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小印尼:由香茅、黃薑、辣椒熬成的都市生活空間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地址
小印尼為臺北市北平西路、中山北路、忠孝西路與臺北車站圍成的街廓。

交通方式
捷運臺北車站東三門出口,過馬路後順斜坡直行即可達。

參觀資訊
原則上店家只在週末營業。

01-2
每到假日,小印尼餐廳總是座無虛席。(作者自攝╱游擊文化提供)
前往小印尼的旅客請注意: 您搭乘的二八七次,由天龍國開往小印尼班車,現在開始上車。 請帶好您的隨身物品,祝您旅途愉快,謝謝。

相信各位旅客對天龍國(臺北)一定非常熟悉,但是一定有很多人不知道,出了天龍國中央車站(臺北車站)東三門,跨越馬路順著斜坡向下,映入眼簾的是 JPK、SARI RASA 招牌、一樓平房的小吃餐廳、燒烤香氣與語言混雜,意味著抵達了一個國中國──小印尼。

小印尼約自二○○○年開始發展,最初是許多商家在臺北車站二樓金華百貨販賣東南亞相關雜貨,以及提供貨運服務,金華百貨停業、車站內部空間重新規劃後,大部分商家便「獨立建國」,菲律賓商家遷至中山北路,印尼店家則擴展至北平西路一帶。

這個被交通路網切割出來的狹長地帶,除了有東南亞百貨,還有卡拉 OK 複合式印尼餐廳、銀行、美容院等。每到假日,難得休息的外籍勞工從各地來到店裡,和朋友唱歌、燙頭髮、叫一桌子菜。雖然進口食材所費不貲,但花些錢召喚家鄉味,解解鄉愁,也尚稱划算。

在臺灣工作多年的 Ati 便是其中一位,她身材纖細卻能獨自照顧行動不便的奶奶。平日雇主家大多煮些芹菜炒豆干、豆腐燒魚、涼拌冬粉,Ati 再煮碗印尼乾麵加上辣醬陪著吃,「沒辦法阿,奶奶吃不慣我的菜,我也吃不慣奶奶的菜。」縱然想過大顯身手,但平日仍難在餐桌上看到家鄉菜身影。說起印尼料理,Ati 臉上顯露出光采,「我們的烤肉很好吃喔,還有咖哩雞,味道和臺灣咖哩不一樣,不過平常不能煮啊,奶奶會覺得太鹹太辣了。」

因此,難得週末放假的話, Ati 便會和同在臺北工作的表姐約好,坐公車到臺北車站和其他朋友聚會,有時候在車站大廳角落,一群姊妹嘰嘰喳喳閒聊就是一下午,然後到附近小印尼寄錢和東西回鄉,順便囤一箱印尼乾麵在工作的家。

二○一二年暑假,奶奶和家人出國玩,剛好有機會過開齋節的 Ati,和幾位好友到臺北清真寺禮拜,擁擠的人潮從清真寺一路綿延至對面的大安森林公園,禮拜結束後,大家聚集到臺北車站趕著回家,或等待朋友會合。當天人潮洶湧的盛況,讓第一次在臺灣過開齋節的 Ati 也嚇了一跳。

開齋節是伊斯蘭教兩大節慶之一,重要性如同新年,有機會放假的人從四面八方湧入臺北車站,挨「群」挨「團」席地而坐,和朋友互道開齋節快樂。「過年」的熱情人潮嚇著許多臺灣旅客,有旅客向臺灣鐵路局投訴,認為聚眾行為影響大廳動線,臺鐵隨後在大廳拉起紅龍,之後每個週末皆會在大廳拉起紅龍長線,並引用公共秩序維護法、公告禁止「組織性集會」,以確保動線和秩序。媒體更以「小路霸」等標題,暗指外勞聚眾行為有礙觀瞻,引起臺灣國際勞工協會等團體,在車站大廳頭綁黃絲帶靜坐抗議。

二○一四年四月,行政院新增鐵路法修正草案,擬修正第七十一條罰款金額,並新增非乘客於車站大廳、穿堂、月臺區遊盪、妨礙旅客通行,最高可罰一千五百至七千五百元,再度被質疑為針對過去擠爆大廳行為而設的「外勞條款」。

在開齋節前夕,週末熙攘的車站大廳不復見圍成╳型的紅龍。席地而坐的人們,三三兩兩沿著大廳四周自成天地。即使沒有紅龍,外籍勞工的生活空間仍被一條隱形的線區隔,那是一條由香茅、黃薑、辣椒熬成,縈繞卡拉 OK 舞曲、祝禱詞,語言、歌唱、氣味和思念的線,在偌大的天龍國之中,不斷越界又畫界。

警察前來勸導聚集群眾,禁止吃自己帶的東西,也不能脫鞋子。(作者自攝╱游擊文化提供)
警察前來勸導聚集群眾,禁止吃自己帶的東西,也不能脫鞋子。

(作者自攝╱游擊文化提供)

本文收錄於游擊文化出版之《叛民城市:臺北暗黑旅誌》,〈從天龍國到小印尼:跨越那條隱形的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