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死病奪走深愛的蘿拉後,是誰陪伴了桂冠詩人佩托拉克走出悲傷?

我們若是想看動物是怎樣把人帶出悲痛的谷底的,就不得不提到文藝復興詩人佩托拉克的貓。

並非寫給女性,莎士比亞的戀愛詩是獻給一名俊美的年輕人!

學界有一派強烈主張文豪莎士比亞是個同性戀者,為什麼呢?