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投草屯奇談:一包雞胗竟然毀了一個家族的風水?

Print Friendly

「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陰德五讀書」

曾有一部改編自倪匡小說《風水》的電影《衛斯理之霸王卸甲》,內容大致是兩個風水大師發現一個霸王卸甲的名穴,但由於師兄野心勃勃試圖掌控天下,師弟唯恐天下大亂,遂打算破壞該穴,但不幸被師兄知道,遭到追殺。兩人的紛爭延及後代,雙方人馬展開你死我活的風水寶地爭奪戰。這電影充分展現出漢人依賴風水術以興家邦、以改命運的世俗文化。

這種地理、風水的概念,早在戰國時期就已經開始,1975 年考古學家在中國湖北省雲夢縣西的睡虎地發掘一批秦簡,這批秦簡中的《日書》中,透露當時的人在選擇居住場所時,就有選擇良辰吉日之觀念。到了漢代,這種風水的概念開始形成理論基礎,也逐漸發展出各種學派,此後經歷了中古時期、唐代,到了宋代,甚至出現許多風水大師。值得一提的是,宋代由於理學發達,還出現以理學反對和贊成風水術之兩種對立說法。總之,風水從宋代不斷擴展後,逐漸成為漢人文化的一部分。

工匠的復仇

從風水盛行的習俗看來,住宅中的居家環境、位置、房屋設計,乃至家具擺設都有一定的風水理論。這些專門的風水知識有賴專門的地理師來處理。只不過,較為特別的是,風水知識甚至細緻到房屋的用材尺寸,其皆具有一定的規格,而這種必須能同時具備風水與造屋兩種知識的專門技能,便只有匠師一職才會有了。

其實從「工匠專用的捲尺」便可以稍微窺探匠師一職的風水文化。捲尺上,很明顯地可以看到尺寸有其對應之各種吉凶之事,這樣的尺又稱為「魯班尺」,多運用於「陽宅」,與其相對的是,多運用於陰宅的「丁蘭尺」,然而現在的捲尺其實兩種功能皆具備。

融合魯班尺和丁蘭尺的現代工匠專用捲尺。(圖片來源

從這點來說,操控尺規的工匠實際上左右了一個家族的風水,因此歷來建屋的主人,在工匠施工期間,會殷勤款待這些師傅,以求給予一個適合居家繁衍後嗣之住宅。反過來說,也千萬別讓工匠不開心,否則可能會導致風水不佳,使得家道中落,甚至家破人亡之憾事,就像以下我所舉的這兩個例子。

清代才子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記載了一則故事。紀曉嵐的堂伯公湛元、堂伯父章公、堂哥旭升,三人都離奇地死於心悸失眠,這種病會讓人無法在夜晚入睡,只能在白天小睡片刻,最後疲勞而死,後來旭升的兒子汝允也得到這種怪病,終日鬱鬱寡歡。

有一天,汝允打算翻修過於破舊的祖厝,工匠工作到一半時,直覺地發現大廳樓角有些古怪,於是將樓角敲破,不敲還好,一敲便發現裡面藏個東西:燈架。工匠們告訴汝允,這應該是當初的建屋的工匠埋進去的,意在破壞風水,所以居住者晚上睡覺時常會感到有燭光一直照著自己的眼睛,導致夜晚失眠。將燈架取出後,汝允的怪病突然不藥而癒。

上述這案例已經讓人覺得不寒而慄,但這還算輕微,頂多失眠睡不好,在同一年代有位擅長寫鬼故事的高手程趾祥,在他的著作《此中人語》記載了一則更加悲慘的故事。

在程趾祥的家鄉,有戶姓鍾的人家,約莫道光中葉,這戶人家積攢了一些錢,打算蓋一厝新屋。只不過,建屋過程中,這戶人家的主人過於刻薄,觸怒了工匠,以致最後新屋落成後,雙方不歡而散。

原以為新屋是新的開始,孰料,卻步步進入毀滅的深淵。

首先是大兒子和二兒子接連不明原因暴斃,大媳婦和二媳婦喪夫後,寂寞難耐,各自與左右隔壁的老王私通,結果被左鄰右舍傳為笑話。至於最小的兒子,由於從小溺愛過度,出手揮霍無度,成天流連於賭場和妓院,嫖賭喝酒等十八般敗家專門技藝樣樣精通,是標準的了尾仔囝。最後他老爸一氣之下,魂歸西天。

原本以為父親離世後會給予么子一些教訓,相反地,么子由於完全解開了束縛,不僅變本加厲,最後甚至打算賣掉這厝古宅,但由於古宅太大,找不到買主,所以只好拆卸後一樣樣變賣。

說起來好像還不錯,缺錢的時候就拔掉幾根樑柱換些盤纏。就這樣拆著拆著,有一天準備拆掉廳堂的橫樑時,赫然發現橫梁中間有一把竹尺、一支破筆,和一行字「三十年必拆」,屋內人頓時感到渾身一涼,屈指一算,拆樑之日恰好三十年整整。

除了埋東西、放東西於屋內會破壞風水之外,還有一種方式:用畫的。以下這則故事便發生在臺灣。

真‧奧義船符之術

臺灣在日本時代曾有位民俗學者片岡巖寫了一本《臺灣風俗誌》,這本書蒐羅很多奇奇怪怪的小故事,有笑話、有妖怪、有鬼故事、有習俗、甚至還有咒術,譬如小孩晚上罵罵號,這時只要拿出一張黃紙寫上「天玄黃、地玄黃、我家有個夜啼郎,往來君子讀一遍,我兒得睡到天光」,寫好後黏貼在門外,小孩就不會哭了。

而其中,這本書介紹了一種咒:「船符」。

所謂的「船符」,就是工匠在蓋房子時,在你家橫樑附近畫一艘大船,大船的頭如果朝外,就會把你家的福氣和財運全部載出去,最終傾家蕩產,嚴重者甚至家破人亡,母豬難產,大小便失禁、小孩晚上怕丟驚等等;反之,如果船頭向內,代表將福氣和財運載入,這家子的人走在路上都有錢撿,就連躺著都有錢進入口袋。

原本我以為這應該只是一則鄉野傳聞罷了,直到我聽到了一個以下這件事後,才相信這有可能是真的。

故事發生在南投一個叫做「草屯」的地方,舊稱「草鞋墩」,相傳是人們從彰化或台中經過這裡到南投內山時,因為腳下的草鞋穿壞了,索性在這裡換穿,至於壞掉的草鞋就堆著,堆著堆著就堆成很多小草鞋堆,以致後來就稱作「草鞋墩」。這地名由來有很多種說法,但那不是重點,重點在於從地名由來可知草屯是進入南投一個很重要的轉換站。

也因為這是個重要的轉換站,遂成為漢人爭先移墾的重要地方。

清雍正年間起,陸續有漢人移入草屯,到了乾隆年間,人口大量從台中或彰化等地移入。在移入的姓氏中,以洪、林、李、簡等四大姓氏為主,其中李姓有一支叫李創,他以下庄(大約現在的敦和里)為中心發展勢力,待傳其子李元光後,才奠定他們家族在當地的地位。之後,他的子孫又在這些基礎上,開枝散葉,擴大了家族的勢力。

其中,李元光有個兒子,排行老三,名為李三邊,也是這個事件中倒楣的事主。

李三邊累積一定財富後,打算興建一座大宅,為此,不僅從大陸請來一位工匠師傅,就連原料也都很講究地使用來自大陸的福州杉。在興建之前,他們早就知道要好好地款待師傅,所以有特別問師傅愛吃什麼,「喔我最愛吃雞胗,一天可以吃好幾個呢~」。這家人聽到之後很爽快地告訴師傅說,之後會替他準備。

孰料,之後開飯時,整盤有唐伯虎愛吃的雞翅膀,以及雞腿、雞胸肉、雞頭,甚至連雞藍佛都有,就是沒有雞胗,原本師傅以為他們忘了,想說應該明天就有吧!結果一到了隔天中午,滿心期待地要吃雞胗,但一眼望去還是沒有。一天過去、兩天過去、三天過去、一個禮拜過去,都 沒 有 雞 胗,是可忍孰不可忍,沒有雞胗的日子,簡直生不如死阿!

(世人對吃果然都有很深的執念)

師傅一氣之下,打算報復這家人。於是他偷偷在橫樑上偷畫了一艘頭朝外的大船,待興建完成後,就迅速離開。

船頭往門外的大船。(圖片來源

就在師傅於港口準備登船落跑時,突然從遠方傳來一個聲音:「師仔~師仔~~你的雞~胗~~」師傅看到李家人帶著滿滿的一包已經醃好的雞胗,頓時恍然大悟,原來他們沒有忘記他的雞胗阿!師傅當場淚牛滿面,就差沒把那包雞胗全嗑了!就在滿懷感動之餘,他猛然想起他下的船符,不過此符一下無法收回,於是他又趕緊在大船後面補畫了一艘船頭朝內的小船,象徵著把財富帶進來。

船頭往內的小船。(圖片來源

但用常理想也知道,小船怎麼比得上大船呢!

之後李家的生活,夜裡時常傳出怪異的聲音,最常聽到的就是半夜有船在滑動的聲音。不久之後,李家逐漸沒落,子孫分散到各地,似乎應驗了師傅的詛咒。現在這棟老宅還留在草屯敦和里的巷弄裡,由於這件事過於玄奇,早已成為當地耳熟能詳的奇譚,又由於一包雞胗攪亂了一個家族,所以這棟厝又稱作「雞胗厝」。

2001 年時,我曾經探訪這棟古宅,詢問了當地人後,證實了這則故事,除此之外,受訪者還提供了一則訊息,傳聞師傅在橫樑上埋了兩支鉋刀,也是讓這家族家道中落的主因之一。接著,我繼續問這家人後來都去哪了,其實這家人都往外地發展了,在固定時期會回來祭祖。比較可惜的是,921 大地震之後,這棟古宅受損頗為嚴重,過十多年後的今日是否又變了模樣,就有待好奇者前往一探究竟了。

位於敦和里的三邊堂(雞胗厝)。(圖片來源

最後,大夥可能很好奇雞胗是什麼?

如果常常吃鹹酥雞,可能就會知道。雞胗是雞內臟的一部分,由於雞沒有牙齒無法磨碎食物,時常要在地上吃小石子,小石子就會堆在雞胗,負責磨碎食物,以幫助雞消化。吃了雞胗,具有化積排石、固攝縮尿、整腸健胃、補鐵等效用,難怪師傅這麼愛吃阿!!

這故事有不同版本,亦有傳說小船是徒弟畫的,該影片便是在介紹此版本

參考書目

  1. 紀曉嵐著,韓希明譯注《閱微草堂筆記》,北京:中華書局,2014。
  2. 程趾祥,《此中人語》,臺北市:廣文,1980。
  3. 片岡巖,《臺灣風俗誌》,台北市:台灣日日新報社,1921。
  4. 洪敏麟總編輯,《草屯鎮誌》,南投縣草屯鎮:草屯鎮志編纂委員會,1986。
  5. 劉祥光,〈宋代風水文化的擴展〉,《臺大歷史學報》45(2010.06):1-78。
  6. 不良工匠改風水 http://tw.gigacircle.com/1865294-1 

一起加入,說故事大會!

阿綸

阿綸

南投人。覺得最好的生活就是慵懶地讀書、著魔地寫字、勤奮地跑步,偶爾一身輕裝就到外頭尋找時代的痕跡。對歷史有個嚮往,希望可以隨手拾起生活的每個細節,用鐵獅玉玲瓏的方式說一個精彩的故事。
阿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