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江戶時代的「生物憐憫令」究竟是苛政,還是被曲解的愛護動物法?

放眼整個東亞地區的王朝時代史,都不曾看過有統治者以命令形式,要求平民百姓,以至政權本身去愛惜動物。

動物之於人,可以是絕望裡的力量──讀黃宗潔《牠鄉何處?城市、動物與文學》

你是否有想過現代都市生活中,動物之於我們的關係是什麼呢?

他被SM,故他在──讀沼正三著《家畜人鴉俘》

《家畜人鴉俘》世界背景設定於兩千年後的未來,極致金字塔的社會權力霸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