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像是亂世中的療癒小物?從佛教藝術演變看北朝人心中說不出的苦

若要了解北朝的文化,佛教藝術是不可忽視的領域。

古代文獻中的「冬天打雷」為什麼是不祥之兆?

小時候讀古文,王寳貫一直有個疑問:為什麼冬天打雷不祥?他始終無法得到解答。

「我想觀察歷史是如何殘酷地對人們嘲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石黑一雄的文學之道

「我出生在 1954 年,那剛好是距離二次世界大戰後的十年。」石黑一雄說。

兒時讀過的故事《格理弗遊記》居然不只是童話?

如果認為「只要精通兩種語言,即可勝任翻譯的工作」,那就誤會大了!

如何成為一位地圖專家?——五個專業地圖迷的快問快答

「地圖」被認為是一種老派的象徵,但這群「愛圖人」卻有截然不同的觀點。

探看臺灣史悲劇的根源—李筱峰教授二二八講座側記

二二八事件:「那是文化進步的人們,被文化落後的人們統治,所產生的悲劇。」

二二八是爭取來的「和平紀念日」——陳永興臺史博講座側記

關於二二八事件,我們的長輩幾乎不願意談,二二八家屬也受到嚴密監視,社會的氣氛是避之唯恐不及。

台灣哪有文學?從直木賞說起──訪談《再見原鄉》導演吳米森

導演吳米森討論了三個台裔作家的原鄉,特別是原鄉的複雜性,也藉此解構「台灣之光」的概念

越符合體制要求的人對歷史越無知——陳芳明講座側記

陳芳明老師直到去了美國華盛頓大學讀書後,才真正認識了臺灣歷史,也真正瞭解了政治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