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蜘蛛網】水鏡補習班:三國孩子的第一選擇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現代社會裡,我們一般就是先接受國民義務教育,然後選擇管道繼續升學或就業,如果想成為公務員就得通過國家考試,或是參加政務官的選舉,大體制度就是這樣。

那麼,若我們身處在漢末三國,有哪些管道可以出人頭地呢?

三國之前的兩漢,主要便是利用「察舉制」來選拔人才的。簡單說,就是皇帝吩咐行政區長官挑選一兩個轄區內品學兼優的孩子,然後選到宮裡進行第二輪的評鑑,通過之後就能派遣官職。

這樣的人才挑選方式看似沒什麼問題,但其實很吃挑選薦舉長官的主觀意識,也因此慢慢出現了官宦世家的偷吃步行徑。

因為這些大官們,很有可能就是舉薦長官的上司或同僚,正所謂有關係就是沒關係,一通電話橋一橋,自家孩子的前途就有了保障。也因此察舉制演變到後來就是那些大官們自己你推薦我兒子、我推薦你兒子的小圈子遊戲。老爸當將軍,兒子就當市長;老爸自耕農,兒子也選市長……

咳、咳、咳!是不是覺得很有既視感呢?

比方說曹操,在上文提到他也算官三代,所以他在十九歲的時候就通過察舉制,成為郎官,就是實習公務員。

一般大家所熟知的許多漢末群雄,舉凡袁紹、公孫瓚、袁術、劉虞、劉焉、士燮、劉繇、王朗等人,都是經由察舉制進入官場的,我們可說察舉制是孕育三國英雄的搖籃。

那沒有身家背景的怎麼辦?沒關係,因為漢末三國是亂世,靠拳腳也能打天下。先前也提過孫堅,就是在十七歲的時候,擊殺海盜一舉成名,兒子更是當到皇帝,有夠霸氣。

「白手起家 孫文臺的祕密成功學」要是那時候有商業雜誌的話,一定會請孫堅來拍封面。

這時有人問了:「家中一窮二白,我又體弱多病,不要說海盜,連海膽都剝不開,那豈不就只能在旁邊玩泥巴了?」

這位朋友不要擔心,你還可以參加補習班啊!拉五個人來試聽報名費當場折兩千喔~(和藹微笑)

漢朝獨尊儒術,當時流行的學問是「經學」,也就是針對儒家經典作進一步闡述與探討。 而鑽研經學的大儒都具有名氣,會吸引很多莘莘學子前來報名上課。而這些弟子門生,如果有了老師的推薦與優質評價,就能讓朝廷注意,並進而錄用。

這些經學家,就好比漢末三國時的補教名師。比方說河北名儒盧植的兩名學生,一個是白馬將軍公孫瓚,另外一個就是蜀漢的開國皇帝劉備,而且盧植也是朝廷官員,任北中郎將,因此在官場上更具影響力。

只要有權威人士的背書,人生少走十年冤枉路呢!就跟我們現在申請研究所會需要些名教授寫推薦函一樣。

終於談到這次的主角-司馬徽了。

司馬徽,字德操,號水鏡先生,河南穎川人。史書形容他「清雅有知人鑑」,就是說司馬徽為人端莊高雅,也很有識人之明。後來他受到荊州牧劉表的邀請,來到荊州襄陽,開啟了他補教事業-「水鏡補習班」的光輝生涯。

荊州襄陽,也有一位在地名士龐德公。龐德公年長司馬徽十歲,但跟遠道而來的司馬徽似乎很有話聊,一下就變成好朋友了,就連「水鏡」二字,都是龐德公幫司馬徽取的,堪稱是水鏡補習班的最佳拍檔。好比陳〇數學搭飛〇英文、赫〇數學搭殷非〇英文。

司馬徽跟龐德公交情有多好呢?有一天司馬徽去拜訪龐德公,龐德公剛好外出掃墓。司馬徽也不管,直接進去家中,對著龐德公的老婆說:「嫂子,煮飯,等等要開 趴。」結果龐德公的老婆竟然二話不說,走進廚房開伙了。過沒多久龐德公回到家,發現家裡怎麼這麼多人,只見司馬徽坐在主位上大吃大喝,還從鍋裡撈出一顆魚 丸。

「龐公,魚丸很Q喔~你吃不吃鵝腸?」

「……給我滾出去。」

這種「你家就是我家」的高貴情操,充分展現出司馬徽的不拘小節與落落大方。

補習班開了,師資也有了,接下來就得要有成績好的學生當門面,這樣紅榜貼出來才有面子啊!水鏡補習班的兩個當家資優生,就是大名鼎鼎的諸葛亮和龐統。

火鳳燎原online上的水鏡先生(來源:http://rto.gameone.com/system_05.php)

諸葛亮與龐統,並稱「臥龍」、「鳳雛」,而賜予這兩人如此高評價稱號的人也是龐德公。這龐德公超會寫文案 der,換作現在肯定是廣告才子,秒殺范可〇。

先說鳳雛龐統,龐統字士元,是龐德公的侄子,小時候看起來憨面憨面,沒什麼人賞識他,但叔叔龐德公卻早看出了龐統的潛力。

龐統大概在十八歲的時候,聽從龐德公的建議,前往穎川拜訪了當時尚未移居荊州的司馬徽(可見當時龐德公就已經在肖想司馬徽了,果然惺惺相惜)。龐統來到司馬徽家,看到司馬徽正在樹上採桑葉。

龐統站在樹下,抬起頭就開始跟司馬徽聊起來了,司馬徽也一邊採桑葉一邊跟龐統喇低賽,就這樣從白天講到晚上。

司馬徽對於龐統非常欣賞,於是他從樹上跳下來,大讚龐統為「南州士之冠冕」,也就是荊州的知識份子當中最頂尖的。

司馬徽:「欸?我在稱讚你,你為何表情如此猙獰?」

龐統:「頭抬太久,現在脖子硬得像擦了印度神油一樣。」

司馬徽:「怎麼印度神油是拿來擦脖子的嗎?」

龐統:「不然要擦哪?」

司馬徽移居到荊州之後,跟龐統住家只隔著一條水道,「望衡對宇」,意思是兩人的住處近到打開門就能看到對方的家了。想去對方家拜訪時,就乘小船,甚至就直接撩著衣服涉水走過去。

我為什麼聞到了一絲斷背的氣息?

而諸葛亮在歷史上跟司馬徽互動不多,反倒與龐德公交流甚深。諸葛亮在南陽躬耕時,很常去拜訪龐德公,每次都是在龐德公的床邊行跪拜大禮,而龐德公也沒跟他客氣,就給他跪。可見兩人就算沒有師徒之名,也有師徒之實。

另外龐德公的兒子龐山民,後來也娶了諸葛亮的姐姐,因此諸葛亮與龐德公又有了一層姻親的關係,搞半天原來大家都是親戚。

Zhuge_Kongming_Sancai_Tuhui

水鏡補習班有了諸葛亮與龐統,上中二路可說是毫無破綻。除了這兩張王牌外,還有徐庶、石韜、孟建、崔州平跟他們混在一起,下了課就去打撞球看妹。

雖然司馬徽是接受荊州牧劉表的邀請來到襄陽講學,不過司馬徽深知劉表這人性格有點扭曲,要是聽到有什麼人有優異的評價或事蹟,劉表大概會去為難他。因此司 馬徽在襄陽,基本上不會像當時對龐統那樣,給當時的人物作很實質的評價。所以有人想請他品評的話,司馬徽就打哈哈胡混過去。

張三:「水鏡先生,您覺得我這人怎麼樣?是不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

司馬徽:「很好很好。」

李四:「早安,水鏡先生。今天也起得這麼早啊?」

司馬徽:「很好很好。」

牛大嬸:「水鏡先生,我兒子他昨晚…病死了!嗚嗚嗚……」

司馬徽:「很好很好。」

人家講什麼司馬徽都回很好很好,跟遊戲 NPC 一樣,司馬徽的老婆也看不下去。於是她一邊安撫著哭得更傷心的牛大嬸,一邊罵司馬徽:「人家是因為看在你人蓋高尚,才跟你訴苦。牛大嬸死了兒子,你還說好!」

司馬徽:「很好很好。」

司馬徽當晚跪算盤,零用錢減半。這也就是我們常說「好好先生」的由來。

司馬徽真的是一個老好人,水鏡補習班大概沒收學費,不然就是意思意思拿一點,因為有關司馬徽的記載,他幾乎都在從事農作,得自給自足不然會餓死。

有次有人養的豬走丟了,他看到司馬徽家裡頭養的豬,有一頭很像是他的,於是便跟司馬徽爭論,司馬徽也不多說,就把那頭豬送給了他。過了幾天,那人找回了走失的豬,才發現原來誤會司馬徽了,趕緊將豬還給他,還跟他磕頭道歉。

結果司馬徽一點都不在意,還反而高興地跟那人道謝。司馬徽可不能活在現代啊!很容易會把養老金匯給詐騙集團。

劉表的兒子劉琮,也是久仰水鏡先生大名已久,特別帶著隨從前往司馬徽住處拜訪。劉琮吩咐隨從先進去,看看司馬徽是否在家。隨從進去看到司馬徽在自家菜園揮汗鋤土。隨從問他:「請問水鏡先生在嗎?」司馬徽回:「我就是。」

隨從看他渾身髒兮兮就是個莊稼漢,罵道:「你這糟老頭還想冒充水鏡先生啊!你是司馬徽的話,那我就是美國總統!」

司馬徽聽了也不多說,就進了屋子整理儀容,換了件乾淨的衣服走出去。隨從一看發現自己有眼不識泰山,趕緊磕頭道歉。

那時候的人怎麼動不動就磕頭道歉啊。

司馬徽的水鏡補習班,似乎是段青春又充實的時光,但人總是會長大,很快地學生們也開始要面對將來出路的問題。

劉備寄寓荊州時拜訪了司馬徽,司馬徽大概跟劉備談得很投機,因此向劉備推薦了他底下的王牌:臥龍諸葛亮、鳳雛龐統。之後諸葛亮跟龐統從此一飛沖天,成為劉備陣營的軍師雙璧。

後來,曹操平定北方,大軍南下荊州。繼承荊州牧的劉琮投降,司馬徽也在這時候去世。水鏡補習班的學生們畢業了,分別在後來的魏國跟蜀國就職。

從先前的描述,看得出來龐統比起諸葛亮,與司馬徽的互動更頻繁,也因此龐統是最得「水鏡」真傳的。

怎麼說呢?「水鏡」二字代表著水清如鏡,意思是這個人在看待他人時,就好比照鏡子一樣的真實,說明司馬徽享名於世是在於他的知人之鑒。

《三國演義》中的龐統,形象是樣貌醜陋,舉止有點不得體但機智過人的怪傑軍師。而歷史上的龐統,比較鮮明的形象則是跟司馬徽一樣,善於評論他人。

PangTong

龐統延續了水鏡「好好先生」的精神,基本上誰來問他,他都說那人的好話,有時候還過了。有人就好奇,問他這樣做的用意為何,龐統的回答很有意思,他說:

「現在天下這麼亂,好人越來越少,爛人越來越多。我今天心存善念,多看別人的優點、多稱讚別人,那些人會因我的稱讚而受到仰慕,他們得到了正面的關注後, 就會受到鼓舞更奮發向上。如果今天我稱讚了十個人,只要有五個人能受到鼓勵,就能讓這世界變得更美好,那我不是功德無量嗎?」

其實這樣的理念,現代也適用,與大家共勉之。不過龐統這樣的理念實踐的時間不多,後來龐統在戰爭中中箭身亡,年僅三十六歲。

除了諸葛亮和龐統,其餘的「水鏡歡樂夥伴」中,大多都在魏國任官。

徐庶,字元直。原先侍奉劉備,也曾向劉備推薦諸葛亮。之後因為母親被曹軍所俘而被迫投靠曹操,在曹魏政權中擔任御史中丞(廉政公署副署長)。比起《三國演義》裡有著超強軍師形象,歷史的徐庶滿無趣的。

石韜,字廣元。跟徐庶是在進入水鏡補習班之前就認識了,之後也成為曹魏的官員,官至典農校尉(屯田區域內的行政長官)、郡守。

後來諸葛亮擔任蜀漢丞相時,聽到徐庶跟石韜在魏國的狀況,不禁感嘆:

「魏國人才濟濟啊!元直跟廣元如此優秀,卻只能做到這樣的職位。」

孟建,字公威。也在曹魏底下任職,官至涼州刺史、征東將軍(涼州刺史相當於現今甘肅省的行政首長、征東將軍則是級別很高的將軍階)。諸葛亮北伐的時候,還曾寫信給魏國的司馬懿,請他幫忙向孟建這位老同學問聲好。

另外一位崔州平,名已經失傳了。父親崔烈曾任太尉,哥哥崔鈞擔任西河太守,算是名門之後。只知他跟諸葛亮、徐庶交情很好,在水鏡補習班時期,就相當認可諸葛亮的才能,之後事蹟不明。

其實嚴格來說,這些「水鏡歡樂夥伴」,歷史上並沒有很明確地記載,他們有師事過司馬徽,但可以合理判斷,他們的交流應該是很密切的。

那麼究竟有誰,可以真正大聲說出「之前我在水鏡,現在我找到理想工作」呢?

向朗,字巨達。少年時期的確師事過司馬徽,而且與龐統、徐庶是好朋友(龐統和徐庶為水鏡門生可能性又提高了)。早先在劉表底下任事,後來轉投劉備,在蜀漢 王朝中歷任過不少地方郡守,也實際統領過軍隊以及後勤,算是資歷完整。諸葛亮去世之後,以左將軍之職不過問政事,專注於經學研究上,也開始開班授課,承繼 水鏡先生的補教志業。

值得一提的是向朗的兩個侄子:向寵、向充,向寵在諸葛亮的《出師表》有所提及,稱其為「性行淑均,曉暢軍事」,就是說向寵善良且做人公道,在軍事上又很有造詣;而向充在諸葛亮死後還上書後主劉禪,希望能在諸葛亮的墓附近蓋廟祭祀,由此可知向朗一族與諸葛亮的交情亦匪淺。

尹默,字思潛。出身益州(現今四川省),年輕時認為益州所流行的學問他不太感興趣,於是特地跨到荊州遊學,拜司馬徽、還有也是被劉表請來荊州的經學大家宋 忠為師。(尹默:「一次報名兩家補習班,不行逆?」)之後尹默重新幫《春秋左氏傳》做註解,好到成為當時流傳最為廣泛的版本。

之後尹默也在蜀漢底下任官,大多是學者職,也負責為當時的太子劉禪講授《春秋左氏傳》;諸葛亮北伐時期,也被請去擔任軍祭酒(相當於丞相辦公室主任,可以說是諸葛亮的蔡璧〇)。

李仁,字德賢。也是益州人,跟尹默一起留學荊州,成為司馬徽、宋忠的門生。不過有關他的生平僅止於此,他的兒子李譔比他出名得多。

李譔,字欽沖。除了接受其父親的教導之外,也師事尹默學習經學,司馬徽算是他的師公。李譔是個才華洋溢的人,除了經學研究之外,數學、醫學、機械、軍武、占卜都有所涉獵,因此後主劉禪命他成為太子劉璿的太子庶子(伴讀書僮),太子劉璿十分欣賞他的才華。

劉廙,字恭嗣。荊州人。至少在十歲以前就已經師事司馬徽了(原來水鏡補習班還跨足到幼教界),後來因為他的兄長劉望之因為勸諫劉表不成而被殺,因此劉廙為 了避禍,投奔曹操,之後便在曹魏政權下任官,之後轉任曹丕底下的文學部門,深受曹丕賞識。之後曹丕任魏王的時候,劉廙官至侍中(政策顧問),卒於任內。

歷史記載上,真真正正、實實在在的水鏡門生就這四人。 香港陳某的《火鳳燎原》中,有一個最強軍師集團-「水鏡八奇」。不過從這四人的仕途可以看出,司馬徽的水鏡補習班並不是什麼軍師養成,而是培養儒家經學的學者型人才。

水鏡先生司馬徽,雖然畢生未曾任一官半職,終生在荊州襄陽耕種、採桑、養蠶、養豬玩農家樂,但其底下的這些學生,日後都成為了魏、蜀兩國的棟樑,甚至開枝散葉,桃李滿天下。現代的補教業者,除了拜孔子之外,也應該拜拜司馬徽為祖師爺。

連羅貫中都不知道的三國史!

超越傳統史學格局,融合電玩動漫戲劇時事鄉民哏,
上萬粉絲狂敲鍵盤催促,終於等到──
「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網站超高人氣專欄《三國蜘蛛網》首度結集!
作者:Somebody Sue/普通人
繪者:山本恩

博客來|http://goo.gl/gLfXTx
讀冊生活|https://goo.gl/3OQuaV
Somebody Sue/普通人
Follow me

Somebody Sue/普通人

普通人對於歷史的心得報告。
Somebody Sue/普通人
Follow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