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蜘蛛網】做人這麼辛苦,就是為了吃飯──臧霸的友情歲月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魏明帝曹叡時期,洛陽執金吾府第。

執金吾是首都洛陽的治安總司令,相當於警察局長,當時任職的是本次故事主人公-臧霸,臧宣高。

年事已高的臧霸,望著庭院裡的水池許久,心中千頭萬緒。

此時臧霸的長子臧艾,走到他身後,對他說:

「父親,該回去吃飯了。」

「艾兒,你知道做人這麼辛苦,是為了什麼?」臧霸問。

「不知道,父親。」臧艾不解。

「就是為了吃飯。」臧霸回道,便徐步走回邸內。

以上台詞出自電影《五億探長雷洛傳 Ⅱ 父子情仇》的最後一幕,我認為也很適合做為臧霸一生的總結。

時光倒流回到東漢末年、靈帝劉宏時期,臧霸是泰山華縣人,當時才 18 歲,父親臧戒的工作是獄掾(獄卒),父子兩人相依為命,獄掾雖然只是小小公務員,但勉強也能溫飽。

臧戒這個人剛正不阿,當時的太守沒什麼執法概念,常常沒有仔細審問就擅自定罪,或是為了私人恩怨就亂栽贓。臧戒秉持公義,依法行事阻止許多冤獄產生。一個小小獄掾屢次與太守作對,這讓太守很沒面子。

太守終於忍不住了,決定要對付臧戒,隨便定了個「以下犯上」的罪名將臧戒逮捕,準備押到別的地方行刑,送押臧戒的人大概 100 多個。臧霸聽聞父親被抓,命在旦夕,二話不說決定要劫囚。

臧霸雖然年輕,但可能受父親的影響,做人有一說一,許多少年都跟著他混,這麼一招呼,也有幾十人響應。臧霸帶著他們,日夜兼程,總算在費縣西山一帶,追上了送押臧戒的部隊。

「今天我是來帶我老爸走的,跟你們無關。誰敢阻止我,我這班兄弟的刀可不長眼。」臧霸手拿開山刀,環視眾人。站在臧霸後面的幾十人也一起叫囂。

但總是有人不信邪,衝向臧霸,結果都被他手起刀落、手起刀落。一百多人看到臧霸這麼兇狠,竟然沒一個敢動。

「哪個叫做正義,哪個戰無不勝,對錯正邪卻難定~~」

臧霸打破囚車,解下臧戒的木枷,幾十個人圍住臧霸父子,全身而退。劫囚救父一戰,打響了臧霸的名號,從此泰山一帶沒有人不知道他,不過劫囚畢竟是大罪,臧霸只好帶著父親跑路,亡命天涯。

時機來得總是巧妙,不久後就發生了黃巾起義,頓時天下大亂,我想那時候應該也沒人在乎臧霸劫囚的事情了。臧霸就輾轉投靠了徐州刺史陶謙,跟著他一同討伐黃巾賊。

在《三國演義》的陶謙,給人感覺是一個溫儒敦厚的長者,但是歷史上陶謙的形象完全跟溫儒敦厚扯不上關係。《三國志》記載,陶謙少時就「以不羈聞」,做事我行我素,不過他勤奮好學,加上又有蒼梧太守賞識,收了他做女婿,後來就舉孝廉、舉茂才,一路官運亨通。

陶謙為人「剛直」、「有大節」,但講難聽點就是臭脾氣。陶謙他父親的朋友想與其親近,在酒宴上邀他跳舞他不肯,得罪了人,結果被人隨便抓了個小事栽贓,陶謙就乾脆辭職不幹了。

後來陶謙被車騎將軍張溫給徵召,參與討伐涼州邊境的叛亂。雖然張溫挺賞識陶謙,但陶謙又對這個上司很有意見,在宴會上跟陶謙敬酒,陶謙也不喝。這麼不給長官面子,氣得張溫想把他流放邊疆,在眾人的勸說下,張溫才又恢復理智。

這個陶謙大概是很不喜歡應酬,怎麼都在酒宴上得罪上司?

黃巾亂起,陶謙被調派到徐州擔任刺史,授命平亂,如此真性情的陶謙遇上了臧霸,我想肯定是一見如故。黃巾賊平定之後,陶謙任命臧霸為騎都尉(負責治安),並讓他駐紮在開陽,臧霸就成為開陽地區的扛霸子(揸 fit 人),史稱它們為「泰山寇」。

臧霸有了地盤,找了孫觀、孫康兄弟、尹禮、昌豨、吳敦這幾個以前跟他混的朋黨,到開陽成為他的部下。說到此處,就覺得臧霸好像《古惑仔》的陳浩南,底下的人等同於浩南哥的山雞、大天二、包皮巢皮兄弟一樣。

9079029

而人在江湖,怎麼可以沒有花名傍身呢?什麼喪標、大B、烏鴉,光聽到就夠有氣勢了。臧霸花名「奴寇」、孫觀花名「嬰子」、吳敦花名「黯奴」、尹禮花名「盧兒」,雖然這些名號現在聽起來不怎樣,但當時肯定是非常囂張。

而昌豨的花名史書上並未記載,但昌豨本名叫昌霸,跟臧霸同名,昌豨也許是避諱,把名字改了。「豨」就是豬的意思,大概意指自己像野豬一般的勇猛,不是什麼貶意。

另外我要鄭重聲明,歷史上真的有吳敦這個人,而且他跟著臧霸混,我絕對沒有影射什麼影視大亨,千萬不要誤會,我是一個好人。

之後的故事,稍微了解三國歷史或者看過《三國演義》的朋友都知道,董卓進京、曹操的父親曹嵩在陶謙轄區內被殺,曹操就起兵討伐陶謙。曹操打了兩次,之後陶謙病死,將徐州交給了劉備。

此時徐州成為眾方諸侯的激戰區域,除了曹操兩次征伐之外,後來飛將軍呂布也被曹操擊敗,逃到了徐州投靠劉備,而南方揚州的袁術也虎視眈眈。而臧霸的態度,就是守住開陽、觀望局勢。

後來呂布趁劉備與袁術爭戰之際,趁虛而入奪了徐州,徐州二度易主,劉備向呂布求和,反而變成了呂布屬下。過沒多久兩人又翻臉,劉備敗走,轉投曹操。

當時徐州的瑯琊是蕭建治理(為瑯琊相),蕭建固守瑯琊的莒城,與呂布沒有往來。呂布就寫了封信給蕭建,大意就是趁我還沒發飆的時候好自為之,不要讓我親自動手。

蕭建收到信之後,非常害怕,趕緊吩咐底下的人準備投降,而這件事情臧霸收到了風聲。

開陽在瑯琊境內,蕭建要是投降,臧霸等人就更加孤立無援。臧霸心想,與其坐以待斃,不如先聲奪人,立刻襲擊莒城,奪取裏頭的糧秣兵馬,充實自己的實力。

呂布得知莒城被臧霸所佔,不顧身邊部將的勸阻,親自帶兵攻打莒城。臧霸不是省油的燈,面對飛將呂布亦毫不畏懼,雙方僵持許久,呂布無法拿下莒城。此時他們可能約了出來,各自帶人在城下進行談判。

Lü_Bu_archer

「你就是泰山『奴寇』臧霸臧宣高?幸會、久仰。」呂布道。

「你是哪位?」臧霸氣勢毫不輸人,反問道。

「他就是鼎鼎有名,誅殺奸賊董卓的『飛將』溫侯呂奉先。」呂布旁邊的雜魚答腔。

「我們莒城只歡迎志同道合的朋友,不歡迎你這種三姓家奴。」臧霸回道。

呂布不怒反笑,道:「你有種!俗話說一山不能藏二虎,整個瑯琊只能有一個頭,就是我,呂奉先。」

「我臧宣高能混這麼久,全憑三樣東西。夠狠、義氣、兄弟多(夠薑、夠雷、夠疊馬),你是不是不想出去了?」臧霸不甘示弱,反嗆道。

雖然呢,臧霸人如其名霸氣十足,又能夠與呂布打個五五波,但畢竟呂布擁有大半個徐州,而臧霸僅是初步控制徐州境內的瑯琊一帶,若真要打起來,臧霸贏面很小。幾經權衡之下,臧霸還是決定與呂布談和,成為同盟關係。

呂布也始料未及,竟有此等豪傑能以一城之力,讓他動彈不得。我想呂布對於臧霸是極為欣賞,這大概也是他同意與臧霸和解的主要原因。

隔年,曹操大軍攻打呂布,臧霸遵守與呂布的盟約,率領「泰山寇」支援呂布,不過呂布自己內部都眾叛親離,最終被曹操抓住,絞死在白門樓前。臧霸見徐州大局已定,自己又站錯邊,只好又帶著「泰山寇」,開始他人生第二次的跑路。

不過曹操呢,識英雄重英雄,不跟臧霸計較,反而還派人把他請出來。

「宣高,你的『泰山寇』我曹某是久仰大名,現在徐州剛剛平定,百廢待舉,你是這裡的地頭蛇,比我還熟悉,我想請你過來,幫我的忙。」曹操語氣真摯。

臧霸見曹操既往不咎,還對自己如此賞識,感動莫名。於是臧霸招呼了孫觀孫康兄弟、尹禮、昌豨、吳敦,一同來拜見曹操。

「好!,我曹操絕對不會虧待你們!臧霸,我把瑯琊交給你打理。從今以後,你就是瑯琊的扛霸子(瑯琊相)!」曹操丟給臧霸一根雪茄。

d800857

孫觀任北海相、孫康任城陽太守、尹禮任東莞太守、吳敦任利城太守,這些地方都在青、徐兩州境內,臧霸掌握兩州,控制的版圖比陶謙、呂布還大。臧霸一躍成為天下間不容忽視的一方勢力。

在這時候歷史留下了一個伏筆。《三國志》記載曹操大封「泰山寇」等人為郡守,唯獨昌豨沒有記錄。究竟是缺漏了,還是昌豨並沒有得到相等的封賞呢?

我個人比較相信後者,因為兩年後,劉備叛離曹操,佔據徐州,而昌豨在東海郡一帶起兵響應劉備。

究竟是什麼原因不得而知,也許是內心的不平衡,但事實擺在眼前,昌豨不顧『泰山寇』情誼,與曹操倒戈相向。

而臧霸呢?他有什麼反應呢?由於曹操這時正與河北的袁紹對峙,臧霸等人奉命前往青州,防範袁紹長子袁譚的入侵,此時此刻他對於昌豨的反叛是無能為力。

劉備的叛變遭到曹操擊潰,劉備北上投靠袁紹、關羽被俘;而曹操部將張遼、夏侯淵率兵包圍住昌豨。

圍了幾個月,張遼與夏侯淵的軍隊糧食要吃完了,夏侯淵打算退兵,但是張遼從昌豨消極地反抗中,看得出來昌豨的內心也很掙扎。於是張遼隻身進入昌豨陣營,與他曉以大義,還親自拜訪他家,與昌豨的家人見面。

昌豨對於張遼的坦蕩感到佩服,加上自己反叛動機並非很強烈,多少受到了劉備的影響,於是答應棄械投降,跟著張遼去拜見曹操請罪。曹操也很大器,又將昌豨遣回徐州。

張遼真是個談判專家,先是成功勸服關羽加入曹營,然後又隻身赴敵營遊說昌豨,是不是該找新科金像獎影帝劉青雲來飾演一下張遼啊?

曹袁大戰,最終曹操獲勝,統一北方。而臧霸在東線戰場牽制袁軍,讓曹操無後顧之憂。臧霸大概對於昌豨反叛的事情耿耿於懷,於是主動向曹操提議,將他們的家人都送到鄴城(原本為袁紹的根據地,後來成為曹操的主城)作為人質。

曹操對臧霸的用心十分欣賞,也同意了臧霸的提議,並且還加封臧霸為都亭侯、加威虜將軍,孫觀孫康兄弟、尹禮、吳敦都封為列侯。

不知道是不是這件事情的影響,昌豨再度叛變。

我自己的理解,也許昌豨的忌妒心侵蝕了他的理智,他有前科、是待罪之身,而當年一起打天下的弟兄,個個都功成名就。遇到這樣的情況,多少都會不高興,人之常情,但昌豨特別無法忍受,只好一夜成魔。

這次,曹操派遣五子良將之一的于禁,連同臧霸一同討伐昌豨。《三國志》記載,「豨與禁有舊」,也就是說于禁跟昌豨是舊識。這看起來有點奇怪,怎麼突然于禁跟昌豨便成了老朋友呢?

圖片出處:真三國無雙7(http://jory1999.blog55.fc2.com/blog-entry-1571.html)
圖片出處:真三國無雙7(http://jory1999.blog55.fc2.com/blog-entry-1571.html)

原來于禁也是出身泰山,跟臧霸一幫人都是同鄉,可能在年少時期,大家都是玩在一起的,但到了黃巾之亂時,臧霸等人跟了陶謙,而于禁去投靠了騎都尉鮑信。

臧霸與于禁面對昔日兄弟,恐怕內心十分掙扎,但于禁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將領,《三國志》描述于禁「持軍嚴整」、「有威重」,於是對昌豨發動猛烈的攻勢,就算是老朋友都沒情講。

昌豨見于禁進攻凌厲,自己軍隊已呈敗象,於是向于禁投降,希望于禁可以念在老友一場,發落從寬。

「不如跟上次一樣,我們把昌豨送到鄴城,交由丞相(曹操)定奪吧!」臧霸向于禁說道。

于禁斷然道:「不行!難道你不知道丞相的規矩嗎?已經開始包圍攻打的敵軍將領,即便投降也不准赦免。國有國法,即便昌豨是你我的好兄弟,我也要秉公執法。」

于禁話說得決絕,但臉上早已被淚水沾濕。臧霸深知昌豨復叛,實在是罪不可赦,於是也噙著眼淚,不再多說什麼。

於是,昌豨被于禁下令斬首。

「來忘掉錯對,來懷念過去,曾共渡患難,日子總有樂趣……

……風吹過已靜下,將心意再還誰,讓眼淚已帶走,夜憔悴—」

之後臧霸就專職負責東線戰區,與孫權幾次征戰都表現活躍,一路升到揚威將軍,假節(擁有無須通報上級即可斬殺違抗軍令部屬的權力)。

「泰山寇」當中,就屬孫觀與臧霸最為親近,每當臧霸出兵打仗,孫觀必為先鋒,可以說是「泰山寇」的二當家。在與孫權對戰的過程中,孫觀的左腳被弓箭射中,但孫觀仍然奮力抗戰,可惜最後傷口感染,孫觀因此去世,官至振威將軍領青州刺史,假節。

而吳敦和孫康的事蹟,就再也沒有記載,也許中途病逝、戰死,也可能就安於現狀、不再陞遷,總之兩人也默默地消失在歷史的舞台上。

曹操逝後,曹丕篡漢,建立曹魏。這時臧霸已經是鎮東將軍,都督青州諸軍事。以前義正辭嚴的于禁,竟晚節不保,先是投降關羽,後又被孫權抓回吳國。曹丕稱帝後,孫權為表稱臣,將頭髮已花白的于禁送回魏國。之後于禁又被曹丕羞辱,抑鬱而終。

之後孫權又再公然與魏文帝曹丕作對,曹丕派遣征東大將軍曹休,連同張遼、臧霸南下攻打吳國。魏軍大勝,但是「泰山寇」的尹禮卻在此戰被吳國偏將軍全琮(就是孫魯班的丈夫)所殺,「泰山寇」獨剩臧霸一人。

戰事結束,曹丕將臧霸調回中央,任執金吾,位特進(地位僅在三公之下),晚年成為了曹丕的軍事顧問。

魏明帝曹叡時期,臧霸的食邑增加到三千五百戶,也就是說臧霸有權徵收三千五百個家庭的稅賦,已經可說是位極人臣了。

垂垂老矣的臧霸,有時仍會佇立在府邸內的池子旁,回憶起與「泰山寇」那幫兄弟、充滿喜怒哀樂的日子吧!

連羅貫中都不知道的三國史!  超越傳統史學格局,融合電玩動漫戲劇時事鄉民哏, 上萬粉絲狂敲鍵盤催促,終於等到── 「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網站超高人氣專欄《三國蜘蛛網》首度結集! 作者:Somebody Sue/普通人 繪者:山本恩  博客來|http://goo.gl/gLfXTx 讀冊生活|https://goo.gl/3OQu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