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才是刀下留情的刺客?關於《聶隱娘》,聽聽中研院研究員怎麼說

許多觀眾問:「電影到底在說什麼故事?」、「為什麼侯孝賢要選擇唐代背景拍攝?」

2018的閱讀,我推薦——中央研究院篇

2018年的閱讀,中研院的學者們推薦了哪些好書呢?

知青們的 IG 打卡新聖地,中央研究院院區的祕境景點

國家級的知識殿堂中央研究院,竟然也有這麼美的地方?

文白之爭、文體之辯、文化之別──從「文」學看臺灣

文是文學,也是文化,而從這個字投射出去的重重歷史波動,是華語世界現代性最明顯的表徵之一

古代文獻中的「冬天打雷」為什麼是不祥之兆?

小時候讀古文,王寳貫一直有個疑問:為什麼冬天打雷不祥?他始終無法得到解答。

道德原則不能空談——清代中國知識人如何打破僵化的「理學」?

「理學」、「禮學」同音異義,容易讓人傻傻分不清楚。兩者的差別究竟何在?

聽政府的、教授的,還是學生的?——抗戰前夕,讀書與救國的抉擇

《抗戰前的清華大學》向讀者揭開了圍繞在這所民國時期高等學府的進退兩難困境。

北洋政府的官員如何辦公?

根據曾在北洋政府工作過的淩鴻勛先生回憶,北洋政府各機關辦事的最大缺點是不按時辦公!

清朝詔書大發現!皇帝們原來這樣想

皇帝的第一道和最後一道命令,攸關皇位繼承是否正統、國祚如何綿延。

聽馬雅人講看嘜:史料會說話,但它說的是真話嗎?

2016年突然出現於民間的一批白色恐怖史料,究竟應該怎麼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