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奧地利人,卻是奧地利公認的國家英雄:歐根親王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位於奧地利首都維也納的霍夫堡宮(Hofburg Vienna)是過去哈布斯堡王朝(House of Habsburg)歷代君主的居所,那裡佇立了不少銅像,而其中一座銅像是位將領騎在戰馬上,昂首向天,臉上流露出雄姿英發的神情。

這位將領不是奧地利人,卻是奧地利公認的國家英雄。就連曾經橫掃歐洲大陸的法國皇帝拿破崙(Napoleon)和戰無不勝的普魯士國王腓特烈二世(Friedrich II),也公開稱讚過這位名將:「他是歐洲歷史上最偉大的將領」。

他是誰?他的名字是「薩伏依的歐根(Eugene of Savoy)」,或被稱為歐根親王(Prince Eugene)。

歐根親王銅像

義大利血統、法國長大、奧地利國家英雄

要定義歐根的「國籍」是件很複雜的事情。以血統來說,歐根來自義大利貴族—薩伏依家族的旁支(這個旁支後來成為了義大利薩丁尼亞王室),然而他卻是於 1663 年於法國巴黎出生,在法國宮廷裡長大。成年後長居於奧地利,他的餘生都奉獻給了奧地利。

歐根的雙親都是名門望族。父親歐根.莫里斯(Eugene Maurice)大有來頭:他是法國波旁王朝(House of Bourbon)的遠房親戚,是薩伏依公爵卡洛.埃曼努埃爾一世(Duke Carlo Emanuele I of Savoy)的孫子,同時身兼蘇瓦松伯爵(Count of Soissons)、德勒伯爵(Count of Dreux)和薩伏伊親王(Prince of Savoy)等爵位。

至於母親奧琳匹婭.曼切尼(Olympia Mancini),則是法國宰相、紅衣主教馬薩林(Cardinal Mazarin)的外娚女。雖然歐根擁有義大利血統,但基於父母親的背景和童年生活,他自認是個法國人。

歐根親王畫像(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不順利的法國生涯

雖然血統尊貴,但是歐根的童年並不是過得很好。他在七位兄弟姊妹中排行第五,他無法與自己的雙親好好相處,也沒有一個快樂的童年。父親是個很盡責的軍人,經常因為戰事離鄉別井;母親則經常在法國國王路易十四(King Louis XIV of France)的宮廷裡打轉。

有輿論甚至認為,歐根是母親與路易十四的私生子。歐根的父親英年早逝,而母親也因為這些醜聞影響下被迫逃離法國,越過比利時(Belgium)的疆界到奧地利。歐根沒能在父母的好好照料下成長。

歐根在法國的發展很不順利,他的軍事才能未能在法國得到發掘。由於是幼子的關係,基本上無緣繼承父親的爵位。他原本被安排成為教會的一名牧師,每天負責教會裡的文書工作,但這樣的人生並不是歐根所追求的,至少喜愛軍事的他希望能以軍人的身份度過自己的一生。

路易十四是個喜歡以貌取人的人,加上受到歐根母親的醜聞影響,他打從心底裡便討厭這個身材矮小、其貌不揚和聲線柔弱的少年,而且覺得他過份囂張。當歐根希望加入法國軍隊效力時,路易十四加以阻撓,拒絕讓他入伍,還對他羞辱一番。

這時的歐根雖然心裡憤怒,卻也無能為力。只是,當時又有誰想到,法國就這樣把一個將成為歐洲史上最偉大的軍事天才趕走呢?而又有誰想到,本來這位能成為法國軍隊的一支利矛的少年,在將來將成為法國最頭痛的敵人?

出走奧地利

有句俗話說:「上天關了你的門,會為你開啟另一扇窗。」

1683 年的奧地利不太順利,當時奧地利的首都維也納正受到東方來的土耳其人,奧斯曼帝國(Osman Empire)的包圍,奧地利大公暨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利奧波德一世(Archduke Leopold I of Austria / Kaiser Leopold I),正需要良將抵禦土耳其人的圍攻。

奧地利與奧斯曼帝國的衝突,不僅僅是領土的爭奪戰,對很多人來說,還是一場基督教世界與伊斯蘭教世界的宗教戰爭,這激起了很多人心中的「十字軍信念」。面對東方土耳其人的威脅,奧地利、波蘭和德意志諸邦組成了神聖聯盟(Holy League),共同對抗敵人。

歐根與他幾位朋友也不例外,他們在夜深時偷偷逃離法國宮廷,欲前往支援奧地利。法國當時與奧斯曼帝國秘密結盟,路易十四發現後下令他們返回宮中,不許他們前往奧地利。歐根的朋友們幾乎都放棄了,唯有歐根一人堅持隻身前往奧地利。在他眼中,法國已沒有容得下他的地方,與其留在法國鬱鬱不得志,不如到外闖一下。

這年,歐根 20 歲。

利奧波德一世(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大土耳其戰爭

奧地利的情況是這樣的:奧斯曼帝國已經奪取了巴爾幹(Balkan)的控制權,勢力如日方中,接著派了近二萬名士兵包圍首都維也納,情況嚴峻得很。維也納是當時神聖羅馬帝國的政治中心,一旦被攻陷,不僅整個帝國將走向滅亡,奧斯曼帝國亦會繼續向西挺進,威脅整個歐洲。不過,這樣的情況正為歐根創造了鋒芒畢露的機會。

有伯樂才有千里馬。對歐根來說,他的伯樂便是利奧波德一世。

因為戰場上的英勇表現,歐根被推薦到利奧波德一世面前來,利奧波德一世決定讓這個年輕人帶領一小隊人馬參與這場抵抗土耳其人的戰役。憑著天賦的軍事才能,歐根在被稱為大土耳其戰爭(Great Turkish War, 1683 – 1699)中,成為了奧地利軍隊的中流砥柱。

在十多年的戰事中,由波蘭國王約翰三世(Jan III)領導的奧地利—波蘭—德意志聯軍努力下,不僅解除了維也納的危機,而且逐步收復了領土,更一度把匈牙利(Hungary)、塞爾維亞(Serbia)和波斯尼亞(Bosnia)收為聯軍的掌控之下。

但是勝利的光芒維持的時間不長,不久後奧斯曼帝國軍隊捲土重來,重新收復了這些領土,並再一次向維也納挺進。當時奧地利的軍隊,卻已經根疲力竭。

許多人都害怕,這次的奧斯曼帝國軍隊將會毀滅他們的一切, 他們才剛結束與法國的戰爭,現在又將面對更大的災難。

1683年的維也納之戰(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森塔之役

奧斯曼帝國蘇丹穆斯塔法二世(Sultan Mustafa II)率領的軍隊越過多瑙河,準備橫渡最後一道河川障礙—蒂薩河。只要順利渡過這條河流,奧斯曼帝國軍隊便能以陸路途經布拉提斯拉瓦(Bratislava)直搗維也納。然而,軍隊渡過河川時卻是其最脆弱的時候,因為正在渡河的軍隊,在調動上完全不靈活。

當時已成為將軍的歐根認為,如果讓奧斯曼帝國軍隊成功渡河,那麼能抵擋他們攻勢的可能性近乎零。

他派出輕騎兵抓住了奧斯曼帝國的一名帕夏(Pasha,即土耳其官員),並從他口中得知穆斯塔法二世和他的步兵仍未完成過河,且據點就在離他陣營不遠的森塔(Zenta),火炮和輜重卻已經在河的對岸!歐根於是帶領輕騎兵全速前進,主力步兵則留在後面隨後趕到,趁敵方軍隊過河時給予沉重的打擊。

天色漸漸昏暗,這個出奇不意的打擊讓奧斯曼帝國軍隊被殺過措手不及,人馬大部份被殲,而歐根的士兵卻只有輕微的折損,甚至獲得大量奧斯曼帝國軍隊的武器和輜重。歐根憑著這些奪來的資源,順勢地攻入波斯尼亞,洗劫一空。

奧斯曼帝國受到了沉重的打擊,穆斯塔法二世被迫與奧地利講和,割讓大量土地,結束大土耳其戰爭。歐根也因為此役,成為了奧地利人民心目中的國家英雄。其後雖然土耳其人在 1716 年到 1718 年間再次進犯,歐根還是憑著其軍事才能嚴重打擊了土耳其人,奪取重要城市貝爾格萊德(Belgrade),讓他們死傷無數。

對於土耳其人來說,歐根的存在是他們的夢魘,是他們攻入歐洲最大的障礙。

1697年森塔之戰(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忠誠的英雄

儘管歐根的雙親是義大利人,自己在法國宮廷長大,但對於奧地利人來說,歐根仍然被視為是他們的一分子。歐根也確實將自己的畢生都奉獻了給奧地利。在他戎馬一生中,曾為三位皇帝效力:利奧波德一世,約瑟夫一世 (Joseph I)和查理六世(Charles VI),其忠誠不曾被懷疑過。

在 1701 年的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War of the Spanish Succession)時,歐根的哥哥薩伏依公爵維托.阿瑪迪斯二世(Duke Victor Amadeus II of Savoy)背叛奧地利陣營,轉而支持法國時,歐根向時任神聖羅馬帝國皇帝的查理六世寫了一封信,信中寫道:「我只有這點是堅定不移,那便是無論我身上的血統還是我家族的利益,都無法使我忘記身在奧地利的榮耀和責任。」

向法國吐一口烏氣

他的確做到了。

1701 年,西班牙哈布斯堡王室絕嗣,奧地利和法國這對老敵人相繼爭奪西班牙王位繼承權,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爆發。這場戰爭一打便是 13 年,歐洲諸國都被捲入這場戰爭中。以奧地利為首的陣營大多都抵擋不住法國軍隊的攻擊,唯獨歐根卻是例外。

歐根與法軍的對決多不勝數,卻未有一場敗仗,其中最為人樂道的便是與英國馬爾博羅公爵約翰.丘吉爾(Duke John Churchill of Malborough)的合作。這位公爵與歐根齊名,且有一位著名的後代:英國首相溫斯頓.丘吉爾(Winston Churchill)。

他們指揮的聯軍不斷擊敗法國軍隊,其中最著名的便是霍赫施塔特一役(Battle of Höchstädt)。他們聯手把法軍從比利時邊境趕走,而且帶領軍隊深入法國北部。據說,那時歐根吐了一口烏氣:「我曾發誓將帶著劍回到法國,現在我做到了。路易驅逐了我,現在我將驅逐他的一切!」

其實,路易十四晚年的法國,因為過去的王室的奢華和窮兵黷武,經濟已經面臨崩潰,在戰爭後期,根本無法取得決定性的勝利。不過,奧地利盟友英國出於自身的考量,以慷慨的條款與法國達成和平,使奧地利無法獨自在戰爭中取得勝利。

1714 年,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結束,奧地利失去西班牙王位的繼承權,只得到原為西班牙控制下的比利時和義大利北部作為補償。次年,路易十四也病逝了。雖然奧地利搶輸了西班牙王位,但歐根還是以其不敗戰績回國,得到奧地利人民的熱烈歡迎。

約翰.丘吉爾畫像(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在戰爭中逝世

在法國和奧斯曼帝國的軍事威脅得以緩解後,歐根也漸漸從前線退下來。他成成為查理六世的軍事顧問,已經甚少在戰場前線上出現。可是,他的靈魂始終屬於戰場,紙上的軍事指揮並不適合他。

1735 年,波蘭王位繼承戰爭(War of the Polish Succession)爆發,這場戰爭演變為法國波旁王朝與奧地利哈布斯堡王朝的對決。

歐根再次回道戰場上,面對的同樣還是法國這個老對手。這是歐根一生中最後的戰事,只是他沒有戰到最後,因為隔年 1736 年,歐根就因病辭世,享年 72 歲。他被葬於曾為大土耳其戰爭期間作為作戰指揮部、位於維也納的聖史提芬主教堂中(St. Stephen’s Cathedral),而他的心臟則保存在都靈(Turin)的教堂,這座他於 1706 年從法國手中解放的城市。

傳頌世人的軍事名將

歐根之所以在軍事上所向披靡,成為歐洲史上最偉大的將領,有其原因。

他是個果斷英明的領導者,常常能在短時間中看清形勢。他總不缺乏勇氣,往往走在最前線,身上滿是傷痕,部下都真心向他拜服。面對其他盟友時,歐根也沒有先入為主的觀念,除了讓他失望的法國人除外。

他往往認為糧餉和裝備是行軍中最重要的一環,必須確保每個士兵都有充足的糧食和裝備。對於提拔部下,他一改奧地利軍隊以金錢換軍階的腐敗作風,純粹以個人能力和軍功作為升遷的條件。以這樣的方法治軍,加上歐根的軍事天才,他的軍隊作戰力極強。

綜觀奧地利哈布斯堡王朝的歷史,歐根是其唯一極具戰略才能的將領,他使奧地利在風起雲湧的 18 世紀裡站穩了腳。後來,同被世人公認是軍事天才的法國元帥薩克森伯爵莫里斯(Count Maurice of Saxony)、普魯士國王腓特烈二世(King Friedrich II of Prussia)和法國人的皇帝拿破崙(Emperor Napoleon of the French)也曾研究他的戰法,並加以改良和利用。

在德國柏林,有一條街道以他命名;在奧地利維也納和匈牙利布達佩斯(Budapest),有為他鑄造的銅像;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奧匈帝國有一艘戰艦被命名為「歐根親王號」(Prinz Eugen);在第二次世大戰時,德國和義大利的艦隊亦分別有巡洋艦被命名為「歐根親王號」(Prinz Eugen)和「薩伏伊歐根號」(Eugenio di Savoia)。

歐根親王在歐洲人心中,時至今天,仍然是個最偉大的將領。

更多好故事請加入故事訂閱☞☞https://pressplay.cc/gushi.tw
seayu
Follow Me

seayu

80後男生,生於香港,是個精算師。一個精算師喜愛研讀歷史,也許是個怪異的組合。從小喜愛認識和感受歷史洪流裡的人和事,認為這個世界發生的事情,都能在史詩般的過去中找到一點端倪。
seayu
Follow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