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單之後】任瑞堯與他的詩畫社團運動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任瑞堯 臺展第 3~4 回
  特選 臺展第 3 回《露台》

任瑞堯原籍廣州花都市(花縣),[1] 1907 年出生於廣州,[2] 7 歲時隨家人來台[3]。因幼時生病的緣故導致任瑞堯雙耳弱聽,[4]說話能力也受到影響,不過這並不阻礙他往後的求學道路。在日治時期,因為戶籍的緣故,任瑞堯無法像一般臺灣學生一樣進入公學校就讀,轉而向同為廣東人的書畫家陳寶田學習漢文,[5]就此奠定他良好的文學根底。

任瑞堯像。(Source:林進發,《臺灣官紳年鑑》(臺北市:民眾公論社,1932),頁203。)

任瑞堯在青少年時期已顯露對詩文的興趣,先後加入了著名詩社「淡北吟社」、組織「五詩聯吟會」,[6]並陸續在《臺灣日日新報》上發表詩作。除此之外,他也拜知名畫家蔡雪溪為師,進入雪溪畫館習畫,被賜予雅號「雪崖」,與知名畫家郭雪湖是師兄弟。1925 年任瑞堯返回廣州,進入「赤社」美術研究會學習西畫素描,師從馮鋼百、胡根天、趙雅庭等人。[7]

1926 年,任瑞堯至京都,進入關西美術學院研習油畫及美術史論。[8]在日求學期間,任瑞堯以《三等艙》入選日本「二科會」美術展第八回,[9]並以《閒庭》、《露台》、《芭蕉のある風景》(有芭蕉樹的風景)及《水邊》等作品連續兩年參加台灣美術展覽會。不過,《水邊》因畫中描繪的男童小便場景「觸及審查員的忌諱」而遭下令撤回,沒想到這個畫作被任瑞堯帶回京都後入選全關西美展。[10]

1932 年日本入侵上海後,任瑞堯隨即離開臺灣,[11]回到廣州「赤社」教授油畫課程,[12]並把名字改為任真漢,[13]之後更成為赤社的負責人之一。1935 年赤社停辦後,任瑞堯與法國回來的畫家李澄之合作,另辦一個「西南藝術院」,從此赤社成了廣州美術史的絕響了。[14]

改名後的任瑞堯在中日抗戰爆發後,舉家遷移到香港,在此度過餘生。往後「任真漢」這一名字則頻繁出現在香港美術史及報刊史中。任瑞堯定居香港時期的繪畫風格由西洋畫轉為中國水墨畫,他在 1960 年成為香港早期重要畫社之一「庚子畫會」的負責人,畫會宗旨就是要傳承及創新中國水墨畫。[15]

郭雪湖(右)與任瑞堯(左)(Source :郭雪湖基金會官方網站)

除了積極推動水墨畫創作外,在畫家徐悲鴻的介紹下,任瑞堯出任過《珠江日報》的編輯,[16] 更以筆名「忽庵」在《星島日報》及《商報》中主持「莊綺信箱」專欄,頗受到讀者的歡迎。憑藉著深厚的文學功底以及對寫作的熱愛,任瑞堯還在報上發表歷史小說《西太后》和《武則天秘錄》。[17] 

闊別台灣六十載後,1989 年任瑞堯在「東之畫廊」創辦人劉煥獻的邀請下,回到他畫家生涯的起點臺北大稻埕舉辦個人畫展。畫展名為「聾仙任瑞堯無聲詩畫展」,展覽的名稱仿若任瑞堯一生經歷的縮寫,雖然耳不能聽,口不能言,但他一生創作不斷,留給後人許多精彩的畫作及詩文作品。

任瑞堯,« 露臺(陽台) »,1929。(Source :臺灣教育會,《第三回台灣美術展覽會圖錄》,台北:財團法人學租財團, 1930 。收錄於「臺灣美術展覽會(1927-1943)作品資料庫)
任瑞堯,« 閒庭 »,1929。(Source:臺灣教育會,《第三回台灣美術展覽會圖錄》,台北:財團法人學租財團, 1930 。收錄於「臺灣美術展覽會(1927-1943)作品資料庫)
任真漢,〈半畝方塘一鑑開〉。 (Source:中國書畫報 )
1960年舉辦於香港聖約翰座堂的十人國畫聯展,右邊數來第三位為任瑞堯。(Source


[1] 王鑒波,〈蜚聲粵港澳台的知名畫家任真漢〉,《嶺南文史》,60(廣州,1997),頁60。

[2] 徐傳鑫,〈任真漢〉,《中國書畫報》(天津),84,2018年11月30日第12版。

[3] 徐傳鑫,〈任真漢〉,《中國書畫報》,84,2018年11月30日第12版。

[4] 郭松年,《望鄉:父親郭雪湖的藝術生涯》(臺北:馬可孛羅,2018),頁22。

[5] 郭松年,《望鄉:父親郭雪湖的藝術生涯》,頁22。

[6] 〈中國青年入選〉,《臺灣日日新報》,1929年11月24日第6版。林正三,《續修台灣瀛社志》(新北市,社團法人台灣瀛社詩學會,2017),頁31。

[7] 徐傳鑫,〈任真漢〉,《中國書畫報》,84,2018年11月30日第12版;王鑒波,〈蜚聲粵港澳台的知名畫家任真漢〉,頁60。

[8] 徐傳鑫,〈任真漢〉,《中國書畫報》,84,2018年11月30日第12版。

[9] 王鑒波,〈蜚聲粵港澳台的知名畫家任真漢〉,頁60。

[10] 〈問題洋畫放尿圖關西入選〉,《臺灣日日新報》,1931年08月18日第4版。

[11] 任真漢,〈瑞堯時代的回憶〉,《現代美術》,28(臺北,1990),頁14。

[12] 王鑒波,〈蜚聲粵港澳台的知名畫家任真漢〉,頁60。

[13] 徐傳鑫,〈任真漢〉《中國書畫報》,84,2018年11月30日第12版。)

[14]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廣東省廣州市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編,〈赤社美術學校〉,《廣州近百年教育史料》(廣東,廣東人民出版社,1983)頁164-165。廣州市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編,〈赤社美術研究會始末〉第17輯《廣州文史資料》(廣東,廣東人民出版社,1980) 頁161-163 。

[15] 蕭滋,《出版‧藝術‧人生》,(香港:三聯書店,2017),頁120-121。

[16] 王鑒波,〈蜚聲粵港澳台的知名畫家任真漢〉,頁60。

[17]翁志綺、顏納,〈五○年代香港連載小說研究 ──以《新生晚報‧新趣》副刊為研究對象〉,發表於「亂世桃花逐水流:一九四〇至五〇年代香港廉紙小說生產與流通」國際學術研討會」(2013.12.香港,嶺南大學),頁9。

更多好故事請加入故事訂閱☞☞https://pressplay.cc/gushi.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