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民主變成民粹──政策買票是如何殺死雅典的民主?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民主體制可能會遇見什麼樣的困難與挑戰呢?從今天的故事裡我可以直接講結論。

民主政治最大的挑戰有兩個:第一個是專制威權的外敵、另一個是內部貪得無厭的人民。

…..不是我在說,你不覺得一整個眼熟嗎??

首先我們先講講外敵吧。

後來,梭倫果然達成了最重要的民主改革。在之後幾個統治者的繼續改革下,當時的雅典已經擁有權限非常大的公民大會(有點像現今的公投)、500 人會議(現今的代議體制)和陶片放逐制(把被視為公敵的人逐出雅典,可惜現今沒這東西)。

但是好日子才沒過多久,遠方靠杯強大的波斯就過來惹~

陶片放逐制所使用的陶片(Source:Wikimedia)

事實上,波斯其實在當時是一個非常進步的國家。

在奠基人居魯士東征西討下,波斯終於成為一個前所未見的大帝國。而被他夢見「伸出兩隻翅膀、分別遮住亞細亞與歐羅巴」的繼承者大流士,則建立了完整的地方政治體系。他設立了省長掌管民政、建立皇家大道改善交通。

但是治理得好、與想要被統治完全是兩回事。

原來,在波斯西部與歐洲接壤的地方,那塊名叫愛奧尼亞的地方雖然是波斯的屬地,但是上面的居民大多都是希臘人。西元前 499 年,這個地方爆發了起義想脫離波斯統治。愛奧尼亞的希臘人向希臘城邦求救,接到同胞呼救後,雅典提供了軍事援助。波斯為了反制也開始入侵希臘,東西文明大戰便揭開了序幕──

當然,整個波希戰爭的故事非常多。

像在馬拉松開戰前,雅典將軍米太亞德那段振奮人心的發言;戰勝後,連跑 42 公里回去大喊一聲「我們勝利了!」就倒地斷氣的信使菲迪皮德斯;要求貢獻「土與水」表示臣服,卻被回一句「好啊井裡很多,自己去拿」就把波斯使者丟到井裡的斯巴達人;還有最霸氣的斯巴達戰士,當波斯人對他們說:「我們的弓箭能遮蓋太陽!」

斯巴達人說:「那我們就在陰影下戰鬥!」

《一個斯巴達女人正在給兒子盾牌》,此圖由法國畫家
Jean Jacques François Le barbier於1805年所繪
(Source:Wikimedia)

波斯來了,波斯被幹爆了。

但這場戰爭也造成了之後希臘內戰的開端。大家如果有看過《三百壯士》的話都會覺得斯巴達人好像很屌,但其實戰爭才打了沒多久,斯巴達人就不玩了,而它所帶領的「伯羅奔尼撒同盟」各盟國也紛紛退讚。雅典為了獨自撐過波斯入侵,只好自主組成一個「提洛同盟」。

波希戰爭後,雅典變成提洛同盟的霸主。

但是在戰爭結束後,雅典非但沒有解散這個同盟,還利用同盟的共同資金,把整個城市建的美輪美奐。而這一切,都要從當時的雅典將軍伯里克里說起──

因為在那個時候有個人遠遠比他更受歡迎,而這個人就是貴族派的代表,客蒙。

人都是外表的動物。雖然兩個人都是美男子,不過唯一的遺憾就是伯里克利額頭有點長,所以他的雕像總是戴著遮蓋額頭的頭盔,但是,嘴巴很賤的人直接給他取了個綽號,叫他「海蔥頭」。

唯一的遺憾就是伯里克利額頭有點長,所以他的雕像總是戴著遮蓋額頭的頭盔,但是,嘴巴很賤的人直接給他取了個綽號,叫他「海蔥頭」。

另外,伯里克利的長相也有點像先前的雅典僭主庇西特拉圖,這也讓大家對他的為人多了一份擔憂;另外,他的家族是有名的「受神詛咒的家族」(上一集血洗雅典娜神廟,就是他的祖先帶頭殺進去的),而人家的爸爸則是馬拉松會戰的英雄。他不但用自己的巨大家產每天向雅典的窮人供應伙食、發冬衣。

憑伯里克利的家產,根本沒辦法跟客蒙抗衡。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伯里克利只剩一條路能走了──利用大家的公款收買人心!

許許多多的看戲、會餐、遊行不但免費,有些甚至還有津貼;由於不能直接給遊手好閒的人錢,於是他便開始大興土木,木工、石匠、染匠、浮雕工,所有人都開始有了工作,一座座建築拔地而起。

從以前的故事裡,我們好像就看見現今臺灣為什麼會出現這麼多蚊子館的原因。只是雅典當時建造的,是整個古雅典美學的登峰造極之作,有名的帕德嫩神殿就是建造於這個時期的。

最屌的是當別人指責雅典侵吞公款時,伯里克里竟然還可以很大聲的回嗆:「雅典替大家擋住了波斯,你們啥都沒幹就只是出點錢而已,雅典花一花又怎麼了?我們雅典才不欠任何城邦的錢咧~」

雅典當時建造的,是整個古雅典美學的登峰造極之作,有名的帕德嫩神殿就是建造於
伯里克利邀買人心的時期。

這一切都引起原本希臘城邦的霸主──斯巴達的憂心與恐懼。

西元前 431 年,以斯巴達為首的六萬重裝步兵入侵雅典,不久後雅典更爆發了恐怖的瘟疫。伯里克利也染上了疾病,渾身膿包、手抓護身符,在高燒流膿中喪失了自己的生命。

伯羅奔尼撒戰爭打了將近 30 年,這場被評為「古代希臘世界大戰」的戰爭,最後以雅典的慘敗作結。當雅典投降時,它已經從輝煌的世界中心轉變為城池破碎、難民滿目、饑饉橫生的城市。在長笛樂女的笛聲中,斯巴達人興高采烈的推倒雅典的防衛長牆,心想:「這一天,是希臘人自由的開端。」

當然,自不自由每個人都說的不同。但我們要如何評價伯里克利呢?

從雅典人的角度來看,他是黃金時代的締造者、真正的明君;從同盟國的角度來看,雅典自稱「民主」,但對待盟友的方式卻比寡頭的斯巴達更霸道;但對外邦那些原本沒有話語權的普通老百姓來說,伯里克利可能又是為他們帶來自由與正義的天使了。

一切只能以這句話作結:松鼠地獄與狗狗天堂,說的都是同一個地方。

隨著伯羅奔尼撒戰爭的結束,希臘時代也就此告一段落。

斯巴達沒有辦法橫行太久,因為很快的就有新的挑戰者出現,下次要出現的,就是另一個大帝國的締造者──馬其頓亞利山大帝的一生。

更多民主走向毀滅的故事:〈是誰把權力交給了獨裁者?二十世紀,三個讓民主國家死亡的魔鬼交易

神奇海獅

神奇海獅先生,漢堡大學歷史碩士。
往研究之路狂奔十年之後,發覺自己的志向是天橋底下說書人;
研究的是共產黨、過的卻很資本主義;
擅長的是中世紀、卻離不開現代科技;
說嚮往自然、蚊子卻特別愛叮。
總之是一個,集各種矛盾衝突元素於一身
卻可以泰然與之共處的一個人。
神奇海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