出「相撲使」下鄉物色,若有合用者便會編入衛府,成為國家軍隊的特種兵。後來,隨著外敵減少,王朝制度弛緩,衛府的必要性下降,相撲角力之士則作為宮廷活動的表演者,為天皇與貴族獻技,這種表演便是著名的「相撲節」。

以上分別來自民間與宮廷的早期相撲,都與現今的大相撲不太相同,既沒有負責判別勝負的判司,也沒有使用劃定比賽範圍的土俵。換句話說,中世紀時代的相撲與現代的大相撲其實是神似而形不似的兩樣活動,這點值得特別留意。

三、武士時代的相撲

武士於十一世紀急速崛起後,只花了一個世紀半的時間便從藤原氏與天皇的手中,掌握國家統治的權力。源、平、藤原為首的高級武士以軍事貴族的身份奉效朝廷,尚武至誠的精神成為了一個身份認同的憑證。因此,鎌倉時代以後的武士大多崇尚練武,其中一個練武的方式便是相撲。

相傳,開創鎌倉幕府的源賴朝被平清盛放逐到伊豆時,便讓家臣在閒暇時比賽相撲以作為消遣。幕府成立之後,仍然會定期讓御家人在殿前進行相撲,當作娛樂。

〈相撲繪〉,歌川國貞所作。(Source:Wikimedia

這裡要留意的是,那時代的相撲並不是武士的專利,自鎌倉幕府以後,各時代舉行的相撲大會都混雜了武士和各地的力士前來一試身手,而這些力士很多都是出身民間,只是因為應召離鄉來討生活而已。

此外,另一邊的神事相撲也繼續在民間各地舉行,而且慢慢發展成一種類似今天賣藝募捐的活動。雖然,神社和寺院的本意是通過神事相撲以娛樂神明,但隨著時代發展,寺社也開始想到借助神事相撲來吸引附近的百姓前來觀看,然後收取觀賞費,充當日常開支或修繕費。

以上可見,較為原始的相撲早在信長時代前,就已在日本各地的不同階層間十分盛行,並非只有信長獨鍾於此。而且,除了信長之外,我們也能從一些文獻裡看到其他戰國大名如長宗我部元親,還有後來的豐臣秀吉也都曾舉行過相撲活動。可以說,到了戰國時代,舉辦相撲活動的其中一個管道,便是統治一方的戰國大名。

那麼,為什麼大名們要組織相撲活動呢?接下來將重新請出信長作為例子,為大家介紹說明。

四、信長與相撲

令人意外的是,信長與相撲的因緣反而較其他大名來的晚。本文開頭提到,信長早在青年時代便與騎馬、弓術和火繩槍形影不離,而信長最早的相撲記錄則要等到他征服了近江南部之後,大約在 1570 年代才陸續出現。

元龜元年(1570)三月,信長征服南近江後,便下令招募近江國內的力士好手前來進行競技,稱為「上覽相撲」。

根據《信長公記》的記載,後來信長又在天正六年(1578)、天正八年(1580)和天正九年(1581)舉行了最少五次的相撲競技大會。其中在天正六年八月於安土城下(具體地點不詳)舉行的相撲大會更召集了一千五百名力士前來參加,比賽時間更長達十小時。

雖然,《信長公記》裡並沒有列出所有力士的名字,但是從書中提出的部分相撲力士的名字來看,既有部分是屬於武士,也有一些是沒有苗字的普通民眾,如「百濟寺的鹿」、「地藏坊」、「荒鹿」等。

雖然沒辦法知道他們的底細和來歷,但在《信長公記》的相關記錄裡也看到了一些名字相仿,或者苗字相同的人物,均出現在這五次相撲競技裡,這可能也暗示當時有家族以相撲為業的可能性。然而,綜合以上各式各樣的名字混合出現,反映當時的相撲還沒有職業化和專業化,仍然是由不同出身的人從四方八面慕名參與。

那麼,信長舉辦相撲活動就是為了「看肉」嗎?

當然不是。其實信長(包括其他大名)是希望通過舉辦相撲活動,吸引當地隱藏於民間的能人異士現身,與古代王朝時代一樣,當大名找到合適的人選時,便會招攬成為自己的家臣。

以信長為例,他在這五次相撲大會裡,便有鯰江秀國和青地與右衛門被信長收為家臣。起初,信長先任命他們為「相撲奉行」(具體職務不明),後來又分派兩人到不同工作崗位奉公。

由此可見,信長選擇在新征服的「近江」多次舉辦相撲活動,便是因為他對近江國的掌握程度尚算不足,於是反覆通過相撲來吸納家臣。從上述的鯰江秀國和青地與右衛門的名字來看,大概是當地的小領主,而且鯰江家據傳更是六角家舊臣。

由此可見,舉行相撲大會的另一個目的,便是要招募前領主六角家的遺臣改投自己旗下,既可以繼續補充人手,同時也可安定領國的統治,更可以增強地方的向心力,可謂一石三鳥。

當然,站在相撲力士的角度而言,如果能夠讓當地最大的領主收為家臣,生活和功名也算是有所歸依,可以說是拚得立身出頭之日的最佳機會,對雙方來說是互惠互利的事情。

天正六年(1578年),織田信長在安土城觀看相撲。(Source:Wikimedia

我們常拿信長任用出身民間的秀吉為家臣的例子,以肯定信長不計較出身、用人唯才。然而,這當然有片面、誇大之嫌,因為其他大名也有類似的例子,而且從上文來看,信長不只是獨寵秀吉一人,而是用不同方式持續地吸納人才,為己所用。

以上所見,直到信長時代為止,除了神事相撲外,由大名組織召集的相撲會,就本質和形式均不是武士的專利活動,反而是讓出身草莽的民間人士抓住改變命運的一條繩索,對帶動社會階層流動上產生一定的作用。當然,這個流動之所以能夠發生,與戰亂時代急需人才,以備不時之需的客觀環境脫離不了關係。

因此,到了太平安定的江戶時代,相撲便逐漸走向專業化,形式和用途上也慢慢傾向娛樂為主要目的,成為今時今日讓日本國內外人士慕名觀看的大相撲基礎。

更多好故事請加入故事訂閱☞☞https://pressplay.cc/gushi.tw

胡 煒權

香港長大,一橋大學博士,專攻日本戰國史。先後出版了《明智光秀與本能寺之變》和《日本戰國織豐時代史》,即將於 2019 年出版《解開天皇秘密的 70 個問題I.II》(時報出版),續作為《解剖織田信長》(聯經出版)與《豐臣西軍與關原之戰》(遠足文化)。日夜與筆電共寢眠,但仍不忘健身、旅遊。
胡 煒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