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非寫給女性,莎士比亞的戀愛詩是獻給一名俊美的年輕人!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作者:桐生操

我怎麼能夠把你來比作夏天?
你不獨比它可愛也比它溫婉:
狂風把五月寵愛的嫩蕊作踐,
夏天出賃的期限又未免太短:
天上的眼睛有時照得太酷烈,
它那炳耀的金顏又常遭掩蔽;
被機緣或無常的天道所摧折,
沒有芳豔不終於凋殘或銷毀;
但是你的長夏永遠不會凋落,
也不會損失你這皎潔的紅芳,
或死神誇口你在他影裡漂泊,
當你在不朽的詩裡與時同長:
只要一天有人類,或人有眼睛,
這詩將長存,並且賜給你生命。

這是十六世紀英國文豪莎士比亞(W. William Shakespear,1564-1616)所著的《十四行詩》(Shakespeare’s sonnets)詩集中的第十八首,也是其中特別有名的一首。這是首熱烈讚美歌頌對方的詩,大概所有人都會認為這是作者為了深愛的女性所創作。但這首詩並非寫給女性,而是想著一名年輕男子而作的情詩。

學界有一派強烈主張文豪莎士比亞是個同性戀者。

提到莎士比亞,大家較為耳熟能詳的應該是《羅密歐與茱麗葉》(Romeo and Juliet)、《哈姆雷特》(Hamlet)等劇作。不過,事實上他的創作生涯初期,是以詩人的名號為人所知。

英國文豪莎士比亞。(Source: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 Wikipedia)
英國文豪莎士比亞。(Source: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 Wikipedia)

1609 年,湯瑪斯‧索普(Thomas Thorpe)為莎士比亞出版了他的第三部詩集《十四行詩》。而其中大部分的詩作,竟然都是在歌頌年輕男子美貌的情詩,只不過當時的發行數量不大,沒有引起注目。

1640 年,約翰‧班森(John Benson)再版《十四行詩》時,班森將詩句中的「他」改成了「她」,變成獻給女性的詩作之後出版。所以後來的《十四行詩》,在這方面同樣也沒引起任何爭議。

然而 1780 年時,出版了原始版本,莎士比亞是否為同性戀者的疑雲終於浮上檯面。

1609 年,湯瑪斯‧索普(Thomas Thorpe)為莎士比亞出版了他的第三部詩集《十四行詩》。(Source: Folger Shakespeare Library / Wikipedia)
1609 年,湯瑪斯‧索普(Thomas Thorpe)為莎士比亞出版了他的第三部詩集《十四行詩》。(Source: Folger Shakespeare Library / Wikipedia)

《十四行詩》裡的主要人物,據推測是:莎士比亞本人的「我」、莎士比亞稱作「你」的「俊美青年」,以及「我」所愛的女性──神祕的「黑女士」(Dark Lady)。

根據詩中作者的描述,俊美青年似乎擁有相當女性化的容貌。在《十四行詩》裡,不時可見如第二十首「你有副女人的臉,由造化親手塑就」,或是「有顆女人的溫婉的心」,以及「開頭原是把你當女人來創造」等詞句呈現。

然而,或許俊美青年仗著天生的俊美容貌,個性放蕩不羈,於是作者又這麼寫道:

有人說你的缺點在年少放蕩;
有人說你的魅力在年少風流;
(《十四行詩》第九十六首)

寶座上的女王手上戴的戒指,就是最賤的寶石也受人尊重,
同樣,那在你身上出現的瑕疵也變成真理,當作真理被推崇。
(《十四行詩》第九十六首)

莎士比亞寫下這類的詩句,表現出「可是我所深愛的你是屬於我的,所以我也只能懇求你不要這麼對我。」的心情

所以,說不定俊美青年仗著年輕特有的殘酷,經常讓莎士比亞飽嘗嫉妒的痛苦。

這個證據,在《十四行詩》裡進一步地道出了驚人的事實。另一個莎士比亞的情人「黑女士」誘惑俊美青年,而俊美青年也回應了這份誘惑。

無論到哪裡,誘惑都把你追尋。
你那麼溫文,誰不想把你奪取?
那麼姣好,又怎麼不被人圍攻?
而當女人追求,凡女人的兒子
誰能堅苦掙扎,不向她懷裡送?
唉!但你總不必把我的位兒占,
並斥責你的美麗和青春的迷惑:
它們引你去犯那麼大的狂亂,
使你不得不撕毀了兩重誓約:
她的,因為你的美誘她去就你;
你的,因為你的美對我失信義。
(《十四行詩》第四十一首)

另外還有:

兩個愛人像精靈般把我誘惑,
一個叫安慰,另外一個叫絕望:
善的天使是個男子,丰姿綽約;
惡的幽靈是個女人,其貌不揚。
為了促使我早進地獄,那女鬼
引誘我的善精靈硬把我拋開。
(《十四行詩》第一百四十四首)

黑女士引誘俊美青年,想從莎士比亞的手中奪走他……

在這個三角關係中,怎麼看都會覺得莎士比亞與俊美青年才是真正的一對情侶,而黑女士則是個第三者。

西方文學中愛上貌美青年的故事並不少見,希臘神話中亦有阿波羅戀上俊美王子Hyacinthos的傳說。 (Source: Musée Sainte-Croix / Wikipedia)
西方文學中愛上貌美青年的故事並不少見,希臘神話中亦有阿波羅戀上俊美王子Hyacinthos的傳說。 (Source: Musée Sainte-Croix / Wikipedia)

然而,當莎士比亞可能歌頌同性戀這點遭到非難時,研究莎翁的學者們趕緊出來澄清,說這樣的詩作表現手法與文藝復興時期的時代潮流若合符節。

就像當時的價值觀認為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或尼采(F. W. Nietzsche)不可能是梅毒患者一樣,莎士比亞也絕對不可以是同性戀者。

但在隨著如尚‧考克多、王爾德、普魯斯特、湯瑪斯‧曼、安德烈‧紀德、華特‧惠特曼(Walt Whitman)、三島由紀夫等世界知名文豪是同性戀者身分的曝光,現代也重新出現一些討論,認為即使莎士比亞是名同性戀者也無可厚非。

只是在莎士比亞所在的時代,英國將同性戀視為需處以極刑的重罪,若要出版相關作品,必須極度謹慎為之。或許正是這樣的理由,第一版的《十四行詩》發行沒多久就銷聲匿跡,有一說可能是被禁刊了。

本文摘自月之海出版《美少年的腐歷史:原來我們已經腐了兩千年》
9789869331470
這些真實的男男戀,有純粹的愛情交流,
也有慾望和變態的控制,更有殘酷禁忌的迫害。

BL在歷史上的軌跡不只帶來情欲感官上的衝擊,
更深深影響著人類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