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嬉皮七部曲】(三)學生權利運動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前情提要:【你不知道的嬉皮七部曲】(二)如何用音樂抵抗戰爭

10
1960 年,白人大學生走上華盛頓特區街頭,為黑人爭取公民權。

筆者在前兩集曾提到,美國六零年代所進行的公權運動及反戰運動都是以「愛與和平」為出發點,而非暴力的抗議行動,以傳達他們所相信的真理。當那些曾經加入民權運動遊行的學生,將同樣一股熱情帶回他們的校園,學生運動便就此開始了。這些學生變得更有組織,組成了名為「Students for a Democratic Society」(SDS,意即支持民主社會的學生團體)的團體。

這些學生都是白人,但他們所追求的不是自己的人權,而是黑人所該享有的人權 —— 美國在開國時曾宣示「人均生而平等」這條法律,但黑人們卻從未受到這條法律保護或平等對待。

1962 年,SDS 的活躍份子在密西根州發表了休倫港聲明(Port Huron Statement )。這群學生發表了雄心壯志的演說,以擴大人權為組織目標。他們在美國各地的校園演說,從西岸到東岸,吸引了上千名學生加入這個新的運動。

1964 年,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UC Berkley)的學生被禁止在校園內進行政治相關活動,這讓學生們感到很吃驚,因為他們居然無法在自己的校園內擁有言論自由。於是,Mario Savio 在學校剛建兩年的 Sproul Hall 發表了有關言論自由的演說,並領導學生在廳內進行靜坐和集會,要求他們應得的權利。這就是言論自由運動(The Free Speech Movement)的開始。

為此,許多學生被毆打、逮捕,包括 Mario Savio 在內的許多學生甚至被退學,好幾位建議重新開放學生言論自由的教授(包括校長本人)也被撤換。全國各地的學生都遭受到類似的限制,學生們開始要求他們的大學和學院合理回應他們的訴求。

11
UConn Free Press,1967 年於康乃狄克大學(University of Connecticut,UConn)創刊。此為Vol.1, no.2, 1969. (Storrs, CT: Radical Action Press) ,本期號召學生以激烈行動反戰、反帝國主義、反白人種族主義。

同時,這些學生也積極要求參與政治議題的自由,調整原來規劃好的課程(例如增加少數民族研究),以及可以在校園以外的更大社區行使行政問責的自由。在美國各地支持此運動的學生,從一開始受人嘲笑,到後來接管了行政大樓,在大樓內舉行靜坐示威。他們四處張貼寫滿了他們要求的超長列表。另外,好幾份由學生發行的報紙,也鼓勵更多學生關心每天發生的相關議題。

“If it takes a bloodbath, let’s get it over with!” – Gov. Ronald Reagan

「如果必須經歷一場大屠殺,那就讓它來吧!」 – 加州州長雷根

12
1969 年,軍民在加州柏克萊的人民公園對峙。

這場學生運動所影響、動員的學生人數可說是前所未有的。

他們的抗議活動在校園和街頭與警察正面交鋒,而這些活動也經常演變成一連串的暴行。1969 年,學生和柏克萊當地居民將一處位於校園內荒廢的停車場整修好,成為給社區使用的人民公園(People’s Park),而當時的加州州長雷根(Ronald Reagan)則命令國民警衛隊將人民公園圍起來。當居民和學生因為雷根此舉而走上街頭抗議時,警衛隊便開槍打死、打傷了許多學生和居民。

 “There is a time when the operation of the machine becomes so odious, makes you so sick at heart, that you can’t take part; you can’t even passively take part, and you’ve got to put your bodies upon the gears and upon the wheels, upon the levers, upon all the apparatus, and you’ve got to make it stop. And you’ve got to indicate to the people who run it, to the people who own it, that unless you’re free, the machine will be prevented from working at all! ” – Mario Savio

「當運轉中的社會機器變得如此可憎,讓你打從心底作嘔,不願為其效力,甚至不願消極地作為這社會的一份子時,你得將自己的肉身,置於這臺機器的齒輪、車輪、控制桿,以及所有的零件之上,迫使它停止運轉。你必須告訴擁有和操控這臺社會機器的人,在你獲得自由以前,你不惜讓整個社會完全停擺!」- Mario Savio,學運領導人

13
1968 年 4 月 23 至 27 日,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因為 SDS 發起的反戰示威而被迫關閉。這張學生流血受傷的照片,也被用作當時示威宣傳手冊的封面。

當越戰準備開打時,一些學生們企圖延遲政府的徵召,但都失敗了。所以他們決定將學運的範圍擴大,將觸角延伸到反越戰、反預備役軍官訓練團(Anti-ROTC,「ROTC」即為「Reserve Officers’ Training Corps」的縮寫)和反資本主義的行動。另一個更激進的 SDS 支派「the Weathermen」甚至精心策劃炸彈行動,並鎖定幾個美國企業作為攻擊目標。

繼續閱讀:【你不知道的嬉皮七部曲】(四)黑即是美

原文參考:A Trip Through the Sixties - The Student Rights Movement. Hippyland.
九萬
Follow me

九萬

自由音樂/文字工作者,生於台北,旅居大紐約十年。擁有鋼琴演奏碩士的背景,卻總是一不小心掉入歷史故事研究的漩渦裏。喜歡說走就走、喜歡把自己丟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喜歡和陌生人相遇、喜歡分享、喜歡和自己對話;相信生命中每個路過的靈魂都是導師,相信文字和音樂可以帶來改變的力量。
九萬
Follow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