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中國西北曾經顯赫一時的「青馬家族」(下)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前文:
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中國西北曾經顯赫一時的「青馬家族」(上)
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中國西北曾經顯赫一時的「青馬家族」(中)

邊廷流血成海水:馬家軍與西路軍的血戰

1934 年 10 月,紅軍打著「北上抗日」的幌子開始「長征」。蘇聯告知,蘇軍準備經過外蒙古向中共提供 600 噸軍事裝備和彈藥,要求紅軍主力經寧夏前往邊境接運。

 1936 年 10 月,抵達陝北的毛澤東主持下達《十月作戰綱領》,命令陳昌浩[1]、徐向前[2]率紅四方面軍,從甘肅靖遠西渡黃河進入河西走廊,「徐陳所部組成西路軍,以在河西創立根據地,直接打通遠方為任務,準備以一年完成之」。[3] 毛澤東下達此命令,與其說是軍事考慮,不如說是權力鬥爭的陰謀,毛以此肢解了威脅其黨內獨裁地位的紅四方面軍,並將其送上死路。

陳昌浩(Source:Wikipedia)

西路軍渡過黃河,與馬家軍正面相遇。西路軍主力紅九軍佔領古浪縣城後,馬步芳調動兩萬精銳騎兵圍攻。「古浪三戰,九軍折半」,紅九軍不敵馬家軍凶悍的騎兵,兩天後被迫撤出古浪縣城。許多重傷員無法帶走,只好留在城內,並留書信希望馬家軍善待俘虜。第二天,馬家軍進入古浪空城,第一件事就是把紅軍傷員全部殺光。西路軍主帥徐向前回憶説:「這一仗叫人十分痛心,我主力部隊九軍元氣大傷,再也沒有恢復過來。」[4]

古浪一戰的失利,已暴露出西路軍面臨的困境:裝備低劣,人數遠少於馬家軍,從作戰態勢上就處於下風。而馬家軍盤踞河西多年,地形熟悉,且多是騎兵作戰,機動迅速,戰鬥力甚至強於國民黨中央軍。河西地區人煙稀少,物產貧瘠,西路軍補充不易,糧彈缺乏,前途不容樂觀。

與此同時,西路軍總部及紅三十軍、紅五軍等則自涼州西上,一度聲勢浩蕩。11 月 19 日,中共中央電示西路軍,要求他們暫停西進,在永昌、山丹、涼州一線建立根據地。此令對處於荒野寒冬,給養斷絕,傷病倍增的西路軍無異是等死令。馬步芳調動正規軍及民團 12 萬人,對兩萬西路軍圍追堵截。馬家軍騎兵眾多,忽來忽去,紅軍困守各個堡壘土圍,無日不戰,傷亡極大。

12 月下旬,西路軍以紅五軍開路、紅九軍餘部和總指揮部居中、紅三十軍斷後,頂風冒雪向西開進。

1937 年元旦,紅五軍攻佔高臺縣城。幾天後,馬家軍蜂擁而至,董振堂、楊克明率領的紅五軍被全殲於高臺。馬家軍屠殺了全部俘虜,將董振堂和楊克明的頭顱割下示眾。

2 月 1 日,西路軍餘部在倪家營子再遭馬家軍重創。這個小村落稀稀拉拉地分佈著幾十個土圍院落。每日清晨,馬家軍以土炮向倪家營子轟擊,然後密密麻麻的步兵發起衝鋒。雙方反覆廝殺,從曠野殺進土圍內,又從土圍內殺回曠野,一直到日落方息。戰鬥持續近 10 天,倪家營子內外血流成河。

馬家軍(Source

撤出倪家營子之後,紅九軍餘部在祁連山口的梨園口幾乎全軍覆沒,紅三十軍則在康龍寺潰不成軍。至此,西渡黃河去「接通蘇聯」的西路軍不復存在,21800 餘名將士中,力戰犧牲的超過一半,被俘的 6000 餘人。徐向前、王樹聲等西路軍高級將領喬裝打扮,一路行乞,歷經千辛萬苦才回到延安。

1937 年 4 月 1 日,馬步芳宣佈已剿滅西路軍,命令青海部隊、民團歸建,河西肅清零散紅軍的事宜,交由馬步青騎五師、肅州和甘州民團辦理。4 月 15 日,馬步芳在西寧郊外,舉行盛大慶功會,慰問官兵,犒賞三軍。馬步芳饋贈參戰官兵每人 15 元、白布 1 匹、鞋襪 1 雙、毛巾 1 條。負責作戰的步騎兵總指揮馬元海説:「既今歸來,已傷亡 15000 人,統計全省每村均有傷亡之人,每家均有負傷之兵。」馬步芳在講話中説:「青海本是最貧瘠最困窮的省份,全省收入,只有 100 多萬,遇著這種重大戰事,是不容易支持的,現在居然得到勝利的結果,未嘗不是窮苦中硬幹死幹得來的呢。也可以說,是許多我們武裝同志,拿性命換來的。」[5]

在中國,最殘忍的是內戰。共產黨西路軍與馬家軍的廝殺,殘酷程度比抗日戰爭有過之而無不及。馬家軍僅在張掖就殺害西路軍俘虜 3200 人。殺人方法花樣百出,有活埋、槍殺、火燒、扒心、取膽、割舌等。據親眼目睹馬家軍暴行、後來被營救回延安的西路軍戰士揭露,馬步芳縱容手下虐殺戰俘,如「抽腸扒肚」,就是把被俘紅軍的肚皮用刺刀割開,將腸子拉出,拴在馬尾上,然後打馬奔跑,受害者腸肚拉出,痛苦到死。有些馬家軍官兵聽說用人血蘸饃吃可治病、壯膽,就拉出紅軍被俘戰士當場砍死,拿熱饃蘸著人血吃。馬家軍還拿被俘紅軍戰士當活靶打,練習槍法或打賭取樂。對被俘女紅軍戰士,則是先強姦,然後分給部下做妻妾丫環,甚至轉賣多處。

中共正史對馬家軍口誅筆伐,對西路軍的暴行卻隻字不提。其實,血腥的背後是更血腥。數萬西路軍在荒涼之地轉戰數月,為了生存,對沿途回、藏、蒙、漢各族民眾大肆蹂躪、殺戮。馬步芳、馬步青在向行政院發出的申請撥款賑濟電文中,如此描述西路軍沿途的禍害:

南京行政院長蔣鈞鑒,軍政部長何賜鑒:

竊查共匪竄據山丹永昌等處,時歷數月,焚殺蹂躪,備極慘苦。職部奉令進剿,業將該地先後克復,所有詳情均經電呈在案,惟劫後孑遺顛沛流離,冰天雪地,無衣無食,哀哀生民竟度非人生活,刻值甘肅情形混亂,請賑實屬無法,再四思維,惟有仰懇鈞座,我公體念蚩蚩者氓遭此浩劫,惟堪憫惻,迅撥鉅款,賜予救濟,全活炎黎,安輯流氓,地方國家均深利賴臨電,迫切不勝待命之至。

陸軍第一百師師長馬步芳、陸軍騎兵第五師師長馬步青同叩巧印

馬步青(Source:Wikipedia)

在凍餓而死的西路軍將士背後,是更多凍餓而死的被劫民眾。因為西路軍沿途對回民的燒殺,才有回民武裝將西路軍將士砍頭報復的殘酷。「敗軍之將,不可以言勇」,大部分倖存的西路軍將士,此後在共產黨的權力體系內被邊緣化,少數人直到晚年才獲得平反,可是即使在晚年的回憶錄中也沒有對自己參與的對平民的劫掠燒殺懺悔過。

國共戰爭末期,中共悍將彭德懷揮師西北。此時,共軍的戰鬥力早已非昔日的西路軍所能企及。在重型武器的攻擊下,凶悍的馬家軍騎兵灰飛煙滅。共產黨對馬步芳恨之入骨,號稱必須全殲馬家軍,不接受其投降。1949 年 8 月 25 日,蘭州戰役失敗後,馬步芳飛逃重慶,因「擅離職守」而受到國民政府「撤職議處」。

失去根據地的馬步芳知道自己在蔣介石眼中已毫無利用價值,若困居臺灣,只能等死。1950 年,他以三千兩黃金賄賂蔣介石的親信,取得出國護照,飛到埃及開羅,後又轉去沙烏地阿拉伯。沙烏地阿拉伯的大漠跟青海有幾分神似,他以此為「第二故鄉」。

1957 年,馬步芳被任命為中華民國駐沙烏地阿拉伯大使,三年後因家庭醜聞而辭職。共產黨因為未能抓到馬步芳報仇,將其妖魔化為「蹂躪五千女子」的色魔。其實,馬步芳雖有好色的一面,跟毛澤東、葉劍英等花名在外的共產黨魁首相比,算得上是潔身自好了。

馬步芳先後共娶過五位夫人,分別是海里買(馬繼援母親)、趙園哥(馬崇德母親)、甘肅蘭州的陳秀英(後居沙烏地阿拉伯)、甘肅河西的董春英(後居沙烏地阿拉伯)和沙特的馬月蘭(後離婚)。這五位夫人中,原配夫人是海里買,於 1919 年在臨夏結婚,後因年老病逝沙烏地阿拉伯。第三位夫人陳秀英是甘肅蘭州人,抗戰勝利後經青海省政府駐蘭州辦事處主任馬漢章介紹於馬步芳秘密成婚(主要擔心大夫人知道後惹「麻煩」)。第四位夫人董春英是河西武威人,抗戰勝利後經韓啟功介紹於馬步芳秘密成婚。

前四位夫人中,最可憐的要數二夫人趙園哥。早年馬步芳在化隆練兵期間,馬步芳結識了年輕漂亮的寡婦趙園哥。趙便有了身孕後,馬步芳不敢讓父親知道,便「安排」其嫁給手下的軍官喇平福,生下孩子取名喇連科。後來,喇平福在果洛陣亡後,馬步芳已稱霸西北,便迎娶了趙氏,兒子喇連科亦改名馬崇德。馬步芳兵敗出走時,由於趙園哥去了娘家化隆,一時沒找見,便被遺留在中國。此後,趙園哥流離失所,衣食無著,貧病交加,凄慘地死在化隆。

馬步芳 (Source

馬步芳晚年得到陳氏和董氏兩位夫人的照料。第五位夫人馬月蘭卻是其「剋星」:她是馬步芳的遠房姪女,被其父母安排嫁給已進入暮年的馬步芳。兩人年齡相差懸殊,發生嚴重的家庭矛盾,甚至引來沙烏地阿拉伯警察的干預。後來,馬月蘭逃到台灣,出現在監察院的控訴席上。台灣報紙上儘是「踏花歸來馬蹄香,風流大使太荒唐」、「後宮多佳麗,侄女充下陳」等標題。監察委員們紛紛以「敗壞邦交,貽誤國是」、「亂倫逼婚,迫害僑胞」等罪名,提出彈劾馬案。馬步芳被迫辭職。[6]

1975 年 7 月 31 日,馬步芳在沙烏地阿拉伯病逝──雖然他再也不能一邊騎馬奔馳,一邊欣賞「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的壯闊美景;但按照沙烏地阿拉伯的規定,不管是誰,在哪裡病逝,就在哪裡安葬。由於沙特國王和政府的特殊關照,馬步芳由吉達遷葬於麥加天堂墳園,該墳園埋著聖妻海迪哲、聖門弟子及著名阿拉伯歷史人物,這様的安排大概是馬步芳一生中最大的榮耀了吧。

 

[1] 陳昌浩(1906~1967),湖北人,莫斯科中山大學時期追隨王明的「 28 個半布爾什維克」之一,及張國燾領導的紅四方面軍主要人物之一。1935 年率部參加長征,8 月在沙窩會議上進入中共中央政治局,任政治局委員、右路軍前敵總指揮部政治委員。後又被任命為西路軍軍政委員會主席,西路軍兵敗後,隻身返回延安。1939 年赴蘇聯養病,1952 年回國,任中央馬列學院副教育長、中央編譯局副局長。文革中,遭受迫害,於 1967 年服毒自殺。

[2] 徐向前(1901~1990):山西人,中共十大元帥中唯一一名北方人。黃埔一期畢業,參與北伐戰爭。1927 年,參加共產黨的廣州暴動。之後在鄂豫皖蘇區與國軍鏖戰。1937 年,西路軍全軍覆沒之後,隻身返回延安。抗戰勝利後,參與國共內戰中諸多戰役。

[3] 《中國工農紅軍西路軍》(文獻卷),蘭州:甘肅人民出版社,2004 年版,頁 387。

[4] 徐向前:《歷史的回顧》,北京:解放軍出版社,1988 年版,頁 352。

[5] 馬步芳:《代青海省主席馬步芳談河西作戰經過》,載南京《新青海》雜誌,1938 年 6 月號。

[6] 谷風:《馬步芳全傳》,銀川:寧夏人民出版社,2012 年版。

更多好故事請加入故事訂閱☞☞https://pressplay.cc/gushi.tw
余 杰

余 杰

蒙古族,出生四川,求學北京,居住美國,以台灣為第二故鄉。關注人權議題的作家、政治評論家。著作有《火與冰》、《劉曉波傳》、《中國教父習近平》、《我是右派,我是獨派:我的思想自傳》、台灣民主地圖系列等五十餘種。
余 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