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傳於明代江南的讀書人尋芳指南:《青樓韻語》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嫖經》文本大約是 16、17 世紀在江南一代的尋芳指南。其後被收錄在《青樓規範》、《風月機關》這類日用類書。目前所稱《嫖經》又多稱為《青樓韻語》(文章後簡稱《韻語》),這本書多在讀書人中流傳。

古代讀書人稱為士人,今人總感覺古人平素愛談禮教、大道,每個都是忠肝義膽,這其實是對人性的一種幻想。因為人有貪、嗔、癡三昧,還有五臟六腑案牘勞形,更有七情六欲亂人腦袋清明。不管人的本性是善、惡,人的欲望往往壓過理性,所以對西洋哲學來說如何用「理性」壓抑「感性」是古希臘人所追求。

今人稱妓女為性工作者,而《韻語》裡怎麼說呢?《韻語》的序言說:

「妓女是什麼?妓女是在鬧區靠著門等著客人,因為不得已所以對陌生人賣笑。」

請記住「不得已」可能是面臨到貧窮陷阱,不得已賣身、進入紅塵賣藝;另外也可能表示一旦踏入「賣藝的階級」社會對他們的再接受度很低。

而妓女有姿色、頭腦靈巧又善解人意,就算是「鬚眉大丈夫」有心想要不受色慾影響的人也是無所遁逃,一不小心就被網羅在其中進得去卻出不來。更何況是「靈心綵筆,繡口香唇,吐辭成響」的詞妓,更是受文人的欽彩。

《韻語》中認為,一介文士常自覺曲高而和寡,眾人皆醉我獨醒,無人能夠撫心,但若是好運這輩子能得一位美女知音,會彈琴說詞,又略通人情世故,便會心喜若狂。就算名妓年華老去,當年的餘韻也依舊猶香。

為什麼要寫一本《嫖經》呢?

書序開頭寫得明白,它不是要推人入坑入情網,而是雖寫青樓情狀,但是眉目肝膽盡是人情世故。

「人情不相遠舉,人世機慧伏匿,開闔妄幻,亦盡其情矣。」

道理就在人間世的日用常生活當中,青樓的總總韻事也與聖賢大道同,因此隱約其詞說褒貶。誠然女性膚澤可親,但是晝寢朝歌、紙醉金迷,甚至是日日酒池肉林傾家蕩產的人也不在少數,所以作《韻語》告誡後人。那麼該如何注意呢?

「男女雖異,愛慾則同。男貪女美,女慕男賢。」

《韻語》裡說不論男女,皆愛好的、美的、善的,令人耳目一心神清氣爽對象。俊男美女是人之所愛,賢慧、有顏值,又講話得體的人誰不喜歡。

但凡出入酒家之客必須知道,酒店的家媽媽、媽媽桑、皮條客可不是開慈善事業,他們是為了賺錢,會逼著旗下的佳人讓你掏出口袋錢。不見得是那些佳人個個如豺狼虎豹,而是威逼摧殘之下求生存。有人會說那他們可以選擇不作?這可能忽略了社會現實,要不是沒有選擇他們會如此嗎?縱使可以轉行,也還得要考慮社會的歧視。

明白青樓、酒家開門營業就是狠狠盯緊你的錢財還不夠,還得明白妓家的手段。

「設若奇巧機關,更出荃蹄之外。」

荃是捕魚的工具、蹄是補兔子陷阱。還記得《莊子》說:「得魚而忘荃」、「得兔而忘蹄」嗎?《韻語》中也提醒讀書子弟們,妓家籠絡人心策略是極為精妙的巧計,為的就是讓你掏錢。若初入紅塵不得要領,就變成俗稱「火山孝子」養成日記。

圖片來源

綜觀來看,《韻語》不只是教人如何與青樓過招,還希望能夠一語道破這種社會規則,除了讓你明白滾滾紅塵中的滋味,無外乎也帶著濃厚的警惕。那學這個真的有用嗎?

「若不運籌,定遭設網。」

《嫖經》認為讀書人要踏入紅塵(或情場)之前,必先要好好準備,否則怎麼被騙到傾家當產都不曉得。同樣的道理在《孫子兵法》也曾出現:「無恃其不來,恃吾有以待之。」意思是凡是有用、無用取決於你怎麼使用,但你都應該「預先」準備取得先機。

我們常說要等待時機,但是當時機對的時候,你的能力卻撐不起你的夢想。也就是無法變成「人之所需」,不被「需要」就「沒用」,蹉跎錯過時機。所以說,「吾十有五而志於學」說得就是凡事趁早立志。特別是青年,現在學校都很少要年輕人立志,這是很詭譎的。

因此讀明代《嫖經》絕非學如何嫖,而是從中得到如何經營男女之間的關係,套句現代的話,也就是預先瞭解「男女的情慾流動」。

參考資料:
1. 王威,《性愛國學課:從兩宋到明清》,臺北:木馬文化,2012。
2. 潘敏德,〈《嫖經》點校并序〉,《明代研究》21(2013),99-143。

蔡 宗穎

就讀政治大學歷史學系研究所碩士班。曾任職於小國中歷史教師,現撰寫論文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