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當中為什麼孫吳最晚稱帝?──《孫權傳》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張作耀,《孫權傳》,臺北:臺北商務,2018。
作者:王安泰

在《曹操傳》、《劉備傳》之後,張作耀先生這部《孫權傳》再度細密考察孫權這位三國英雄,上溯孫家父兄發跡,孫權繼而臨危受命,對內討伐山越、開發經濟,對外抗衡魏蜀、開疆拓土,在江東開國稱帝,建立霸業。此外也直言孫權在位末年在政治上多有失當,引發繼承問題,又好巫信鬼,猜疑聽信讒言,不免讓人有晚節難全之嘆。三國史事在前兩部《曹操傳》、《劉備傳》已多有討論,但三國鼎立,缺一不可。孫權的文治武功不乏可觀之處,更可供後世借鏡。

孫權與曹操、劉備兩人最大的不同在於孫權並非創業君主,而孫吳政權和曹魏、蜀漢相較,為建制稱帝最遲者。曹操死後,曹丕於同一年代漢稱帝;劉備死於稱帝後隔年,由劉禪繼位。孫權則是在父兄(孫堅、孫策)打下的基礎之上,進一步強化對江東的統治,並以吳國皇帝的身分主政長達近三十年。

由於天生背景的差異,孫權相比同時代白手起家的各路豪傑,「三世祖」形象深刻。十五歲出仕,其後又以校尉官銜隨軍作戰,但孫權直至十九歲繼任大位之時,仍未有顯著戰功,因此其兄孫策稱「舉江東之眾,決機於兩陳之間,與天下爭衡,卿不如我;舉賢任能,各盡其心,以保江東,我不如卿。」(《三國志・吳書・孫討逆傳》)

歷年來史學家多已指出孫吳建國形勢險峻,除去轄境內深險之地有山越盤據,江東本地豪強大族長期自保一方,對外來的孫氏政權態度多所保留。而因戰亂自中原南下,寄寓江東的北方士人衡量時局,自然也少有對孫氏輸誠效忠者,「未有君臣之固」。孫權一即位,不拘禮法除喪視事,遣將鎮撫山越,又逐步吸納江東士人,尋求和地方大族合作的機會。經過多年經營,江東士人開始出任孫權朝中的文武要職,代表孫氏政權已順利整合地方資源,建立起一個具備地域代表性的孫吳政權。

孫吳政權不斷進行「江東化」的程序,以求執政基礎穩固,或許是孫權未能及早稱帝的原因。曹丕代漢之後,孫權未如劉備積極謀劃跟進稱帝,反而接受曹魏的冊封,自居吳王之位。孫權對比曹操和劉備,論輩分實際為曹劉二人的子姪晚輩(曹操、孫堅都生於西元 155 年,劉備生於西元 161 年,孫權生於西元 182 年),或許還有來日方長的餘裕。但面對同輩,比自己年齡小的曹丕(生於西元 187 年)登上皇位,孫權仍退居藩臣,箇中道理恐怕還是在於名分有缺,缺乏稱帝需求的正統。

傳統中國朝代是一家一姓所傳承的天下,但實際遵循繼承順序登上帝位的人,並非多數。在正統概念下被視為篡奪帝位的人,無論是同姓宗室或異姓權貴為求收攬人心,都會積極塑造自身正統,亦即權力的合法性。史書便常見有在民間散播祥瑞、讖緯等異相,或是讓史官大臣根據天象符命作出詮釋,昭示新主當立。

但是三國時期由於東漢皇室仍然在,因此更為強調名分的移轉。曹丕舉辦漢魏禪讓的儀式,宣示曹魏是合法繼承漢朝的新正統王朝。劉備則是在漢魏禪代後,以漢獻帝為曹丕所害為名,利用自己為劉姓漢室血脈的名分,延續了漢朝正朔。曹魏與蜀漢遂成為新正統(繼承漢朝)與舊正統(延續漢朝)的對決,但孫吳政權自孫堅時期便以「漢室忠臣」為旗號,也缺乏與漢代政權的連結,對於建構自身的正統性來說,毫無可施展之處。

因此在曹丕、劉備率續稱帝之際,孫權採取了「以拖待變」的方式,靜觀時局變遷。孫權向曹丕稱臣,獲得吳王的稱號,得以專心對付劉備。不久又改變策略與曹丕決裂,繼續以吳王的身分為號召。推估孫權心中的盤算是曹魏與蜀漢正逢新帝即位,帝制草成,尚未消除統治集團內部的雜音,將會使政權陷入不穩定的狀態。

例如曹丕代漢,原本奉獻帝為正統的漢臣可能難以接受,因此發生如同建安末年魏諷趁隙謀反(或是如同曹魏中期以降高平陵政變、淮南三叛等)的事件。蜀漢政權的危機更是明顯,劉備的繼承人劉禪過於年輕,政治歷練與聲望不高,難以服眾,朝中諸事悉聽重臣諸葛亮等人決定,又有劉璋故臣的隱患。

如果魏蜀任何一方陷入動亂,孫權即可趁勢出兵,打破三國鼎立的均勢,再依勢決定自己稱帝的名分。甚至是交出帝位的漢獻帝(時已被曹魏封為山陽公),若有任何不測,也可以成為孫權打破現狀的藉口。在劉禪繼位的西元 223 年,孫權 43 歲,而漢獻帝年長孫權一歲,孫權正逢壯年,又預期時局走向將有利於孫吳,因此拖延稱帝。

但在五年之後的西元 228 年,孫權 48 歲,已近知天命之年,同時期的曹叡 26 歲、劉禪 23 歲,魏蜀二國的政局相當穩定,沒有動搖的跡象,原來人身性命深受威脅的獻帝劉協也仍安好。孫權在此時已成為三國領導者的最高齡者,面對年紀尚輕的魏蜀皇帝,危機感油然而生。由於獻帝仍在世,孫權無法再從東漢正統之存續找出帝位傳接的理由,最終只能布置祥瑞符命預備稱帝,孫吳百官以孫權居天下大位已有時日,稱之「正尊號」。

孫權在執掌孫吳大權的數十年間,展現過不俗的統治能力。他個人戰功不顯,但知人善用,得以悍拒曹魏南攻,又擴展疆土與蜀漢抗衡,終而在江東之地建立一方政權。不過,作為三國英雄人物,孫權總是不如曹操、劉備名聲顯赫。徵諸史籍,孫權有其個性,但卻不具有強大的個人魅力,甚至有其輕佻的一面。

(諸葛)恪父瑾面長似驢,孫權大會群臣,使人牽一驢入,長檢其面,題曰諸葛子瑜。(《三國志・吳書・諸葛恪傳》)

孫權當眾給驢題名「諸葛子瑜」,嘲笑重臣諸葛恪的父親諸葛子瑜面長如驢,諸葛恪或許已習於主上的嘲弄,只跪請將題簽添為「諸葛子瑜之驢」,化解尷尬。但由孫策指派的輔政老臣張昭則難以承受,張昭曾多次勸諫孫權勿耽於飲酒田獵。

(孫)權於武昌,臨釣臺,飲酒大醉。權使人以水灑群臣曰:「今日酣飲,惟醉墮臺中,乃當止耳。」(張)昭正色不言,出外車中坐。(《三國志・吳書・張昭傳》)

最初孫權對於張昭的諫言多能接受,並深感慚愧而收斂行為。但時間一久,孫權久居高位便不再虛心納諫。因為公孫淵稱蕃一事,張昭極力反對孫權遣使遼東,孫權按刀怒斥,兩人僵持不下。張昭自此不上朝以示抗議,孫權竟封其門洩憤。

昭忿言之不用,稱疾不朝。權恨之,土塞其門,昭又於內以土封之。……權燒其門,欲以恐之,昭更閉戶。權使人滅火,住門良久,昭諸子共扶昭起……。(《三國志・吳書・張昭傳》)

孫權所遣使者,最後果如張昭所言遭變節的公孫淵殺害,孫吳的野心反而淪為笑柄。孫權想弭平與張昭的爭執,竟放火欲逼人出門。歷朝君主好飲酒犬馬者多至不可勝數,易怒拒諫也是常見的個性,但行為舉措如此脫序者則是少見,孫權不乏體恤下屬,甚至為過世大臣素服舉哀的動情之舉,但這些性情卻未能調節孫權在決策中的剛愎固執,致使孫吳積蓄數十年的功業,在孫權晚年便已顯露敗象。

總而言之,孫權的一生雖然不如曹操的波瀾壯闊,也不比劉備的跌宕起伏,但他未及弱冠,便身負重責,建立孫吳霸業,畢生有繼往開來之功,人生也不無傳奇。就讓我們隨著這本《孫權傳》,體會三國又一個傳奇的人生。

本文收錄於臺灣商務出版《孫權傳》,原標題〈徬徨於各種正統的孫權〉:

孫權作為一方君主,無疑是一位有所作為、對中國歷史有重要貢獻的人物。他的功業雖不及曹操,思想內涵也不如曹操那樣豐富,但其權謀以及御將、用人等諸多方面都不乏過操之處,算得上是中國歷史上有所作為的軍事戰略家之一。

曹操所謂「生子當如孫仲謀」當屬肺腑之言。孫權未及弱冠,便身負重責,建立孫吳霸業,畢生有繼往開來之功,人生也不無傳奇。作者張作耀將透過《孫權傳》,帶領讀者體會三國又一個傳奇的人生。
更多好故事請加入故事訂閱☞☞https://pressplay.cc/gushi.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