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說,幕末的維新武士西鄉隆盛,曾經到過宜蘭的南方澳?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作者:鍾宜芬
位於鹿兒島的西鄉隆盛銅像。(Sourse:PooWho@flickr

我在去鹿兒島之前,因論文相關詩作,對西鄉隆盛與其子西鄉菊次郎略有探析,每回 Google 搜尋「西鄉隆盛」,會跳出西鄉隆盛與南方澳相關資料,例如:「愛戀南方澳末代武士留下 1 子」、「西鄉隆盛南方澳流傳戀情」等等。內容是有關西鄉隆盛在宜蘭縣南方澳有私生子的消息,一時廣傳為流傳,甚至在日本引起一陣小旋風,原文摘錄如下:

「日本鎖國時代,九洲鹿兒島薩摩藩藩主『島津齊彬』認為日本要富強,就要擴張領地,臺灣是最好的跳板。於是和西鄉隆盛合演一齣苦肉計,讓當年才 25 歲的西鄉隆盛流放他鄉;並於 1851 年春天,在南方澳無人看守的白砂海濱上岸,大概就是現在的內埤海灘。

西鄉隆盛上岸後,立即躲到一個平埔族家裡。那個小屋應該是在舊蘇澳區漁會和第三漁港之間的漁港路 41 號附近,住著一個老翁和一名 17、18 歲少女,名叫蘿茉。西鄉和蘿茉很快就發生感情,一方面以補網漁夫掩護身分,一方面也積極地探查周遭的民情風俗和沿海地理環境。

半年後,西鄉和主公約定流放一年的時間到了,就於 1851 年秋季的某一天不告而別,並偷渡回到日本的家鄉。幾個月後蘿茉生下一名男孩,卻因思念西鄉,不久後憂鬱過度病死。這個男孩被取名為劉武荖,其子取名為吳龜力。後來,吳龜力於 1916 年離開南方澳,搬到大南澳朝陽海岸居住,再移到花蓮北濱地方,但沒有後代。」

此傳說應是源於1930年代,入江文太郎撰寫之《西鄉南洲翁基隆蘇澳を偵察し》一書。此書現已無存,宜蘭縣史館能借閱影印本,但許多頁面模糊不清,難以細讀。我曾於拍賣網站上發現,有一兩位賣家販售此書正本,以珍本書之姿,喊價高達台幣 4500 元至 6000 元。

甚至連維基百科也直言:

「 1851 年初,西鄉隆盛接受島津齊彬的祕密任務,前往臺灣探勘。由琉球群島南下,抵達基隆社寮島時,發現有清兵駐守,於是轉往東行,越過烏石港,從南方澳的一處沒人看守白砂海灘上岸(內埤海灘)。居住半年,與一位 17 歲的平埔族少女「蘿茱」相戀,日本學者推測太郎(其大兒子)應該就是在此時誕生,不過父子兩人並未相見,西鄉隆盛即銜命返日,西鄉的這係血脈則傳至其孫吳龜力後斷絕。巧合的是其子西鄉菊次郎於 1897-1902 年赴台擔任首任宜蘭廳長。」

維新大將與蘇澳小漁港的傳說淒美動人,有年代、有人名、甚至還有照片,連戶政事務所都搬出來了,西鄉的後代尋根儼然確有其事,幾乎讓人信以為真。

而隱藏在眾多傳說裡的事實真相究竟是什麼?

西鄉隆盛流放何處?奄美大島或南方澳?

(一)謎樣的 1851 

西鄉隆盛年表。(Source:西鄉南州顯彰館

事實上,西鄉隆盛出生於 1828 年,1851 年時不過 23、24 歲,此時尚稱西鄉吉之介,也並非傳說所述的 25 歲。 Mark Ravina 其書和《詳說西鄉隆盛年譜》皆言,自 1844 年開始,西鄉隆盛在縣衙門擔任小小辦事員,直到 1851 年,西鄉並未經歷甚麼特別重要之大事。

反倒是西鄉家所侍奉的薩摩藩島津氏,原藩主島津齊興在 1851 年 1 月正式退位,其子島津齊彬繼承藩主大位。因此 1850 至 1851 年間,島津齊彬本人正處於繼位的派系權力鬥爭和新主上任之際,是否能在 1851 年初即派遣年幼的西鄉隆盛執行所謂「秘密任務」,也讓人存疑。

西鄉隆盛服裝上的圓形十字是其侍奉之島津氏家紋。(Source:Wikipedia

1852 年,對西鄉隆盛而言,或許稱得上面臨人生轉折──西鄉隆盛與首任妻子伊集院須賀結婚。但從西鄉的家譜可得知這段短命的婚姻只維持兩年,兩年後二人即離婚,且並無子嗣。

此年,西鄉隆盛之父西鄉吉兵衛也過世,過沒幾個月,母親椎原政佐又離世。西鄉隆盛於是擔起一家之主之責,撫養年幼的弟妹。而自1851年島津齊彬繼藩主大位後,其對西鄉隆盛的信任,使他逐漸成為國家政治要角。

(二)流放之因

1858 年到 1859 年,幕府的最高執行長官「大老」井伊直弼大量迫害反幕府人士,史稱「安政大獄」。西鄉隆盛不願服從逮捕月照的命令,護衛著被幕府追究的僧人月照返鄉,1858 年 11 月 16 日與月照一起在錦江灣投海。月照溺斃絕命,但西鄉獲救,後被流放到奄美大島,並改名為「菊池源吾」。 1858 年至 1862 年是西鄉隆盛第一次流放。

此次流放並非如傳說所言,為擴張領地而上演苦肉計至臺灣執行秘密任務。

福岡太宰府前,前身為薩摩藩行館的松屋維新の庵,西鄉隆盛與僧侶月照相關文獻及其落款。

西鄉菊次郎為長子,為何取名為「次郎」?

西鄉隆盛流放奄美大島期間,生活狀況能從與友人的書信往返探知一二。西鄉隆盛擔任教師,教授當地學童。1859 年 11 月,西鄉隆盛與奄美女子「愛加那」成婚,愛加那在正史被稱之為「島妻」。

1861 年,長子西鄉菊次郎誕生。《詳說西鄉隆盛年譜》指出,菊次郎雖是長男卻取名「次郎」的原因在於他是由不合法的妻子所生。西鄉南州顯彰館在南州年表中,也稱菊次郎為「庶長子」。

由此即可明瞭,西鄉菊次郎身世,確實是出生於奄美大島,其母為西鄉隆盛之島妻愛加那。而喚做「次郎」並非之前還有一位隱藏於臺灣的兄長,而是因為非正妻所生之故。

西鄉隆盛略系圖,收錄於《宜蘭與西鄉菊次郎》。

西鄉菊次郎於宜蘭尋找兄長?

西鄉菊次郎生於奄美大島,於 1869 年回到鹿兒島的西鄉老家。

1897 年,西鄉菊次郎受命第三任臺灣總督乃木希典,奉任宜蘭廳長,至 1902 年因母親愛加那辭世,才離開臺灣。林正芳《宜蘭的日本時代》中言:「西鄉隆盛在宜蘭有個私生子應是無稽之談,有可能是記者出生的入江曉風把同為薩摩藩的樺山資紀的探險事蹟,與西鄉隆盛的流放,作了一個浪漫的結合。」

關於樺山資紀與宜蘭的相關史料,可參見林呈蓉教授著作《樺山資紀蘇澳行》。書中指出,1873 年,樺山為了「臺灣出兵」(即為牡丹社事件,此事件核心人物西鄉從道為西鄉隆盛之弟),受任務所託,來到臺灣踏查,並將所見所聞留下紀錄,此書可看出樺山資紀與宜蘭蕃族互動密切。

藤崎濟之助著,林呈蓉譯,《樺山資紀蘇澳行》,臺北:玉山社,2004。


樺山少佐於 1874 年 9 月從淡水出發,經基隆、烏石港抵達蘇澳,於烏石港停留期間,正值中元節。他將頭圍地區的中元普渡光景所見,記於日記:「自前天起,是舊曆的于蘭盆會,……部落中家家戶戶都把食物供在桌上,燒香祭祀,又分配供品讓人帶回。又在地上設筵席,並把帶回的供品擺在上面,這樣的情景類似鹿兒島的于蘭盆會」。

樺山少佐於烏石港停留二周以上,方抵達蘇澳。有趣的是,樺山曾於蘇澳一地巡視期間,恰巧目睹蕃女產子,這名嬰孩之名為「Pedro」,係以少佐一行人其中有人名為「Pituro」之故。很有可能如林正芳所說,經過穿鑿附會,而成現今所流傳之西鄉隆盛的風流韻事。

傳奇人物的生世及其生平總是能引發諸多聯想,西鄉隆盛身為日本維新大將,站在傳統與新的歷史舞臺,一生浮沉絕對比翻拍電影《末代武士》更精采萬分,也因此留下不少鄉野奇談,除了在臺灣宜蘭小漁港遺留子嗣的傳說之外,還有散發異常光芒的「西鄉星」(西鄉星(さいごうぼし)是明治10年(1877年)期間,西南戰爭亂世中,悼念西鄉隆盛的人中間流傳的傳說。),和西南戰爭後並未戰死而逃亡至中國的謠言。

帶有傳說色彩的西鄉星。(Source:Wikipedia

有關西鄉氏至宜蘭之趣聞,雖為稗官野史,缺乏歷史考證,卻也不失為閭里間懷古憶舊之口實。若至鹿兒島旅遊,非常推薦走訪維新故鄉館、西鄉南州顯彰館,必定能更加瞭解這位在青史留名的日本豪傑。

參考文獻:

  1. 拓殖大學,《宜蘭與西鄉菊次郎》,臺北:一橋出版,2002。
  2. 藤崎濟之助著,林呈蓉譯,《樺山資紀蘇澳行》,臺北:玉山社,2004。
  3. Mark Ravina ,《最後的武士》,北京:東方出版,2010。
  4. 山田尚二,《詳說西鄉隆盛年譜》,日本:西鄉南洲顯彰會,2015。
  5. 林正芳,《宜蘭的日本時代》,宜蘭:蘭陽博物館,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