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國日本的職場求生術】利用主家動盪之際,趁勢獨立的真田昌幸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對於現代的受薪階級來說,公司遭到外來者併購有時候只意謂著領導階層重新洗牌,一般員工有可能不受影響地繼續做著原來的工作,最糟也不過是收拾鋪蓋另謀出路。但是,如果你是 400 多年前的戰國武將,主家覆滅可是一件攸關著家族存亡的生死大事。

是要起兵為舊主報仇雪恨?還是立刻向新老闆宣誓效忠?一旦在關鍵時刻採取了錯誤的行動,霎時就有家破人亡的滅頂之災。

身處這樣子的高風險時代,有位武將居然能夠兩度進行「逆勢操作」,趁著主家滅亡或是陷入動盪的時局自立門戶,進而取得獨立的大名身分。這位擅長利用危機開創新局的戰國武將,就是被豐臣秀吉評價為「表裏比興之人」[1]、兩度讓德川大軍吃足苦頭的「信玄之眼」[2] 真田昌幸

2016 年 NHK 大河劇《真田丸》裡的真田昌幸(草刈正雄飾)。圖片來源

審時度勢,冷靜放棄意外獲得的獨立機會

1582 年初,真田昌幸任職的「武田株式會社」正遭遇著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機──迎娶老闆之妹、負責防守國境西線的木曾義昌突然向宿敵織田家倒戈,進而導致當主織田信長聯合盟友德川家康動員數萬軍隊大舉進攻武田領地,頗有一鼓作氣消滅武田家的企圖心。

面對織田、德川聯軍的步步進逼,昌幸向主君武田勝賴(武田信玄四男)建議暫時放棄距離入侵者較近的根據地甲斐國 [3],率軍退往由真田家防禦、地勢易守難攻的上野國 [4] 岩櫃城,以此拉長敵人的戰線。

然而,勝賴並沒有聽從昌幸的意見,而是選擇投靠同樣位於甲斐國內、由親族小山田信茂所控制的岩殿城。最後,在信茂的意外背叛與織田軍的尾隨追擊下,勝賴與同行的妻子北条夫人、嫡男信勝等人自殺身亡,結束了年僅 37 歲的短暫人生,也就此宣告擁有四百多年歷史的甲斐名門武田氏正式滅亡。

武田勝賴(上)與正室北条夫人(左下)、嫡男信勝(右下)。圖片來源

當勝賴父子自戕、武田家全面崩潰的消息傳到先行回到岩櫃城的昌幸耳中,身兼武田氏家臣與真田氏領導人的昌幸清楚地意識到主家的覆滅已經是無法挽回的既定事實。即便真田一族是在先主信玄公的重用下才得以擁有今天的身分與地盤,昌幸還是果斷捨棄為武田家起兵復仇的念頭,率領真田家成為實質上的獨立勢力。

必須說明的是,戰國時代的君臣關係並不像後來的江戶時代強調絕對的服從與忠誠,而是比較類似盟主提供武力保護,以此換取加盟者追隨效忠的互利模式。換句話說,若是主君無法繼續提供有力的保障,戰國武將隨時可以離開現在的老闆,另外投效其他的實力派大名。

因此,無論是木曾義昌、小山田信茂這種親族反叛主君的案例,或是昌幸選擇不與主家共同赴死的行為,在當時都是天經地義的職場慣例。只要這些「背叛者們」還有充分的利用價值,新老闆通常也會不計前嫌地任用接納他們。

接下來,讓我們把鏡頭拉回到真田家身上。一旦失去了武田家這座強力的靠山,領地位於上野國北部與信濃國[5] 東部的真田氏馬上就得面臨西、南兩側有織田家重兵壓境,東、北兩面則有北条、上杉諸國虎視眈眈的艱難困境。

武田家崩潰之後,甲斐全境與大半的信濃地區都被織田家併吞。與此同時,真田家的北方有越後的上杉家,東南方則有雄踞武藏、相模等國的北条家,可說是處於強敵環伺的絕境之中。

考量到自身戰力頂多只能算是小領主層級,若是與上述任何一個大國發生衝突,就好比低等級的玩家剛踏出新手村便無謀地跟大魔王進行單挑戰,立時有著人生 Online 遭到強制結束的危險性。是故,昌幸以維護家族的存續作為首要目標,冷靜地放棄天上掉下來的獨立地位,試圖舉家投靠一位能夠呼風喚雨的強大老闆。

起先,昌幸將目光投往雄霸關東地區、對於上野國一直懷有領土野心的北条氏(即北条夫人的娘家),積極向北条家臣探詢投誠的可能性。但是,在昌幸得知戰力更強的織田軍即將進攻上野的消息之後,立刻便拋下臣服北条家的想法,轉而向消滅武田氏的織田家釋出善意。

基於雙方曾是多年爭戰的對立關係,要如何率先化解對方的敵意便顯得格外重要。此時,昌幸想起織田信長是個著名的愛馬之人,便投其所好地以一匹黒葦毛駿馬作為歸順的見面禮,果然成功獲准加入織田家的陣營。

話雖如此,昌幸並沒有成為信長的直屬家臣,而是被編入織田家重臣滝川一益的麾下。附帶一提,滝川一益正是當初率軍消滅武田家的主要將領,並憑藉著這項戰功獲得上野一國與東信濃一帶的遼闊領地。

電玩《信長之野望‧創造》裡的滝川一益。圖片來源

就地理位置來看,真田家與滝川氏的地盤可以說是高度重疊。或許是為了取得新上司的信賴,昌幸隨即將位於上野的岩櫃城與沼田城獻給一益,自己則是只留下信濃的少數領地。整體來說,昌幸加入織田家以後不僅從重臣降格為中級幹部,就連原本的勢力範圍也被迫大幅縮水。

表面上,臣服於織田家似乎是個名實雙輸的錯誤決定。然而,如果昌幸當初選擇與織田家正面對決,無異是種以卵擊石的自殺行為。

換個角度思考,只要加入了名震天下的織田家,真田一族日後不愁沒有建功立業、開疆拓土的機會。眼下的退讓與忍耐,只是為了保證真田家生存所做出的權宜之計。不過,誰也沒有料到就在武田家滅亡的三個月後,昌幸將會再次遇到主家陷入動盪、無力提供保護的決斷時刻。

見縫插針,巧妙周旋於各大勢力之間

6 月 2 日清晨,織田信長遭到重臣明智光秀揮軍討伐,消逝於京都本能寺的烈焰之中,史稱「本能寺之變」。由於信長的繼承者(織田信忠)也在明智軍的攻擊下切腹自盡,織田家一下子就失去了兩位最重要的領導人,頓時面臨群龍無首的分裂危機。

「本能寺之變」奪去了信長、信忠父子的性命,也改寫了日後的歷史走向。圖片來源

數日之後,信長父子的死訊傳到了昌幸所在的東國一帶,瞬間便引起織田諸將的騷動不安以及周邊各國的蠢動窺探。

如前所述,戰國日本是個重視力量、不講道義的動盪時代。是故,即便雄踞關東的北条氏早在兩年以前就向信長表示臣服、部分的武田遺臣也已對織田家宣誓效忠,在這個主君意外身亡、繼承人尚未明朗的混亂時期,難保他們不會突然萌生叛意,起兵攻占武田家的舊領地

事實上,這可不是織田家臣在杞人憂天。舉例來說,負責駐防北信濃的森長可(森蘭丸二哥)便因為武田舊臣與地方勢力蜂起叛變,用盡洪荒之力才終於逃回較為安全的美濃國文字[6];至於鎮守甲斐的河尻秀隆則是鎮壓暴動失敗,最後慘遭武田遺臣殺害。

與此同時,暫時雌伏的上杉、北条乃至於德川各勢力也利用織田家禍起蕭牆、無暇東顧的天賜良機,發兵入侵形同無主之國的信濃、上野與甲斐等地。6 月 19 日,奉命經略關東的滝川一益遭到北条大軍徹底擊潰,不得已拋棄上野領國,率領殘兵敗將朝著美濃方向撤退。

眼見織田氏已經無力捍衛武田家的遺領,昌幸再次果斷地放棄主家,一面收編武田舊臣以擴大自身勢力,一面積極物色新的老闆人選。考量到自身領地位於東信濃與北上野一帶,昌幸認為正在逐步壓制北信濃的上杉景勝(上杉謙信養子)應該是個值得依賴的奧援,便向因緣匪淺的上杉家文字[7]提出了歸順之意。

2016 年 NHK 大河劇《真田丸》裡的上杉景勝(遠藤憲一飾)。圖片來源

沒過多久,昌幸便接獲了北条家挾著擊敗滝川一益、奪下上野南部的餘威,一口氣攻進信濃國境的緊急情報。

相較於北条家的兵強馬壯,上杉家之前才在織田軍的猛攻之下差點亡國,後來因為「本能寺之變」的爆發得以成功續命,進而趁亂攻略北信濃的領地。換言之,目前的上杉家根本無力與強大的北条家相抗衡。於是,昌幸又迅速捨棄了失去利用價值的上杉景勝,轉而向北条氏的當主(北条氏直)輸誠效力。

2016 年 NHK 大河劇《真田丸》裡的北条氏直(細田善彥飾)。圖片來源

然而,昌幸與北条家之間卻存在著兩條極為易燃的火藥引線。基於真田氏與北条氏都把上野的岩櫃城沼田城視為「神聖不可分割」的直轄領地,雙方的蜜月期很快地就戛然而止,也促使昌幸致力於謀劃下一波的倒戈行動。

此時,出兵佔領甲斐與南信濃一帶、繼而引起北条氏重兵進犯的德川家康有意爭取昌幸的加盟。對於昌幸來說,只要繼續臣屬於北条家之下,好不容易奪回來的上野領地又要被迫交給北条氏直,著實令人難以接受。因此,昌幸毫不猶豫地再度華麗轉身,率領真田一族投向了正與北条家激戰方酣的德川陣營。

2016 年 NHK 大河劇《真田丸》裡的德川家康(內野聖陽飾)。圖片來源

由於昌幸的地盤牢牢掐住了北条軍團的補給生命線,正在與德川家康對峙的北条氏直立刻便遭遇了部隊斷糧的重大危險;另一方面,德川家雖然逐漸取得戰事優勢,卻也無法迅速擊敗兵力數倍於己的北条大軍,同樣面臨了進退兩難的尷尬處境。

有趣的是,最後出面調停兩家衝突的第三勢力,居然是領地遭到侵占的織田家!10 月 29 日,德川家與北条家完成和談,確認了彼此對於甲斐(德川)、信濃(德川)與上野(北条)等地的支配權力。換句話說,真田家的上野領地被德川家康拿來當作談判籌碼,自然引起昌幸的強烈不滿。

其後,北条家多次透過德川氏對昌幸施加壓力,甚至出兵攻打真田家的上野諸城,都未能迫使昌幸割地退讓,使得這件領土糾紛足足拖了一年之久。面對昌幸的桀驁不馴,家康直接祭出暗殺手段,卻因為行動失敗導致雙方的關係更為惡化。

事情發展至此,昌幸當然不可能任憑德川、北条兩家肆意宰割,遂回頭向先前捨棄的上杉景勝頻頻示好,希望再次得到上杉家的庇護。在經過了十個月的胡攪蠻纏之後,昌幸總算獲得景勝原諒,重新加入上杉家的麾下。

跟對老闆的獎賞:獲得大名身分

毫不意外地,真田一族的背叛行徑立時就招致了德川與北条大軍的聯手進犯,卻被昌幸屢施奇計一一化解。話雖如此,昌幸以一族之力同時對抗兩大強國,頓時也有左支右絀、捉襟見肘的危機感。

有鑑於上杉家僅能提供相當有限的實質支援,昌幸只好另外尋求能與德川、北条兩家相抗的可靠盟主。環顧周遭的戰國大名,以破竹之勢陸續消滅反對勢力、與德川家康關係緊張的羽柴秀吉(日後的豐臣秀吉)實可說是最佳的人選。是故,昌幸嘗試和羽柴家建立關係,得到了秀吉的友善回應。

2016 年 NHK 大河劇《真田丸》裡的豐臣秀吉(小日向文世飾)。圖片來源

就在昌幸暗自慶幸找到有力靠山的同時,羽柴秀吉卻因為領地接連發生強烈震災(天正大地震)與嚴重饑荒,試圖改用外交手段以懷柔德川家。看到秀吉不惜以親妹(旭姬)和生母(大政所)充當人質以示誠意,德川家康終於動身謁見秀吉,象徵臣服於羽柴家的權威之下。

如此一來,昌幸與敵對的德川家康都被羽柴陣營所收編,成為名副其實的盟友關係。解決了德川氏的威脅之後,昌幸在新老闆秀吉的要求下,於 1587 年春天前往大坂施行臣下之禮,正式獲得大名身分以及現有領地的統治權

自武田家滅亡之後,昌幸在經歷長達五年的艱苦奮戰,不斷周旋於相鄰的各大勢力之間,總算憑藉著驚人的判斷力,從一介家臣躍升為獨立大名。不過,真田家的職場求生故事並未至此劃下句點。看官欲知後話如何,且待筆者下回分解。

──

本文轉載自部落格「時空偵探的歷史行腳」

──

[1] 意指表裡不一、反覆無常。

[2] 戰國大名武田信玄曾以「宛如吾之雙眼」的說法稱讚真田昌幸與曾根昌世的傑出才能。

[3] 日本從奈良時代到明治初期的令制國之一,範圍相當於現在的山梨縣。

[4] 日本從奈良時代到明治初期的令制國之一,範圍相當於現在的群馬縣。

[5] 日本從奈良時代到明治初期的令制國之一,範圍相當於現在的長野縣。

[6] 日本從奈良時代到明治初期的令制國之一,範圍相當於現在的岐阜縣南部。

[7] 1553 年到 1564 年期間,武田信玄與上杉謙信曾經為了爭奪北信濃的領土,因而爆發五次的「川中島之戰」

參考資料

  1. 外川淳,《戰國大名勢力變遷地圖》,新北:遠足文化,2015。
  2. 平山優,《真田三代:幸綱、昌幸、信繁 橫跨戰國時代的武將家族傳奇》,新北:遠足文化,2016。
  3. 福永雅文,《真田三代的挑戰──弱者的生存戰略,以小勝大的真田兵法》,新北:大牌出版,2016。
宋彥陞
一起旅行

宋彥陞

臺大歷史所碩士,目前為自由評論網專欄作者和臺北城說書人。閱讀與旅行之餘,試圖以輕鬆活潑的筆觸將歷史的迷人之處推廣給更多朋友認識,目標是成為歷普書寫界的東野圭吾。臉書交流專頁:「時空偵探的歷史行腳」。
宋彥陞
一起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