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中心事有誰知?太監們其實也想逃離紫禁城

Print Friendly

面對嚴厲的宮廷禁規,無計可施之下,宮中太監們有時也會與侍衛,以及在圓明園等處當差的滿族官員,結交朋友,進而請託幫忙代辦打點私人事務。但是事涉森嚴宮禁,稍有不慎,往往牽連多人。

宮中太監們有時也會與侍衛,以及在圓明園等處當差的滿族官員,結交朋友,進而請託幫忙代辦打點私人事務。圖為太監簇擁中的慈禧太后,前排左為太監崔玉貴,右則是李連英。(Source: Wikipedia)

例如嘉慶 20 年 7 月發生的一起宮廷弊案中,便與林爽文一案的逆犯後嗣林表、林顯兄弟兩人有重大關係。林爽文事件時,林氏兄弟因為年紀幼小,沒被牽連緣坐處死,而是被解送至北京閹割,充當宮中太監內侍。九死一生的情況下,兄弟二人順利生存了下來。

隨著時間歲月,在宮中當差的兩人,漸漸開始有了人脈勢力。不過,因為一時的得意,林家兄弟觸犯了太監不得與官員私下往來的禁規,犯了宮中大忌,引起一連串的事件。綜合相關證詞,我們從中可以得知林氏兄弟的人際網絡相當綿密。

兄弟兩人多年來在紫禁城、圓明園澄心堂等處當差,因此結交認識也在宮中當差二等侍衛林寅登、三等侍衛關敏,郎中吳春貴,候補主事普琳,以及在圓明園當差的內務府官員外郎慶琛等人。林氏兄弟於是利用這些人脈關係,照顧家人,並托他們轉帶各種家信物品,幫忙打點家中大小事情。

該起宮廷弊案事件,因為牽連人數眾多,引起了嘉慶皇帝高度的重視。畢竟淨身入宮多年的逆犯後人,照理應當安靜守法,謹守分際,可是林氏兄弟卻私下四處結交宮中侍衛,甚至是內務府官員。

這種行為嚴重觸犯了宮中禁例。因此,嘉慶帝特有旨意,太監林表、林顯兩兄弟,以及其弟林媽定,均照「與內官互相交結,洩漏事情,夤緣作弊律」,判以「斬監候」,酌期審明情實辦理。

此外,林氏兄弟的房產也都被查抄入官。二等侍衛林寅登則因為私下與太監林表往來,被判發配新疆伊犁。

內務府員外郎慶琛因為曾贈與林顯布匹紗料,降職為主事。而內務府正黃旗護軍統領阿克當阿,也因與林顯相互餽送物品與銀兩,罰降為內務府郎中頂戴。另外,候補主事普琳也因為與林媽定往來,並曾在蘇州贈付銀兩三十兩,降職為筆帖式。

在清朝檔案中保存有相當詳細的案件始末,國立故宮博物院典藏《嘉慶朝宮中檔》中甚至保存有澄心堂太監林表口供供單一份。

一入宮門深似海,就連太監也一樣。宮廷生活悲苦,不少人在無奈之下偷跑出宮,另覓生路。(Source: by Pixelflake, via Wikipedia)

宮中生活不易,或許靠近權力中心,所以精神壓力特別巨大。太監們年老後出宮更是無依無靠,不堪宮廷生活的無奈悲苦,不少人無奈之下,偷跑出宮,想辦法另覓生路。

據《內務府則例》的記載,清朝時許多太監往往裝病,棄職逃回家中後,就不再回皇宮中當差辦事。又或者是私下改換姓名,又再至京城各個王府當差,甚至是跑回原有的王府主人家中,也多有所見。

《宮中檔》、《內務府奏銷檔》、《內務府奏案》等清朝檔案中也記錄了不少宮中太監犯罪的滿漢文檔案記錄,有偷盜宮中金銀財物首飾,也會攜帶贓物逃出宮外。

舉例來說,有的案例中太監是私下偷盜宮中銀兩、香供松石、珊瑚珠串等物,再找機會逃到宮外與家人會合,由家人代為藏匿贓物。

例如《軍機處檔.月摺包》便記載有乾隆 17 年 3 月 9 日,直隸總督方觀承奏報宮中太監馬陞趁機盜取宮中銀兩、松石,以及珊瑚珠串等物,逃出宮外,並攜帶贓物交給家人親友藏匿。後來東窗事發,太監馬陞與家人被捕下獄治罪,並在他的家人住所裡搜出數串松石珠串,一併得上繳。

類似的追捕與查緝逃亡太監的案例頗多,清朝檔案中也保存了許多逃跑太監的口供供單。

國立故宮博物院典藏的《軍機處檔.月摺包》便有多筆記錄:乾隆 17 年 5 月 22 日河南巡撫蔣炳奏報盤獲太監程貴一案,隨案並附有太監程貴的口供供單一份。

同類的案件並不少見,例如:乾隆 24 年元月 29 日兵部右侍郎阿爾泰向朝廷奏報緝拿逃走太監趙德一案;乾隆 34 年 7 月 20 日,陝西巡撫勒爾謹奏報拏獲脫逃太監劉進玉解交內務府一事,同件奏摺中還附有太監劉進玉供單一份,提供了較為詳細的口供內容。

類似的案件還有嘉慶 21 年 9 月24 日,山東巡撫陳預奏報拏獲在逃太監孫如玉一案。相關的案件的善後處理與處罰條例上,逃亡的太監在被查獲後,會先押赴京城,之後再被送至內務府審訊,並究辦治罪。逃亡的太監們多半依照「監犯越獄之例」,究責定罪。

例如乾隆 46 年 8 月 4 日,管理內務府大臣永瑢奏報奏報拿獲逃走太監張福並治罪一案中,太監張福便是依照「監犯越獄之例」,議處定罪。內務府處理此類案件非常嚴厲,更鼓勵彼此舉報,凡是協助官府挐獲逃跑的太監,都可以因功領賞。

此外,沒有能力偷跑,但又對生活絕望的宮中的太監、宮女們則有些會選擇在西華門附近、內務府衙門一帶投河、投湖。因此《刑案匯覽》中亦記載有專條〈禁城病迷自戕無親屬治罪例〉,這個條目所指的就是那些多有瘋迷,而於繡漪橋、昆明湖投水自盡的宮中人。除了投湖外,清朝檔案中也記載有宮中太監在御花園自縊的案子。

生生死死,來來去去,太監們生活在這一座座的皇家園林中,看似雅緻華麗的紫禁城御花園,卻也是許多太監們在絕望中自縊身死的場所。有機會逃跑的太監們則往往會先向京城的西面逃去,從這面逃多半都會經過現在的「中關村」一帶。

事實上,現今科技新貴聚集的「中關村」,在明清兩代是用另一種名稱出現在歷史中的,那時的地名寫作「中官屯」。所謂「中官」,即「太監」的雅稱。「中官屯」作為明清兩朝許多年老離宮的太監們最後落腳處,又或太監死後入土為安的墓地。也因此,太監們逃亡需要熟人接應幫助時,大多會往這一代逃逸。

北京海淀區中關村一帶,清代也還設有一個「恩濟莊」,也是收留恩濟年老太監在宮外安養天年的處所。北京著名的八寶山墓園區,則是明清兩代太監近侍們的主要墓地之一,留有不少的墓碑、墓園遺址。

現在的中關村是北京的科技重鎮,早已尋不到明清老太監離宮時的落寞。(Source: by Charlie Fong, via Wikipedia)

《宮中檔》、《軍機處檔》、《內閣大庫檔案》中都記載了不少太監逃跑的案子。正由於逃跑的太監人數眾多,乾隆年間曾向各親王府徵募在王府裡執事的太監以填補宮中的人事缺口。

這些出身親王府的太監們,來源更為複雜,多半是京城四鄰地區的窮苦人家,因此個性也較為強悍,時常在當差辦事的過程有所過失。但由於皇家日常生活需要大量人力供差,處理雜務,因此儘管知道也許會產生問題,依舊引進這些來自王府的太監,作為勞務人力的補充。

這確實也為嘉慶十八年天理教攻入紫禁城的亂事,埋下伏筆。

天理教亂事件裡,追究宮中作為亂民內應的太監出身,便會發現他們許多便是這些原本在王府當差的太監。這一些王府出身的內官,原本就較為強悍,且與民間往來互動密切。另一方面,這些不同出身的王府太監們也不太能融入宮廷中的嚴格規矩,互動不佳的情況下,或許也造就深埋了日後反叛的遠因。

國立故宮博物院典藏的《林案口供檔》清楚記載下嘉慶 18 年天理教亂事裡,曾在宮中果房任事太監楊進忠是如何加入天理教榮華會的概略經歷。楊進忠在口供中說道:

我本姓趙,繼與楊姓為子,二十五歲時充當太監在果房當差。嘉慶十四年上,因盟弟林四給我治好了病。林四原是榮華會中人,引我拜李潮佐為師,習紅陽教。

我一家人,大哥趙大,即趙廷桂,兄弟趙三與繼子趙增都入教的。我每年四月初一日到馬駒橋張大家做會,張大的兄弟、兒子都是教中人。本年六月間有李潮佐的師傅劉三與林四到我家內炕上,圍著炕桌,四面坐著劉三,同林四商量,說要起事,到九月十五日,要我帶領教中人進西華門內起事

楊進忠之所以加入天理教,起因於林四幫他醫治好了疾病,由此引領他拜師入教。透過太監楊進忠的口供,我們才得知道宮中人的宗教信仰其實比一般人想像的還要多元豐富,他們也有著自己對於宗教中理想世界的深切渴望。

事實上,清代宮廷中的生活並不容易,也可能宮中規矩繁多,進而導致了宮中生活更加的苦悶。《刑案匯覽》中也保存了不少的案例,使我們得以一窺宮中人生活的點點滴滴。例如〈宮中忿爭〉等相關條目下,即收錄有不少宮中人生活的側面記錄。

本文摘自時報出版紫禁城裡很有事:明清宮廷小人物的日常
「一樣的紫禁城,不一樣的風景。」
「宮中小人物雖然面目模糊,但也有他們的歡喜悲愁。」
書中的小人物呈現著與皇族貴人不一樣的生命故事,
不一樣的歷史潛流;
從他們的人生際遇和生活甘苦,
或許正閃爍出你我人生中的一些吉光片羽。
宮廷裡小人物的故事,是種特別的敘事,
不同於固式版本的歷史記憶,
更是大敘事間時常被忽視的微小重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