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馬雅人講看嘜:史料會說話,但它說的是真話嗎?

2016年突然出現於民間的一批白色恐怖史料,究竟應該怎麼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