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共內戰時,曾為英軍立下大功的傳奇水手貓「西蒙」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西蒙(Simon)—-獲頒「狄金勳章」的貓

說起世界上的各種貓,「船貓」絕對佔有非常重要的一席之地。

在人類遠洋史上,船員們除了面對船外的風暴巨浪外,更大的敵人則來自船艙裡面。那些躲在暗處、隨時伺機而動的嚙齒動物,正虎視眈眈的盯著船上珍貴的食物和飲水。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腓尼基人開始把貓帶到船上,「船貓」就這樣誕生了。

從那時開始,貓就在人類的航行軌道上乘風破浪。

貓與人類像是定下了一個無形契約:貓保障了人類船上糧食的安全,而人類則帶著貓征服世界。只要有人航海的地方,就不乏許許多多的船貓故事,有名的船貓更是不計其數:參加南極遠征的花栗鼠夫人、俾斯麥戰艦上的「不沈」奧斯卡(不過有人懷疑其真實性)。

不過,最知名的還是英國戰艦「紫水晶」號的船貓西蒙(Simon),當年的他因為英勇的行為獲頒「狄金勳章」(Dickin Medal)——動物界的最高榮譽軍事勳章。而且最重要的,它竟然還跟當年的國共內戰有點關係,究竟西蒙是誰?又做了什麼事呢?讓我們一起看下去—

西蒙萌照。拍攝者:Robert Green

西蒙出生在 1947 年的香港昂船洲,是一隻在臉上、胸口和四肢都帶著白色的黑貓。在當時,香港的昂船洲是一個非常熱鬧的海軍船廠,許多英國的船隻會在這裡進行補給及維修,其中也包括一艘一直在馬來西亞執行任務的輕型戰艦 HMS 紫水晶號。

1948 年的某一天,紫水晶號上的一名 17 歲水手喬治・希金波頓(George Hickinbottom)突然在船塢裡發現一隻已經餓到奄奄一息、不到一歲的貓,它就是「西蒙」,希金波頓立刻決定把西蒙帶上船。為了怕其他人發現,他把貓藏在他的外套底下,偷偷走私到自己的睡鋪上。

當然很快的事情就敗露了,紫水晶號的船長葛瑞夫斯少校(Ian Griffiths)發現了貓的存在,不過所幸船長自己也是個貓奴,自己在家裡就養了好幾隻貓,而且長久下來,紫水晶號上面一直沒有貓,每到炎熱的夏季時分,船上的囓齒鼠軍就會乘隙而入,對船員的糧食及健康都造成威脅。因此,船長只說了句:「如果甲板上有泥巴,你要負責。」就這樣把西蒙留下來了。

從那時候開始,西蒙成了整條船上最萬眾矚目的寵兒。西蒙很快便在船上有了自己的小小吊床;大家常常跟他玩遊戲,要他用前掌把杯子裡的冰塊撈出來;西蒙也常常抓到老鼠後,把禮物放在船長的床鋪前「邀功」(有一次甚至還放到床鋪上!),到最後,西蒙甚至升格住進了艦長寢室,甚至還可以睡在艦長的白色大盤帽裡。而每天下午,總可以看到西蒙跟隨艦長巡視艦艇的身影。

但好景不長。時間來到了 1949 年,中共解放軍從北邊一路往南,終於來到了長江流域……

紫水晶號事發地點

1949 年,國民政府的敗象已露。第二、第三解放軍總共 120 萬人集結長江北岸,與國民黨軍隊隔江對峙。等到了 4 月時,渡江戰役已箭在弦上,雙邊政府代表在北平會談,共黨代表告知代總統李宗仁,如果中華民國政府仍然拒絕中共的八項和平條件,解放軍將立即渡江。

到了最後期限的 4 月 20 日,國共談判正式宣告破裂,長江北岸的解放軍收到命令後即準備渡江。這時兩邊情勢極度緊張,解放軍為了預防美國軍艦干預渡江戰役,特地在北岸部署了砲兵部隊,並且下令:一旦發現外國軍艦不聽警告航行,便可以開炮射擊。但隨著渡江戰役展開,解放軍沒看到自己最擔心的美國軍艦,反倒是一艘英國軍艦,緩緩地朝著渡江的預定戰區前進。

這艘英國軍艦就是紫水晶號。原來,紫水晶號接到指示護衛使館人員撤離,以防解放軍拿下南京。

早上 8 時 30 分,解放軍炮兵部隊發現了紫水晶號,立刻對這艘軍艦開砲示警。但是紫水晶號的艦長研判認為,這只是共軍對國軍的一般性砲擊,過去常常有這種事情發生,他下令:升起英國國旗表明自己的身份,但軍艦沒有回頭,繼續向上游行駛。

負責清空江面的解放軍炮兵部隊見紫水晶號沒有回頭的意思,在請示上級後,解放軍火砲隨即開火。

第一枚砲彈呼嘯劃過艦橋,第二枚就結結實實的命中了艦橋,把所有人都震倒在地;第三枚砲彈擊中了操舵室,當時在艙裡的軍需官和操舵水手同時陣亡。紫水晶號也因此失去控制,直接擱淺在長江中間的沙洲上。

砲擊仍然持續了將近一個小時,一直到最後紫水晶號終於豎起了白旗,解放軍才停止了砲擊。但是這時紫水晶號已經受到嚴重的損害,20 餘名官兵死傷,其中包括艦長和醫官。國民黨軍隊雖然立刻派人從南岸營救傷者,但是只要一有風吹草動,猛烈的砲火就會傾瀉而下,兩邊只能僵持不下。

艙內所有人都亂成一團。傷重的患者急需救治、還能行動的人員填補船上的破洞、發報室的人則是在盡力全送信息,好讓全世界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才過幾天後,共軍就在他們的面前渡過長江,紫水晶號成了紅色中國裡的一個孤島。

就在這時,人們終於在甲板上發現傷痕累累的西蒙。

砲戰發生的時候,西蒙一如往常在艦長裡睡覺,一枚砲彈正好落在附近,把艙壁炸出一個 4.5 公尺的大洞。等人們發現牠時,發現牠的頸部與背部已經有多處炸傷,鬍子和眉毛都已經燒焦、也耳聾了。大家雖然幫西蒙做了簡單的治療,不過還不到兩歲的西蒙恐怕已經時日無多了。

紫水晶號

沒想到,就在休息了幾天之後,西蒙的傷勢開始癒合、因為爆炸受損的聽力似乎也開始回復。牠撐起虛弱的身體,在船艦中四處尋找著自己的主人。每當有過世的船員,牠總會靜靜的坐在葬禮的角落目送屍體離開。接著,牠會走到艦長的船艙裡蜷縮在大盤帽裡。

不過可惜的是,新來接替的艦長不是貓奴,毫不留情的把西蒙趕走。

事件傳回英國後立刻引發一片嘩然,英國與中共也開啟外交談判。但是對船員來說,整場噩夢才剛要開始。到了夜晚,長江畔的老鼠如浪潮一樣,從被擊破的砲口、彈孔中朝英國人淹了過來。整個船艦就和老鼠展開了一場激烈的糧食保衛戰,而最大的敵人就是其中一隻特別巨大的老鼠,這隻老鼠異常機警,眾人已經設置了好幾次陷阱,但是都被牠輕易逃脫。船員還特別為牠起了一個名字:「毛澤東」。

等西蒙傷勢好轉後,牠立刻就回到自己的崗位,成為這場滅鼠戰役的最大主角。牠每天跳上跳下,沒人算的出牠究竟抓了多少老鼠。不過除了消滅老鼠以外,西蒙最重要的工作,則是提振船上已經低迷到底的士氣。西蒙坐在傷兵一旁舔腳掌、打呼嚕的樣子,鼓舞著無數的傷兵重新返回崗位。每當牠口中叼著死老鼠出現,就成了對船上官兵士氣的最大激勵。不過西蒙最喜歡的,還是把死老鼠叼進艦長室內,對新任的艦長「邀功」。

起初,新艦長不太知道該怎麼辦,只好摸摸西蒙的頭,把牠趕出艦長室後,再把老鼠屍體扔出船外。到最後,西蒙總算征服了新艦長的心。這一天,新艦長因為生病臥床不起,就在意識朦朧的時候,他看見西蒙跳上床對他磨蹭。

而這一次,西蒙終於能留在艦長室裡。從此西蒙重新贏回了艦長室,可以睡在任何牠想睡的地方。當然,也包括新艦長的大盤帽。

除鼠戰役仍在繼續。隨著天氣越來越炎熱,小貓的精神也越來越萎靡。就在這一天,西蒙終於遇見了鼠王「毛澤東」。

貓鼠展開了長長的對峙,開始船員還擔心傷後虛弱的西蒙不是毛澤東的對手,但是西蒙先展開了攻擊,朝毛澤東猛撲而去,在經過一番搏鬥後,西蒙終於咬死了老鼠。船員立刻爆發出巨大的歡呼聲,從此以後西蒙就被冠上了一個新的稱號:「上等貓西蒙」。

「上等貓西蒙」與船員。來源:Lt. Commander K. Stewart Hett

不過,不管是船員還是貓,這時候都已經到達極限了。西蒙連眼睛都已經張不開了,為了怕牠走失,船員們把牠放進艦長室裡日夜照料。艦長看著漸漸枯竭的油料及糧食,終於決定:放手一博!

7 月 30 日,一場颱風席捲長江流域,河水開始上漲,給了紫水晶號逃逸的機會。當天晚上 9 點,正當一艘客輪緩緩駛過紫水晶號時,艦長下令紫水晶號以客輪作為掩護起航。解放軍立刻開砲,但是紫水晶號還是成功行駛到長江口,英國海軍立刻在口岸護衛,就在事件發生的 101天後,紫水晶號終於成功脫離險境。

紫水晶號全員立刻成為英國家喻戶曉的大英雄——當然也包括船貓西蒙。在經歷二次大戰、共產鐵幕陰影的英國裡,西蒙的故事鼓舞了無數的英國人。當紫水晶號開進香港進行維修的時候,船員們接到一個消息:船貓西蒙因為受困時期的英勇舉動,經過艦長推薦後,英國政府決定頒給牠「狄金勳章」——那是動物界的維多莉亞十字勳章,最高的動物榮譽獎章。

在這之前頒給過鴿子、軍犬,不過直到今天,西蒙仍然是唯一獲頒這項獎項的貓。從此以後,西蒙成為真正的大紅人,無數的糖果點心貓玩具湧向位於香港的紫水晶號,船上還不得不派專員處理。

狄金勳章

獲獎儀式決定於 12 月 11 日舉行,此項勳章的創辦人 79 歲的瑪麗亞・狄金將親自主持頒獎儀式。不過,西蒙卻沒能撐到那個時候,從 11 月底開始西蒙就顯得無精打采,被送到獸醫時已經出現高燒和腸胃炎的症狀。

11 月 28 日,西蒙嚥下了最後一口氣,還是沒能看到牠的獎章。在這個獎章上,配上一條海員專用的藍色掛帶,上面刻有桂冠雕飾,還有一行字:「For Gallantry」——「獻給英勇」。

更多好故事請加入故事訂閱☞☞https://pressplay.cc/gushi.tw
神奇海獅

神奇海獅

神奇海獅先生,漢堡大學歷史碩士。
往研究之路狂奔十年之後,發覺自己的志向是天橋底下說書人;
研究的是共產黨、過的卻很資本主義;
擅長的是中世紀、卻離不開現代科技;
說嚮往自然、蚊子卻特別愛叮。
總之是一個,集各種矛盾衝突元素於一身
卻可以泰然與之共處的一個人。
神奇海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