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普通三國】袁紹被曹操逆轉勝的另一種解釋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過去在〈無用謀主與狗頭軍師〉一文中,就藉由同為袁紹陣營、但卻分屬不同派系的兩大謀士—沮授、郭圖,他們迥然相異的戰略,造成袁紹在決策上搖擺不定,最終釀成官渡一戰大熱倒灶的局面。

【三國蜘蛛網】無用謀主與狗頭軍師

但最近重讀與袁紹的相關記載時,又讀出了新的樂趣,因此想再進一步幫這位「四世三公」、出身汝南經學世家的漢末河北霸主,來做一些補充。

河北袁氏陣營底下冀州、汝潁兩黨的戰略方針,大致可以這樣歸納:

以沮授為代表的冀州黨,力主迎獻帝以令諸侯,並主張以緩兵之計來拉大與曹操之間的實力落差;以郭圖為代表的汝穎黨,則是反對與獻帝所代表的漢朝朝廷有太緊密的連結,且傾向用積極攻勢對付曹操。

當然我們事後諸葛一番,見到曹操選擇了「奉天子以令不臣」的方針,最終完成統一北方的霸業,便理所當然地認為汝穎黨的主張是錯誤的,但如果我們先不看曹操的成功案例,就當下的時空環境來思考,難道汝潁黨的主張,就真的完全不可行嗎?

先談迎獻帝這件事,雖然曹操在這個決策上獲得了豐厚的利多,可凡事都沒有穩賺不賠的。

曹操放了一個皇帝在身邊,此後在每一個政治決策上,多少都必須考量朝廷方面的想法,也勢必會遇到保皇派的反彈與抗爭,更別說「篡漢」這兩個字抹在曹操身上,是歷經千百年也甩不掉。

既然決定大打皇帝牌,要嘛就是硬著頭皮當個大權臣,要嘛就像諸葛亮那樣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無論選擇哪一條路,都不可能全身而退。

再者汝穎黨支持的積極攻勢,對袁紹來說又何嘗不是「獅子搏兔,君臨天下」的氣概?

事實上當時的袁曹相爭,曹操數次表現出快要支撐不住的窘態,最後之所以會被曹操逆轉,完全是袁紹一方犯了好幾次戰術錯誤,並不能怪罪汝潁黨的戰略方針。

另一方面,袁紹身為一個決策者,他的想法也歷經了幾個階段的轉變。

在反董聯盟解散之後,他曾經想在河北另起爐灶,擁立當時頗負聲望的漢室宗親劉虞為帝。雖然此事在劉虞堅決反對後不了了之,但也讓袁紹變相宣示,他並非相當重視獻帝劉協的這個正宗朝廷。

之後曹操迎獻帝至許縣,袁紹見狀顯然有些吃味,於是又遊說曹操將獻帝安置在位於袁曹勢力交界的甄城,意圖要搞個聯合政府,甚至想將獻帝完全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但到了官渡之戰前夕,袁紹又透露出他想要取代漢朝的野心。

由此可知,袁紹對於要如何確定自己與朝廷之間的關係,所表現出來的態度是曖昧模糊的。

即便袁紹的立場搖擺不定,導致本來不該輸的官渡之戰都輸掉了,但這都沒能動搖袁強曹弱的局面。真正讓袁紹勢力垮台的最後一根稻草,是在於他連繼承人問題的態度也很曖昧模糊。

袁紹非常很喜歡他的三子袁尚,也想讓他接手自己在河北的霸業。當袁紹在分配諸子職務時,他還讓袁尚坐鎮大本營鄴城,而將長子袁譚安置在前線青州。但或許礙於不想破壞立嫡長子為嗣的傳統,袁紹始終沒有公開表態繼承人選。

袁尚

袁紹只要一天沒有公開發表,或是親筆寫下,底下的人就永遠可以自由心證。

袁紹在官渡失利之後,意圖要扳回一城,但最後仍是以敗戰作收。大受打擊的袁紹鬱鬱而終,而沒有明確答案的繼承人問題,就成了汝穎黨與冀州黨的戰場。仍舊保有一定實力的河北袁氏,就被硬生生分成兩半,汝穎黨所擁護的長子袁譚和冀州黨所支持的三子袁尚,雙方互別苗頭、勢如水火。

兄弟分家打得不亦樂乎,擺明讓曹操坐收漁翁之利。

即使如此,曹操要真正將袁氏從河北拔除,還是花了他六、七年的時間,可見袁家在河北的紮根之深。如果當初袁紹能夠確實地決定接班問題,便可以減少汝潁和冀州兩黨興風作浪的空間,也能槍口一致對外與曹操繼續周旋。繼承人不管是長子袁譚還是三子袁尚,他們都不是酒囊飯袋之徒,沒有那麼容易對付的。

關於袁紹的失敗,個人也從中領悟到了一些心得。

在人生的道路上,我們總是會被迫選擇取捨,不管最終做出了什麼樣的決定,都比起不做任何選擇要好。就跟考試一樣,只要寫了就有答對的機會,但什麼都不寫就肯定沒有分數。

袁紹就是那個對著試卷乾瞪眼,連猜都不願意猜的傻蛋考生。

 

連羅貫中都不知道的三國史!  超越傳統史學格局,融合電玩動漫戲劇時事鄉民哏, 上萬粉絲狂敲鍵盤催促,終於等到── 「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網站超高人氣專欄《三國蜘蛛網》首度結集! 作者:Somebody Sue/普通人 繪者:山本恩  博客來|http://goo.gl/gLfXT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